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代囚妃 > 天不绝人愿,故使侬见郎。(四)

天不绝人愿,故使侬见郎。(四)

        第二日,满朝的朝臣总算是见到了一脸疲惫的赵纩霖。满朝大臣就是颇有些微词也不至于因为皇上两天不上朝便表现什么。况且现在宫内外都知道了堇昭仪的孩子已经小产的消息,因此也都装作哑巴,对这两日的旷朝绝口不提。

        “诸位爱卿可还有什么要事?”赵纩霖虽然身体极虚弱,但还是认真的听着朝臣们议事,顺便一件件的裁决,定夺。况且也只是两日的旷工,朝内积攒的事务到不算多,不消两个时辰,朝臣们便无事禀报了。因此听到赵纩霖这样问,也恭敬回答说诸事安顺,只等着下朝了。

        却不想赵纩霖清了清嗓子,正襟危坐道:“诸位没有事,可是朕还有一事。”大臣们看他眸色沉静,便都收了心内的浮躁,认真听起来。

        只见赵纩霖站起身来缓缓道:“这两日,朕在**放浪形骸,便耽误了两日的上朝,害的诸位卿家每日未及三棒鼓便早早在垂拱殿外等候,朕心甚是不安,今日,便借着这机会,向诸位卿家认过错了。”

        说着,便真心实意地鞠了一躬,吓得满朝文武乌黑黑一片全都跪了下去。心中就算再有想法,此时也被眼前这个真诚的赵纩霖打动了。

        先皇十年不闻朝政,在**中日日过着酒池肉林的生活,尚没有对众臣有过一点表示,而新继位的赵纩霖,仅仅是两天,便对着众臣赔罪鞠躬。

        只见赵纩霖继续说道:“还请诸位爱卿监督,今日,朕便将这九龙金鞭赠予安明郡王,若是以后朕有做得不对的地方,便请郡王鞭笞,以示警醒。”

        众臣又是一片“皇上明德”“百姓之福”的溢美之词。而当事人安明郡王却清楚的很,这次自己的外孙女王洱媚在宫内犯了错,让邵家将军的小姐小产,一顿狠罚是躲不了的,但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便将那九龙金鞭赏给自己。

        想到这里,他不禁心内一暖,自己这徒儿果然还是挂念自己的。

        只见安明郡王上前大方接了鞭子道:“老臣一定不负期望,死也会化作一口警世钟。”众臣听了对着安明郡王又是一阵溢美之词。

        想来安明郡王算是赵纩霖最亲近的人了,赵纩霖在宫中不得宠时,吃穿用度均是安明郡王所打点。别人干涉,他也只说是做师父的一点心意。安明郡王也不时自个儿进宫去看看赵纩霖,顺便教他文韬武略。后来赵纩霖兵变,安明郡王更是早早卖了自个儿的家产支持他。在赵纩霖眼中,他便如父亲一样。

        而安明郡王如此关照他,却是因为一盘棋。想当年棋艺叱咤京城的安明郡王被区区一个十二岁的毛孩子打败时,他还是有些不屑的。却不想几次下棋之后他发现这孩子除了棋艺精湛,更是天下事无一不通。虽然在宫内处处被打压,却明朗如初,从不流露出丝毫的埋怨。从那时,郡王便对这男孩有了一种依依相惜的感觉,两个人的性子更是合得来。因此表面上以师徒相称,实际上,两人是真真的忘年之交。

        这也是为什么赵纩霖听到安明郡王最疼爱的外孙女闹着一定要进宫为妃,便早早安排好,让王洱媚进宫,并且让她一枝独秀,成了宫中为数不多的昭仪。平时她盛气凌人也不怎么责备她。但是这次他却不得不罚了,只希望师父能了解。

        再抬头看看安明郡王,眼神鼓励宽容,一点也没有责备他的意思,这才放下心来。

        --------------------------------------------------------------

        经过昨晚的事情我算是明白了,赵纩霖心脉受伤事情我要好好操心着。其一是他心脉的伤是因为我所受,其二是因为这厮若是因为受伤耽误了什么事必需得拿我做挡箭牌。幸好这两日有特殊情况,放在平时,不知道太后要怎么罚我。

        以前在杜心淳的小药室内我也学了不少药理知识,知道药补不如食补,便趁着下午在燕和殿的小灶内偷偷烧了海带薏仁汤,准备给赵纩霖送过去。

        清??看到刺儿在灶前忙忙碌碌的身影更加确定,这个人,一定不会是邵??堇。邵??堇大小也算是名门小姐,烧饭这事是从来都没有经历过的。这样看来,她更加绝望了。

        而清??却不知道,刺儿能有一手好厨艺,也是经过在玉王府的历练而来的。杜心淳吃饭本就不规律,因此刺儿当时为了让他按时吃饭也是下了些功夫的。

        “清??,能不能劳驾你,帮我将这簪子拿去尚服局,让他们看看,能不能包层银箔啊?”刺儿突然想到这两日光顾着宫内的事务都忘记赵晗了。这宫中牛鬼蛇神,正气邪气都极重,这两日赵纩霖又夜夜宿在燕和殿,赵晗觉得身形有些散了。于是我便想着个玉燕包层银箔,银子自古来就有镇魂避煞的作用,这样赵晗也好过些。

        清??拿了东西不敢耽搁便去了尚服局,而我则是拿了食盒,盛着汤去御书房找赵纩霖。这个时刻,他一般都在御书房。

        “皇上,微臣替您换药了,有些痛,您忍着点。”一进御书房,我便听到李太医的声音。门口的宫人们一看是我也不敢阻拦,而罗正这个掌事的也进去屋里陪赵纩霖了,因此我进这御书房还算顺利。

        “不碍事的,你只管换,朕和岚他们议事,估计也感觉不到。”我看到赵纩霖朝李太医点点头,便听面前两人汇报朝中的事情来。虽然李太医的动作让他时时颦眉,议事的节奏却没有停。我突然佩服起他来,我也突然了解,这个人今天能优秀到让人侧目的地步,是因为这人的意志力如钢铁一般。

        再看看赵纩霖,因为上药脱下的半个臂膀宽厚有力,让人看了遍觉得很有安全感。

        一霎,我觉得自己有些掷果盈车了,又不想落下个偷听的名声,便大胆走进去。施了礼,抬头看看赵纩霖,他好像并不欢迎我,拉起了衣服,示意李太医先停下换药的工作。淡淡说:“你不在宫里养着身子,来这里做什么?”

        我撇一撇嘴,道:“我怕某人明日又上不了朝,罗公公又要来求我了。”说着把汤从食盒中拿出来,递到他面前。却不想,这个举动让身后的两个男子一阵轻笑。我有些迷糊地转过头,不解地看着他俩,却听到那位禁卫军将军说:“啊,又是来给霖你送汤的昭仪啊,这次我们可万万不敢打扰了。”

        只是话中有话,我却不知道具体指什么。

        只见赵纩霖把脸一沉,对我说:“朕用过晚膳了,这汤你留着自己喝吧。”

        原来赵纩霖看到刺儿竟然来找自己,只觉得她是想讨好自己,博君一笑,和这深宫中的女子没什么不同。他昨夜命了罗正去调查刺儿以前究竟是做什么的,却发现虽然有文碟,可是这女子人生前十五年在哪,作什么,哪里人士,什么都不清楚。他越发觉得,刺儿的身世不简单,而来宫中的目的也不简单。怨就怨自己看到那张和堇儿一模一样的脸便着了道。况且她又是玉墨轩房里大丫鬟,也许早就破瓜了,身份不清不白。想到这里,他又无奈地轻叹一口气。

        而我怎么知道他脑海里还有一番故事,只知道他不喝,虽然心里有点失落,但还是不想浪费了这汤,转身对那两个男子说:“喏,你们两个喝么?”

        我看到他俩神色尴尬,眼神也躲躲闪闪,便更觉得奇怪了。

        只见学士大人轻咳一声,道:“臣二人还未婚娶,因此,喝着汤也是浪费了,娘娘还是等皇上消化些了,给皇上吧。”说罢便看到那头的赵纩霖面色更阴,而学士大人的语气竟有几分调侃。

        “嗨,不过是一碗普通的木耳薏仁粥,与你们婚嫁有什么关系。皇上不喝总归要浪费了,你们肯定没吃晚饭吧,那就尝尝吧。”说着,我拿了汤匙盛了两小碗给他们。却听见禁军将军小声嘟囔一声:“原来是木耳薏仁粥啊。”

        “呵,看来昭仪对皇上真是用心啊。送的汤原来是护心汤。”李太医笑着开口,冲他笑笑,道:“原本看着书上说木耳和薏仁有护心的功效,小的就做了给皇上喝,不想皇上正饱着呢。”

        赵纩霖有些矛盾,自己真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么?而起那汤中若是有猫腻她也不可能给莫澄岚还有乐正炎喝。再看看那女子的笑容朴实清亮,并无什么恶意。

        “想不到昭仪手艺这么好”乐正炎喝着那清爽的汤真心夸奖道,看到刺儿小太阳般的笑容。再一侧头,那边的赵纩霖正一脸阴森森的表情看着他,他只好噤了声。

        “那么小的先告退,你们商量事情吧。对了皇上,小的以后每天都会送来汤,您晚上稍微少吃一点吧。药补不如食补,一碗汤虽然功效不大,但是每天坚持对皇上的身体是有好处的。”我回头说道,一旁的李太医也赞许般地点点头。

        我收了空碗,便走出了御书房。而李太医刚刚因为我耽搁的换药工作也继续开始了。

        出了御书房,我正走着,忽然,看到太后远远地带着一众宫人来到御书房。我心叫一声不好,赶忙又退回御书房去。

        看着李太医手上带血的纱布还有桌上的瓶瓶罐罐,我知道肯定来不及收拾了。而房内众人看到我的样子也觉得奇怪,偏偏越是这种紧张的时刻,我越说不了话。估摸着太后马上就要来御书房了,我不顾三七二十一,冲上前去,夺了李太医手中的血纱布,草草拉起赵纩霖刚脱下的那半边衣服,坐到了他怀里,头的位置不高不低挡住了他胸口的血印。

        我感到他身体一僵,面色也尽是不耐烦,却在这时,听到宫人禀报:“太后娘娘驾到。”

        赵纩霖这才明白刺儿的一系列举动是害怕自己心脉受伤的事情被发现了。若是刺儿坐在这里,母后只会怀疑那些瓶瓶罐罐是给刺儿用的,至于刺儿为什么在这,他大可以说是刺儿不想吃药,他便带着刺儿来御书房,哄她吃药。

        而我,因为屋中还有三人,有些尴尬,便僵硬地坐在赵纩霖身上,那样子拘谨极了,虽然能挡住那血渍但是却更让人生疑。

        于是我便感到赵纩霖的手垮上我的腰,将我的头使劲往他胸膛靠,我却因为有这么多人,越来越不好意思了。最后抵不住他力气大,只得把整张脸都埋在他胸口。

        不一会,我便听到学士大人和禁军将军两人站起来请安并离开的声音。

        “母后,堇儿在我怀里睡着了,因此,就不给您请安了。”赵纩霖如是说着,我一听差点蹦起来却被他狠狠压住。

        “哎,无碍的,哀家害死了她的孩子,她怪哀家也是应该的。”太后口气不无幽怨地说。我心内大呼救命,我就知道这样会让太后误会的。

        “母后多想了。”赵纩霖的态度依旧是不冷不热。却听得太后深叹一口气,道“你这几日不来慈明殿,母后也不怪你,毕竟你第一个孩子是被母后害死了。母后自从你父皇的时候便不想参加这**的事事非非,却被多舌之人挑拨,总之,以后你立后的事情,母后都不管了,你只管按照自己喜好立吧。”

        我一听,原来这次事件,也给赵纩霖争取了立后的自由啊。只听赵纩霖依旧不冷不热地谢过。太后也自觉无趣,便寒暄了几句之后,离开了。

        确定太后走了之后,我缓缓从他怀里钻了出来。不知为何,我感到他有稍稍挣扎,想要继续留我在他怀里,再一抬头,看他正眸色复杂地盯着我看,我心内一惊,便假装没看到,便准备走,却不想,他一直拉着我的手,我看他慢慢站了起来,而我则被他强大的气场压制住,怔怔地望着他,不敢动分毫,只见他的手指慢慢扶上我的面庞,道:“如果你背叛了朕,那么即使你和堇儿有一模一样的面孔,朕也不会放过你。”我突然觉得他的手指下泛出丝丝凉意,眼神也奇怪。吓得连食盒都不敢拿,便落荒而逃。等我到燕和殿时,天已经擦黑。我凝视着宫里一盏一盏的宫灯,在空灵的夜色下慢慢亮起,仿若浮在冰面的琉璃珠子。可我的心中却一点点暗了下去。燕和殿此时看得到结冰的冰湖,含苞欲放的梅花。只是,我一个人看,一个人赏。偌大的深宫,怪异的皇帝,未知的未来,这些,我都只能一个人面对。

        而你在此时,有什么人在身边,看什么样的风景呢?

  http://www.biqugex.com/book_53885/181752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