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代囚妃 >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七)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七)

        “你看看有没有什么喜欢的?”莫名其妙的,我就被玉墨轩拉到了一个珠花铺子,还强要我选自己喜欢的物件。我大致扫了一遍,便知道这铺中的件件都是精品,以我的能力,是怎么也买不起的。想到这里,我转身便准备走,却不想被他看了出来,抢先一步,抓住我的肩膀。

        “干什么?小爷有说让你掏钱么?”他霸道地揽住我的肩膀,居高临下地问我。我自是诺诺地不敢发声,心道万一你临时变卦要我掏钱我不得把自己抵在这地方。正出神,便被他拉着,在这铺子中转了起来。

        “哟,让我看看,是哪家的姑娘这么有福气,竟然劳烦三爷亲自陪着来挑珠花了?”楼上走下一位美艳的妇人,不无调侃地说。还不等他辩解什么,那位妇人又走上前来细细端详着我,开口道:“哟哟哟,看看这清淡的闺女,果真和以往那些女子们有些不同,怎着,爷的口味从蜜酒变成荔枝酒了啊。”

        我撇撇嘴,望向玉墨轩,这人,果然是“万花丛中过。”啊。他定是看出了我那调笑的目光赶紧解释:“小爷以前也没有常带女子过来好不好。老板娘,你莫要毁我清白!”

        那老板娘看到玉墨轩的余光一直撇着那个低头偷笑的小姑娘,更加变本加厉道:“是啊是啊,没有经常,只是带着这皇城中有姿色的女子带了个遍而已。”

        看着玉墨轩那面红耳赤的样子,我实在没有忍住,轻笑起来,玉墨轩那无赖的声音突然在我的耳边轻轻响起:“你要是在笑小爷就亲你了!”我听到这话被吓了一跳,抬头看他那亮晶晶的眸子,满满是一副“敢说敢做”的信心。我立马垮下了嘴角。丢给他一个“你个泼皮”的眼神。

        他则假装没看见,得意地扬扬眉毛,吩咐说:“老板娘,你只管给她挑几件上品来。”不一会,便有十几位女子一字排开在我的面前,手上捧的珠宝熠熠生辉。看到那些华美的物件,我深深地了解,这些东西与我这卑贱的身份格格不入。

        “怎样?有喜欢的么?”玉墨轩不知什么时候站在我身后,淡淡开口。他温热的气息微微拂过我的耳廓,让我一阵心跳。我有些慌张地朝边上挪了挪,抓了抓耳廓,想要扫走那温热的感觉,然后赶忙冲他摇摇头,好掩饰我一瞬的失神。

        “换!”他只吐出一个字,却将整个大厅都搅动起来。我一看这情形,赶紧拉住他的衣角,冲他摆摆手,然后指指那屋角的一个小玉燕。

        我觉得那玉燕的样式甚是素雅,与这屋中其他珠宝那珠光宝气的富贵样不同,于是便觉得还算合眼。

        “哟,小姑娘的眼神还挺刁。”那老板娘看到我心仪那玉燕,觉得甚为诧异。

        “就这个吧,给爷包起来。”玉墨轩看到那朴素的玉燕,也觉得这才是她的风格。太过华美的东西,反而会使她那双透彻的水眸蒙尘吧。

        “玉三爷,等小的告诉你这玉燕的来历,你再决定要不要可好?”老板娘突然拦住了准备打包那位小二。玉墨轩只当听个故事,便不置可否地点点头。

        “这本是本地一位书生,送给当时红极一时的花魁的定情信物。”

        “听起来,也挺美好的嘛。好了,给爷包起来吧。”玉墨轩微微笑笑,这种才子佳人的故事他听得多了,也是在没有耐心再听下去了。

        “三爷,不急,听小的讲完。”那老板娘的神色甚是严肃。

        “那穷书生连一个人都养不饱的生活又多了一个人,慢慢,这书生坚持不住了,又恰巧当时有个达官贵人家的公子看上了这花魁,想纳回去做小。便与书生商量好了价格。可怜那花魁,便被稀里糊涂卖了。这花魁抵死不从,还刺伤了那位贵公子,于是,便被那家的公子,剜了眼,割了舌,囚禁起来。最后,那花魁便用这只玉燕,了结了。那玉燕末端的丝丝赤色,便是那花魁的血。”

        那老板娘又淡淡补充道:“莫要说小的编故事给三爷听,那花魁便是赵水的姐姐。”玉墨轩听了,两道剑眉也纠葛到一起,这东西,实在是阴晦的紧。

        屋中的人听了都倒吸一口冷气,心里都猜测,这么晦气的东西,这姑娘肯定不会要了吧。却不想女子轻轻上前,将那玉燕捧在手心。这么冰凉的玉燕,那花魁当时自尽时,心内恐怕比这个还要冰冷吧。

        “花魁啊花魁,以后就不怕冷了。”我心中默念道,眼前却见到一个娇媚的女子,勇敢的,无悔的,奔向她的良人。

        玉墨轩看到她水眸中柔软的点点,心内一动,便吩咐说:“包起来吧。”

        -------------------------------------------------------------

        出了那铺子,已经是黄昏时分了。我只觉得腹中碌碌。碰巧看到路上有卖桂花糕的小贩,便准备买两块来吃。

        “六文钱。”小贩身手麻利地包好糕点,递给我们。我看着玉墨轩摸遍浑身上下也没找到一文钱,而那小贩也是一脸尴尬。许是从未见过身着华服却连六文钱都拿不出的人吧。

        这次换我朝玉墨轩扬扬眉毛,然后将身上剩下的几文月钱给了那小贩。

        这皇城里做买卖的大都都认识玉墨轩,因此,他只要大手一挥便都记到了玉王府的账上,不带钱也无碍。可是这些小本买卖的商人却不一定晓得他玉三爷的大名。幸好我身上还有几文,不然今日可当真是尴尬死了。

        “喂,我告诉你,这次的钱,算小爷借你的,小爷会还你的。”他憋了好久才开口。我轻轻捣了捣他,示意他不用介意。却不想他的倔脾气又犯了:“玉三爷出门从来没有让女人掏过钱,所以这钱,是我向借你的!”他扬扬眉毛,口气中是绝对权威和不容置疑。

        懒得再和这公子哥儿辩解,我只好拿了一块桂花糕,递到他嘴前。想用吃的堵了他的嘴。却不想这行为被路过的一对经过的夫妇看到竟然成了话料。

        “你看看,人家的娘子多温柔,哪像你,一天就知道打打杀杀的。”那男人有些委屈地撇撇嘴。“李宏你个白眼狼!我一天忙里忙外还不是为了你!而且你看看人家的相公,再看看你,你要是也能出人头地我也天天在家喂你饭吃啊。”那女人有些气愤地说。然后便与我们擦身而过。

        我的手顿时僵在半空中,不知该伸还是该缩。而玉墨轩听了这番话也感觉到,他们俩这个样子,好像真正的夫妻一般啊。他细细打量起面前的这女子---阳光将她文秀的面庞染上了淡淡的绯色,小巧的鼻子两边也渗出点点汗珠。那双大眼睛正忽闪忽闪地看着自己。玉墨轩就这样呆呆看着那个小女子,不受控制地张开了嘴,吃下了那糕点。

        直到那甜糯的感觉刺激到他的味蕾,他才瞬间反应过来,只好撇过头说了句:“难吃死了。”以掩盖自个儿的失态。

        我一听他这样说,便准备尝尝剩下的那块。刚咬了半块,心说哪里难吃了,却不曾想,玉墨轩竟然俯下身来将我嘴边剩下那半块叼了去。

        我想,那般场景我这辈子也不会忘记。夕阳的光在少年的发梢轻轻盛开,少年一脸玩世不恭地看着我,嘴里叼着那半块桂花糕,道:“这样才好吃嘛。”

        我身体一颤,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却看到他眼角的戏谑。比起他来,我道行实在浅薄,慌张的连眼神都不知道往哪里瞥,只好暗恨自己这爱红的脸不争气,便赶紧跑开了。

        “哎,哎,刺儿,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抢你的桂花糕了。”玉墨轩轻松追上了我,嘴上虽然道歉,眼中却是满满的狡黠。我狠狠朝他的胸口一捣,便气鼓鼓地走开了。

        -------------------------------------------------------------

  http://www.biqugex.com/book_53885/181752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