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代囚妃 > 天不绝人愿,故使侬见郎。(十七) 吐风

天不绝人愿,故使侬见郎。(十七) 吐风

        “娘娘最近可有觉得身子不适?或者眼前出现幻象?”拜那位鹿角人所赐,大年初一我就得叫来郎中为我号脉。此刻,李太医号过我的脉,正询问着。

        我听到“幻象”两字,心中一动,想到那晚的奇怪想法,赶忙调整了调整脸上的表情,摇摇头,开口:“没有,只是那疹子发痒。”说罢习惯性地抬手就要挠那疹子,却不想被赵纩霖捏住了我的两个手臂,“你是想毁容么?”

        我听了只好讪讪放下手来。将手僵硬地从他手中抽出来。而他面上的表情并无变化,依然淡淡开口问李太医:“那瘴,查清楚了么?”

        我满怀期待地看向李太医,却看到他无可奈何地摇摇头:“那瘴名唤桃花吐风,是最为普通的一种瘴。被施之人先是会面起小疹,形似桃花,之后几天会手脚发软,好像行走在风中,故唤名‘桃花吐风’。而娘娘所中的瘴中还多加了一味幽魂草,但是幽魂草并无毒,只是会让被施瘴之人出现些幻觉……关于这瘴,微臣只查到了这么多。”李太医款款道完,一脸同情地看着我。

        “这么说……起,起疹子只是第一步,这,这之后还有第二步?”我听了李太医的话目瞪口呆。

        只见李太医一脸抱歉地看着我,回答说:“正是,那‘吐风’之症这两日就会发作了,因此,娘娘这几日就减少出行,多在屋中休息吧。这瘴并不是什么大毒,若是执意要解毒的话,所用的药材反而会给娘娘的身体带来更大的伤害,因此,娘娘便忍忍吧,忍过这几日就好。”

        我的心情顿时跌落谷底,而李太医看到了赶忙继续宽慰我:“这‘吐风’只是间歇发作,因此。娘娘还是能在园中随意走动走动的。只是随身携带个拐杖,以护周全。”

        “什么?拐杖!”我无奈地握了握拳,想我一个二八年华的女子出门竟然需要带个拐杖!

        “什么鹿角人羊角人的,被我找到非要交给杜老头让他做实验!”我咬牙切齿暗暗发誓。

        “有劳李太医了。”赵纩霖看到刺儿越听越冒火。微微勾了勾嘴角,示意李太医可以先行退下了。

        “罗正,你那边的消息呢?”等李太医走了,赵纩霖又开始询问起罗正来。

        罗正赶忙一溜小跑上前,手中还拿了许多文牒给赵纩霖“老奴去查了,这几年京中并没有来什么伶人出没,宫中有记载的伶官也只有这些了,但是其中,并没有一个以鹿角作为装饰的。”

        赵纩霖心中一阵烦闷,所有针对这鹿角人的调查都走入了死径。瘴是最普通的瘴,  身份不明了,就连他现在有可能藏身何处他都不知道,现在,敌方变成了主动方。他凝思着。习惯性握拳,咬住了食指关节。

        我突然觉得这像个小孩子的举动,瞬间发起笑来,却不想这厮一副饶有兴趣的表情看着我,问:“挺好看的?嗯?”

        我立刻垮了嘴角,换上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摇摇头。而这次换这厮笑了起来。开口道:“好了,你去做饭吧。”

        我点点头,顺从地转身便走,出了门却才觉得,刚刚这厮和我说话的口气分明拿我当使唤厨娘了!我只好对着他的身影翻了翻白眼,便准备饭菜去了。

        “朕不吃!”赵纩霖只是淡淡扫了扫盘中的芦笋便全盘否定。斩钉截铁地说。

        “你尝尝嘛,今儿做的是甜的,你以前应该没有吃到过的。”虽然早就知道赵纩霖不喜欢吃芦笋,但是这厮最近吃了许多海鲜发物,今儿吃些清淡的总没错。

        “不吃。”他又是一撇头将我做的饭菜摆在脑后。

        “喂。你……”我正欲说些什么,突然小腿传来一阵酸痛,我赶忙用手上下按摩着,却不想酸痛  愈重。

        “你怎么了?”赵纩霖见状赶忙上前来查看,却不想被我狠狠翻了个  白眼:“不要你管……”谁曾想我话音刚落,手臂也酸痛起来,整个身体不受控制地从凳子上往下滑着。

        “啊……”眼看着我就要和大地亲密接触了,就在此时,赵纩霖上前来扶住了我,“怎么回事?  ”他轻轻将我放在小凳上,问道。

        “腿,腿好酸……”我举着颤颤悠悠的手指了指脚尖。

        我想那时我的表情一定万分痛苦,他才会做出那种举动----他竟然放下他高傲的身板,俯下身来,为我揉起了腿。屋中本来混乱不堪的人们,顿时都安静了下来,这种状态,直到清倻进来接替了他才结束。

        ---------------------------------------------------  “怎么样,好些了么?”宣来了李太医却依旧没什么办法,我是那“吐风”之症犯了,只需忍耐片刻症状便会减轻些。这不,没过一个时辰的功夫,我的酸痛便缓解了许多,由赵纩霖扶着慢慢坐了起来。

        “好些。”我有些虚弱地点点头,这样酸痛了两个时辰,还是挺消耗体力的。此刻虽然有所缓解,但是手脚依旧冰凉无力。

        “没办法了,最近你就在宫中仔细待着吧,朕会加派些忍受的,别害怕。”自从中瘴之后我对燕和殿便没有什么好感,而他正是洞悉这一切,已经替我安排好了。

        赵纩霖看着刺儿无力的小腿,忽然有些失神。

        “当时堇儿也受过这样的伤,朕要是多替她做些,该多好。”

        我明白了,他今天所做,只是怀着对邵姈堇的愧疚和爱意吧。

        我看着他的嘴角挂着心碎的微笑,忽然有些心疼他,便拍拍他,义薄云天,道:“没事啦,你要是后悔,大不了我的腿借你多揉揉!”

        这厮又笑了起来,不过这笑意有了几分温度。我的心情也瞬间好了起来。

        “皇上,今晚让御厨烩几道您爱吃的菜来吧?”刚出了内厅,罗正便心疼自家主子,建议到,却不想赵纩霖突然停下了脚步,凝思片刻,道:“不了,去把昭仪做的菜都打扫干净就好。”

        罗正怔怔站在原地,一度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直到看到赵纩霖朝前厅走去,才反应过来,赵纩霖竟然要再次挑战自己最讨厌吃的芦笋了?

        而片刻之后,赵纩霖吃着甜味的竹笋,有些动容了。她为了让自己吃芦笋,特意换了比较清新的味道,可是自己却不领情。

        再等她病好之前,自己许是没办法再吃到甜味的竹笋了吧。

        其实竹笋也没那么难吃,他如是想着,将最后一块竹笋放进了口中。

        “皇上,皇上,我家小姐叫您过去。”正待赵纩霖准备离开的时候,清倻忽然急急忙忙跑了出来,对着赵纩霖说道,满是焦虑之色。而赵纩霖听了,微皱眉头,便大步流星朝内厅走去。

        一走进内厅,便看到她已经挣扎着起了身,此刻正无比艰难地站在书篼前,她的手脚还没有恢复过来,因此只好虚弱地靠在案几上。

        赵纩霖见了快步走上前去,替她拿下了她努力想取下的书,顺便将她环在怀里,安静地等她翻着页。

        他对她各种奇怪的行径已经见怪不怪,最重要的是,他相信她有自己的理由。

        “角瑞,是角瑞……”我因为太激动此刻说话已经有些词不达意,只好将手中的书递给他。

        赵纩霖小心翼翼地拿过了书才看到书上画着一只长有鹿角的瑞兽。

        “宋书?”赵纩霖看到了书名更加疑惑了。一脸不解地盯着我。

        “那个人,那个,鹿角人,他没有带鹿角装饰,他本是就长着鹿角!”我手忙脚乱地接过书,给他看着书上的记载---“角端者,日行万八千里,又晓四夷之语,明君圣主在位,明达方外幽远之事,则奉书而至。”

        “角瑞族?”赵纩霖恍然大悟,原来他们寻找不到带有鹿角装饰的伶官只是因为那人带的不是装饰,那人本身就长有鹿角,他是角瑞族的后代。

        据传角瑞族是生活在北方的神秘部落,了解的人并无很多,因为天生有鹿角,并且对语言极有天赋,久而久之,就被认为是“晓四夷之语”的瑞兽角瑞的后代。经过沙漠的商人在夜里有时会看到带有鹿角的黑影闪过,但却从没有人真正见过角瑞族族人,因此人们推断角瑞族是极善蛊惑之术的。

        赵纩霖点了点头,吩咐道:“罗正,从现在开始,查查最近十年可有角瑞族出没情况。”

        罗正听了知道鹿角人的身份有了线索,便喜气洋洋地离开了。

        “好了,现在  该说的事情也说了,你也该休息了吧?”赵纩霖看着怀里的人问着。而我这才反应过来我现在正以一个多暧、昧的姿势靠在赵纩霖的怀里。

        他的心跳,他的气息都能被清清楚楚地感受到。

        这些东西都不属于我……

        我忽然有些心慌,身子侧了侧,却不想赵纩霖感受到我的躲闪干脆抱起了我,然后将我狠狠丢在了床上。

        “堇儿就好好养病吧。”他的嘴角噙着笑意嘱咐道,然后便转身离开了。我听到身后有侍女议论他是多么的贴心温柔,却只能苦笑着揉着我的屁股。

        这厮分明是,生气了啊

        ps:

        角瑞是宋书里面记载的奇兽,据说通晓各国语言(读书郎啊有木有),但是历史上是没有角瑞族这个神奇的民族滴~剧情需要哦~

  http://www.biqugex.com/book_53885/181752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