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异术高手 > 第八百零三章 君问归期未有期

第八百零三章 君问归期未有期

        古典美女朝李忆望过来,平缓的说道:“不行,我不能离开这里。”

        李忆闻言略感失望:“你没空带我去找黑狗嘴就算了,但你要告诉我,黑狗嘴在哪里?”

        “在龙石村。”古典美女想也不想就说。

        李忆眼睛一亮:“再说具体点,在龙石村的哪里?”

        “我只能告诉你黑狗嘴在龙石村,但是具体的位置,是用语言无法描述出来的,抱歉了。”古典美女摇摇头。

        “呵呵。”李忆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正色道,“我需要寻找黑狗嘴,然后找到藏在里面的某种东西,它对我势在必得。”

        李忆说这句话的时候很强势,他必须得到七宝龙盘,好不容易找到的线索,就算你是大美女也不能让他轻易放弃,如果这个大美女不能继续帮他的话,他还真干得出拐走大美女的举动。

        “你是认真的吗?”古典美女也注意到了李忆的表情。

        “我从来不说笑。”李忆道。

        “如果你答应帮我一件事情,或许我可以考虑带你去找黑狗嘴。”古典美女的态度有所转变。

        “那是最好不过了。”李忆宛然一笑,情非得已他也不想用强的。

        古典美女接下来,将面孔重新面对银色的银河,然后双目迷离的说:“我想让你帮我寻找一个人。”

        “是不是从你刚才说的叫做‘阿瞒哥’的人?”李忆闻言眉头一皱,刚才古典美女失态朝银河呐喊的情景,叫人心碎,想必她对阿瞒此人情之深。

        古典美女也不隐瞒,她忧伤的说:“是的,那一年,阿瞒哥离开时对我说。让我千万不要嫁给别人,等着他回来,之后我就在这里一直等。可是他杳无音讯。”

        “所以你就一直站在这里嘹望?”李忆眉头一皱。

        “嗯。”古典美女轻吟一声。

        “嚯,原来等的是个陈世美。”李忆眉头一挑。

        啪滋啪滋……古典美女的眼泪顿时流下来。

        “别哭啦。我可以答应你帮你找那个什么阿瞒,但你至少也要让我知道他去哪里了。”李忆道。

        “听说去省城了。”

        “省城?好办。”李忆闻言心里一松,想着既然在省城的话找个人不算难,可以委托女特工帮找,组织的力量无边无际。不过现在女特工出国做任务去了,只能等她回来才能帮助这个大美女找那个“陈世美”。

        想罢,李忆便吹嘘道:“实话告诉你。我在省城人脉广阔,警察局长还是我的小弟,市长是我小舅子,所以要找在省城找个人对我来说实在是太简单不过了。”

        “谢谢!谢谢!”古典美女闻言十分激动。

        “不过现在不行。我有急事必须找到黑狗嘴,只有办完这件事情后,才能帮你找什么阿瞒哥陈世美的。”李忆道。

        “如果我帮助你找到黑狗嘴,你发誓一定帮我找到阿瞒哥,我求求你了。求求你了!”古典美女一副梨花带雨的面容,若是一般男人看到她这个样子,必定心碎啊。

        至于李忆当然不是一般人了,心志坚定无比,他脑袋里想的只是黑狗嘴七宝龙盘。不过要在省城找个人对他来说也不难,于是他便答应了:“我发誓,要是我反悔的话,就叫让我被鬼追杀。”

        “啊?”古典美女闻言怔了一下,哪有这样发誓的?

        李忆说完,也怔了一下,心想:挖槽!老子干嘛发这种誓言啊,岂不是要等七天后那红衣女子回魂夜,真的来追杀老子吗?靠,嘴巴真贱啊。

        “那么,我现在就带你去找黑狗嘴吧。”古典美女笑了笑,也许他被李忆的誓言逗乐了。

        一笑百媚生,李忆终于明白这是怎样的美景了,真他娘的便宜了那个什么阿瞒哥。不过想想没理由啊,这个古典美女那么美,要是换是我的话也不会轻易放弃她的,就算是第三者插足也难以撼动古典美女的地位才是。

        但是那个“阿瞒哥”杳无音讯,会不会是客死他乡了?李忆不由得阴险的想着。

        “我们走吧。”古典美女走下岩石。

        “ok。”李忆跟着下了岩石,二人走到了柔软的河沙上。

        “我叫李忆,很高兴认识你,也很乐意与你合作。”李忆笑吟吟的伸出了右手,意思很明确,握手呗。

        “我叫苗秋池。”说到这里,古典美女抬起手刚到了一半,但脸色一红的重新放下了手,“对不起,男女授受不亲。”

        是个思想保守的女人,怪不得对离去的情人念念不忘。李忆顿时心想,不过他笑道:“苗秋池?秋池,多么好听的名字啊。”

        “你说笑了。”苗秋池不好意思的说。

        “我没有说假,你这名字让我不由得想起李商隐的一首诗。”李忆眼睛一亮的说,不过完整的诗句他记不起来了,因为他的特长之一就是逃学。

        “你说的诗句我也知道,我的名字就是我已故的爷爷,从李商隐的一首诗里帮我起的。”苗秋池对李忆有了一些好感。

        “原来是书香世家,什么诗句你自己来说说看。”李忆顺水推舟。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苗秋池吟吟的念起来,不过她念完,眼泪又啪滋啪滋的流淌下来。

        “呃……”李忆。

        苗秋池擦了擦眼泪:“我在年少时,不知道这首诗的凄美,却不料我的命运如同这首诗,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但是我却等不到……”

        李忆闻言心里纳闷着,本来想夸一下她的,却弄巧反拙。于是不耐烦的说:“放心,等你帮我找到黑狗嘴,我也帮你找到阿瞒哥,不需要等到巴山下雨,如果它不下雨,我就呼风唤雨!”

        苗秋池破涕为笑:“谢谢你,我们走吧。”

        二人离开了银河边,往苗家村去,因为苗家村那里才有去龙石村的班车驿站。

        李忆道:“我的车子停放在龙石村了,委屈你和我一起坐班车了。”

        “我晕车。”苗秋池脸色难堪的说。

        “一小时挺得住吗?”李忆急忙问。

        苗秋池摇摇头。

        “苗家村有药店吗?可以去买晕车药。”李忆又问。

        “镇子才有,村里没有。”

        “我擦。”李忆挠挠头,忽然发现远处停放一辆老二八,顿时眼睛一亮,“我差点儿忘记了,我把一辆自行车放在这里了,我用自行车搭你去龙石村吧。”

        “那正好。”苗秋池没有想那么多。

  http://www.biqugex.com/book_53695/181529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