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代囚妃 > 第五章 长愁罗袜凌波去

第五章 长愁罗袜凌波去

        “小,不,娘娘,皇上为何还不来咱们殿啊?”这几日陆续传来其他几个宫内的才人都已经侍过寝的消息,而我却天天在床上盯着那枚紫玉簪发呆。清??不禁有些急了,眼神也总飘忽在窗外。

        “清大人,你究竟是等我的夫君还是等你的夫君啊?”我翻身下床,站与她身后调笑道。“小恶人,我还不是怕你不得宠,在这宫中受欺负。”她无奈地摇摇头,眼神又飘向窗外。

        “这几日上定会普降甘霖与各宫,不久定能轮到咱们了!”但是我却永远会站在这轮回之外。我隐了后半句,只告诉清??前半句,给她吃颗定心丸。

        清??轻叹一口气,开始收拾床褥,伺候我入寝。想来上今天也不回来凝芳殿,我便寻思着把计划往后推推。既然算算日子,也快轮到我了,那么就,明日实行我的计划吧。我舒服伸了伸懒腰,却想起阿轩的星眸来。

        第二日,我提出要出门走走。清??便陪了我,在宫中闲逛着。突然,我看到那日皇上身边的太监正在前方走着。

        “哎哟!”我瞅准了时机,狠狠将脚踝向一块石头搓去。真痛,我不由自主的大大吸了一口气。想来脚踝起码也该脱臼了吧。那位公公听到呼声便上前而来。“堇才人!”见到我之后他惊呼一声。忙招来宫人们七手八脚将我送回凝芳殿。

        会了凝芳殿,脚踝已不似刚才那么痛。忙宣了太医来为我瞧瞧。“堇才人的情况不算严重,未伤及筋骨,待微臣为才人开些药膏,日夜涂抹。一个月之内好生休息,切忌剧烈运动,便可痊愈。”太医说着便开了些药膏,要随行的人去太医院取来。而我呢?看着那太医的山羊胡子随着说话一动一动的,全然没有听进去他说了什么。还差点忍不住要笑了出来。此时想着那位公公应该还在,便命清??搀了我去前厅。

        见我出来,那位公公便行了行礼,问道:“才人的脚可要紧?”命人赐了座给他,调整好脸上的表情才缓缓开口:“太医说是要休息一个月,唉,都怪自个不小心,一个月之内许是只能在屋中呆着了。”我看到他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变,随即又说了些安慰的话语,便起身离开了。所幸他刚刚微变的表情已经给我我想要的结果了。这一个月内,上许是都不会来凝芳殿了。而一个月之后,谁却还能惦记着位小才人呢?看到自己心中的小算盘成功,变又一瘸一拐的回了房,脸上,满满都是笑意。

        清??坐在床边为我上着药,我却知道她定是生气了,一言不发的涂抹着。若是别人看不出来,清??却一定看得出来我是故意伤到自己的。“清大人,清大人。”我摇着她的手臂,撒娇道。谁知她却板了脸,收拾了瓶瓶罐罐,转身离开。

        “哎哟。”看她打定主意不理我,我只好假装脚痛,呻吟起来。果不其然,清??听到便小跑过来,一脸紧张的问:“哪里痛?”看到我似笑非笑的脸,她的脸一沉,又准备走。我却死死拉了她的手,委屈道:“清??清??,消消火,不要和那个小恶人计较!那小恶人说她知错了,让我来给清大人道歉。”我眨巴眨巴眼睛,看到清??忍俊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心中才安生了。

        “不想去侍寝就罢了,为何要这么作践自己的身体!”清??上前来为我按摩着腿,不无责怪的问着。我笑着不回答,眼前却闪过他第一天来邵府的样子,冷冷的站在爹的身旁,一言不发。爹却也拿他没办法,只得任他眼神冰冷的看着我和娘亲。到后来,那眼神却变得渐渐温暖起来。想着想着,我便沉沉地睡去……

        一觉醒来已是黄昏,看着外面阳光柔和,草木清新,便决定带本书去院子里看着。谁知刚坐下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就看到赵希鸢携了婢女匆匆走来。我放下书,招呼起来。

        却不料,她唤了身边的丫鬟上前,递给我一个锦盒。“这,这是希鸢送给姐姐的贺礼。”她低下了头,睫毛微微颤抖。我瞧出端倪,便不顾礼节,在她面前将锦盒打开来。却发现锦盒中赫然躺着那条襦裙。我不动声色的退回锦盒。不说什么,只是淡淡望着她的眼睛。

        “姐姐,比希鸢更有资格拿到这个裙子。”她抬起头来却已经是满脸的泪水。“再说,那晚姐姐那么保护着希鸢,希鸢也当给姐姐个贺礼。”小小的脸庞想挤出一个笑,眼泪却吧嗒吧嗒的落下来。

        看着这幅场景,我心中一片凄凉,缓了缓,我才道“希鸢,这裙子是你母亲亲手给你的,若是论资格,怎么也轮不到我,这样吧,我只当帮你保管这裙子,等到有天,你可以保护这裙子,便问姐姐讨了去!”

        “谢谢姐姐,呜呜。。。”她小声哭了起来。想起她如此年少便被送进宫来,我对她不免生了几分爱怜惜之意。“好啦,不要再给我这些花花草草浇水啦!”我拉住她的手,调笑道。她顿时破涕为笑,不好意思地用手背拭去眼泪。“啊,想来清??的绿豆糕也做好了,走吧,去尝尝她的手艺!”说罢便带着她一瘸一拐地走向了前堂。

        “堇姐姐,希鸢好羡慕若仪姐姐啊!”一边吃着绿豆糕,希鸢仰起脸一脸羡艳的对我说。“她?怎么了?”听到孙若怡的名字我顿时来了兴趣,撑着头问。“上那日在湖边碰到若仪姐姐,便倾心于她,后来遣人送了块白玉来。这两天若仪姐姐夜夜留在福宁殿。想来不久也能进位了!”希鸢又吃了一块绿豆糕,将腮帮子塞的鼓鼓的。“我倒是觉得希鸢像只小松鼠,最让人羡慕了。”看着她亮晶晶的眸子,我便忍不住掐了掐她的小脸。语罢,满屋的人都笑了起来。希鸢也不好意思的喝了口水,撅着嘴道:“是清??姐姐的绿豆糕做的好吃嘛!”

        抬头看看窗外,天色已晚。便对着希鸢讲:“快回去罢,莫让宫正抓到了罚你!”希鸢乖巧的点点头,万福过,离开了。

        送过希鸢,眼神又落到那条躺在锦盒的裙子上,心中却又不觉沉重起来。孙若怡获封,那人果然没有甘于做单选题。那么我呢,一次小小的伤真的能躲过么?他若是连孙若怡都不肯放过又如何能放过我呢?而我面对的只有单选题,侍寝,进位亦或是躲在这里,永远做我的小才人,永远都无力保护我的家族呢?

        我靠在窗棂,郁郁地想着这些问题。得不到答案。突然想不负责任地抛开这些问题。还有一个月,我还有一个月可以开开心心的活下去。

  http://www.biqugex.com/book_53885/181751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