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代囚妃 >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二十七)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二十七)

        可怜了那位守门的士兵。本来看着即将落下的月华心说今夜总算过去了,却在下一秒,看到满手是血的刺儿,满脸,满胳膊是血的赵纩霖,还有一脸月明风清不谙世事的,据传已经被人下毒身亡了的,满口猩红的,前,王,妃!?

        这三样单拿出哪一个都能让他吓得以为自己阳寿已尽。偏偏今天,三个情况一起出现,小侍卫都来不及叫个“不”字,便直直栽倒了。

        而刺儿也是靠着意念,才拖拉着这羸弱的身体将这两人带回了王府。好容易看到个活人想找来帮忙,却不想他晕的比自己还快。此时,她的背上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连片掉落的树叶,也能轻轻松松压垮她的身体。好在就在她倒下的一瞬间,又一个大活人从门内探头探脑的从门内出来。缘是交班的时间到了。

        好在这次,这人没有栽倒,而是愣了几秒,大呼着:“闹鬼啦。”连滚带爬地冲进了王府。

        半柱香的功夫,王府便灯火通明起来。

        --------------------------------------------------------------

        赵纩霖是三人中醒来的最早的,他一睁眼,看到自己身边没有她,便风风火火起身,准备找她去。

        “别找了。”屋内突然窜出一个小老头儿,手中端着药水,朝他翻着眼睛。“她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她的情况若是不好,今天就算你是大罗皇帝,老夫也不会救你。”说着,杜心淳没好气地将那药水朝他桌上随意一甩,摆着一副爱喝不喝的表情。这一举动,可是让屋外偷窥的一众丫鬟心碎了好几遍。

        这么多年,这些丫鬟们好容易能看到个能和自家三爷匹敌的男子,一个个的春上眉梢,坐起偷听客来。

        只见赵纩霖微微点点头,笑道:“前辈做的对,堇儿,比我重要。”说罢,他端起那药水,一饮而尽,然后又准备出门。

        “都说了她已经稳定了,你还跑什么跑,你被强大的内力所伤,需要好好调养,否则会落下病根。”杜心淳看着这皇帝对自己毕恭毕敬,完全没有皇帝的架子,便对他没有那么讨厌了。

        “晚辈知道堇儿在前辈这里很安全,只是,今天的早朝,不可错过了。”说罢朝杜心淳报以感激的一笑,离开了。

        看着他的背影,杜心淳好久才回过神,为什么他怎么看,都不觉得赵纩霖是个弑兄逼父,逼死生母的皇帝呢?仔细想想,赵纩霖虽然只继位了一年,在这一年里,朝内的各项事务正在由先皇时期的兵戈抢攘归向正轨,想来,这个人,倒是有些真本事的。

        --------------------------------------------------------------

        我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却无意瞥见一双水灵的眸子正定定望着我。我吓得一个机灵,以最快的速度窜到了墙角,有几分戒备地看着她。

        “好啦,你干嘛用那种眼神看我,我身上的火蚕蛊已经解了,所以不会再吵嚷着喝你的血了。”只见她在我面前转了一个圈,绽放开来的裙摆就着清灵的目光,让我相信,她的确好了。

        我放下了戒备,有些不好意思朝她笑了笑,又默默坐到了**上。

        “我叫叶瑞,你呢?”她倒也不拘谨,落落大方坐在我的**边,给我剥起了橘子。

        “刺,刺儿。”经过昨晚的那么一折腾,我说话更加不利索了起来。

        “刺儿?这名字倒是有趣。”只见她盈盈笑着,透白的手指递了一瓣橘子给我。我低头微微笑笑,并不作答,却想,不愧是爱人啊,连起名字的品味都一样。

        “还不是你的好儿子起的,哈哈。”突然,洪亮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抬眼一看,竟是玉王爷带着玉墨轩进来了。我赶忙艰辛地起身,下了地,准备施礼。却不想这之前便被叶瑞阻止了。

        “刺儿姑娘,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便不用跪了。”那随着酒窝微微飘动的眼角让我一瞬间失了神。

        怪不得,他对她用情至深。如此一个可爱的姑娘,任谁都会放不下吧。

        “是啊,刺儿姑娘,你救了瑞儿,便是我们王府的大恩人。说起来,本王才应该谢你的呢。你说吧,你想要什么赏赐。”

        我听了这话暗暗好奇,瑞儿竟然和玉王爷也这么亲昵。但看到玉王爷询问的眼光,才记起来回答问题,“什么,都,不要。”我结结巴巴地说完,长长吁了一口气。

        叶瑞见状赶忙上前来帮我顺着气儿:“夏,你也真是的,这些问题以后再问啊。看看人家姑娘为难成什么样子了。”那语气中竟有几分嗔怪。

        “母妃,你就莫怪父王了,他看到你,脑海里哪里还能想到那么许多。”玉墨轩带着些许揶揄,看着玉王爷脸上竟然难得地有了不自然的神色。

        而旁边的我,却在听到了这句话后,努力处理着这庞大的信息量。最后,才弱弱地质问一声:“娘?”,怎么会是娘?不应该是爱人的么!

        众人皆瞠目,不知我怎么会这么问。过了半晌,叶瑞才带着一脸了然的表情,带着**的笑容望向我。

        “刺儿姑娘,不然,你以为我是谁?玉墨轩的爱人么?”

        我木讷地看着她,点了点头。

        一串儿银铃般的笑声在屋中回荡着,“刺儿姑娘真是可爱,不过我家轩儿迄今为止,连个动情的姑娘也没有。”这些年来,玉墨轩总会去找叶瑞倾诉心事,虽然叶瑞被冻住了,却也能听得到那些事情。轩儿,从来没有提起任何一个女子的事情。

        我看看玉墨轩,却发现他正一脸似笑非笑地看着我,我的脸上不觉染上了红气,便避开他的眼光,低着头认真玩起手指来。

        而玉墨轩的心内席卷而来一阵排山倒海的感动。即使以为叶瑞是他的爱人,她却依旧豁出性命。看着刺儿也不理自己,心内不免有些着急,便道:“父王,母妃,刺儿刚醒来,身体虚弱……”

        叶瑞自是会意,站起身来,搀了玉夏,道“也是,姑娘今日也累了吧,我们也不再叨扰。”说罢便走出了门口,还不忘记回过头来叮嘱一句:“轩儿,倒是你,有什么话可趁着今天都说完了,明天母妃来了,可不要再说母妃不给你机会啊。”说罢,一个讳莫如深的微笑直直朝玉墨轩奔去。

        “轩儿知道了。”玉墨轩倒是大方,倒不考虑一旁的刺儿正手足无措地掐着被角。

        我看着叶瑞款款离开,顺便还贴心地带好了门,心内更是慌乱。而头顶那一道温柔的目光也让我没有勇气抬头,只好继续,玩手指。

        突然,他修长的手指缓缓上前来,抓住了我不安分的手指。

        而我,依旧没有勇气抬头,不如说,我没有勇气告诉他实情,告诉他,我马上就会变成另一个人的昭仪。

        “你真的一直以为,她是我的心上人?”玉墨轩的手指抓住了我颈间几绺脱散的长发,温柔地替我别到脑后。

        我垂头丧气地点点头,却不想,这个表情惹得他发笑起来。笑罢,他不由分说,扶着我的下巴,将我的脸抬起来,眼神中是前所未有的认真。

        “刺儿,嫁给我吧?我跟父王说,你嫁给我,做我的妻子,以后我们一起骑着风灵,游历山水,去写我们自己的故事好不好?刺儿,我知道,我此生最不能错过的事,便是和你一起终老。”

        “我不在乎我会不会是玉王府下一任的主人,我只想做你的相公,你的依靠,你孩子的父亲。”

        我听着他温情的表白突然觉得自己被巨大的幸福和心痛同时攻击着。我泪如雨下,胸口好像也接了一掌,闷闷地生疼。为什么,他不能早几日,哪怕几日,吐露心意呢?

        我与他,若是以后能做陌生人都好。可偏偏,不久后的有一天,他要恭敬地行过礼,尊称我一声:“昭仪娘娘”。

        而我,只能淡然笑笑,回他一句:“玉三爷。”

        这便是,命运啊。

        玉墨轩只当我是有些无措,他温柔地擦去我的眼泪。随即用自己的唇堵住我的呜咽声。他的吻越来越激烈,让我喘不过气来。最后,他索性翻身将我压在身下,温柔褪起我的衣物。

        我抬眼看到他温柔的表情,心一瞬间软了下来,闭上眼睛,享受他温糯的吻和炽热的手掌心。

        突然,我听到一声尖利的声音,唱歌般地唱出:“堇才人入宫。”

        我的心似被万针扎着一般的痛,痛的立刻睁开眼来。用尽全力,推开了他。

        我看着他有些担心和疑惑的眼神,只好平复了气息,努力说出几个字。

        “我,我,好累。”眼泪却不知怎么的不停向下落。我真的好累,推开他好累,进宫去好累,变成另外一个人,好累。

        只见他像哄小孩般似得,揉了揉我的头发,轻声劝道:“倒是我不对,没有考虑你现在这羸弱的身体。不过,小爷能等。”

        说罢,便看到他温柔地替我穿好衣物,扶我躺下,替我掖好被角,道:“你睡吧。”

        我吸了吸鼻子,仿佛受到了天大的委屈似的问他:“那,那你呢?”

        他的手掌覆盖住我的眼睛,道:“我在这里看你睡觉。”

        想来,那个下午是我人生中为数不多的,幸福时光。只是那时年少懵懂,不知怎样珍惜眼下。

  http://www.biqugex.com/book_53885/181752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