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代囚妃 > 天不绝人愿,故使侬见郎。(三)

天不绝人愿,故使侬见郎。(三)

        赵纩霖看着刺儿已经睡下便也准备**了。这个时刻,“堇昭仪”刚流产,正应该是得**的时候,若是他不与她同**而睡,恐怕会让别人怀疑。但是看着她对自己那戒备的样子,他只好先在一旁看书。

        天知道,他是一定不会碰刺儿的。一个和堇儿一模一样的脸只会让他更觉愧疚。

        赵纩霖手脚极轻地躺了下去,缘是这两日宫内事务繁杂,不一会儿,他便睡着了。

        半夜间,赵纩霖突然觉得脊背一阵发冷,他静静睁开眼来,明亮的眸子中再无一丝困意。以他多年的经验,这屋中,有杀气。他并没有急着起身,而是将可能的人选排了个遍,然后才缓缓地,悄无声息地坐起身来,靠着宽大的帐子的掩护,一点点观察着屋内外。

        门口因为有守夜的太监和宫女,因此并无状况,他又缓缓移动了身体,看向窗户。

        果然,窗户处有一鬼鬼祟祟的身影,在呜咽的风中,那影子的衣衫也翻腾起来,使得窗上的倒影看起来更为诡异。

        赵纩霖赶忙摇醒了身边的刺儿,看她一醒来发现自己再身边便准备叫出声来,赵纩霖赶忙捂了她的嘴。而刺儿也慢慢冷静下来,看到赵纩霖一脸凝重,便睡意全无。赵纩霖拉过刺儿的手,明显地感觉她挣脱了一下,未遂,赵纩霖在她手心写起字来。

        再看看刺儿的眸子,明亮清澈,已经了然。冲他点了点头。

        此时,赵纩霖突然看到窗口那身影一个踉跄,便大喊一声:“什么人!”旋即拿起身边小几上的茶杯朝窗户扔去。那茶杯在赵纩霖手里瞬时变成了极具杀伤力的武器,穿过窗户,砸到那人身上竟都听得一声闷闷的呜咽。

        趁着这个机会,赵纩霖赶忙批了件袍子,紧紧追在那身影后面。而刺儿也根据商量好的,赶忙去找罗正。

        而赵纩霖追着追着,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单说这人的轻功,哪怕赵纩霖使了全部功力,与这人也有不长不短一段距离。再看那人的衣衫,褴褛零碎,仿若是从乞丐窟里面出来的。赵纩霖心中一紧,宫中竟有这等高手,看来这深宫实在风谲云诡,藏着不知多少自己不知道的秘密。

        出神间,只见那人突然接着一根树枝停了身,转头来定定看着赵纩霖。而赵纩霖也停下来,细细打量着那人。

        这不速之客不仅身着怪异的黑袍,脸上也带着面具。那面具似是祭祀用品,浓墨重彩,在夜色下甚是诡异。而那怪人的面具上还有如鹿角一般的一只角,更让人觉得不伦不类。

        赵纩霖再看向那人的眼睛,突然间,他怔了怔,为何,这人的目光似是从前在哪里见过呢?

        此时,黑衣人淡淡开口:“你要小心你那昭仪。”

        赵纩霖停了,怔了怔。趁这个空隙,黑衣人朝赵纩霖撒了一把石子儿,这些石子儿被齐齐洒出,却并没有因此而失了力道,相反,每一颗石子儿都有巨大的力量,赵纩霖忙不迭躲那些石子儿,再抬头,那人已经不见了踪影。而赵纩霖也有些体力不支,缓缓落到了地上。

        “皇上,皇上,您没事吧?”此时罗正带着一干禁卫军赶到,却只看到赵纩霖手中握着一枚石子儿,正出神着。

        “没事的。”赵纩霖摇摇头,心内还在思索那个人的眼神。再一抬眼,竟然看到刺儿竟然只穿着一席单衣。在这隆冬季节冻得瑟瑟发抖,眼中却一如既往的清凉,关心地看着自己,两道蛾眉也纠葛在一起。他突然想到了黑衣人的那番话。

        他想想,在那么危急的情况下,自个儿都记得拿个袍子,而她就这样穿着一席单衣跑出来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又是刚小产的嫔妃,自己总不能就让她这样回去吧?想到这,赵纩霖解了自己的袍子,披到刺儿的身上,顺便将她拦腰抱了起来。

        听见刺儿一声轻呼,准备挣脱,赵纩霖沉沉地发声:“你觉得刚小产的人能这么生龙活虎么?”一句话点透了刺儿,她顿时觉得今晚的行径太欠考虑。但是她从未经历过暗杀,以前在玉王府最多就是有人欺负风灵,因此今天也确实慌了心神。

        不过被这么不清不白地抱在怀里,刺儿的脸还是不争气地染上了赭色。而这神态在赵纩霖看来,却有几分做作。

        这种心态不难解释,若是此刻在他怀中抱有羞赧之色的人是堇儿,他定会分外珍惜。

        可惜,此刻在他怀中的人叫刺儿,因此她的一颦一笑,都有东施效颦的嫌疑。

        况且刚刚那黑衣人的话让他起了戒备,想来那黑衣人也对他没有十分的恶意,不然早都趁着刚刚的空隙解决掉他了。那黑衣人来这里,莫不是专程为了提醒自己?

        他很快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若是那样这人就不会鬼鬼祟祟在窗外那么久了,并且看他那浓墨重彩的面具,颇有些巫师的风格,说不定,给堇儿下咒的人就是他。

        想到这,他又低头看了看怀中有些瑟瑟发抖的刺儿,也许这次让她入宫,根本就是个错误。他本以为刺儿是让他能暂时拖着立后一事的挡箭牌,是安定夜行军军心的定心丸,最不济,也是个情感上的慰藉,却不想经过今晚和她日里那精湛的,让他数次心痛的演技,还有各方面确定她不是堇儿的证据,还有今晚那不速之客的警告,都让他突然觉得,自己也许带了个麻烦回来。

        就这样,赵纩霖拖着一身的忧虑,在跨入燕和殿第一步的时候,便触发了心脉上的伤,吐出一口鲜血,晕了过去。

        而刺儿一看这情景也差点要晕过去了,看看此时的时刻,最多还有半个时辰,早朝的时间该到了,今晚,莫不是要说赵纩霖又宿在她这里了?

        她回头求助般看了看罗正,却看到罗正一脸抱歉地看向自己,她明白,她又要当一次恶人了。昨日有那个小包袱替她挡掉一劫,不知道,明天她浑身上下上下还有什么能帮他的。

        不过这人是玉王府上下的恩人,若不是他,玉墨轩此刻早已变成坟冢上的一个萧条名字。况且叶瑞那事,若不是因为他,自己也难救下叶瑞。这样一想,刺儿狠下心来,换上了一个模样,冲着罗正大喊大叫道:“看谁敢让皇上去上朝!”

        罗正听了这话,喜笑颜开,却又立刻沉了脸道:“娘娘莫为难老奴啊,皇上上朝的时辰到了,怎能不上朝去?”刺儿干脆不顾形象耍起泼来:“我,我不管。”然后便死死抱着赵纩霖,闻讯赶来的宫奴们都知道这是最新**的娘娘,又刚小产,便都噤了声,出门去了。

        刺儿却是闲不下来,将罗正递进来调理赵纩霖的药水一口口给他喂下去,又害怕被一众宫奴瞧出端倪,便吩咐不许那些宫奴进来,自个儿也在屋中闷了一天,忙忙碌碌照顾着他,直到黄昏时刻,实在撑不住了,才趴在他身边沉沉睡去。

        却不想她刚睡,赵纩霖便醒了。

        赵纩霖看到小几上那些药碗,便知道发生了什么,再一看天色,知道今天又误了早朝,不过听着院内连脚步声都没有,看着夕阳昏黄的光在刺儿的头发上跳跃,他忽然有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感觉,一时间,也不开口,默默在**上梳理起思绪来。

        他在思考,是否有一个办法,既能引出那黑衣人,又能将刺儿控制住的方法呢?

        虽然他不确定刺儿接近他一定有什么目的,但是一个陌生人都那样指名道姓地警告他了,还是小心些好。而且他对刺儿还要加倍的好,让她放松警惕。--------------------------------------------------------------

        昏暗的灯光折射在凹凸不平的墙上,瞬间投下了一片黑影。只见那黑衣人摘了面具,从怀中掏出一块打磨的极其光滑的石子,深深叹口气道:“小安,失去挚爱之痛,我一定替你,加倍还回去!”口气中越发狰狞起来。

        黑衣人听着宫里今天脚步声错综复杂便知道赵纩霖一定在派人找自己,不过,他永远不可能发现自己的藏身之处。接下来,他便准备安心替小安报仇!

        --------------------------------------------------------------哈哈大家可以猜猜小安是谁~~

  http://www.biqugex.com/book_53885/181752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