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代囚妃 > 天不绝人愿,故使侬见郎。(五)

天不绝人愿,故使侬见郎。(五)

        听说王洱媚被罚降为贵仪,带着几个小宫女住去了寒香阁,可不知为什么,我知道,对她的惩罚只是暂时的。

        又缓了几日,我的身体也一天天“恢复”好了,接下来的日子,无聊又无奈,每天只看着一群群的后妃鱼贯而入请安问候,各类补品不断。我进宫时赵纩霖因为害怕我不够熟悉,会露馅,因此用了缓兵之计,吩咐她们不许来打扰我。现在可好,她们新账旧账一起算,弄得燕和殿门可罗雀。

        她们劝我莫要太伤心,可是她们华美的眼角中却有浓的化不开的笑意。这便是为妃之道。

        这中间,有两个人我记忆深刻,一位是那日在慈明殿为我求情的清峻女子,听清??说,这是宫里有名的冷美人—孙若怡。被选为后妃前她与皇上说话间还有明媚的笑意,可是自打被封了昭仪,面色越来越冷。皇上渐渐也不往她那里去了。我看她对我说话虽然冷淡,却真心实意,便对她也笑的真诚。

        第二位是宫中的华贵人。据说她家世代为医。所谓医者仁心,这两日她总过来燕和殿,每日都给我带些红枣,阿胶做的小糕点。我知道这些都是补元之物,对于流产的人是极好的补品。这样看来她也上了些心,不像那些后妃们,燕窝,鹿茸,人参,什么贵重给我送什么。又因为我们俩都略知医术,便时常探讨一二,因此经过这几日的相处,我与她之间也有些情谊。

        杜心淳原来和我讲过,两个男人之间的矛盾,最多就是打一架,或者打一场战。可女人之间的战争却能绵延婉转几十年。这也是为什么他害怕女人的原因。他曾经对我说:“这世界上,最好琢磨的是草药,还有瑞儿。”其实我觉得,叶瑞也不好琢磨,只是杜心淳认识她太久了,太关注她,太了解她,才会对她的一颦一笑了若指掌。

        这日,燕和殿又迎来了一位慧昭仪,想着她是宫中为数不多的几位昭仪,我本想着对她更恭敬些,更周全些便好。却不想她像是黏在了座位上。我只好坐着,听她那些不痛不痒的话题,整整两个时辰。

        “皇上驾到。”突然,我听到罗正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我一霎了解了这个女子为什么要在这里。再看看她望向赵纩霖的眼神,满是倾慕。仿佛看着一件至宝。

        “臣妾参见皇上。”只见她盈盈跪下,眼波流转。欣喜,释然,羞赧,所有表情在她脸上转了个遍。

        “慧昭仪也是来看堇儿的么?朕心甚慰啊。”赵纩霖一挥手让李韶倾起身,却没有在她身边多停留,反而直直走向了我。

        “堇儿呢,今天也累了一天了吧。”只见赵纩霖上前来捏捏我的鼻子,又拍拍我的头,眼中那宠溺太过刺眼,我明显看到慧昭仪的身形歪了歪。

        而我,即使浑身被酸的起了一层细细密密的鸡皮疙瘩,却只能挂了笑在脸上,对他说:“小的不累的。”却用眼神告诉他,我真的被你这昭仪缠死了,快让我回去吧。谁知赵纩霖扬了扬眉,道:“既然爱妃不累,就陪着朕多坐一会儿吧,也正好这两日你在宫中没什么事做,多亏了慧昭仪心思细腻,陪你聊天,解解闷。你可还得谢谢人家。”

        我听见自己的下巴咯咯响,这假笑,我已经挂了一下午了,不能再挂下去了。可是听见赵纩霖这样说,我也没法拒绝,只得微微一笑,继续坐下去。眼神却不轻不重瞪了赵纩霖一眼,却不知我这样的神态,在慧昭仪看来,却是小女儿家的嗔怒娇羞。

        “清??,快盛一碗汤给皇上。”忽然间,我看到赵纩霖手捂着胸口,淡淡皱了皱眉,便知道他定是心脉上的伤又犯了。赶忙吩咐清??道。却不想慧昭仪此时带着温润的笑容上前来道:“今天不如皇上尝尝臣妾的手艺。臣妾今日朝御膳房讨了些进贡来的上好鲤鱼籽,又用了蟹子汤煮,可是大补的汤,我看皇上就别再麻烦堇儿妹妹了。”

        原来慧昭仪听闻堇昭仪每日都会为赵纩霖煲一碗浓汤,便也来显摆自己的手艺了。旨在将堇昭仪比下去。

        我一听她随着赵纩霖加我“堇儿”突然觉得她有些以皇后自居的味道。可惜我不在乎这些,只在乎赵纩霖的伤,便头一热,说道:“万万不可。”鲤鱼籽还有蟹子虽然有补身体的功效,但是却是受伤的人,还有心脏不好的人万万碰不得的。可那慧昭仪哪里晓得这其中缘由,只当我是眼里容不得沙子,便幽幽地说:“怎么,姐姐的汤难道是鸩毒么,有什么万万不可的?”

        我心说你的汤对他来说还真是鸩毒,可又没办法说实情,只调整好表情,道:“妹妹知道姐姐的厨艺是极好的,只不过妹妹对大部海食都过敏,今晚皇上又宿在燕和殿,妹妹怕过敏了不能伺候皇上了。”本以为我的回答算是滴水不漏的了,谁知慧昭仪又开口道:“妹妹若是喝不了,难道皇上也不让喝么?再说了,妹妹若是身体虚弱,便让皇上去其他宫里宿下便好。”

        一番话噎得我没办法回应。我若是不答应,那么便是自私小气,趁病讨宠。我无奈,只好将问题丢给赵纩霖。

        “姐姐宽心,妹妹是吃不了了,至于皇上吃不吃,便由皇上自己决定吧。”

        赵纩霖这几日看刺儿是看的处处不入眼,此时便有些置气般说道:“既然爱妃已经准备好了,那么尝尝也无妨。”顺便丢一个眼神给她,告诉她,她无权干涉自己的生活。

        我发现到头来竟然是我唱黑脸,不由得有些气闷,便别过脸去,不再说话。只看到有一个丫鬟提了食盒上来,我不禁无语,这得是多久之前就安排好了的。看着赵纩霖有滋有味儿地吃着吃着那碗汤,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便借口身体不适回屋去了。

        回屋一会,便听见希鸢进来禀报,说是皇上今晚吃了海物,怕惹得我过敏,便和慧昭仪去她那儿住了。我也难得清闲,何况那汤是赵纩霖自己选的,我也不好说什么,便点点头。继续窝在藤椅上看书了。

        谁知希鸢却留在屋中和我聊起天来。

        “堇姐姐,这次你回青州开心么?”我看她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心中也放松许多,虽然和她不熟,但是听清??说赵希鸢原本是秀女,后来为了留在邵??堇身边甘愿不出宫,自降为宫女。因此便想她也算亲近的人,于是便冲她友善地笑笑,道:“青州什么都好,就是不如皇城热闹。若是以后还有省亲的机会,便带着你一起见识见识。”

        她本来还和我有些生分,一听这话便兴奋起来。于是一直到清??回来之前,我和她絮絮叨叨聊了半宿,在这宫中总算有些笑意,我的心情也舒畅很多。

        而这边的赵纩霖,则是越来越不舒适。视线有些模糊,胸口的血液也比往常更热。他细思索才知道,原来是那碗海鲜汤惹的祸,怪不得,她那样强烈阻止自己喝那汤。就在此时,阵阵入骨的香味飘入他的鼻息。他只觉得自己的反应更重了。

        再看看,身材玲珑有致的李韶倾只着一身妃色轻烟罗衣,而内里,只着了一件丝质抹胸长裙,青丝散散披到身后,好不妩媚。此情此景,再配上香气入骨的**香,任哪个男人都抵挡不住。

        可是对于赵纩霖来说,这每一样都是毒药。赵纩霖只觉得此刻,眼睛也花了起来。看看慧昭仪,此刻两颊绯红,一副小女儿的姿态,因此也没有顾得上赵纩霖的异常神色。只见她莲步轻移,干脆脱了外面的轻烟罗衣,一脸妩媚就要坐在赵纩霖的腿上。

        赵纩霖这次有了自知之明,以最快速度,跌跌撞撞地起来,嘴上说着:“朕,朕在御书房,还有几卷奏折。”便逃也似的离开了,留下身后的李韶倾怔怔落泪。

        她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不好,兵变以前她时不时还能看到赵纩霖眼中流转着温柔宠溺的光华,可兵变之后,他虽然亲自赐了自己封号,给了自己昭仪的头衔,却一次都没有来过绛萼阁,对她尊敬,包容,细心,却单单没有宠爱。

        她在阁子中种他最喜欢的花儿,泡他最喜欢的茶,用他最喜欢的杯盏,可是,他什么都看不到。

        这次自己主动放低身段,他却依旧借故推辞。想到这里,李韶倾心好似发生了一场地震一般,一道深不可见的缝子越来越大,吞噬着她鲜活跳动着的心。

        她已经失去了父亲,现在难道他也要失去了么?她的手指狠狠扣在地上。直到听到手指甲齐齐断裂的声音,看到殷红的鲜血徐徐蔓延也不减力气。

        这大半年的委屈压抑在这一刻齐齐爆发,她一定要,也一定会,得到这个男人。从此刻起,她也要投身在浩浩荡荡的斗争中,不为家族,只为她的爱。

        摇摇晃晃地起身,躺入帐里,闭了眼睛,深吸一口气,她声音冰冷地吩咐自己的贴身丫鬟珠儿道:“去打听打听皇上今晚宿在哪里了。”

        --------------------------------------------------------------

        “娘娘,你,你,你快开门啊。”听着罗正的敲门声,赵纩霖坐在院中的石凳上,无奈地勾勾嘴角,她竟然不让他,进门??

        “罗公公,那碗汤是他自己选的,留宿绛萼阁也是他自己选的,出了问题就来燕和殿,明天他匡了朝,这,这我可承担不起责任。”我在屋内直摇头,我好不容易有一个安宁的晚上,绝对不能让赵纩霖再来打扰了。而且赵纩霖的心伤过了那么久,也该好的差不离了吧。我死死顶着门,决定这次不再让步了。

        忽然,我听见了李太医敲门的声音:“娘娘,皇上吃了发物,病情愈发加重了,还请娘娘以大局为重,开门啊。”我听见李太医的声音甚是真诚,便狐疑地搬走顶在门上的椅子,开了一条门缝,观察着,谁知罗正和李太医竟然趁着这个空隙,将门撞开来。而我则一个踉跄,结结实实地跌倒在了地上。

        “娘娘,实在是情况紧急,得罪了。”只见罗正一脸讪笑,顺便将赵纩霖扶了进来。

        我气结,两个大男人竟然用阴的!只好鼓了嘴在旁边。忿忿地看着他们三个人。

        只见李太医熟练地剪开他包在身上的绷带,刚剪开,便轻叹了一声。我也偷偷朝那边瞥了瞥,发现他的伤口边上竟然起了密密麻麻一层水泡。

        “呀,果真,是发起来了啊。”我有些尴尬地开口,也为刚刚将赵纩霖拦在外面而有些后悔。“清??,快将灶上的木耳薏仁汤端来。”我吩咐清??说,木耳本来就有清肠热,解毒的功效,而薏仁更能清热下火,对赵纩霖此刻的病症,再好不过。

        一旁的李太医听了也连连点头,对我说:“只能先靠娘娘的汤了,微臣这就去太医院煎药,不过至少也要一个时辰还能回来。”

        我点点头,回应他说:“太医先回去吧,我还是知道怎么照顾他的。”

        李太医走后不久,清??便将木耳薏仁汤端过来了。我心中一万个不情愿,却只得端过汤来,命清??多在他身后垫了几个枕头,让他微微坐起一些。

        “皇上,小的的手艺不如慧昭仪好,皇上将就喝罢。”我没好气地瞥他一眼。却看到他苍白的面容上竟然难得有笑意:“堇儿,朕错了,你莫在吃吃醋了。”语气中有微微的撒娇,眼中却依旧是一副睥睨苍生的光华。话一出口,守在屋中的宫人们便掩嘴偷笑起来。

        我一听这话,看着赵纩霖一脸无赖的神色,跺了跺脚,转身便准备走,却听到他继续说:“堇儿,你还要怪朕么?”

        罗正一看这个情况,便跪了下来,道:“还请娘娘莫再吃醋了,皇上说了他以后夜夜宿在燕和殿。”随后屋内的宫人们便都盈盈跪了下来。

        我眼睁睁看着主子奴才一起耍赖,顿时目瞪口呆,没了脾气。竟被他们的行为逼着坐了回去,一勺勺喂起汤来。只不过动作暗暗发狠。忽然,我看他眼中流光一转,一张嘴又要说什么,心中害怕屋中又跪一地人,只好“哎,哎。”两声,动作轻柔喂起汤来。而他则是一脸阴谋得逞的表情看着我。让我气结。

  http://www.biqugex.com/book_53885/181752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