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代囚妃 >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二十)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二十)

        没过几日,玉王爷就宴请了王孙贵胄们,准备正式宣布玉墨轩和余桑青的婚事。因此这几日府内更添忙碌,我就更没有机会见到玉墨轩了。心中的伤痛也少了几分。

        刚过午时,已经有宾客陆陆续续来到府内。到了晚上,府内已经是一片歌舞升腾的景象了。而我只是个上不了台面的小丫鬟,因此帮忙布置完前厅,便没了差事。趁机得空带着风灵走两圈。

        前厅中的宾客们已经酒过三巡,却依旧没有听到玉王爷正式宣布婚约。正在大家纳闷这玉王爷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时,门口传来了一声细亮的嗓音。

        “皇上驾到。”

        群臣一听都赶忙起身行礼,齐呼:“皇上万岁。”心里对玉王爷也多了几分敬佩,毕竟这京中能请得动赵纩霖的,别无二人。

        赵纩霖只摆摆手,示意不必拘泥,随后便被请到了上座。他淡淡扫视了厅内的群臣,无意间与玉墨轩的眼神交汇在了一起。而玉墨轩的星眸中也没有丝毫畏惧,就那样不卑不亢地望着他。他心内佩服少年的勇气,便勾勾嘴角,端起酒杯,向少年示意了示意,一饮而尽。

        他对玉墨轩倒是没什么印象,但是却和自己的玉皇叔亲的很。这位皇叔,一直都是他人生的导师。这次来,也是看在玉皇叔的面子上。

        玉王爷自是看到了这一幕,心内更加开心。若是能得赵纩霖的赏识,轩儿成为王爷的几率就会更大。看着时机已到,他清清嗓子,宣布说:“今日邀请各位前来,便是想宣布犬子玉墨轩和余家县主的婚约。犬子和余县主得以有幸,结为连理。因为余县主下月初十便会离开京城,回去准备嫁娶事宜。所以本王今日便宣布他们的婚约,也让在场的各位做个见证。本王也希望,他们以后能够举案齐眉,相濡以沫。”

        一番话说完,无数恭维的声音在大厅想起了。更有甚者,连早生贵子都说出来了。余桑青听着那些话,看着身边笔挺的身影,不禁两颊也发热,只好将头偏向玉墨轩以遮挡羞色。而玉墨轩,则早早看着玉王爷的眼神,牵着余桑青,走向了赵纩霖。

        “朕与皇叔的心愿都是一样,只希望你们能珍惜眼前人。”赵纩霖接过身边小太监递过来的酒杯一饮而尽,脑海里却突然浮现出了那个女子的笑颜。如果自己当时能够,珍惜眼前人,该多好。殊不知,听到这个“眼前人”玉墨轩和赵纩霖想到的却是同一个人。

        待赵纩霖说完了话,大厅中又恢复了热闹的气息。

        ----------------------------------------------------------------------------------------------

        “你你你,你快过来。”我正给风灵洗澡,便听到一个丫鬟唤我。我狐疑地指了指自己,然后便看到那个丫鬟风一样地跑过来。“这金酒盏,你快送去前厅。”那个丫鬟不由分说,递了一个盒子给我。我有些疑惑地看看那个丫鬟,却听她说:“我的肚子疼得紧,要去方便方便,就拜托你帮帮忙了。”说完便又一阵风似的跑了。

        我看看那锦盒,有些焦急。这女子,都没有告诉我,这金酒盏要送给谁。无奈,我怕误了时辰,便快步赶去前厅了。

        而大树后,那丫鬟忽的幻化成一缕烟。钻回玉燕去了。窝在玉燕里,赵晗拍拍胸口,刚刚再多待一会,自个儿可就变回原形了。不过自己的任务,好歹也算完满完成了。想到这,她悠闲地伸了个懒腰,只等着看好戏。

        我进了前厅,看着一水儿的金银珠宝,晃着我的眼。这么多人,到底该把金酒盏送给谁。突然,我转念想到,这金酒盏一定堂上的王孙贵胄们送给玉王爷的贺礼。

        想到这,我便赶紧去上座,搜寻玉王爷的身影。却没想到上座坐的是一位陌生的男子。不过我并不关注这个,只恭敬地将那东西递给一旁的玉王爷,便准备离开。

        玉王爷有些狐疑地盯着这个盒子,伸手打了开,看到里面有一副精美的金酒盏。那金酒盏足底刻着一条盘旋的金龙,玉王爷顿时会意,将那金酒盏递给赵纩霖道:“这东西哪里是给微臣的,分明是给皇上的啊。”赵纩霖接过了那金酒盏,细细打量起来,不知道众臣中,谁还会送他这么寒酸的礼物。

        玉王爷拿酒壶替赵纩霖斟了酒,两人正准备再饮几杯时,赵纩霖却突然瞥见了酒中荡漾的几个小字。

        于是当我抬脚正准备跨出前厅时,便听到后面有个声音:“站住。”

        我细细想想,一定不会是我的,于是便猫着腰准备继续走,那个声音便又响了起来:“朕说站住,你没听见么?”说着,只见一双金锣靴踱步到我面前,我一听,心道糟了,竟然是皇上。赶忙停下了脚步,安安稳稳地跪安。听到那声音中有几分不屑地问:“这东西是谁给朕的?”

        好容易硬着头皮接过他递给我的东西,却发现那酒盏中倒了酒便倒映出几个娟秀小字。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我顿时觉得脑中一片混沌。碍于自个儿是个哑巴,我只好木木抬起头,弱弱地摆摆手,示意,这东西真的不是我给您的。谁知这不抬头还不要紧,一抬头,我便看到白衣男子一副见了鬼的表情,立刻怔住了。我有些好奇的看着男子惊恐的眼睛,伸出手在他眼前挥了挥,谁知,下一秒,便被拉进了他的怀抱。

        “堇儿,堇儿,朕就知道。”赵纩霖控制住自己微微发抖的身体,用尽全力,抱着眼前的女子。这么多天的思念,却如鲠在喉,不能倾诉分毫。

        他就知道,她不会死。他对外称邵??堇只是回了青州娘家,他秘密派人去河边日日打捞。宫里有了好吃的好玩的他总会第一个赏给燕和殿。他日日带着那根紫玉簪。这一切,只是因为他相信她一定还在。

        不管莫澄岚怎么说,乐正炎怎么说,罗正怎么说,他都只是摇头笑笑,拿出那紫玉簪端详,说:“堇儿还没拿到她最宝贝的簪子,怎么会死呢?”

        他依旧记得自己想要和堇儿有一个孩子的愿望,这些天,在宫中,他不许任何一个女人有机会怀上他的孩子。

        堇儿被兄长遗弃在这个皇宫,却一直都保留着自己最真诚的的心。

        这么善良的堇儿,老天一定不舍得她死。赵纩霖总是这样想。

        今天,整整二百天了。

        他觉得自己快要支持不住,快要崩溃,放弃的时候,感谢上天,将堇儿又送回了他的身边。

        而大厅中鸦雀无声。大臣们并没有听到赵纩霖呢喃的话语,你看我我看你都傻了眼,没一个人理清刚刚发生了什么。

        而我,则因为感觉到脖颈中那的温凉液体,一时竟不忍心推开那男子,只任他紧紧抱着我。

        ---------------------------------------------------------------------------------------------

        聒噪的我又来说话了哈哈~这两天收藏增加的速度真的是前所未有滴。。我更加信心满满啦~我晓得回报支持我的朋友们的唯一方法就是好好写文~~自己给自己加了个油。

  http://www.biqugex.com/book_53885/181752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