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代囚妃 > 天不绝人愿,故使侬见郎。(六)

天不绝人愿,故使侬见郎。(六)

        又过了一会儿,李太医进了屋,赶忙给赵纩霖喂了药,不消两柱香的时间,赵纩霖的神色便舒缓了很多。

        只见李太医缓缓跪下,请罪道:“微臣罪该万死,竟然没有嘱咐皇上忌口之食,还请皇上降罪。”

        赵纩霖点点头,声音虽然有些虚弱但不失威严:“爱卿请起,这几次就诊时间都紧促,场面也七颠八倒,朕不怪的。”说着还要坐起身,亲手掺起李太医。

        李太医从先帝时期就尽心尽力为各位皇室贵胄服务,因此赵纩霖对他最为器重和尊敬。

        李太医一看如此,更不敢当,赶忙自己起身,细思索了片刻,又嘱咐道:“恕微臣多嘴,这几日皇上不如就留在堇昭仪的宫中吧。现在其他宫各位主子都不知道皇上受伤的事情,难免会触犯忌讳,到那时,皇上的伤若是想痊愈,便更难了。”

        李太医看过今天赵纩霖身上的伤便*不离十猜出在绛萼阁发生了什么,但只好用“触犯忌讳”四个字淡淡掩过去。

        赵纩霖想了想,道:“这样也好。”就算刺儿再不好,可她总不会穿着一身轻烟罗衣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

        我一听这话,顿时跌入了绝望的谷底,不知道自己又要牺牲多少个安逸的早晨。我恋恋不舍看了看自个儿的床,心中一遍遍哀叹着,一顿安稳觉真的很过分么?再看看赵纩霖,他身上的伤没有一个月是好不利索了。

        “还请昭仪以大局为重啊。”那李太医看我半天不答应,以为我还在介意刚才的事情,我一听这话,脸上腾的冒起热气来,天地良心,我真的没有吃他的醋。而一众宫人也觉得刚刚我的行为好似小两口吵架闹仗,一脸说不清道不明地看着我。我知道辩解已经没有什么用了,只好嗫啜道:“小的知道了。”

        明显看到赵纩霖那厮的嘴角抽了抽,我回身狠狠赠他一枚白眼。却不想那厮笑的更加肆无忌惮了。我气结,只得转过身来,不再言语。

        不一会,李太医又号了号他的脉,确定已经没有问题,便也离开了。

        “清??,明早吩咐小灶准备些牛肉,青菜,还有,告诉御膳房,明儿个皇上的早膳也不从御膳房宣了。”我懒得去看他奸计得逞的笑容,便忙忙碌碌吩咐起来。

        赵纩霖的病因我而起,在我宫里调养的这些天我一定要竭尽全力让他痊愈。一来弥补我的错。二来他痊愈后便不用日日来燕和殿,惹出各色事端来。

        接下来,我又吩咐宫人们换上棉布衣裳,以免衣服上的飞屑触发他的病情。而我自己也去换了身棉质衣裙。宫中的衣服大多是绫罗锦缎,因此能找到一件棉质的已经很不容易。再看这衣裙,淡紫色甚是素雅,又用银线勾了边,领襟上也只有素素的几片花样,裙角还盛开着朵朵樱花,甚合我意。

        又因为已经到了晚上,便让清??替我卸了发饰拆了宫髻,只让一根白银簪松松地将头发挽起。等一切收拾妥帖,我终于得空进屋歇息片刻。而赵纩霖那厮早已经没心没肺地睡着了。

        看着他睡觉的样子,我又想到今日那些宫人们捂嘴偷笑的样子。面上不由发起热来,便置气不去看他,准备在藤椅上歇下,却又不忍心看他身上连个被衾都未覆,只好又上前去扯了个薄些的被子盖在他身上。

        无意中瞥见他的伤口,我吹了几口气,发现伤口还是水泽盈盈,我知道这不是什么好迹象,有脓水便证明炎症的几率大。只有伤口干了,伤口才能开始愈合。

        我只好拿了把团扇,朝着他的伤口送去徐徐的风,希望这样,那些脓水能早些干了。也是这样,我终于得空好好端详面前的男子,面如冠玉,挺鼻薄唇,两道剑眉也终于在睡觉的时刻,舒展成一个温和的弧度。而最美的,莫过于那紧闭的眸华,他的眸子一睁开,仿佛有一整个宇宙。有无数星子在内里旋转,我永远也不知道,下一秒会看到那颗星子的光华。

        他的眸子中总有君临天下的威严霸气,好似傲视寒冬开起的梅花。

        而玉墨轩的眸子中,总噙着温柔的笑意,像是春日里的樱花,一瓣,一瓣,飘落在我的心里。可是此刻,这一瓣瓣的樱花却好似柳叶飞刀,割的心里一阵阵发痛。这样萧条的夜晚,我总容易想起他的笑容。他环着我,教我射箭时的温暖手臂,他调侃我时眼中狡黠的光,他垂头丧气,说:“小爷一直记挂着你。”时的局促不安。

        这个夜,好像比以往难熬。

        不知过了多久,我摇摇头,告诉自己,不属于自己的便不要想了,思绪刚刚抽离,便看到赵纩霖深邃的眸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睁开来了。

        他眸中所有的星子,一瞬间全部亮了起来,仿佛能将我心中的每一个曲折角落都看尽。安静又深奥。

        我有些慌乱,放下了团扇,展了展衣角的褶皱,不敢和他对视,道:“小的愚笨,打扰到皇上清梦了。”说罢便起身想逃到我那藤椅的怀抱中去。

        而赵纩霖从未睡着,只是阖眼休息,本来因为阵阵凉风觉得胸口的闷热减轻许多,但慢慢感觉到团扇的节奏忽快忽慢,于是有些不满地睁开眼睛,却看到少女双瞳剪水,穿着素雅清新,仿若一颗剔透的水晶,发出熠熠光辉。但是眼中悲凉的表情却让他感受着心中五味陈杂。这样长情且不舍的眼神,她,是在想玉王府家的三公子么?

        我尴尬地起身,却不想突然,他的手抓住我的手,狠狠一拉,顿时,我,失去了方向,趴在了他的身上,在黑暗中直直对上他的眸子,不过还不等我尴尬,背上便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我才发现,刚刚混乱之中,我忽略了一声细小的声音。

        而守在门口的罗正,看到屋中突然飞出一片柳叶飞刀,顾不上礼节冲进了门,却看到大眼瞪小眼的我和赵纩霖。赶忙转了身,才小声喊了一声:“皇上可无碍?”

        只见赵纩霖无奈地别过脸,小声说:“你还要趴到什么时候?”他刚刚耳尖听到了飞镖的声音,便拦住了刺儿,不想她这么久趴在自己身上不起来。

        我过了好半天才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我是起不来。”

        罗正一听,这才赶忙差了几个人上前将我扶起来。于是李太医,今日便来燕和殿了第二遍。

        “娘娘的伤并无大碍,只是那飞镖设计的甚为精巧,边上都带有毛刺,因此只是微微一挂,也能见血。”李太医看了看手中的飞镖,又顿了顿:“好在这武器上没有毒,娘娘只要涂些金疮药即可。”

        赵纩霖的眉头皱的越来越深,心内的事情飞快流转。这样看来,那位黑衣人和刺儿有仇。他本来还纠结这黑衣人和刺儿到底相信谁。看这黑衣人首先出手,他对刺儿也多了几分信任。而且这黑衣人甚是怪异,不但秘密搜查全城都没有丝毫痕迹。而且对皇宫轻车熟路。他将心中的人列了个遍,这两日罗正的调查却将那些人都一一排除了。他觉得整件事情愈发诡异起来了。

        “李太医,这件事情,还是不要让外人知道了。”赵纩霖淡淡地发话,

        看到李太医心照不宣地点点头。这燕和殿的宫人们赵纩霖倒是不担心,这些宫人都是那时为了堇儿精挑细选来的,十分可靠。因此没有命令决不会吐露半句。

        待李太医走了之后,我和赵纩霖大眼瞪小眼,现在这屋子里两个病号,到底谁照顾谁呢,看着他胸口的小水泡,我心尖顿时软了下来,瘪瘪嘴,一瘸一拐准备朝藤椅进发,却不料,这次,赵纩霖温柔些拉了我的手:“今晚就在床上睡吧。”许是看我一脸戒备,他才无奈地拿被子铺出了一个界限,然后指指身边:“喏,楚河汉界,这下满意了?”

        有床就睡便是对我最大的恩赐,我看到那楚河汉界后,便如饿虎扑食般铺向了我的床,虽然你听到赵纩霖的调笑声,我却依旧抵不住疲惫,沉沉睡去了。

        而赵纩霖也松了口气,看着少女清丽的面庞,他突然觉得,可以暂时相信刺儿,这便是最让他舒心的事情了。

        --------------------------------------------------------------

        “主子,今晚皇上,去了燕和殿。”珠儿一脸喜气地禀告着,全然不顾自家主子顿时黯淡下来的表情。“不过主子,您也别伤心,她今晚也算得报应了。”珠儿继续禀告说,顺便附耳将她偷听墙根的故事告诉给了慧昭仪。

        李韶倾微微点头,笑意自眼角慢慢挑开,这宫中还有人想要刺杀刺儿,可真算她的盟友了。有机会,一定要会会面。

  http://www.biqugex.com/book_53885/181752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