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代囚妃 > 天不绝人愿,故使侬见郎。(九)

天不绝人愿,故使侬见郎。(九)

        自从那日之后,宫里闹鬼的事情又发生了几桩,我看到他的眉头越来越紧,每天晚上睡的越来越轻,睡得越来越晚,我一翻身,总能看到他或捧着书读,或凝神思索什么。

        李太医中间来看过几次,嘱咐说如果再这样下去,恐怕他的心伤又要复发。而我却束手无策,心病还须心药,他的心病又加上心伤,可谓是雪上加霜。

        后来我才从希鸢的口中的得知,那日我们看到的人面是先皇的静安皇后,也是赵纩霖的生母。据传静安皇后与承王私通,后来还串通了承王准备杀死赵纩霖。后来赵纩霖兵变,静安皇后听闻承王的死讯便悬梁自尽,这也是为什么她的词中唱着:“母住梁”吧。

        听了这些陈年旧事,我更觉得这深宫阴森起来。这两日宫人们刚入夜便都早早回宫,生怕自己运气不好碰到了先皇后的冤魂,因此一入夜,宫中更加凄冷了。再加上太后因为哮喘卧床,无心打理六宫,宫中的谣言蜚语便如同杂草一般生长起来。

        有说那魂魄是“不洁”的我招进来的,有说赵纩霖天生背负着“九天孤命”的诅咒,更有甚者说静安皇后时狐妖,而赵纩霖是狐妖之子。

        不过家长里短的议论,又有谁能阻止呢?我只当听不到,心不烦。

        这日我正迷迷糊糊地睡着,却闻到一股浓郁的龙鳞香味,我迷迷糊糊想到赵纩霖的伤口,猛地清醒从床上惊起。却发现一片缭绕香雾中,他目光沉沉,正思索着什么。

        我赶忙下床准备将香鸭中的香熄了,这样浓郁的香对他的身体百害无一利。谁知却听到他声音沙哑,道:“那香是我让罗正燃的,留着吧。”再看他的神色,甚是疲惫。

        我看着他孔雀蓝的眼窝子也很不忍心,但却依旧熄了香。

        “这香能帮助睡眠,但是太过浓烈,只会让您的神智越来越不清楚,您要是想,嫔妾准备些清爽的香来吧。”我看着他有气无力摆摆手,觉得不对劲,便走到他身边,用手试了试他的额头,果然,额头的温度都有些灼手了。

        “罗公公,”我一边拿了帕子为他敷着额头一边朝门外喊着,“宣太医。”

        “不,不要了。”他断断续续地说:“快要上朝了,等,等上了朝,回来再说吧。”我本来准备继续坚持,却了解他那宁死也不旷朝的风格,只好点点头,道:“也好,那皇上趁这会时间休息休息吧,今儿上完朝便来燕和殿,让李太医瞧瞧。”

        他许是累极,闭上眼睛,微微点了点头。我看羊皮灯罩中还有火花跳跃着,便准备前去熄灯,却不想刚起身,便被他拉住。

        “你,别走。”

        他的眼神柔软澄澈,仿佛一个乞求糖果的小孩。

        我的心尖瞬时软了下来,握了握他的手“我不走,快歇息吧。”就这样哄着他,才看道他安心睡去。

        睡了不到两个时辰,罗正便来叫他上朝了。我看他精神极差,面色也泛着红意,便想劝他告个假,却不想他横竖还是拖了病怏怏的身子去上朝了。

        隆冬时节,天色阴郁,我分明看到他走出房门时在寒风中的身影一抖,随即又迈着坚定的步伐走向了垂拱殿。

        他走后不久,便听见院中的宫人又惊又喜地呼着:“呀,今年的第一场雪呢。”

        果然,片片雪花从天上慢慢滑落,温柔地平躺在枯草之上。我甚至觉得,这白色总好过那些枯黄的萧条之色。不知不觉,我来宫中已经一个月了。而这一个月中,最令我舒心的,竟然是这场雪。

        下雪时阴气重些,我便带了玉燕,站在院子里,看着纷纷大雪。

        “呼,总算不用在你那屋子里闷着了。”我听见赵晗慵懒的声音响起,这几日没有这女鬼的叨扰我竟然觉得日子安静的不像话。

        “抱歉了,这几天事情太多,也顾不上照顾你了。”我小声开口,朝她道歉。宫中的亭台楼阁都设计精巧,都依据着五行八卦修建,再加上赵纩霖日日留宿燕和殿,有真龙之气,所以一进宫赵晗便吵嚷着说自个儿要神魂俱灭了,无奈,我只好为她做了一副银冠,护住玉燕。可是即使这样,她也不敢在屋里现身,只好像现在这样,找个荒无人迹的地方撒撒野。

        “无碍,你现在在深宫,不比王府,当然要事事谨慎小心些好。”

        听了她这样通情达理,我更觉得愧疚了。

        “对了,你以前告诉我,幽灵们都没有办法靠近赵纩霖的是不是?”我小心翼翼地问她,毕竟她是过来人,比较有经验。

        “对啊,他有真龙护体,我们这些孤魂野鬼怎么敢靠近他?别说他了,不少小鬼看了皇宫都心慌。”赵晗眼角转了一个妩媚的弧度,抛出一个“傻的可以”的眼神。

        “那就奇怪了……”我想到那天静安皇后的魂魄竟然敢出现在他面前,丝毫没有恐惧。看着赵晗一脸奇怪的样子,我便一五一十地把事情都告诉她了。她听了,思忖良久,才说:“这也太不守规矩了。”

        我无奈地勾勾嘴角,心说你不也变成白骨一堆还跑出来吓人,有什么正经规矩可谈?“我猜想,那兴许根本不是个鬼。”赵晗果然有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气势。顿了顿,她又解释说,就算是修为再高的幽冥之灵们也是不敢来皇宫的,这样一来不仅暴露身份,会招来阴兵围捕,更会被守护皇宫的神明们吞的连骨头都不剩。

        “皇宫也会与守护的神明么?”我觉得甚是新奇,若是有神明,为什么这宫中还会有那些奸佞之人,那些不公之事。

        “会有的,只不过他们只护龙凤,不让真龙真凤受到邪佞之气的侵袭。”赵晗继续给我普及着神鬼百科。

        “不过我在宫中倒是见过不少孤魂野鬼,偏偏没见过这么高调的。”赵晗坐在雪地上打着滚,看来心情甚好,而我听着她的话,看着雪花一点点穿过她的身体,落在地上,觉得更是诡异。

        “你是说,这宫中还有野鬼?”我听到她说“不少”,觉得牙关都有些打颤。

        “喏,你看那墙角,不就有一个么。”她抬手指向我身后的墙角,我顿时吓得头皮发麻,怔怔站着,都不敢回身去看看。

        “哈哈,还真是单纯的小孩子,这都相信。”赵晗看着我惊恐的神色笑的前俯后仰。我气结,我现在沦落到连鬼也能欺负的地步了么。

        “小姐,外面冷,您披肩披风。”忽然,我身后有声音响起,一转身,看到清??正拿了一件银绒披风站在我身后,我赶忙示意赵晗钻回玉燕中,便转身穿上了披风。

        “小的愚笨,还请娘娘莫怪。”我看到清??神色悲戚地跟我请罪,便知道她一定以为我介意她刚刚那声“小姐”,所以才立刻改口,称我为娘娘。她叫我小姐时,许是将我当成她了吧。

        “清??,虽然,虽然,堇昭仪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劝你,但是,如果你喜欢,还是可以继续叫我小姐的,而且就算我只是个顶包的,我也想和她一样善良,一样出色,所以以后就不要和我拘束了。”我拉着她的手,朝她讲了几句掏心窝子的话。

        入宫多亏有她,将我照顾的无微不至,我很是感谢,有时候甚至有些嫉妒邵??堇,有这么个亲如姐妹的好帮手。

        却不想这几句话,却让清??的眼泪在眼眶中团团转,邵??堇不在宫中的这大半年里,世风日下,人情冷暖,现在如此真诚对她的,竟然是与小姐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她又感动又心酸。

        “好啦,看着天色皇上也该下朝了,我们一起去给他送件厚些的衣服吧。”我朝她笑笑,便命人拿了软毛披风,拉着她往垂拱殿的方向走着。

        在雪中不知等了多久,才看到赵纩霖脚步虚浮走了出来。我赶忙上去同罗正一起扶着他,上了轿子,顺便将披风给他披上了。

        “娘娘,您不坐轿子么?”罗正看我转身准备走,叫住了我,有几分惊异。这宫中的各宫娘娘每次都恨不得飞身上去这个小轿辇,而她竟然真的是送个衣服就走了?

        “这么两步路,我就走回去了。”我笑着摇摇头,转身准备走,却听见轿子里传来他沙哑的声音:“上来。”

        只两个字,却有不容推辞的力量,我只好干跺了跺脚,朝那轿子使了个狠眼色,才上去了。

        上了轿子才发现,轿内温暖舒适,芬香依人,我这才了解,我来送披风,实在是杞人忧天了。我正想着,突然感到两道目光紧紧盯着我,一抬头,看到他幽深如寒潭的眼神正彻彻底底打量着我。

        轿子内的空气,诡异起来。

        突然他缓缓抬手,朝我面上袭来,我下意识想躲避,但无奈轿中空间有限,所以只好紧紧靠着轿壁,闭着眼睛,别过头去。可过了许久,却只感觉肩膀上微微一动,缓缓睁眼,看到他一脸好笑地望着我,说:“昭仪在殿外等了很久么?”

        我这才知道,他只是为了帮我掸去肩膀上的雪花。

        他的脸因为发烧有些红扑扑的,眼神那样澄澈,差点让我觉得居心**的那位是我,直到我看到他眼中狡黠的光,才确定,这厮是故意的。

        我大窘,心说这人生病了都还有心思开玩笑,但是依旧被自己刚才的没出息给羞到了,于是只好低着头,从嘴中蹦出:“无碍的”三个字。

        这厮,分明发出阵阵轻笑。

        “今儿从御花园走吧。”只见他淡淡吩咐,轿子便悠悠转了个弧度,朝御花园的方向进发。我不再理会他,掀起轿帘,看着窗外的风景。

        巨大的冰湖卧在园中,因为被大雪覆盖,更显温厚。天地间皆是白茫茫一片,两旁的植物们也柔柔垂着头,空气中则是一股清凉的味道,这雪天的御花园,到也别有一番风味。

        听着抬轿太监们嘎吱嘎吱的脚步声,我竟然觉得这场雪甚是轻快。

        可就在行在一处假山后面时,一段对话不期而遇,闯进了我耳中。打破了这轻快静逸的气氛。

        “你说怎么倒霉的总是我们,送个祭品也要我们去,那殿里啊,都阴森死了。”听着声音,应该是位宫女

        这时有听到另一个人也颇为不满地附和说:“是啊是啊,果儿姐姐上次去殿里就看到先皇后的鬼魂了呢,你说当年太后和皇上要是给人家留条活路,今儿也不至于这么凄惨。”

        我听了转身便想捂住赵纩霖的耳朵,却发现本来靠在软包上小憩的他此刻已经睁开了眼睛,眸中是满满的暴戾之气。他的眸中仿佛有淌着鲜血的河流,一丝丝阴鸷爬上了他的面孔。

        他开口说:“停轿。”

  http://www.biqugex.com/book_53885/181752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