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代囚妃 > 天不绝人愿,故使侬见郎。(七)

天不绝人愿,故使侬见郎。(七)

        “娘娘,你怎么不多睡一会?”罗正正匆忙准备进屋,却看到蹑手蹑脚,动作笨拙的刺儿从屋中走了出来。

        “嘘……”刺儿朝他比了比手势,然后才解释“这两日小的要起床给皇上准备早膳呢,所以起得早些,公公也起得好早啊。”说罢,脸上漾出鲜活的笑意,让罗正心头一暖,深宫中的女人们或笑的威严,或笑的狡黠,或笑的献媚,就连自己都很久没有看到笑容如此干净明亮的女子了。

        --------------------------------------------------------------

        “你这样吃病怎么能好,多吃点”我无奈地看着赵纩霖的银箸绕开绿油油的芦笋,可偏偏就是芦笋,对他的伤病有极好的疗效。只见他侧头淡淡开口:“以后别准备芦笋了,朕从来不吃。”

        “在小的这里就必须要吃芦笋。”我只想着让他的病快些痊愈哪里顾得上照顾他的小性子,伸手拿了银箸凑到他嘴前。

        只见他的眉毛微微皱了皱,抬眼看了看我,眸色冷峻却深邃,被他这样看着,我顿时觉得一阵心慌,心想,我只是个挂牌替代,人家怎么会搭理我呢。于是我讪讪地搭下手,准备转手将那芦笋放到旁边的碗里,谁知他眸色一变,突然握住我的手,慢慢将我的手抬起,面色甚是纠葛,将那芦笋咽了下去。然后不着痕迹,大大饮了一口牛肉粥。

        那副表情,让我一下子觉得他也只是个爱憎分明的普通人罢了。

        罗正看到这一幕甚是惊异,自个儿主子挑嘴是宫里出了名了的,以至于每天御厨们呈菜的心情都像上坟。但是今天赵纩霖竟然吃了从来不碰的芦笋?

        罗正只看到赵纩霖吃了平时视为余食赘行的芦笋,却没有看到刺儿在抬手夹菜时因为触动背上的伤口,指尖微微的颤抖。却没有看到赵纩霖看到刺儿痛苦的表情时,心内涌入的感动。

        “对了,罗公公也没吃饭呢吧,您也喝一碗吧。”罗公公每天起得早睡得晚,还吃不到早饭,便也拿了让清??拿了粥给他。我知道他没法坐下来吃饭,但是哪怕能稍微补充点也好。我转头望向赵纩霖。

        “朕在这边吃饭,你不用服侍了,先下去吧,莫要耽误了上朝的时间就好。”赵纩霖喝着粥,淡淡开口,可我却知道这对罗正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

        罗正听了受宠若惊,欢天喜地接过了那碗粥,便下去偏厅喝粥去了。

        “昭仪娘娘的手艺真是不错。”罗正一碗热粥下肚,溢美之词不绝于口。他认真地看着赵纩霖的表情,却没有看到一丝涟漪。

        “马马虎虎。”赵纩霖淡淡瞥了瞥罗正,然后便将碗里最后一些牛肉粥喝掉了

        我对着赵纩霖瘪瘪嘴,然后又笑着回罗正:“小的只是随便做做,公公谬赞了。”

        谁知赵纩霖听到这话却皱起了眉头,他淡淡起身,眼看着罗正就要上前伺候,却被他拦了下来:“今日便不用和我一起上朝了,让陈桂来吧,你在燕和殿教教你堇主子,怎么说话。”陈桂则是宫内另外一位经常伺候赵纩霖的公公。

        我瞪着眼睛,气结,一瞬间不知道说什么,这人才吃完我的粥,怎么翻脸不认人了?

        “怎么?你有话说?”他的目光淡淡扫过我愤愤的面孔,可是他那高高在上的气场却告诉我,此时,我只能盈盈跪下,道:“谢主隆恩上。”

        赵纩霖一脚已经踏出了门口,却转身亲手将我扶了起来,脸上又是的笑容:“堇儿,你啊,朕不是说了么,你最近身体太虚弱,就不要行这些礼了。”眼神却瞥向了门口那个鬼鬼祟祟的小宫女。

        我将那脱口而出的“什么时候说过的?”压抑起来,换上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皇上切不能因为小的坏了礼数。”

        赵纩霖看到身边的小人儿表情的变换,也猜出几分她本来想说什么,嘴角勾了勾,却依旧一本正经地道:“好了,知道堇儿你懂事,行了,院子里寒气重,你快进去吧。”

        于是我便被在这屋中软禁了一天,让罗正教我“怎么说话”?

        --------------------------------------------------------------

        “可是,昭仪,您究竟是哪句话说错了呢?”罗正正坐在我对面托着下巴苦思冥想着。可是我则因为昨晚的事情,此时上下眼皮正奋力抗争,哪里有脑力想我什么时间得罪赵纩霖了。

        “公公,您,您先想着,小的,小的去睡一会。”过了半晌,我实在坚持不住了,便朝罗正求饶,转身便准备跑。

        “知道了!”哪知罗正突然神神叨叨跳了起来,大喊着。吓得我的以为他失心疯了。

        就这样,我眼睁睁地看着我的睡觉的计划被罗正击的粉碎,连拖带拽的被拐走了。

        “娘娘,您一直自称小的,虽然乍听没什么错,但是若是被有居心的人听到了可会出大事的。”我看这罗正头头是道地分析着,脑袋中迷迷糊糊,不知我这样讲有什么错。

        “娘娘,在皇上,太后,同级以上的娘娘面前,您要自称嫔妾。若是级别比您低的主子们您以姐妹相称便足够”我看到罗正一脸解出了旷世之谜的表情,只好附和他道知道了,却不想她不依不饶让我一遍遍地练习,以至于最后清??端着水果进来时,我就差扑倒她的怀里了。好在一下午的“训练”就这样结束了。

        “嗯,这个是用什么做的?味道很清新。”晚上赵纩霖依旧在我这里用餐,竟然破天荒头一回夸了我的手艺。

        “这是‘小的’亲手汆的小葱猪肉丸,肉馅都是自己打的,味道当然和御厨们做的不同啦。”我有几分自豪地介绍着,这种丸子杜心淳也很喜欢,因此我的技术便越来越炉火纯青。我说的眉飞色舞,却没看到一旁的罗正,身形虚弱地抖了抖。

        等我讲完,屋中的气氛格外的诡异。再看看罗正一副“休矣”的表情,我才慢慢反应过来,看着赵纩霖眼中戏谑的光,我只好缄了口,默默低下头,心中对着罗正说了句“对不住了”。

        而罗正心中则叫苦不迭,一句嫔妾,已经练了一下午了,他实在想不出一个她说不对的理由。

        “罗正,你教的不错啊。”赵纩霖悠悠吃了一个丸子,轻扫了一眼罗正。只看到罗正大义凛然地朝地上一跪,道:“皇上,您派老奴上刀山下火海,老奴何曾有过怨言,只不过教堇昭仪,老奴实在力不从心,皇上就念在老奴好歹也伺候皇上多年的份上饶了老奴吧。”

        我看着罗正一脸的悲切壮烈,脸越发红了起来。手也不安地搓着衣角。下午那时我迷迷糊糊,这些东西自是没有记住。

        赵纩霖也终究没忍住,笑道:“你这贫嘴的奴才,好了,你下去吧。”

        罗正离开后,屋内顿时安静下来。不过气氛更加尴尬。而赵纩霖则风轻云淡,一脸惬意吃着我准备的吃食。

        “你不吃么?”只见他眯着狭长的眼睛,眸华中是满满的调侃。

        我张了张嘴,却在自称上纠结了半天,最后只好弱弱地说:“不吃了……”

        说着微微别过脸去,看着自个儿袖口银色的云纹。可我分明看到他的笑意自嘴角划开。

        又过了不知道多久,只听得银箸与青花瓷碗清脆的一声响,我知道他吃完了。却依旧不想抬头看他,其实也大部分因为长了这样一只脑子我实在无颜见人。只低着头闷闷一声:“皇上吃完了。”

        却不想一根修长白皙的手指伸到我的面前,硬生生,将我的脸对上了他的俊颜。

        “你是还想着他吧?”他面无表情地开口,却让我身后出了一层冷汗。

        “小,小,小,小的没有。”我结结巴巴,却暗叹他心思缜密眼光犀利,一下就能看出症结所在,我嘴上虽然否认,心内却无法忽略每一声“臣妾”出口后心内的刺痛感。

        “嫔妾”就证明,我彻彻底底是他的女人了啊。那那个少年呢?他的誓言呢?他说他要娶我的啊。

        我感觉下巴上的力道一狠,眼神便飘忽着又到了他的脸上。

        “如果是别人呢,过个两三年,等朕心情好了,还有可能放出宫去。”

        我想他分明看到我眼中的疏疏的希望,才又勾起嘴角,说道

        “但是,你,这辈子都不要想朕放你出宫,你唯一的选择便是安安心心做朕的女人,那句‘嫔妾’你早晚要说,了解了么?”他嘴角的笑意仿佛执着埋在我心内的梅花,在一片紧致的血肉之中肆意开放,带着冰凌的花瓣却深深扎在肉里,血腥的味道在心尖淡淡蔓开。

        看到我心碎的神情他满意地托了托我的下巴,道:“现在,好好说话让我听听?”

        我讷讷点头,其声如蚊:“嫔妾以后会注意的。”

        说罢,便上前收了食具,快步离开。

        而赵纩霖则是盯着她跨门而出时眼角的晶莹,微微颦眉,嘴上却说着:“真是,可怜这顿饭了。”

        的确,他也好久没有吃到一顿有家的温暖的味道的饭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53885/181752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