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代囚妃 > 第二章 将离

第二章 将离

        偷偷过帷子向外瞅了瞅,街道上人群熙熙攘攘,叫卖声不绝于耳。好不热闹。到底是皇城的百姓,见到我家官轿也不觉得丝毫惊诧,只是向两边避让了些。

        阿轩在最前,骑着通体雪白的骏马,身着绯色燕服,头发高高束起,盘起象牙白冠在在头顶。好一副风流少年的模样。不少路边的女子看到那人坚定地眸华,都羞红了脸庞。瞬间失了神,这些女子中,也包括我,直到想起他对她的痴心才缓过神来,急急撩下了帷子,在轿中闭目养神起来。

        到了驿站,一行人便草草安顿了下来。听来报的小太监讲,明日日落时分,才是入宫的时间,心里有了底便松垮起来。刚及正午,阿轩便迫不及待换了衣服,去安府--姨母家拜访。我虽失落,却也没有借口阻拦,只得无聊地呆在驿站里。

        许是一路上的奔波太累,一场小憩被我拖到了黄昏时分。醒来时阿轩还未归,定是与佳人见了面,不舍辞身。看着窗外落霞如火,突然有了出去走走的想法。说动就动,只带上清??,寻思去皇城好好转转。

        虽是黄昏,皇城的热闹却未减半分。和清??在路上打打闹闹,走走停停,倒也乐得自在。一直到夜色初上,我和清??已经买了数不清的小玩意,吃遍了形形色色的小吃。在人群中疯着。此时此刻,我仿佛不再是邵家小姐,只是个快乐的普通女子,身上没有保护家族的重任,没有对阿轩沉重的爱,只是这皇城无数百姓中的普通一员。

        突然,一股人流冲击而来,好容易挨过人流,转身却不见了清??的身影。我顿时慌了心神,在人群中漫无目的的穿梭,寻着清??。约莫过了一个时辰,依旧没有看到清??的身影,街上人倒是少了不少,变得安静起来。我浑身没有一点力气,只好站在和清??失散的小桥上等着。“小姐,小姐。”清??的声音突然由远及近向我靠来。我抬头,便看到清??挥着手,在一个男子的怀中大声唤我。

        急急跑了过去,看到清??脚踝肿起像馒头一样的大包,所幸身上没有其他伤痕。而抱着清??的男子身着一袭白衫,在夜风中衣抉翩翩,面如冠玉,英气逼人,倒是位标志的男子。再看清??,脸红的不像话。不等我开口,清??便慌忙解释,原来跟我失散后她遇上登徒子调戏,多亏这位公子出手相救,才幸免于难,但是过程中却崴了脚。这番经历我心惊胆战,对这位白衣男子也少了几分生疏。我福了福身子,向男子道了谢。这时男子开口:“两位姑娘家行夜路到底不安全,如不嫌弃,就让小生送两位姑娘回家吧!”我看着清??受伤的脚踝,只得点点头,道:“有劳公子。”

        回到驿馆已是子时,远远便看见一袭欣长的身影在门口焦灼的踱步。白衣男子看到驿馆的招牌也有些诧异。放了清??下来。“再次谢过公子了。”做了万福,便搀了清??向前一瘸一拐的走去。那抹身影看见我们便飞奔而来。

        “去哪里了!”抬头便见到一张铁青的脸。我正尴尬地看着脚尖,却听到:“哎呦。”一声。清??适时的呻吟起来,将阿轩的注意力转移到她的身上。我赶忙趁热打铁,笑着吐了吐舌头道:“阿轩,有什么回家再说吧,清??可伤的不轻呢!”听到我的话阿轩顿时紧张起来,我们三人从小一起长大,感情自是深厚。

        进了驿馆,直到听到郎中说清??并无大碍,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安置好清??,我便蹑手蹑脚想要回屋歇息,没曾想刚走到前厅就听到阿轩的声音:“不准备解释一下么?”

        我心道一声糟了,却还是回应说:“我和清??只是想去逛逛。”我木木地转过身,讪笑着看着他那随时可能爆发的俊脸。

        “身为邵家的女儿还如此胡来,你知道你让我多担心么!仅仅一个‘逛逛’就想了结么?”阿轩的头发不似出门时那么整洁,口气更是前所未有的激动。

        “邵家女儿,我最恨这个词,邵家的女儿就活该进宫与一个素未谋面的老头结为夫妻么,邵家的女儿就不能和百姓一样在大街上寻寻开心么,邵家的女儿就应该在你去会佳人的时候安静的等待么!你若是担心为何会到黄昏还未归来,分明是与佳人约会忘记时辰却还来怪我。邵凌轩,我最讨厌你了!”积攒了半月的委屈,失落全在这一刻爆发。不顾一脸惊愕的阿轩在身后,放声大哭起来。他去看振月,果然就忘记了我。我和她,他总会选择她吧。

        看到我这番摸样阿轩慌了阵脚,笨笨的见我揽到怀里,轻轻拍着我的后背,声声唤着:“堇儿不哭,堇儿不哭。是我不好,是我不好。”感觉到他的怀抱,我有些冷静下来,却依旧窝在他的颈窝止不住抽泣。“阿轩,我们回家吧,回家好不好。这里好可怕”我低声呜咽着。这个皇城,纵使再繁华,再美好,也永不及我的青州。而天下更是,没有一个男人能及得上这一刻抱着我的这个。

        五月十九,我第一次怀念邵府,青州,以及那些将要离开的人。

        次日,好容易挨到了入宫的时辰。根据宫里规矩,秀女黄昏入宫。

        黄昏的日光暖暖的洒在身上,踩着细碎的小步出了房门,众人的目光便一下聚集到我的身上。今日,上至冠花,礼服,下至罗袜蟾弓,都由清??细细打点,虽没有姿华绝代,却也大方得体。走出房门的一刻看到阿轩惊艳的眼神,许是看到那只紫玉簪子,他轻轻调笑道:“丑八怪。”我局促的摆着帕子,不知该如何作答。此刻,管事的小太监赶来请我上车。我挺直了脊背,淡淡地道了声谢,上了前来接我的??车。而家眷亲属,除了清??,其他人都只能留在驿馆,与阿轩一起,拜过新帝后返回青州。

        上车的瞬间,我感到两道目光在紧紧注视着我,生怕我会出什么差错。我知道阿轩在看着我,像看妹妹一样看着我,但是我却不敢看向他,生怕他的一个小动作便击垮了我用一生建起的勇气。车,缓缓行驶着,开出了好远。我终是忍不住,掀了帷子回头看去。那抹身影就在那里定定站着,逆着光,凝视着我走过的路。我轻轻笑了笑,抚着肩头那片小小的伤痕,小声地对他说:“邵凌轩,我们就此别过。”

        是的,就此别过,我看着渐渐隐现在视野的朱色宫墙,轻轻念给自己听。

        “轩哥哥,轩哥哥,等等我。”粉雕玉砌的小人儿在他身后气喘吁吁地唤道。少年那时只十二岁,脸上却是千年不化的阴冷之气。“你记着,我,不是你哥哥!”邵凌轩狠狠威胁道。看到眼前的人发狠,邵??堇委屈地撇撇嘴,眼泪也在眼眶中打转儿。看着她这副摸样,他不由有些心软。却记起那十二年没有爹的日子,他被别人嘲笑,只有和娘相依为命。十一岁那年,最爱他的娘也带着关于爹的秘密恨恨而终。他一个人,与秀球,一只狗,从此相依为命,每天东奔西跑维系生计。

        突然有一天,那个自称他爹的人出现了。锦衣玉食,鼎食钟鸣。他不敢相信,这样一个人,却抛弃妻儿在那般卑贱贫穷中苦苦挣扎。那人大手一挥,他成了贵族,改了名字,换了身份。过上了从前梦寐以求的生活。却永远忘不了娘含恨而终的那一幕。他自暴自弃,放弃自己优异的天赋,将心事隐藏起来,,少年老成,眼神中总是透着一股子阴鸷。府中所有人都避着他,看不起他。却只有她,小他六岁岁的邵家小姐,天天粘着他,关心他,声声唤他轩哥哥。面对乖巧懂事的女娃娃他却无法释怀。他晓得,这个女孩是他与母亲所有苦痛的根源,她凶她,,欺负她,她却固执地抬着眸子,天天追随在她身后。

        她七岁那年冬天,有天缠的他心烦,便夹了烧热的炭木吓唬她,谁知一失手却伤到她,衣服被引的着了起来,自此她肩上便留了一片不小的伤痕。那时他慌了神,他本无意伤她,心中已经无比后悔,谁知当他手忙脚乱处理好,却听到她忍着眼泪,诺诺地说,这个就抵过哥哥受的苦了好不好。他一怔,原来她什么都知道,小小的她用自己的方式补偿他,保护他。那天起,他便知道,他还有亲人,堇儿自此便成为他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而往后,也许他和她之间也少不了礼仪,更不能敲她的脑门,调侃她是丑八怪了吧!

        不觉,天色渐晚,邵凌轩却依旧站在道口,与堇儿的一件件小事都如熏香一般将他包裹起来。他笑自己像父亲嫁女儿般的荒唐心情。看了看满天繁星,转身回了屋去。

  http://www.biqugex.com/book_53885/181751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