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代囚妃 > 花无重开日

花无重开日

        到了秘密训练场,我的猜想真正被印证了。当让夜行军表演训练项目时,他们的优秀程度,甚至赶上了禁卫军。但是却不怎么服从我这个长官。

        “现在,所有人,在水中站半个时辰。”精明如赵纩霖当然能洞悉这队伍中的问题,于是看了一会,便发号施令让众人站在冰冷的山溪水中。这军队中的人莫说是响应,怨声早已经有了一大片了。

        “邵凌轩,这便是你训练给朕的,夜行军?”赵纩霖的声音低低的在我耳边响起。我虽然料到情况不会好,却从没想到会变得这么差。对他的愧疚便更加深厚了。

        “你们这些当官的锦衣玉食,让我们钻冷水,凭什么啊?”

        “就是,以为有钱了不起啊。”

        “大不了就是一顿饭,我们退出便是了。”

        人群的气氛越来越激动,而赵纩霖的脸也越来越黑了。

        “各位,我了解各位的心情,但是我们都要从这一步慢慢走上来,现在,我们需要迈出的一步便是服从啊。”我好容易等人群安静下来,才慢慢劝道。

        “服从你们这些狗官,大不了我们不干了!”底下有人起哄道。而东溪在底下帮我们解释着却根本没人理会。

        我怒从心起,冷笑一声,道:“废物,都是废物。”

        底下的人听到了情绪更加激动,更有甚者准备冲上来,与我拉开架势。

        “你们总是说官员*,我承认,在朝为官的人中贪污*大有人在,但是那也是因为你们连跨入山溪的毅力和决心都没有,不然今天,坐在那个位置的人将是你们!废物!”

        “现在,我给你们机会,成就一番事业,锦衣玉食,给你们机会去惩罚那些害你们流离失所的人,你们却连小小的山溪都不敢跨入。这样的你们,如何保护你们的妻女?如何对得起自己一路上的奔波,艰苦!废物!”

        “废物,一群废物,以前没办法保护心爱之人,以后你们也只能是这世界的最低端,任由别人欺负。”

        “看不惯这身皮是吧?好,我现在脱了,但是即使脱了,你们还会看不惯,因为你们看不惯我是含着金汤匙出生。但是我告诉你们,即使我今天脱了这身华衣,明天我依旧会穿起,而你们,一辈子都没机会穿着!”我把脱下的衣服狠狠往地上一摔,只穿着一身素衣,毅然决然地走进了溪水中。

        然后,然后,然后便觉得,

        好冷啊!!

        心里已经把赵纩霖骂了一万遍。但是我却咬着牙哆哆嗦嗦地坚持着。东溪最先下水陪伴着我,渐渐的,更多人脱下衣服,与我并肩站在水中。一炷香的功夫,所有人都站了进来。

        正如我所说,他们对高官心中都是痛恨,自然无法用真情感动他们服从我的命令,但是若是以复仇,保护,前程作为筹码,倒是有赢的胜算。

        高高在上的赵纩霖在黑暗中暗暗一哂,然后说:“不服从军令,站两个时辰。”

        我把那个跃跃欲试想要冲出身体冲上去咬赵纩霖大腿的人儿控制下来,然后挤出一个微笑。现在虽然是秋天,但是晚上山林内的溪水还是足够让人战战发抖。山林间,突然变得无比静谧,只有几只山鸟在悲凉的叫着。

        慢慢的,我逐渐感觉不出腰部以下身体的存在了。背后的衣衫早已背不知是水汽还是冷汗的东西浸透了。终于挨到了赵纩霖说“散了吧”的那一刻,我赶忙笨拙地移动着身体,走上了岸。莫澄岚匆匆拿过了衣服,披在了我的身上。可是此刻,我已经无力说话,只能挤出一个微笑,对他微微颔首。此刻,我只想赶快上马车离开,去不想脚下一个踉跄。赵纩霖破天荒的上来扶着我,手掌大而温暖,他把我往他怀里靠了靠,半是抱半是扶的掺上了马车。正当我要跨入马车的那一刻,却听得后便一片齐刷刷的声音,回头望去,众人都跪在我面前,我看到他们眼中想说的话,便微微一点头道:“快回去休息吧。”

        他们的眼睛在说:“多谢!保重!”

        上了马车,赵纩霖便对马夫吩咐道:“去医馆。”说罢,便替我紧了紧衣服,然后准备拥我在怀里。而我却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推开了他,想要坐回我的位置去。

        “邵??堇你干什么!”赵纩霖似是有些怒了,朝我吼道。我定了定,然后才从牙关中挤出几个字。我指了指身上的衣服说:“衣服,湿。别,弄湿,你的……”还不等我说完,他便狠狠将我拽入怀里,然后才咬牙切齿的说:“邵??堇,从现在起,你闭嘴!”

        然后呢?然后我便和着那淡淡的龙涎香味,不醒人事。

        -----------------------------------------------------------------------------------

        “这位公子,邵公子的身体已经不能再差了!”郎中吩咐了樱儿去喂她药,然后朝赵纩霖说道,心里无比心疼这个小丫头。深深叹了一口气,他又道:“公子若不想以后邵公子连夏天都抱着火炉,还烦请多照顾照顾他吧!老夫今天可以医他,但是请公子务必谨记,这次醒来,邵公子身体只是一副皮囊了。能活到过三十岁,便是福气了”

        赵纩霖听到郎中如是说,心中突然生起莫名的气来,他握紧拳头说:“她不会,我会找太医为她诊治!”看着床上那个惨白的小脸和在他怀中瑟瑟发抖时的样子,他好后悔自己当时没有拉住她,好后悔自己当时说了两个时辰。

        “皇上,你应该不知道,你那些太医院的老头子们,有一半是我的学生吧!”老头一哂,扬起头来嘲笑。旁边两人听了这话都有些诧异,不知这么个老头还有这种来历,并且还猜到了赵纩霖便是当今圣上,而赵纩霖听了这话,则心急如焚。一锤锤在了桌子上。

        “皇上,以后邵公子凡是雨雪天,雾天,初春,深秋,隆冬,身体都会不适。在宫中,还是请公子多多照顾吧!”郎中摇了摇头,说罢便让樱儿伺候着她去泡药浴了。--------------------------------------------------------------

        自从那日的事端后,夜行军的训练进度节节报喜。我再去审查时,和他们的关系也缓和许多。我也慢慢了解,他们心中并无大恶,只是被那些食骨剥皮的贪官们欺负怕了。

        而宫中呢,赵纩霖放了我六天的假,但是送药水的人也越来越多。为了逃避那些苦涩的药水,我要么就打着训练的名义不回宫,要么就去城中的医馆坐坐。那医馆的老头与我聊得甚来,每次去了医馆还会备些阿胶,配了小甜点与我吃。

        “糟老头,你就不怕这么吃下去,我把你吃穷了啊?”我拾起一块阿胶,调侃着。郎中本姓曹,我却偏爱叫他糟老头。他总让我有一种很温暖的家的感觉,所以除了与宫中那个怪人下棋,我也喜欢去那医馆,与糟老头聊聊天。“哼,我出一次诊,挣回来的诊金都够给你熬一年阿胶的知不知道。”那老头甚是不屑,对我说道。“是呀是呀,但是师傅出诊呢,太胖的不诊,太瘦的不诊,一年能接两次诊都不错了。”樱儿听到了我们的谈话,插了嘴默默调笑着。

        “哎呀,你是不知道,太胖的人必定懒,贪,太瘦的人必定工于心计。老夫定有自己的道理嘛。”糟老头两眼一翻,为自己辩解道。我这才知道,原来这老头这么厉害。

        回了宫,照常与耶律宗下了几盘棋,虽然满盘皆输,却难得这么悠闲,心情也好了起来,准备慢慢悠悠回了宫,嘴中还嚼着从耶律宗那里拿来的小茶果。远远的,便看见清??一溜小跑,来找我。

        “清??,你也尝尝这茶果吧,有种很独特的香味哦。”我赶紧向她展示手中的战果。

        “小祖宗哦,还尝什么啊,皇上来了!”清??急急的拉了我朝宫中跑去。

        “怎么了怎么了?你又收到情报了么?”我一进宫看到赵纩霖正坐在桌边。以为朝中有了什么变故,赶忙也坐下,问道。

        “这倒没有,只是,今天朕准备……”赵纩霖的脸有些泛红,赶忙举起茶杯遮了遮脸。“朕准备在这边过夜。”我怔怔地望着他,一时忘了回答。“罗正,今晚就说朕在御书房过夜,不要记入彤史。”他布置道。一旁的清??也呆呆的看着我,不知道他葫芦里卖了什么药。

        “那,那个,你睡啊。”到了就寝的时刻,我看他还坐在床上,翻着书,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只好尴尬的说着,转身准备走。心说又要自己觅一处睡觉的地方了。

        “站住。”他的声音冷不丁响起,“准备去哪?”我听到他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咱,咱俩,同床,不太好。吧?”我有些结结巴巴的说着,转过身来,然后看着他邪邪的勾了勾嘴角,下一刻,便将我抱起来,放在了床上。

        “皇上,那兵符还在您那啊,您要三思而后行啊!”我吓得闭上了眼睛,大声说道。

        下一刻便感觉他温暖的怀抱将我环绕,然后无奈的说:“邵??堇,你想的还真是复杂。”

        我睁开了眼,发现衣衫还整齐的穿戴在身上。“可是……”正当我准备说什么,他却把我按进了怀里,依旧是那天的话,“邵??堇,你给我闭嘴。”“可是……”“邵??堇你再多说一句,我就让你害怕的事情成真!”听到他微微有些愠怒的声音,我一发怵,便赶忙闭了嘴。渐渐地,感受着他怀里温暖的气息,这两日一直不痛快的筋骨们好像一下放松了下来。看他倒也无恶意,我便昏昏睡去。一夜好眠。

        当我睁开眼睛时,身边的人早已不见了。一看天色,便知道此刻的他应该已经换上朝服,听着棒鼓,接受着群臣的朝拜。

        “小姐小姐,北公主来了,您快换好衣服啊。”清??慌慌张张进来汇报。我只点点头道“知道了。”便让清??出去招呼着,自己也慢慢吞吞换起衣服来。

        出去施了礼,抬起头的那一瞬间,便觉得赵伽怔了怔,嘴上那口型分明是在说:“太像了。”许是觉得自己有些施礼,赵伽回了神,然后一脸不可置信的说:“才人与少将军,可是龙凤胎?”我笑了起来说:“虽然与家兄不是龙凤胎,但是都继承了我爹的面貌。”心中也有几分清楚这个小丫头过来的意义。

        “那么,那么,才人的哥哥可成亲了?”赵伽突然话锋一转,神色焕发起来。不知怎么回答,我只沉默着,却不知赵伽把这沉默当成了默认。一瞬间欢快起来。“那么,我再问你哦,将军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喜欢什么样的女子?”她凑得更近。于是,一下午,我就被这小妮子的问题包围了。越往后,我越发确定,这小妮子,喜欢上了邵凌轩。

  http://www.biqugex.com/book_53885/181751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