笔趣阁 > 溺爱极品俏冤家 > 第四十四章 圆满了

第四十四章 圆满了

        护卫进来后,见林冲没有阻止,于是,一起朝着林宝儿扑了过去。

        林宝儿身形没有动,这一段时间的恶补,可不是白补的。

        也许这些人不一般,但是,她林宝儿也不是吃素的,现在就让他们见识见识她的厉害。

        在第一个朝着自己扑来的人靠近时,林宝儿这个时候,终于动了,但是,动的不是脚步,而是手。

        只见林宝儿素手一挥,一堆粉末随即洒向了空气中,接着,离她最近,也是最没有防备的那个护卫立刻倒在了地上。

        “闭气!”立刻有人察觉到了异样,急忙大喝一声,可是,自己却已经倒了下去。

        “死丫头,用……”李娇愤怒,张嘴,话还没有说完,人就已经倒下了。

        而此刻,这房间中,没有倒下的,也就剩下两个人了。

        一个,自然是这个身体的爹,好像,叫林冲的。

        妈的,怎么还和人家水浒大英雄一个名字,可惜,眼前这个,英雄称不上,狗熊差不多。而另一个,自然就是她林宝儿自己了。

        林冲不敢开口,毕竟,这丫头的毒药到底有没有消散还是个未知数,如果他开口了,也跟着一起倒下了,那就臭大了。

        不过,虽然无法开口,但是,林冲那一双眼睛却狠厉的盯着林宝儿,仿佛要在她的身上盯出几个窟窿一般。

        切,以为姐是纸糊的,一看就破?做梦去吧。

        林宝儿回视着林冲,那羊羊得意的眼神仿佛在说,姐就站在你面前呢,你能把我怎么的,有种你来咬我啊。

        林宝儿那挑衅中带着轻蔑的眼神,深深的刺激到了林冲。

        该死的,这个死丫头,为什么当初不直接死了?为什么活着还会被人知道?而且,他林冲到现在都不明白,为什么那些人一定要她,难道这丫头身上,有什么他不知道的秘密?

        林冲看着林宝儿在自己的面前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心理那叫一个愤怒啊。

        可是,愤怒有用吗?他现在根本就不敢动,因为他担心自己一动,也和那些人一样。

        好在,林宝儿下的毒药也已经随风飞散,于是,林冲动了,一个飞扑,朝着林宝儿冲了过来。

        靠,这就怒了?要杀人了?奶奶的,不是说是她爹吗?有哪一个爹,是这样对女儿的吗?林宝儿撇嘴,这样的狗屁爹,她可不要。

        虽然自己的武功真的不怎么样,但是,好歹还是会跑的,只要学会了跑路,那打不过,就跑呗。

        于是,林宝儿脚下生风,溜之大吉。“死老头,有本事你追来啊!”林宝儿一边跑,一边对着林冲做了一个鬼脸,然后,一边兴奋的叫着,“追不上啊追不上,老头是笨蛋!”

        林冲怒,此刻的他,因为林宝儿的到来引起的混乱,加上现在又被刺激,于是,身形陡然一凛,也跟着追了出去。

        林宝儿见林冲追了出来,巴掌大的小脸上立刻浮现了一抹得意的算计笑容。哼,追吧,姐就担心你不追呢。

        林宝儿带着林冲,一路横冲直撞,将身后的林冲脑子都带晕了,然后,不在玩了,一个飞身,冲出了林府。

        出了府门之后,林宝儿不在使用轻功了,反而开始费力的奔跑起来。

        “死丫头,终于飞不动了吧?看我今天不打死你!”见林宝儿脚下一个踉跄,然后,开始跑起来,林冲心理一乐,顿时飞身朝着林宝儿追了上去。

        “啊,杀人了,大家快来看啊,哪有做父亲竟然要杀自己的女儿的?想当初我被谋害离开了家,估计也是父亲这么做的,怎么会有这样的父亲呢,女儿到底做错了什么啊,您要这么对女儿?呜呜,大家快来给评评理啊!”林宝儿是声泪俱下,演戏的天分可谓是高极了。

        因为林宝儿这一大叫,顿时,整个街道上的人都朝着这边看了过来,拥挤了过来。

        然后,听到林宝儿的话,顿时所有人在看向身后追着林宝儿,一脸杀气腾腾的林冲时,都开始带着谴责的目光看着他,同时,看向林宝儿的目光,则就变得充满了怜悯和同情。

        “唉,好可怜啊,竟然被自己的父亲算计追杀!”

        “是啊,怎么会有这么禽兽不如的爹呢,孩子有什么错呢?竟然要这么对待一个孩子,还是自己的孩子!”

        “唉,高门大户,果然是黑暗无比啊,这也有可能是这个男人为了讨好自己的女人,然后来灭掉自己其他女人生的孩子啊,说白了,还不就是那么回事!”

        “也对,自古那些男人做的事情,都要让女人和孩子承担,真是不要脸!”

        “恩,只是可怜了这个孩子!”

        “就是啊,听她的意思,这是刚刚找回家啊,竟然又被追杀,唉!”

        “这样的人渣,怎么会有资格做父亲呢?”

        这个时候,人群中一个年龄偏大一些的大妈开口了。

        这一开口,顿时带动了现场的情绪。

        “就是,简直猪狗不如!”

        “我们砸死他!”

        有人开口,于是,所有人手上拿着的东西,不管是菜还是鸡蛋,一起朝着林冲丢了过去。

        林宝儿看到这一幕,顿时心里笑了,不过,面上却表现的依然是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然后,还跑出来劝架了。

        “大家,大家不要这样啊,他再怎么说,也是我爹啊!”

        “瞧,多好的孩子,可是孩子,你拿他当爹,他可没拿你当女儿,快闪开,我们最看不起这样的人了,今天我们就带你教训他!”

        有人一把将林宝儿拉开,然后,无数的乱七八糟的东西,一起朝着林冲丢了过去。

        林冲怎么也想不到,这事情会演变成这样,顿时心里一阵怒火,尤其是当看到林宝儿那挑衅的目光时,心里的愤怒就更加攀升了起来。

        “死丫头,我今天一定要杀了你!”

        顾不得这些朝着他丢东西的人,林冲上前,预将林宝儿抓住。

        可是,这些人又怎么会让他如愿。

        而就在这个时候,人群中走过来一个人,具体的说,是一个男人,一个面相十分好看的男人,可惜,林宝儿只一眼,就看到了这个男人眼中的妖气。

        哼,不是好东西,只是不知道,这个不是好东西的东西,来做什么呢?

        “伯父,孩子有错,回去再教就可以了,何必弄得大家都看着呢!”

        果然,这人一开口,林宝儿就更加的知道,这人不是个号东西了。

        孩子有错?有你毛的错!教,教个毛线啊,这么多年了他有教过她吗?

        “呜呜,爹如果觉得女儿不该回家,那女儿走就是了,反正,女儿八岁的时候,就已经离开家了!”奶奶的,你以为,你几句话,就想扭转形势吗?做梦去吧。

        林宝儿说着,可怜兮兮的移动脚步,就要离开。

        “女儿有错?八岁的孩子知道什么,哪个时候就已经被赶出了家门,或者干脆一点说,是没有死成,现在刚刚回来,能有什么错!”

        “就是,这人真不要脸,什么都不知道,竟然就到这里胡言乱语,瞧,把人家一个好好的归家的孩子又给说的伤心的离开家了!”

        “就是,这一个女孩子,这么多年都不知道怎么过得,这如果遇到了坏人,那后果可不堪设想!”

        “姑娘,不然,你就到我家吧,反正老太婆我没有女儿,就权当我老太婆占你便宜,给你做回娘了,总好过在外面风餐露宿,还不安全,至于这种没有人性的爹,干脆就不要了!”

        “就是,这大娘是个好人,你到了她家,是不会吃亏的,跟了她也好过你回那个没人性的家!”

        “真是没有见过这样给孩子多爹的,真不是个东西!”

        “渣滓,小心老天看不过去,来道雷劈死!”

        “大家不要诅咒我爹啊,再怎么说,我能来到这个世上,也是有爹的功劳的啊!”林宝儿见效果达到,急忙开口,又开始发挥她天才的演戏功能了。

        “瞧瞧,这多好的孩子啊,被自己的爹嫌弃追杀,竟然到了这个时候,还记得说爹的好话,这人,真是不知福啊,小心老天看不过眼啊!”

        “就是,人渣,看看你女儿!”

        围着的人七嘴八舌,林冲顿时有口难言。

        而刚刚到来哪个人模狗样的人,顿时脸色也跟着变得一阵铁青,那看向林冲的目光,顿时阴狠了几分。

        林冲被此人一瞪,顿时浑身颤抖了一下。

        “还不将人给我带回去!”男人压低了声音,咬牙切齿的开口。

        “是,是!”林冲点头哈腰。

        “宝儿啊,是爹错了,你跟爹回去吧,爹不打你!”

        这话让林冲说的,那叫一个表情奇怪啊,不要说林宝儿了,就是周边的这些围着的人,也都看的清楚明白。

        “不要相信他,他是骗你的,你看他那个表情就知道,等你跟他回去了,他一定会将你杀了的!”

        “就是,看他哪个狰狞的脸,说出口的话,谁能相信!”

        “就是,还是跟我走吧,不要跟他回去!”开口要林宝儿给她坐女儿的大妈开口了。

        “这……可是,他毕竟,是我爹啊!”林宝儿犹豫着。

        哼,这样想让姐回去?做梦去吧。

        “好了,姑娘,你就跟他回去吧,我保证,他如果敢对你动手,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男人再一次的开口了,虽然脸色已经恢复了一些,但是,还是有些难看。

        “你又是谁啊,这林家可是这里的大户人家,你的话,人家会听?”

        “就是,就是,别把人家姑娘往火坑里推!”

        男人的话顿时引来许多人的不满和反驳,于是,脸色更加的难看了。

        “我是她的未婚夫!”男人几乎是咬牙开口的,目光也落在了林宝儿的身上。

        “未婚夫?我有未婚夫?”林宝儿顿时激动了,然后,从哪些大妈级人物的身后冲了出来,一把就扑到了男人的身上,“呜呜,你既然是我的未婚夫,为什么这么多年都不找我,为什么?你知道不知道,我这些年过得有多苦?呜呜!”林宝儿一边哭,一边挥舞着小拳头,不断的捶打着男人的胸口。

        林宝儿的拳头可是没有少用一丝的力气,虽然林宝儿的武功不好,可是,一直这样被捶一个位置,即使是眼前这个男人,也有些承受不了。

        男人一把抓住了林宝儿的手,丝毫不怀疑,林宝儿的故意。

        “我这不是也才知道你回来了吗?知道你回来了,这不就赶来了吗?”男人的眼神在看向林宝儿的阴沉着,那眼神中的警告之意十分明显,意思是让林宝儿不要太过分。

        可惜,咱们的林宝儿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过分。

        哼,敢威胁她?找死的节奏啊。

        林宝儿状似害怕的低下了头,然后,不着痕迹的将自己的一只手,从男人的手中拿了出来,接着,出其不意的,又用拿出来的手,覆盖上了男人的大手。

        哼,敢抓着我,还威胁我,看我怎么弄死你。林宝儿在心中咬牙,同时,毒药悄然洒出。

        在毒药洒出后,林宝儿又将自己的手,拿了下来,然后,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将自己的另一只手,也从男人的手中拿了出来,接着,身子悄然的往后退,一边退,一边颤抖着肩膀,给人十分羸弱又可怜的模样。

        “唉,什么未婚夫,如果真的是未婚夫,会这个时候才出现?瞧他刚刚那个眼神,很明显,就是在威胁这孩子嘛,真他妈的都不是好东西!”

        “就是,人家一个小姑娘,哪里经得起他一个大男人那么吓,这不,瞧,都给吓哭了呢,真是可怜啊!”

        “唉,这年头,有钱人就没一个号东西!”

        “说的也是,在他们眼里,只有有用的人,才会给好的待遇,不然,都说是千金小姐,其实都不如我们家的闺女来的矜贵!”

        “也是可怜的,这说不好啊,都是她的爹和她的未婚夫一起,合谋害的她,不然,怎么会不待见让她回来呢?”

        “恩,的确,说不好,就真的是这样,唉,这人心啊,真是坏透了,这样的人啊,就该都被老天收了!”

        林冲和哪个自称是林宝儿未婚夫的男人的脸色因为周围的议论声音而越来越难看。

        林宝儿看着眼前的一幕,不由得暗暗心中发笑,同时,心中开始默默倒数,“五,四,三,二,一!”

        倒数结束,只见哪个自称是林宝儿未婚夫的男人,顿时毫无形象的开始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发狂。

        哼,笑死你,笑死你!

        而且,这可是她经过改良的笑笑粉,根本就和南宫玉的不同,南宫玉的必须是闻到了才作数,而她的只要沾上,不管是哪里,哪怕就是他的衣服,也会直接进行干扰到他,当然,只是发作的时间早晚而已。

        男人毫无形象的大笑着,笑的眼泪四溢,上气不接下气。

        而林冲在看到眼前这一幕的时候,顿时被吓到了。

        该死的,他怎么就忘记了提醒夜少,这个死丫头,可是会用毒的啊,而前不久,他府上那么多人都遭了道,却不想,现在又……

        “死丫头,快把解药拿来!”根本就不需要问是不是她,因为在场除了她,就没有第二个人。

        “爹,你,你在说什么?什么解药?”林宝儿一脸无辜又害怕的瑟缩着身子。

        “就是啊,你这人也真是的,没看到你女儿都已经吓得不敢说话,浑身颤抖了吗?竟然还威胁她,恐吓她,真没见到有你这样做爹的,真是败类!”

        “就是,那人明显就一神经病,这刚刚发疯说是姑娘的未婚夫,现在又发疯大笑,这样的人,家里人也不看好了,怎么就让他出来乱跑!”

        听到周围人的话,男人夜景天顿时心中愤怒无比,这些无知的人,恨不得,将他们全部杀光。

        可是此刻,不要说杀人了,他除了大笑,一丝力气都提不起来。

        “主子!”暗中保护夜景天的人看到眼前这个情况,急忙现身,将大笑的夜景天封住穴道,以免他因为大笑而导致气血倒流。

        而忽然没有了笑声,林宝儿随即朝着夜景天的方向看了过去,嘴角随即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

        好,很好,封住了穴道,她的药无法发挥出来,但是,却也可以再他体内逗留更长的时间,那么,等穴道开了的时候,自然,效果会比刚刚还要惊人。

        要知道,她的毒药,可是没有解药的,就是南宫玉,也不敢保证配置出来,而原本不一定会死的人,现在……

        林宝儿看着夜景天,当然,是偷偷的,脑子飞快的转动着,这个人,会是背后的那个人吗?看林冲对他恐惧恭敬的样子,应该是吧。

        如果被她如此歪打正着的要了命了……嘿嘿,姐就是这么的能干啊,不要太崇拜姐。

        因为已经预见某人的死期不远了,林宝儿的心情顿时好了起来。

        出师不错,这她林宝儿出马,果然是非同凡响啊。

        哈哈哈,林宝儿在内心大笑三声,如果不是场合不对,她会立刻毫不犹豫的大笑出来。

        夜景天的护卫将夜景天架着,然后,目光都落在了林冲的身上,那责怪中带着愤怒的眼神,透露着的意思十分明白,主子现在的情况,就是和你脱不了关系,你小心着了。

        被一群护卫那凶神恶煞的眼神一瞪,林冲十分没有骨气的双腿颤抖,然后,凶狠的目光就瞪向了林宝儿。

        该死的,死丫头,一回来,就给他捅出这么大的篓子,真是不知道,这夜景天让她回来做什么,现在好了,都给他也下药了,估计着……

        想到某种可能,林冲顿时又打了一下寒颤,不要啊,如果夜景天出了问题,那他,也就离死不远了,毕竟,他可是十分清楚,他现在得罪的,是什么人。

        而这个死丫头的架势,很显然,那就是回来复仇的。

        不行,绝对不能让夜景天出事啊。

        这样一想,林冲夜顾不得林宝儿了,急忙跑到了夜景天身边,“到我那里吧,我那里近一些,然后,好找人给夜少解毒!”

        护卫想了一下,觉得是有道理的,毕竟,他们的地方,离这里还是有一定的距离的。

        于是点头,架着夜景天朝着林冲家而去。

        而林宝儿就这样,被彻底的忽略了。

        不过,这个时候被忽略,林宝儿可是十分高兴的,因为她也有事情要坐。

        说着各种感谢的话,然后,又摆上凄楚的表情以及为人子女的无奈,林宝儿然后送走了一堆围观的人,接着,急忙朝偏僻的地方奔去。

        当走到无人的地方后,林宝儿刚刚站定,立刻身边就多出了七条身影,除了那七个人,还能有谁。

        “哪个人,会是背后的人吗?”林宝儿也没有废话,反正他们在暗处,估计该看的都看到了。

        “你摸了他的手!”很显然,他们的问题不在一个层次上,林宝儿的问题刚刚结束,这七个人竟然异口同声的说着另一个问题。

        林宝儿囧,这都什么时候了,怎么还计较哪个。“快点,是不是哪个人!”

        七个人虽然不甘心,不过,却也知道,眼下是非常时期,于是,表情也跟着严肃起来,不过,在说正事之前,还是不忘记警告林宝儿,下不为例。

        林宝儿点头,他妈的,他们以为她想?她的嫩豆腐,可不是谁都可以吃的。

        “夜景天,没错,就是他!”

        “宝儿的药,应该没有解药吧?”南宫玉挑眉。

        “那是自然,而且,被他们那些蠢护卫封住了他的穴道,嘿嘿,估计此刻,快死了吧!”林宝儿贼贼的笑了两声。

        “恩,好啊,不如,我们去凑个热闹,如果他死了,我们也好去帮忙收尸啊!”聂一挑眉,语气坏坏的说。

        “恩,对,如果没死,就顺便补上一刀!”公羊羽落自然也是不会落人后的。

        “那还等什么,快走,老三,你留下通知我们的人,可以动手了!”君墨辰开口,吩咐着。

        “靠,为什么是我?我也想看戏啊!”柳如飞炸毛,不好的事情,怎么都是他来?

        “少废话,动作要快,这个时候,他们应该没有防备,而且,记得要散播出去夜景天已经死了的消息,这样可以让我门做事事半功倍!”北辰珏也跟着开口。

        悲催的柳如飞哀怨的看了众人一眼,尤其是自己的那几个比自己小的弟弟幸灾乐祸的表情,真是让他想撕烂他们的笑容。

        不过最后,还是只能悲催的走开,没办法,老大说的是对的,这个时候,是消灭对手的最好机会。

        “老六,老七,你们两个去将北辰冷的势力瓦解!”君墨辰看到柳如飞走了,又对公羊羽落和聂一开口。

        两个人刚刚还在幸灾乐祸,不过却立刻就敛去了笑脸,这个时候,可是不能出问题啊。

        “老四老五,你们两个牵制住慕容家,如果他们有所动作……”君墨辰没有说,不过却比了一个动作,手放在自己的脖子前,那意思很明显,就是杀无赦。

        “明白!”南宫玉和妖澜惊天点头,也跟着离开。

        “好,现在我们进去,解决了这一批人!”君墨辰说着,率先朝着林府而去。

        北辰珏眼神微微一挑后,也跟了上去,林宝儿自然是不会落后。

        当三个人到了林冲的府上时,果然,一切都如林宝儿的预想那般,哪个她所谓的未婚夫,此刻已经只剩下一口气了。

        而因为这个原因,夜景天的那些护卫担心担责任,于是,将一切都怪在了林冲的头上,于是,双方大打出手。

        热闹啊,不用他们出手。

        不过,现在是看戏,等戏落幕了,她就要斩尽杀绝了。

        林冲府上的人虽然也有好手,不过,和夜景天的人一对比,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虽然对方人多,但是,打架从来不是看人多的,而是看实力,而夜景天的人的实力那可都是一等一的,自然,很快,就将林冲的人全部拿下。

        “林冲,你谋杀我们主子,该当何罪!”护卫甲开口,声色俱厉。

        “我没有,那不是我做的,是林宝儿,是她坐的!”林冲被压着跪着,急切的将一切推到林宝儿的头上。“啊,不好,那些人一定会借着这次机会,对我们出手,快,快调人啊!”

        林冲猛然想到了这种可能,于是,急的脸色都白了的开口。

        而因为林冲的话,其余的人也反应了过来。

        着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后果……

        众人一起打了一个寒颤后,不在理会林冲等人,然后,猛然腾空而起,打算离开林府。

        可是,君墨辰等人怎么会让他们如愿。

        林宝儿看到有人要跑,怎么会让他们真的逃脱,于是,素手一扬,一堆不知名的粉末顿时随风飞散,而与此同时,君墨辰和北辰珏则飞快的闭气。

        而没有防备的林府中人以及夜景天的护卫,则就没有那么好运了,因为吸入了粉末,顿时,全部化为了一滩血水。

        看到这一幕的君墨辰和北辰珏,也只是挑了一下眉毛,面色没有一丝的改变。不过心中却同时有些毛骨悚然,这丫头,现在出手,是越来越狠了啊。

        分分钟,要人命啊。

        以后,看来不能得罪她啊,不然,随便给你来点什么,也够你受的了,尤其,现在这南宫玉已经不是万无一失了。

        不过眼下,哪个他们不关心,他们只关心,收场。

        很快,这林府就被血洗,林宝儿则是堂而皇之的进入寻宝。

        当然,在林宝儿看来,这些宝贝本身就是她的,是他们亏欠了她,也应该要弥补的。

        至于那些个她所谓的亲人,抱歉,他们那么对她,她可不是圣母,而且,她也不是真的林宝儿,不对,不是说她不是林宝儿,而是说,她不是以前这个世界的林宝儿,反正,与她无关,而她现在,还等于是为原来的林宝儿报仇了呢。

        这边的战斗结束后,三个人没有坐停留的直奔公羊羽落和聂一走时的方向而去。

        北辰冷,现在,他们要坐的,就是彻底的瓦解北辰冷的势力。

        说白了,这些势力无外乎都是因为北辰冷而兴起的,如果北辰冷消失了,瓦解了,那么,一切就都解决了。

        而当北辰珏等三人到的半个时辰后,其余的人也都跟着过来了。

        很显然,全部都已经解决了。

        于是,所有人一起,共同对付北辰冷和皇后慕容婉儿的势力。

        而皇上北辰昌宇也将自己暗中的势力贡献了出来,大家一起,经过十天的时间,彻底击败了北辰冷,并将北辰冷击杀。

        时间过得很快,北辰冷死后,北辰昌宇也以自己年龄大了为由,退位,北辰珏上位。

        而此刻,北荒大陆上,也已经由最初的四大家族和皇室共同分割势力,变成了皇室和三大家族共同分割势力,不过,因为皇室和三大家族的关系良好,至此,算是完成了真正的统一。

        而因为没有事情做了,林宝儿就跟着倒霉了,怎么办呢?这些人现在是有钱有权又有闲,呜呜,悲催的,逃吧!

        于是,林宝儿又开始了逃跑的各种计划,不过,却最后,都没有得逞,而渐渐的,肚子竟然大了起来。

        呜呜,哭吧,她才多大啊,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

  http://www.biqugex.com/book_53343/181082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