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异术高手 > 第六百四十六章 鸡

第六百四十六章 鸡

        等孔丹芝准备好后,道公便右手提剑横立,桃木剑上一字并排五杯米酒。口中念念有词,左手不断在半空比划什么。

        是在刻字!李忆通过感知法术了解到了道公的动作,而道公用左手在空气中刻的文字,和他口中念出的咒语如出一辙。

        李忆眯起眼睛的点点头。他明白这是茅山派增强法术的一种做法,但是与此相应的,道公因为左手刻字不能结手印的原因,导致一些高深莫测的法术便无法施展出来的。

        不过,茅山派具备用器材施法的特点,而道公现在又在刻字,那么他可能将等下的施法重心,放在器材上。

        李忆猜测的果然没有错,道公每刻完一段咒文,便左手从桃木剑上取下一杯米酒,洒在孔丹芝的身上。

        米酒泼洒在身上,起初让孔丹芝感觉凉飕飕的,但之后皮肤又被酒精弄得火辣辣的,感觉让她十分的奇怪。

        再加上五杯酒接二连三的泼在她身上,让她感到一种湿身的耻辱,特别是在男人面前呈现出这样的姿态。

        为了解决掉作祟者,我忍了!孔丹芝紧紧闭上了眼睛。

        道公没有注意孔丹芝的表情,因为此刻的他法力消耗有些快,他吃力再跳着八仙舞重返祭坛。

        张手一身,抖啊抖。

        “鸡……鸡啊……”道公叫得胡子都发抖了。

        “呵呵。”道童看着道公傻笑。

        “快把公鸡带来给我!”道公见状一阵气结,急忙向痴傻的道童解释。

        “哦,知道了,爷。”道童乐呵呵的走到一个准备好的麻袋那里,笨重的解开麻袋口子,然后从里面抓出了一只大活鸡。

        这是一只神奇的大公鸡,通过感知法术观看的李忆见到此鸡。立马想起来小时候学过的课本。

        “公鸡公鸡真美丽,大红冠子花外衣,油亮脖子金黄脚。要数漂亮我一第一。”

        不过呢,大公鸡此刻的金黄脚上正绑着一根紧紧的绳子。而它美丽的外表也挽救不了等下它那既定的命运。

        不过这个时候,意外发生了,当道童将美丽的大公鸡从麻袋里取出来的时候,大公鸡忽然惊慌的咯咯咯的叫着,让扑扑翅膀从道童的手里挣扎出来。

        虽然它的双脚还绑着绳子,但这不影响它的快速的依靠扑腾翅膀在房间里乱窜起来。

        “呵呵。”道童抓抓脑袋的看着大公鸡傻笑着。

        “给我抓住它,快啊!”道公见状大怒。因此而影响了施法的话,那就是天大的委屈了。

        道童得到道公的提醒,急忙弯下腰来伸出双手去捕捉逃跑的大公鸡,一会儿房间里到处飞扬着鸡毛。

        但是几分钟过去了。道童还是满头大汗的追着大公鸡。

        “他太笨了,这样下去就误事了!”孔丹芝急忙对道公喊道,虽然她很想去帮助道童抓鸡,但是不敢离开施法的椅子四周。

        而道公必须护着法坛和地上的八卦图像蜡烛阵,所以也不敢离开太远。

        没办法。道公一脸阴沉的摇起了铃铛,然后脚踏着颇有弦律的步伐,口中念念有词起来。

        “灵童速速现身,助我一臂之力!”道公朝着道童的方向,隔空一点。

        “爷。我来了!”道童的声音变得清脆许多,同时他的动作也变得利索起来。

        之后便见道童朝大公鸡扑了过去,下一刻他就用牙齿咬中大公鸡的脖子,将大公鸡叼给了道公。

        看到这一幕,孔丹芝感到心里有点发毛,脖子上凉飕飕的。

        道公从灵童口中拿到了还在咯咯叫的大公鸡,然后对灵童说道:“护法。”

        “呀呀……”道童怪叫一声,像只猴子一样的在法坛四周乱跳着,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不过孔丹芝发现道童时不时的朝她做鬼脸,心里面是又紧张又担心起来,没有了刚才表面上的淡定了。

        道公先拔掉了大公鸡的脖子下面的毛,然后取出了一把明晃晃的水果刀。

        之后他单手将大公鸡的脖子一折,口中念道:“扁毛畜牲,不杀不生;不关我何事,只怪你前生。”

        说完后,道公里面用水果刀割掉了大公鸡的气管,然后扔在了孔丹芝的面前。

        “啊……”孔丹芝见状吓了一跳,但是想起了之前道公的吩咐,于是他赶紧将要喊出来的声音又咽回了肚子里。

        大公鸡发出嘶哑的拉长的“咯……咯……”声,然后在地上扑腾着,显然这一次它没有了方向感,不断打圈圈,鸡毛乱飞,鸡血四溅。

        一些鸡血,溅到了孔丹芝的脸上,黏糊糊的,温热着。

        孔丹芝的脸苍白着,很想逃离这里,但是她现在没有胆量离开这个所谓的“施法了之后最安全的”椅子。

        一会儿,大公鸡在地上不动了,估计断气了,不过鸡血将房间的地步抹得像喷洒的油漆一般。

        道公显然很满意这样的结果,对他来说,施法到现在还算顺利。

        “已经成功的引蛇出洞了?”李忆见状眼睛一眯,替道公紧张起来。他与用过推算凶吉后觉得此事可以应付的道公不同,他的右眼皮从进入孔家后都现在,一直不断的狂跳着。

        左眼跳财,右眼跳灾,这一次的灾祸不小啊!

        这时候,道公忽然给孔丹芝做出了一个“嘘”的收声动作。

        孔丹芝知道关键时刻准备到来了,于是吓得用双手捂着眼睛,不敢发出一点的声响。

        道公再给道童做了一个手势,道童此时已经被灵童主导身体,容易理解道公的意思,只见他走到了孔丹芝的旁边,警惕的望向四周。

        道公想了想,还是觉得进入阵法里安全些,于是他急忙跑回了用蜡烛组成的八卦图像上。

        然后,道公慌张的取出一个瓶子,瓶子上装满了浓浓的冒着一些气泡的,赤红色的液体,明眼人一看就认出了是某种血液。

        是黑狗血!李忆感知到了瓶子里装着的液体。

        道公觉得还是不放心,于是他左手拿着装着黑狗血瓶子的同时,右手提着桃木剑。

        静,整个世界似乎完全安静了下来,连别墅外偶尔路过的车子发出的声音都没有了,唯一听得见的只有,众人从中的呼吸声。

        这个时候,令人头皮发毛的怪事发生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53695/181527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