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才宝宝,老公已入局 > 069 赵天磊败北

069 赵天磊败北

        天才宝宝,老公已入局,069  赵天磊败北

        宋志昊跟然然分手后,便去赵天磊的公司找赵天磊,没想到却是扑了过空。舒悫鹉琻

        他也没多在意,离开的时候却看见赵天磊秘书的桌上,放着一套儿童营养餐。问他为什么知道,因为他刚才见小......苏浩然吃过。

        他现在已经知道小鬼叫什么名字了,也不能再小鬼小鬼的这么叫了。不过,他一时间对这个名字还有些不适应罢了。

        “这儿童套餐真的不错。”说完,便直接离开了。

        宋志昊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让赵天磊的秘书觉得很是莫名。

        怪事年年有,今年却特别多。赵总让她去订什么儿童套餐,可是订回来的时候,却不见他的人影。现在宋总又突然来这么一句。貌似还对儿童套餐有点研究似的,他们怎么突然好像对孩子感兴趣了,难道今天来找赵总的那个孩子是他们其中一人的孩子。

        可是那孩子究竟是谁的呢?她猜十有*是赵总的,毕竟这孩子今天来公司找过他。

        当然没有谁来告诉她,这答案正不正确......

        宋志昊从赵天磊的公司离开后,也不打算再回去上班,便直接开着车子回了宋家。

        这时,宋老爷子早已回家了,只不过心情不是那么的好。

        看见宋志昊心情特别好,脸不由得一沉。没好气地道,“今天这么早下班,真是难得呀。”

        “偶尔我也想轻松一下。”宋志昊表情不变,淡淡道。

        这点宋老爷子还是比较赞同的,随后又看似无意地问道,“怎么最近不见赵天磊来见家里找你?你们是不是闹翻了?”

        宋志昊微微皱了一下眉,“我们好着呢,怎么会闹翻。爷爷难道有事找他?如果有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我可以帮你打电话叫他来。”宋志昊特意用了两个非常,相信他爷爷还是听得懂的。

        “我能找他做什么,只是问问而已。”宋老爷子没好气道,随后又问道,“你们真的没有闹翻吗?”

        宋老爷子可不大相信,要是没有闹翻,赵天磊怎么会为了会帮苏苏那种名誉扫地的女人,背叛阿昊呢。

        宋志昊挑眉,老头子什么时候开始关心他关友的情况了,直觉认为太反常了。

        “对了,你真的不打算跟苏苏离婚吗?”宋老爷子不死心地想再次确认一次。

        那异样的神情立即被抛开,“爷爷,我为什么要跟她离婚,你能不能告诉我理由。”

        宋老爷子冷哼,这小子在耍他,这还用说吗?理由不就是明罢着的,“第一,她名声不好,真让外面的人知道她是宋家的孙媳妇,以后我们宋家在这个圈子里那里还有脸。第二,她没有娘家,没有娘家的苏苏怎么可能在事业上对你有所帮助呢?就这两条,就能决定她没有资格做你的太太。”

        “名声不好,只要肯定花钱,她的名声很快就会变好的。至于娘家,我想以我的才干,就算没有得力的娘家,我也不会让宋氏走下坡路的。”宋老爷子列举出来的这些理由,可是在宋志昊看来,根本就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事。

        “难道你不怕我夺了你如今的位置。”软的不行,宋老爷子便开始来硬的了。

        宋志昊俊逸的面容上噙着阴沉,“怕,怎么会不怕呢。不过,你要是不怕宋家被其他的人一口吞掉,你也可以夺了我的位置。”

        闻言,宋老爷子深邃的眼中怒火滚滚,颤抖的右手指着他,“你对宋氏究竟做了些什么?”

        宋志昊神情淡淡道,“也没做什么,只是不想有人动不动就威胁我,动不动就算安排这个进公司,安排那个进公司,我便对它动了一点点手脚而已。”又一脸不赞同地看了宋老头子,“爷爷,你当真是老了,你那前打江山时的那精明的头脑去哪里了?你怎么会认为,我会一直会认命地处于你之下......”

        他其实不想这么早公布结果的,可是老头子一而再,再二三的拿宋总这个头衔来威胁他,他真的是受够了。

        宋老爷子不再说话,有些伤感,又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里面。

        阿昊有才干,有野心,他都知道,他也知道他不甘处于他之下,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得如此早。

        现在没有什么可以用来威胁他,他那里肯听他这个老头子的话。

        “爷爷,您要是没什么事,我先上楼去休息了。”宋志昊不想面对宋老头子苍老的脸。想来老头子也是同样的心情。

        宋老爷子漫不经心地摆摆手。

        宋志昊如此想早早脱离了他的手,这更加让宋老爷子下定决心要让他离婚。

        阿昊已经摆脱了他,他不能让事事都顺了阿昊的意。为他娶一个家世背景好的妻子,这都是为了阿昊为了宋氏好。总有一天,阿昊会明白他的苦心的。

        宋志昊不知道宋老爷子在打什么主意,他以为在知道宋氏已经易主的情况下,宋老爷子不敢轻举妄动。

        他现在就跟五年前的苏凯文一样,他们都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那就是太低估了对手。小看对手可是要吃苦头的。

        宋老爷子他可是一手创立的宋氏,怎么可能会让他轻而易举的被打败了呢。

        *********************

        吃了然然打包回来的饭菜,苏苏先是烧好洗澡水,正准备帮然然洗澡时,手机却响了起来。

        拿出一看,是赵天磊打起来的,“然然,妈咪先去接过电话,你先不要脱衣服,等妈咪回来了,你才脱知不知道?”

        苏苏见然然点头,这才放心地拿着电话回了自己的房间,然后还在里面把门鍞好后,这才放心地按了接听键。

        她之所以这么小心,还不是怕然然那孩子听见一两句话后,又胡思乱想。

        “苏苏,我已叫律师帮着起草好了离婚协议书了,我刚才传真给宋爷爷看了,他对这份离婚协议书没有意见。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到时我把这个拿过去给你看一下......”

        “不用这么麻烦你了,明天还是我去找你公司找你吧。”

        “不麻烦。”赵天磊直摇头,“你如果来公司,万一碰到阿昊就不好了。我回公司听秘书说,今天阿昊有来公司找过我,所以我们还是小心点比较好。”

        “是我考虑不周。那只能再次麻烦你了。”这个时候苏苏也没想节外生枝,也只好麻烦赵天磊跑一次了。

        “不麻烦,不麻烦。”

        之后,一下子便沉默了,两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天磊,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挂电话了,然然还等着我去帮他洗澡。”最后还是苏苏打破了沉默。

        “行,你有事就先去忙吧。”

        ......

        挂断电话,苏苏赶紧打开房门走出去。迅速地来到卫生间,“儿子,现在可以脱衣服......”苏苏惊喜地张大嘴,久久合不拢。

        原来苏浩然小朋友并没有听苏苏的话,他自己把衣服脱掉,这时他正在他的小浴盆里认真无比地洗着澡。

        “妈咪,你接完电话了吗?”又红着脸道,“妈咪,你能帮我洗背吗?然然手太短了,勾不到后面去。”

        苏苏回过神,一边挽着衣袖,一边说道,“行,妈咪来帮你洗背。我儿子现在真的是越来越厉害了,都知道自己洗澡了。”说着又叹了口气。

        苏浩然听见苏苏叹气,连忙转过身子。“妈咪,你怎么了?”

        “妈咪没什么的。”苏苏摇头,“只是突然想到,再过些日子,然然会越来越大,那时候,你再也不需要妈咪帮你洗澡洗背了。”儿子能干懂事,做妈咪的她很高兴。可高兴之后,又有点失落。

        苏浩然听后,很是为难。他是一心想着早点长大,然后帮着妈咪赚钱。可是现在听妈咪这么一说,突然觉得长大了也不是好事,至少长大了他好像不能像现在这样让妈咪帮他洗背了。

        苏浩然咬了咬牙,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然然决定了,以后然然不要长大。”

        苏苏听了却噗地笑了起来,这孩子终究是孩子,这长不长大,难道是他说了算吗?不过,他有这份心意却让苏苏感动。忍不住亲了他的小屁屁,“说什么傻话,妈咪可还想让你长大后,赚钱给妈咪用。”

        “妈咪,你也太难伺候了。”苏浩然皱着小脸,直抱怨,“你一会儿不想然然长大,一会儿又想然然长大,然然都不知道是该长大还是不该长大?”

        苏苏哈哈直笑,眼泪都快被她笑起来了。“对不起,对不起,是妈咪不好。”又摸了摸他的头笑道,“是妈咪要求太多了,咱们然然,只要顺着心意来就行了。”

        至于长大不长大,这是大自然决定的,可不是他们俩母子能决定的。

        “好了,不说费话了,水都快冷了。”苏苏迅速地帮着然然洗后背,嘴上也不断地教着他,该怎么洗澡。

        ......

        “你娘俩刚才在笑什么,笑得那样开心,我在外面都听见了。”苏言见他们出来,连忙问道。

        苏苏看了一眼苏浩然,见他红着脸,很不好意思。便决定这次放他一马,“没笑什么,只是想到一些开心的事罢了。”

        苏言憋嘴,“不说就算了,我也要去洗澡了,懒得跟你们费话。”

        苏言离开后,两母子却相似笑了起来。

        “然然,今天李老师有没有布置家庭作业?”提到这个,苏苏终于想起她忘了什么重要的事了。“儿子,今天你从学校里逃课后,有没有回幼稚园?”

        “叔叔有送我回去。”苏浩然低着头,“不过,我怕这菜放久了会冷掉,我去跟李老师请过假的。”说完,小心翼翼地看了苏苏一眼,他那个样子,好像真的怕苏苏责怪他似的。

        苏苏知道今天对然然过于严历,把他搂在怀里,“妈咪现在不会再责怪你了,妈咪之所以会问,是怕你逃学没有回幼稚园,让李老师跟着担心。”

        现在苏苏总算放了心,这孩子还算有点良心还知道去跟李老师打过招呼的。

        不过,就算如此,苏苏还是想着得给李老师打过电话。不管怎么说然然无故逃学都是他的不对。

        “然然,妈咪等一下会打电话给李老师,你今天又给李老师添麻烦了,可得好好跟他道谦知道吗?”说着苏苏自口袋里掏出手机,拨了电话给李老师。“李老师吗?我是然然妈咪,真的很抱谦,然然今天又跟你添麻烦了。”

        “然然妈妈,你不要这样说。然然今天跑出幼稚园,要追究的话,也是我们做老师的责任,没把孩子看好。”李老师现在想想都觉得有些后怕,他竟然不知道然然是什么时候溜出去的,幸好他平安回来了,要是然然在外面遇到什么危险,这后果真的是不敢想象。

        “李老师,你也别这样说,以后多注意点就是了......”她该说的都说完了,便把手机递给然然。

        然然接过电话直接道,“李老师,对不起,今天给你添麻烦了。以后我再也不会犯了......嗯,嗯,我知道了。”

        也不知道李老师在电话里说了些什么,让这边的然然连连点头。

        这时然然挂断手机递给苏苏,“李老师说这次原谅我,要是下次再犯的话,他会脱了我的裤子打我的小屁屁。”

        苏苏很是诧异,她真的没有想到文质彬彬的李老师也会说出这种话来,真是太让人感到意外了。

        苏苏看了看时间,见时间也不早了,“好了,跟李老师也道过谦了,现在该*睡觉了,明天还要去幼稚园。”

        把然然送*后,苏苏这才拿起睡衣,准备洗澡。

        洗了澡,又把然然和她的衣服用手洗了,晾好,今天的事情才算做完,这才*休息。

        **************

        翌日,大家都在睡梦中的时候,苏苏却早早起了*,到菜市先把今天晚上卖烧烤用的菜买好,然后再买了一只土鸡,让老板把鸡杀好,她才提着回家。

        回到家,把东西一放下,水都没有顾上喝一口,便又急急忙忙地去叫然然起*吃早餐。

        把然然叫起来,推他去洗漱后,她便把买好的早餐用碗装好,放在桌上。

        等然然洗漱好出来时,苏苏又忙开了。

        “妈咪,你买鸡做什么?”苏浩然见她大清早的纯鸡,很是好奇。

        “妈咪等一下要去看你爷爷,我想做点鸡粥给你爷爷吃。”平时她忙着做生意,根本就没什么时间去照顾他,所以只要条件允许,苏苏都会准备一些他爱吃的东西,也算是她做女儿的一份孝心。

        苏浩然了然地点头。难怪一大清早便开始忙活开了。

        “儿子,你也别光站着了,快去把早餐吃了,要不然上学要迟到了。”

        然然见时间真的不早了,便也不敢再耽误,不客气地拿起桌上的包子,包子不是平常然然爱吃的那家,味道很好,他一口气吃了两个。

        “妈咪,我去学校了。”吃完包子的然然,冲着厨房里的苏苏喊了一声后。

        直到苏苏从厨房里出来应了一声后,然然这才出门。

        然然离开后,苏苏也简单地吃了几个小包子。包子刚吃完,高压锅里的鸡也差不多好了。

        把高压祸里的鸡拿出来,等到不烫手后,她才带着手套,慢慢地把鸡身上的肉一块块的撕了下来,大概有一小碗左右,苏苏便把撕好的鸡肉倒在锅里跟米一起用小火熬着。

        苏苏的鸡丝粥刚熬好,还没装进保温杯里,赵天磊便上门了。

        进屋后的赵天磊用鼻子用力的闻了闻,“苏苏,你在做什么好吃的?味道可真香。”

        苏苏微微一笑,“等一下我要去医院里去看我爸。今天一早去菜市里买了一只鸡,灶上正为他在*丝粥。”

        “真没想到你还有这手艺,以前我怎么不知道。”说完这话,赵天磊恨不得用手抽自己一个嘴巴,他这是那壶不开提那壶。

        苏苏闻言却并没有生气,“以前有我爸给我遮风挡雨,每天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那里会想起学做菜。只是这几年,实在没有办法了,我才慢慢的学会了这些。”

        当初,他们什么都没了之后,一切都得靠自己动手。那时候她跟苏言,饭不会煮,菜不会切,为了学会这些,是足足吃尽了苦头的。

        虽说见苏苏不介意,可是赵天磊却有些尴尬,毕竟造成今天的苏苏,他也是凶手之一。忙打开包,“这是我让律师起草的离婚协议,要是你有什么不同意的地方,我会立即叫律师去改。”

        苏苏接过赵天磊手中的离婚协议书,快速的看了一遍,看完后递还给赵天磊,“这上面的内容我都没有意见,我只是想在多加一条,孩子归我。”离了婚然然却不在她身边,那她一定会疯掉的。

        “行,我会让律师把这句加上去。既然你没有意见,那么我就拿这个去让阿昊签字。”赵天磊把协议书郑重地收好。

        “你想到办法了?”苏苏好奇问道。

        赵天磊点了点头,“也不知道这办法行不行,等我让阿昊签好字后,我才告诉你。”不管行不行,赵天磊还是决定要去试试。

        这种事多拖上一刻,然然暴光的机会就越大家,所以这已经是刻不容缓的事了。

        苏苏见他不说了,便不再追问。

        “你什么时候去医院,要我开车送你去吗?”

        “不用了,公交车就在楼下,很放便的。不用麻烦你。”

        苏苏的拒绝,让赵天磊很泄气。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会像朋友那一样相处......

        赵天磊连忙摇头,暗骂自己太过贪心了。苏苏没有把他当成仇人对待,已经很好的现象了。

        “天磊,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苏苏见他无原无故地摇头,以为他不舒服。

        “我没事。”赵天磊见他引起了小小的误会,忙说道,“我先回公司去了,有好消息后,我会立即给你打电话的。”

        目送赵天磊离开后,苏苏见时间不早了,连忙把锅里的鸡丝粥盛里保温杯里。再回房换了一件衣服,这才急急忙忙地往医院里赶。

        ******************

        “苏小姐,又带什么好吃的来看苏先生。”护士小美见到苏苏提着保温杯,便知道她又带好东西来看苏先生了。可看见苏苏头上的伤,很是吃惊,“苏小姐,你头是怎么了?受伤了吗?”

        “不小心受了点小伤,已经没什么事了。”说完,又提了提手上的保温杯,“早上熬了点鸡丝粥。”随后神秘一笑,又冲小美使了使眼色,“有多带一份,你等一下来病房提吧。”

        现在苏苏是没有那个条件请看护照看苏凯文,又加上她忙着做生意赚钱,根本没什么时间来照顾他。所以每次带好东西来,苏苏都会多带一些来,分给护士们,以求能让她们能多照顾一下苏凯文。

        有好吃的,小美立即忘了管苏苏头上的伤是怎么回事了。直接冲着苏苏比了一个OK的手势。

        苏苏见此,冲她微微一笑,“小美,我爸这几天身体怎么样?”

        “苏小姐,你放心吧,苏先生的病情在一天天慢慢地好转。”小美说完,还给苏苏一个安心的眼神。

        “那也得谢谢你跟医生,要不是你们细心的照顾,我爸......”

        小美打断苏苏的话,“你说这些就太见外了,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又悄悄地神神秘秘地对着苏苏道,“苏小姐,要说感谢,我还得感谢然然的。上次要不是然然帮我说话,我没准还会被医院开除。”见护士长过来了,小美也不敢多说,“好了,不跟你说了,我要先去忙了。”

        小美说完,便直接跑开了,留下满脸疑问的苏苏。随后摇了摇头,也不知道然然又做了什么,才会让小美这样说。

        *******************

        “爸,今天我给你做了你爱吃的鸡丝粥,你帮我尝尝看我的手艺有没有进步。”苏苏笑着说道。

        而苏凯文却是充耳未闻,直伸长脖子,往外看。“然然......”见然然没有跟着苏苏一起来,一脸的失望。

        苏苏见他这个样子,心里也不好受,“爸,你忘了,然然今天要上学。”

        苏凯文闻言,刚准备点头,却又发现苏苏头上的伤,着急地伸出手,“头......头怎么了?”

        本来今天是来告诉他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所以苏苏也没有想瞒着他,“这伤是宋志昊他爷爷打的.....”

        听闻宋志昊三个字,苏凯文非常的激动,想要说什么,可是一激动,嘴里的话却变成吚吚呀呀,其他的根本就听不懂。

        “爸,你先别着急。”苏苏连忙用手摸了摸胸口。过了好一会儿,才让苏凯文平静下来。

        苏苏见他平静下来了,这才一五一十地,把最近这些日子发生的事一字不落地告诉了苏凯文。“爸,你说我跟他离婚能成功吗?我能保护好然然吗?”

        苏凯文举手拍了拍苏苏,“委......委屈你了。”

        苏凯文在心里叹一口气,他这辈子什么大风大浪都已见过了,唯一对不起的便是这个大女儿。要不是因为苏苏是他的女儿,她那里会被宋志昊盯上,那里会受这么多的苦。

        好不容易过了五年的平静生活,可是宋志昊又出现了......

        “你......你不要.....去管......”

        “爸,你是不是让我不要去管这事,直接把这事交给赵天磊和宋老爷子去办。”

        苏凯文点头。“让......让他们自己狗咬狗。”

        在苏凯文看来,宋志昊不是什么好东西,赵天磊也不是什么好人,既然他说要帮忙,就让他帮好了,反正他们又没什么损失。

        至于宋家的宋老头,他更不是什么好东西。让他们去斗,最好斗得你死我活才解他的心头之恨。

        既然她爸都这样说了,苏苏也不管了。就算她想管也管不过来。她一没有他们聪明,二也没那么多时间。

        正事说了,苏苏先是喂苏凯文吃了一小碗鸡粥后,又帮着他擦澡,帮他做全身按摩。这一系列做下来,便是好几个小时。

        苏苏收拾好保温杯说道,“爸,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了,晚上还要到夜市去摆摊。”

        苏凯文点头,“星期......”

        “星期六叫然然来看你?”

        苏凯文又点头。

        “星期六的时候,我会一早送他来看你,让他在医院好好的陪你一天。”

        他一个人呆在医院里有多寂寞,不用他说,她这个做女儿的那能不知道。可是她要赚钱,根本就没有这个功夫。

        现在好了,然然能代替她这个女儿在他爷爷面前尽孝,也算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爸,你自己在医院要好好体重生活,要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一定要叫医生护士,知道吗?”苏苏不放心地叮嘱道,见他点头,苏苏才稍微放点心,“等我有空的时候,我就来看你,到时候我把苏言也叫上,咱们一家四口好好地聚聚。”

        苏凯文也觉得这主意不错,对着苏苏直点头。

        见他如此的期待,苏苏在心里暗自下着决定,就算下次苏言说她累趴了,她拖也要把她给拖来。苏言真的是太不像话了,都不知道他有多久没有来过医院了。下次她要是敢说太累,不来医院,她绝对会跟她翻脸的。

        ********************

        苏苏在医院里陪她爸的时候,赵天磊也在为晚上要做的事做准备。

        他回到公司后,先是拿出手机泼通了宋志昊的电话。“阿昊,听秘书说你昨天有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他这话却直让手机那头的宋志昊直皱眉。“怎么?难道没事就不能去找你吗?”对着电话里的赵天磊又是一阵冷嘲冷讽,“我昨天去找你,你今天才回电话,你最近可真成了大忙人了。”

        赵天磊对他讽刺的话根本就没放在心上,毕竟他现在正背着他做对不起他的事。“没办法,你也知道我有个项目要完工了,我必须得盯着,免得出差错。”

        赵天磊都这样说了,宋志昊也不好再多做计较。“现在打电话给我,是不是表示你已经忙完了?”

        “是呀,所以今晚想找你放松一下,你今晚有时间吗?”赵天磊握着手机的手,不由自主地加大了力度。

        “你先等等,我问问李秘书。”宋志昊放下手机,直接按了一下内线,“李秘书,今天晚上我有没有别的安排?”

        “今天晚上宋总你没有其他安排。”不一会儿,电话里便传来李秘书的声音。

        宋志昊点点头,拿起手机向手机另一头的赵天磊道,“你运气不错,今天晚上我没有什么安排。有想好到什么地方去喝吗?”

        赵天磊暗喜,“还是去你家吧,上次不是听你说,得了一瓶好酒吗?今天晚上就去喝这个。”

        “行,不过,下酒菜得你自己带来。还有,不要去得太早了,太早我没有回去。”宋志昊在电话里交待着。

        “知道了!我八点钟带着下酒菜到你那里去。”

        两人又随便聊了几句后,便双双挂断了电话。

        赵天磊挂断电话后,便拿起桌上的离婚协议书看了看。只要今天晚上阿昊签了字,苏苏便跟他再没关系了。

        **************

        按照约定的时间,赵天磊带着下酒和下酒菜来到宋志昊的家。

        伸手按了按门玲,便在外面静静等着。这个时候,赵天磊心里突然有些不是滋味了。阿昊都有他家的钥匙,为什么阿昊却不把他家的钥匙给他?难道阿昊这是信不过他?

        赵天磊胡思乱想之际,门在这个时候却被打开了。

        宋志昊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头上的头发还在滴水,想来刚才正在冲澡。

        “进来吧,还傻站在外面做什么。”说完,也不等赵天磊,自己直接转身进屋。

        赵天磊握了握拳头,跟着走了进去,还顺手把门带上。

        “你买了什么下酒菜?”宋志昊用毛巾擦了几下头发,便坐在赵天磊的身边问道。

        “都是些你爱吃的。”赵天磊一一把买好的菜摆开。“我怕你的酒不够,我还带了两瓶过来。”他不是怕不够喝,是怕喝不醉宋志昊。

        宋志昊看他这阵势,今天晚上怕是要不醉不归了。

        赵天磊先为两人一人倒了一杯酒,“阿昊,这杯酒我敬你!”

        宋志昊接过酒,“喝酒就喝酒,敬不敬的太见外了。”说完,直接端起酒喝了下去。

        两人你一杯,我一杯的喝着。几瓶酒下肚后,两人开始有些微醉了。

        “阿昊,你是不是从没有把我当成兄弟朋友?”

        “你怎么这样说?”宋志昊皱眉,不解地看着他。

        “你有我家的钥匙,可是我却没有你家的。你看,我今天来你这里,还要按门铃......”

        “神经!”宋志昊大骂一声,“当初是你自己不要的。”

        “是吗?”他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宋志昊给他一个冷眼,“爱信不信。”他都懒得跟他解释了。

        赵天磊尴尬地摸摸鼻子,“阿昊,你别生气,是我最近忙糊涂了。”

        赵天磊暗骂一声,他都没喝多少酒,犯什么糊涂了。差一点就要坏大事,要是现在把阿昊惹火了,阿昊绝对会毫不客气地把他赶出门的,到时候想要办什么事都不成。

        “要想我陪你喝酒,便不要那么多的费话。”宋志昊的冷眼稍微缓了些。

        “对,喝酒喝酒,不说这些有的没的。”赵天磊赶紧帮宋志昊的酒杯满上酒。

        赵天磊不说话了,却换成宋志昊开口了,“我不打算跟其他女人结婚了。”

        宋志昊突然来这么一句,让赵天磊端酒杯的手抖了一下。难道阿昊知道他要做的事了?他暗自猜测着。

        “我一直没有机会告诉你,我跟苏苏其实早在五年前就办了结婚证,所以我和她到现在还是合法夫妻。”宋志昊说完,目不转睛地看着赵天磊。见已经傻愣在当场了,这才继续说道,“难道你今天找我喝酒,不是那老头子叫你来当说客的。”

        宋志昊从今天赵天磊打电话给他,找他喝酒的时候,他便一直以为他是宋老头子找来当说客的。他之所以会这样认为,也要怪老头子,谁让他昨天晚上突然提起他来,第二天,他偏偏又来找他喝酒,这未免太巧了。巧得让他不得不往这方面猜想。

        赵天磊傻愣在那里,不是因为吃惊,而是因为被宋志昊给吓的。

        还好他刚才的反应算是歪打正着,要不然,以阿昊的聪明,迟早会被阿昊看出端疑的。

        赵天磊想了想他现在应该如何反应。

        不一会儿,他突然站起来,狠狠瞪着他。“阿昊,你已经为可心报了仇了,你为什么到如今还不放过苏苏呢?”这应该是他现在该有的反应。

        “天磊,你凭什么要我放过她?”宋志昊平静地问道。

        这个时候赵天磊也不考虑该用何种态度来面对宋志昊了,他就用自己最真实的想法来面对他。“我凭什么?我什么都不凭。阿昊,眼前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你不能把事情做得太绝了,到时有你后悔的时候。”

        宋志昊却不为所动,“早在我没有能力救可以的时候就已经后悔过了,所以从那以后,我便不再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了。”一边说着,他眼睛一边死死地盯着赵天磊。见赵天磊不说话,他又接着说道,“苏苏现在的生活应该过得不是很好,我做为丈夫为她提供舒适的生活,对她只有好处.....”

        “难道苏苏在你眼里,就是这种女人吗?”赵天磊打断他。

        “她是不是,我没空去研究,而且我今天告诉你这些,也不是找你商量,而只是告诉你我的决定。”宋志昊现在已经拒绝再听取赵天磊的意见了。

        多说无用,只要他今天把这事办成了,苏苏跟他离婚了,阿昊对苏苏便不能恣意妄为了。

        “阿昊,我今天是找你放松心情的,不是来跟你吵架的。”

        宋志昊见他已经做出妥协让步,他也不能什么都不做。便举着酒杯碰了一下赵天磊的酒杯,这样一来两人算是达成了共识。

        ......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后,宋天昊终于被赵天磊给喝倒了。

        赵天磊双脸通红,在心里暗叫一声好险,要是他像阿昊一样空腹喝酒的话,怕是早倒下了。还好他有自知之明,做了准备。

        时间不多,赵天磊赶紧从包里拿出离婚协议书和笔,“阿昊,这里有一份重要的文件,等着你签字。你能不能先起来,帮我签一下。”

        宋志昊被赵天磊从沙发上拉了起来,打了一个酒嗝,冲着赵天磊直嚷嚷,“吵什么吵?还让不让人休息了?那里要签字,快拿过来让我签。”

        赵天磊闻言,暗喜,直接把笔放在他手里,并用手指着要签名的地方,“阿昊,把你的名字签到这里。”

        “好,好,我签名。”喝醉了的宋志昊十分听话的按照赵天磊的吩咐,在他指的地方,唰唰写了几下。写完后直接把笔一仍,倒头便睡。

        这个时候赵天磊也没心思去管他,赶紧拿过离婚协议书,可是当他看见宋志昊的签名的时候,当场黑了脸。

        宋志昊是照着他的吩咐在该签名的地方,签了名。可是上面为什么写的是他的名字?????而不是宋志昊三个字。

        这人醉了,还耍着他玩。如果可以的话,赵天磊恨不得狠狠上前去踹他两脚。

        该怎么办?把阿昊再拖起来,再让他签一次。可是谁又能保证,他再签的时候会签自己的名字?更何况现在已经睡死了的阿昊,他也不能肯定是否能把他叫得起来......

        赵天磊叹一口气,他计划这么久,没想到最后以失败收场。苏苏一定还在等着他的好消息,现在失败了,他该如何跟苏苏交待呢?

  http://www.biqugex.com/book_53633/181418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