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代囚妃 >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九)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九)

        自从那天那个奇怪的声音出现过后,我的武艺突飞猛进。起码射箭已经对我是小菜一碟了。那天混沌,似乎唤醒了我身体最深处的记忆。连杜老头儿看到我的进步都大吃一惊。

        “哎,不过话说回来,那天你到底想到了什么?还是,听了到了什么?”我和玉墨轩训练完了,正走在回别院的路上。他突然提起这个话题,让我措手不及。我对于那天那些诡异的事情仍然有些后怕,听到他这样问,不禁心内一惊,慢慢后退,只想寻找到一个够坚硬的,能够让我依靠的东西。

        梦里那穿华服的女子,或是练习射箭的小姑娘,都和我长着一模一样的面孔。会不会,会不会她们便是我呢?那么她们又是谁?或者,我又是谁。我控制住自己,深深吸了几口气,心中的压抑感却还是没有退去。我一步一步后退,却不想一脚踩空,掉入了湖中。

        “噗通。”全世界放佛都安静下来。我在水中静静地浮着,全身好像都被捆了起来,动弹不得。忽然,我的眼前出现了一个人影。待那人的头发慢慢散开,我才看见,那人竟然又和我长得一模一样。不同的是,此时我的面孔上满是惊恐,而她的脸上却带着安详的笑容。

        “我们来世再见。”一声豪气冲天的喊声在我的耳边响起,然后,我便眼睁睁看着那女子慢慢沉没,消失在了青色的塘水中。

        我感到绝望,感到冷。为什么这些毫无头绪的声音,影子,总要缠绕着我。突然,玉墨轩放大的脸在我的眼前出现。他的出现,像是一束温暖的光,驱散了些许阴霾。他游上前来,紧紧揽住我,然后将我拖上了岸边。一上岸,我的双腿还发软,却不顾一切的想逃,世界的每个角落好像都充斥着诡异的影子。我不敢再回想刚刚的那个女子,究竟是个飘零的水鬼或是我的幻觉?

        我只觉得头痛欲裂。我只觉得脚步蹒跚。

        “刺儿,刺儿!”他从背后死死抱住我,生怕我再出什么危险。可是此时的我已经失去理智,转身朝他的脸挥了一巴掌。以他的身手,完全可以应付的来这点小变故,可是让我没有料到的是,他竟然没有躲开,而我那一巴掌也结结实实落在他的脸上。顿时,他白皙的脸出现了五个红色的指印。他皱了皱眉,用一脸心碎的表情,将我抱在怀里,温柔地道:“是我不好,是我不好,我不该提那件事情的。”

        我依旧不停挣扎着想逃跑,他手上的力气也越来越大。最终,我的力气耗尽,这么多天的恐惧也在此刻宣泄而出。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不停掉下来。为什么,看着玉墨轩的俊脸,我总觉得记忆深处也有个男子在召唤我。为什么,我的心中总像是缺了一块。为什么,我总觉得我忘记了某些,不该忘记的事情。

        “乖,没事了,没事了,有我在。”他小声地对我说,轻轻拍着我的后背。此刻的玉墨轩真想狠狠扇自己几巴掌。他那天明明已经看到她的反应那么激烈,应该小心些避开这些话题才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面前这个女子又心碎了一遍。他看着怀里的她瑟瑟发抖,面色发白,不禁暗暗咒骂自己实在混账。

        此刻的我更是没有想到,我与他相依偎的身影,竟然将我卷入了这王府的纷争。

        --------------------------------------------------------------

        “父王。”刚牵着刺儿进门,玉墨轩便看到了正襟危坐的玉王爷。玉王爷抬头有些纠葛看了看玉墨轩牵着刺儿的手,皱皱眉,道:“让她出去。”

        刺儿转身准备走,却被玉墨轩固执的拉住。刺儿看到他眼中的担忧,便冲他笑笑,示意自己还好,便离开了。

        “下月余家的大女儿要来京城省亲。余家的小女儿也会一起来。”玉王爷淡淡开口,却又无奈地瞥到了自个儿儿子那副玩世不恭的表情。顿了顿,他又继续说道:“这次余家的小女儿来也是为了和你把婚事定下来,你做好准备吧。”

        “不要!”玉墨轩斩钉截铁的两个字勾起了玉王爷心内的无名火。玉墨轩的母亲家室普通,便早早被人下了毒,现在还在沉睡。从小到大,为了保住这个势力最弱的儿子,玉王爷不知费了多少心,却不想,偏偏这个儿子是最让人头痛的那一个。

        “要不要岂是你说了算的!你到时是准备娶去个盈春楼的花魁还是将你那大丫鬟扶正了!”玉王爷一拍桌子,大声呵斥。今天他看到玉墨轩温柔地哄着那侍女,心中突然有了不祥的预感。

        “不管我娶谁,我都要自己做主,我永远不会和素未谋面的女子谈婚论嫁,管他是哪个郡王家的千金。”玉墨轩也有些激动,提高了声音争辩说。

        “好!那你便看看是你做主还是我做主!”玉王爷一挥袖子,懒得再争论下去,转身便准备走。

        “为什么,为什么你都可以选择娘?”此时的玉王爷若是回头,便能看到玉墨轩一脸受伤的表情,垂眸站着,紧紧握住的拳头也青筋暴起。可是,只那心碎的声音让玉王爷听了几多不忍,却也只好狠下心来道:“娶你娘,是我这一生,最大的错误。”

        是啊,他一生最大的错误,便是因为一己之私,让那个灿若生花的女子永远沉睡在寒冷的冰窖中。若不是当时自个儿固执,娶了她,她便不会因为家室普通被一个侧房欺负,也不会被别人下毒,更不会留下轩儿势单力薄的应对一群虎视眈眈的兄弟。他不会再让轩儿,重复自己的路。

        想到这些,玉王爷的眼角突然泛起水汽,他突然记起了叶瑞心痛的眼神。那时的她已危在旦夕,却依旧不忘提醒他:“夏,保护好轩儿。”不管这个儿子会多恨自己,自己都要倾尽所能,保护他!

  http://www.biqugex.com/book_53885/181752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