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异术高手 > 第三百六十七章:仙婆施法

第三百六十七章:仙婆施法

        张仙婆扯下了小环一把头发,她是故意扯那么多的,因为她的法事只需要一根头发就行了,但是她非常嫉妒小环长得年轻漂亮身材又好,更嫉妒小环有一个身高马大的郭德港要娶她。

        装什么装?还不乐意嫁人?张仙婆歪着嘴,将小环的一把头发抓在手上,然后趾高气扬的扭着大屁股,转身离开了的厨房。

        小环疼得眼角流泪,她狠狠瞪着张仙婆离去的背影,非常担心和害怕接下来的法事。

        这张仙婆的神色和她已经看到那些骗人的仙婆不一样,多出了一种自信。她有一种直觉,张仙婆应该是有本事的,但是肯定很邪门!

        小环在无助中只能祈祷着,有人能来就她。

        张仙婆抓着小环的一把头发,面无表情的走回泥房客厅里,然后她在这把头发中,随意挑选了一根,其余的全部被她丢进垃圾筐里了。

        “怎么把那么多头发丢了?多浪费啊。”郭二刚不理解的问。

        张仙婆先是看了身高马大的郭德港一眼,才将目光赚到郭二刚身上,编了个借口回答说:“这个你就有所不知道了,我刚才已经施法把所有头发的精华全部转移到我手里拿着的一根头发上去了,其他被我丢掉的头发,都是没有用的了。”

        “哦。”郭二刚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下面我要施法算出那女人的生辰八字,都把门窗关起来,用黑布堵住窗户,还有门上凡是有光线射进来的破洞,也要完全堵住,鬼神不喜欢光的。”张仙婆指挥的说。

        在她的示意下。包括刀疤男在内的四个保镖,从张仙婆的法器堆里,取出了几张大小不一的黑色帘布,用最短的时间把房间里的凡是有光射进来的地方全部堵住了。

        不一会儿,大白天的,整个大厅里立马变得黑兮兮的。

        啪!

        张仙婆伸手打开了一个打火机。黄色的小火苗把大厅照亮了一些。

        然后她从法器堆里取出了一盏看起来很奇怪的灯,表面是陶瓷的,但是双层结构。内盛蜡质灯油,灯芯用醋炮制,外层装水,用来冷却灯油。

        如果是明眼人。会看出来这种灯是长明灯,一旦点燃就不能吹灭,直到油尽。

        在天朝古代一些陵墓里,经常出现这种灯,换另一种有些争议的说法。就是长明灯是死人用的灯。

        张仙婆将燃烧的打火机火苗,往长明灯里面一点,然后盖上了盖子。

        长明灯的火苗比起打火机大许多亮许多,至少可以让大家看清楚大厅里的东西了,不过大家却感觉这个长明灯的亮光有些奇怪。

        光亮应该带给大家温暖的感觉才对啊,但是这盏灯的火光,却让众人产生一种阴冷的感觉。

        张仙婆这个人神秘兮兮的,又有传说她法力高超,因此郭二刚等人不敢追问原因了。

        张仙婆接着叫保镖们把一张木桌放到了大厅的祖先牌位下,然后她拿出一张黄纸。和一只圆珠笔,恭恭敬敬的摆放在木桌上。

        再之后她叫保镖拿了一口碗,小心谨慎的去装了半碗的清水。

        做完这一切后,张仙婆再取出一张皱巴巴的符咒,开始施法了。

        她首先点了九炷香,重新给祖先牌位上香。

        之后她恭敬的拜了五次。

        最后她对着祖先牌位念了三次低沉的咒语。

        “拿水来。”张仙婆扭头说。

        一个保镖闻言,于是将装着半碗水的碗放在桌面上,然后赶紧退回去了。

        张仙婆从木桌上拿起皱巴巴的符咒,用打火机一点。

        呼呼……

        符咒燃烧起来。

        之后张仙婆一直抓着这张符咒,在水碗上绕圈圈。让其自然燃尽,灰烬全部掉入碗中。

        接着,张仙婆取出了小环的一根头发,也用打火机点燃。

        丝丝……

        发出烧焦的气味。

        仙婆把头发灰也丢进了碗水里。

        最后她伸手抓起这碗水,咕噜咕噜的吞进了肚子里。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面面相觑。

        “乓!”

        张仙婆突然砸烂了喝完水的碗,在地上碎了一地,发出响亮的声音。

        “天灵灵地灵灵……”然后她双手接握在一起,快速的念着别人听不清楚的咒语,并且右脚还不住的抬起来,再踩下去,踩着节奏。

        一会儿,张仙婆的眼皮向上一翻,翻白了眼睛,在长明灯灯火的衬托下,样子极为恐怖。

        众人看得心里有些发毛,被环境渲染着。

        “沙沙……”

        张仙婆的手忽然动了,她提起来圆珠笔,开始在黄纸上写下几个数字。

        是小环的生辰八字。

        写完最后一笔的时候。“哇……”张仙婆吐了一地的污垢,之后她才抹抹嘴巴停止下来。

        “终于知道那女人的生辰八字了,接下来我开始作法。”张仙婆有些得意的说。

        “一定要让小环喜欢上我,我以后叫她向东她不能向西!”郭德港挥舞拳头喊道。

        “这个简单,只是麻烦一点。”张仙婆闭着眼睛说,然后她又提笔,也在另一张黄纸上,写了郭德港的生辰八字。

        做完这一步后,她拿出了一个小瓶子,还有一个缝纫针。

        “拿手出来。”张仙婆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对郭德港说。

        “干嘛?”郭德港吞了吞口水。

        “我在路上交代过你不要质疑张仙婆的话了!”郭二刚踩了他儿子一脚。

        郭德港吃痛,只好不情愿的伸出了手。

        “啧!”

        张仙婆拿针扎破了郭德港的手指头,然后往空瓶子里挤出了几滴血。

        “好了。”张仙婆在松开郭德港手之前,恋恋不舍的摸了摸几把。

        “疼……”郭德港含着眼泪,委屈的收回了手。

        四个保镖鄙夷的看着郭德港,心想着这么高大个,竟然怕针扎?真是外强中干。

        “把那女的也带过来。”张仙婆对保镖们命令。

        四个保镖一起走进厨房,抬着小环的双手双脚,把她抬到大厅上。

        大厅的地面上,已经提前铺好了一张薄薄的凉席,保镖们在张仙婆的示意下,他们把小环放在凉席上。

        “你们这些人渣,还有你这个老巫婆,不得好死!”小环破口大骂。

        张仙婆脸色一绿:“堵住她的嘴巴!”

        “这女人嘴巴真贱,我老早就想这么干了。”刀疤男狞笑着,用厚厚的胶布,封住了小环的嘴巴。

  http://www.biqugex.com/book_53695/181524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