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代囚妃 >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二十八)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二十八)

        我听到门“吱呀”的一声,赶忙躺下身,装作熟睡的样子。果然,玉墨轩害怕打扰到我,坐了不一会便走了。

        “哎,我说你,你这是何必呢?”杜心淳兜了一堆瓶瓶罐罐从实验室走到我身边,递给我一大把褐色的小药丸。说是我身上的余毒未尽,必需消干净,否则会短命的。

        我吞下那把药丸,皱皱眉头,道:“你不想见叶瑞,我不想见玉墨轩,我们一样的。”杜心淳一听这话,噤了声,又闷头去看药书了。半晌,他才抬起头,对我道:“不过今天那皇帝来府里了,你也不想见么?”

        这一句话对我仿佛闷头响雷。我心内泛起一阵阵的恐惧,穿着一身素衣,只拿了一个披风,便草草奔去前厅。

        “见完他把皇帝带来我这边啊,他上次的伤还没有好,我要替他瞧瞧呢。”身后传来不明所以的杜心淳的声音。

        “皇叔,婶婶的身体恢复的可还好。”赵纩霖呷了一口茶,抬眼问道。可是天知道他来王府,只有很小一部分是为了叶瑞,很大一部分,是为了堇儿,他一刻也等不了了。

        “瑞儿根本就不像是大病一场的人,这不,刚被就回来两日就跑去刺儿的屋中话家常了。”玉夏转身望向身边一脸灵动的女子,一脸**溺地说道。

        虽然身边的女子青丝依然,而他已有了丝丝银发,可是他们之间却什么都没有改变。她依旧唤他“夏”,依旧会在他处理公事的时候静静在一旁坐着,看着,为他添些热茶,准备宵夜。

        赵纩霖看了,胸中突然涌出阵阵温暖,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和堇儿一起开启这样的生活了。

        他无比确信,刺儿便是堇儿。或者说与其转身面对巨大的痛苦,他更想骗骗自己,享受片刻的安宁。

        “说到刺儿,”赵纩霖干咳一声,放下了茶杯,示意他要开始正文了。而玉王爷自是了解,也调整了坐姿,一脸严肃地看着赵纩霖。

        “朕想皇叔将她认成义女。”

        一席话出,整个厅内的人都惊呆了,这其中,包括气喘吁吁刚跑来前厅的刺儿。

        玉王爷好半天才缓过神来,一脸迷惑地问:“这,刺儿救了王妃,本王自是准备好好打赏的,不知皇上……”

        “皇叔,她,不是什么刺儿,而是邵??堇,青州邵家之女,其兄是镇西大将军,邵凌轩。”赵纩霖的语气中半是命令,强迫着玉王爷接受他口中所述的事实。

        “若皇上觉得她像皇上的昭仪,那么,拿出证据来。”玉墨轩趁着空隙,淡然开口,眼中却已经燃烧起熊熊火焰。

        赵纩霖带着一如既往的,春风般的笑容道:“金口玉言,便是证据。”

        玉墨轩听了几乎要拍案而起,却被一旁的玉王爷制止住。

        “堇儿从青州探亲回到京城,便来探访世叔玉王爷,随后又无意间救了玉王妃,于是,便被认成了王爷的干女儿。这些事情,皇叔可还记得?”赵纩霖再次开口,叙述了更完整的故事。整个大厅陷入了死寂。

        而我的手指甲,则深深掐入了手心里。我看着玉墨轩悲凉的眼神,知道,我错过了亲口告诉他事实的机会。

        转头,赵纩霖的眼神淡淡挥向我,我知道,是时候兑现我的承诺了。

        我调整了呼吸,慢慢走入厅内,跪在玉王爷和玉王妃面前,地上深深叩首:“义女邵??堇,见过义父,义母。”

        过了几秒,只听得玉墨轩坐的位置发出“腾”的一声巨响,一回身,玉墨轩正揪住了赵纩霖的衣领,怒声吼道:“你要我说几遍,她是刺儿,不是你的什么皇妃,什么堇儿,她是我的刺儿!”

        昨日一切还是那么美好,他坐在椅子上安心望着她的睡颜,心中充斥着踏实的幸福。

        他看了一下午,嘴角就那么不知疲倦地勾了一下午。

        谁知今天,赵纩霖来了,一切都被残忍地剥去了皮肤,“金口玉言”四个字,将他的幸福打的血淋淋。

        只见赵纩霖用一把折扇挥掉了他的手,淡淡开口:“三公子此番表现,倒真没有玉王府未来的主人该有的风度啊。”

        玉墨轩被赵纩霖不留痕迹的威胁了一把,更是气得暴跳如雷,好不容易放下的手又一把抓了赵纩霖的衣领,据理力争起来。谁知这次,赵纩霖再没有挥走玉墨轩的手,而是急忙在袖中掏出帕子,在嘴角擦拭着什么,脸上的表情看上去也万分痛苦。

        我多留了个心眼,看到那帕子上赫然是红色的人血!--------------------------------------------------------------

        “他是那日的旧伤本就没有好透,又因为过度劳累,身体垮掉了。”杜心淳轻轻动了动插在赵纩霖心口的银针,顿时,赵纩霖又咳了一口鲜血,然后便昏昏沉沉又晕过去了。

        “他,还能,还能治的好么?”我心内万分愧疚,若不是因为我,赵纩霖也不可能被自己的内力伤到心脉。

        “当时调养倒是问题不大,但是现在,就难咯。”杜心淳说罢抬手,一根银针便又准确扎入了赵纩霖的穴位。他似是很痛苦,闷闷发了一声,眉毛也皱起来了。

        “真是急死人了,我来用内力帮他疗伤!”只见叶瑞一跺脚,便要冲上来,却被杜心淳拦下了。

        “你现在若给他输送内力,便是害死他。他体内的气息极为混乱,若是加了你的内力,鱼龙混杂,心脉有可能被伤的更加严重,那时便回天乏术了!”这是叶瑞回复后杜心淳与她讲的第一句话,这么多年,杜心淳对叶瑞的感情也未改变,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依然让他红了脸。

        玉夏听了,深深叹一口气,转身出了门。

        这次赵纩霖为了玉王府调动了一万禁军。闹的边塞人心惶惶,百姓们都以为又有兵变发生。就为这事,朝中众臣都心怀不满,觉得赵纩霖太孩子气,在亲人面前便失了分寸。毕竟,调兵一万,又什么都没有发生,将兵士遣回去,此举,就似当年周幽王,烽火戏诸侯。让好容易稳定的军心又起了波动。

        而现在,赵纩霖又因为瑞儿而伤到心脉。甚至都有生命危险。这个人情,他不得不还。

        “吩咐下去,选个黄道吉日,本王要认义女。”玉夏看着烛光在窗上剪出的影子,心乱如麻。

        “轩儿,这次为父只好,对不起你了。”--------------------------------------------------------------

        有话说:这两天虽然木有好好更文,但是看到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收藏的盆友依旧越来越多,哈哈~我不会骄傲的,继续努力写文~~大家晚安~

  http://www.biqugex.com/book_53885/181752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