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异术高手 > 第七百一十章 我是梁山泊

第七百一十章 我是梁山泊

        “百晓生兄,你我相识一场,就不要把我想成那样的人了。”李忆知道这二人此时的想法,不过产生那样的担忧也是对的,毕竟武林尔虞我诈,谁也不能轻易信任谁。

        “我李忆恩怨分明,快意恩仇,不会做违背本心的事情。”

        “是我多心了,我知道宇宙大帝兄不是那样的人。”百晓生急忙道,但他心里还是慌着的。

        “这位仁兄,你要怎样感谢我呢?”李忆重新微笑着看向三师弟。

        “啊?”三师弟不理解李忆的话。

        “身上带多少钱,都给我吧。”李忆眯起了眼睛。

        “你要钱?为什么?”

        “这不是废话吗?我要钱是赶紧跑路啊。”

        “我明白了!”百晓生赶紧插口道,“宇宙大帝兄知道他废了穆阳南的双手,等于与华山派结下死仇,而华山派在联盟的势力不小。如果宇宙大帝兄还按照原计划上山的话,难保华山派不借机动用联盟的力量,对付宇宙大帝兄,到时候就插翅难飞了。并且,联盟是不会为了宇宙大帝兄一个人,得罪整个华山派的,虽然王玲谦大侠可能向着你,但联盟也不是王玲谦大侠一个人说了算。”

        “既然百晓生兄也猜到我的意思了,那么也给钱吧。”李忆也将手伸到了百晓生的面前。

        百晓生和三师弟面面相觑,赶紧将各自的身上带着的银两交给了李忆,加上李忆之前带的两百两银子,他现在总共有了五百多两银子了。

        “后会有期!”李忆将包裹背在肩膀上,快快乐乐的下山去了。

        “呼……”百晓生和三师弟双双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然后相视苦笑,他们之后要为怎样向华山派解释而头疼不已。

        其实李忆心里是不愿意加入武林联盟的,那样不仅自由处处受到限制。还要看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的脸色行事,更郁闷的是做事情还要顾忌这顾忌那的。而穆阳南事件,只是加深李忆自觉行动的决心。

        李忆知道。他之前要加入武林联盟,是因为有两个目的:一是。保护极可能是孔丹芝的前世的陈平平的安全;二是,伺机诛杀魔手老怪和美青鸾,为多情的凤儿报仇。至于武林联盟和金银教的破事,李忆不想去理会,因为两方都是为各自的利益形式的,没有所谓的善与恶的严格区分。

        为了达成两个目的,李忆最终选择了最为方便的暗中行事。

        他在武当山脚下某村子里。打晕了某位小门派的低级弟子,抢走了该弟子的一身装备,然后花大价钱将这个弟子送上一个路过的船舶送走。估计等这个弟子重新醒来,再回来的时候。联盟与金银教大战早就已经结束了。

        虽然这个弟子只是一个小门派的弟子,但是打扮还是很潇洒的,毕竟行走江湖的,非常在意面子问题。

        李忆换上了新的装束,扔掉了从花大盗身上抢来了鲜亮银袍。终于抛弃了给人以一种白面小生的第一印象。

        不过,新的装束,还是让他给人产生一种装逼的感觉。

        穿着一身过膝的蓝色长袍,腰间绑着一根宽长的绸带,头上戴着一顶飘渺的书生帽。

        整个人看起来。挖槽!这不是梁山伯哥哥吗?李忆对着铜镜里的自己发呆。

        “英台妹妹,你在哪里呀?”李忆情不自禁从嘴里发出这样的怪叫。

        “小子,你在屋子里面发什么骚啊?一个小时后,大家都要去‘双凤大道’集合,前往夺命山谷,与金银教一决死战!”一个看起来是联盟小头目的路过李忆所在房间的窗户。

        “明白了。”李忆淡淡一笑,举止间,洋溢着浓浓的书卷气息。

        哼,装什么逼啊?联盟小头目白了李忆一眼,他没有怀疑李忆的身份,淡淡的说道:“反正话我已经带到了,大局为重,你好自为之。”

        “不送了,拜拜。”李忆挥手。

        待小头目离开后,李忆从袖子里取出了一块牌子,这牌子是联盟之地的身份证之类的东西,只见牌子上写着“丁”字。

        这时候,李忆才想起,联盟是分等级的,从高到低依次分为“甲乙丙丁”四级,像李忆装成的小门派低级弟子,属于丁级;大门派弟子属于丙级;小门派的长老什么的,或者属于丙级,或者属于乙级,大门派的一些长老也属于乙级,大门派的核心弟子也属于乙级;大门派掌门,或者镇派老怪这是属于甲级,一些绝代天骄也属于甲级,比如王玲谦,比如之前的穆阳南。

        因为穆阳南可能属于联盟的甲级等级,所以是李忆不得不跑路的原因之一。

        既然是混江湖的,那么李忆打劫的那个小门派弟子,也会有一件趁手的兵器,只是这个兵器看起来还是充满着装逼的意味。

        “靠,这东西能杀人吗?”李忆望着手中的尺子般长短,上面挖出八个孔的竹管子。

        是的,是竹子做的,不知道是箫还是笛子,我说你好歹也要用金属做啊,不然用竹子做的东西怎样拿去砸人啊?李忆感到一阵无语,然后舞弄了一下。

        心里松了一口气,还好是笛子,笛子的话李忆还敢吹,就是不敢吹箫。

        玩笑不能乱开,李忆吹了几个难听的笛声,他只能勉强吹出沙哑的声音,至于曲子是吹不出来了。最后李忆将横笛在掌心潇洒的转了几圈,然后就插在了腰间的绸带上了。

        先在房间里吃了顿饭,大概一个时辰之后,李忆看见窗外的武林人士开始出发了,于是李忆也站起来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众武林联盟人士,在武当山下的双凤大道集合。

        双凤大道两边有两座奇特的山包,这两座山包看起来像两只凤凰,因此得其名。听说是著名的风水宝地,附近一些有钱人在这里建祖坟,死人地皮卖得比活人地皮还贵。

        为了防止金银教的教众浑水摸鱼,所以审核这一关非常严格。不过在李忆看来,所谓审核,其实只是核对每个人的身份牌,听说这种身份牌很难伪造。

        “把你的牌子拿出来看看。”一个胡子经过修剪的武林前辈,走到了李忆的面前说道。

  http://www.biqugex.com/book_53695/181528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