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变废为宝 > 第33章 宣判

第33章 宣判

        岚确定程晓的伤口已无大碍后,便将他送回了城堡中心,战争还未结束,身体并不强悍的人类们还是呆在一起为好,以免外来异族会趁机掠杀落单的居民。

        “程晓,这边!”林叶迎了上来,青也恢复了体能,现在轮到城堡中的异族发起反击了。

        瑟将杜飞再次放到了林叶和程晓的身边,他直觉的认为,自家伴侣呆在这里会比较安全。

        不仅是他这样想,很多人类也都纷纷自觉的靠到了程晓这一边,似乎呆在一名能够扭转局面的人类身旁,多少可以安点心。

        杜飞的脸色好了许多,应该是大菌树菇汤药的作用,他觉得肚子一直暖暖的,苍白的唇上也有了一丝血色,腰侧的伤口已经几乎痊愈了。

        “程晓,谢谢你。”杜飞表情认真,竟是直接朝程晓鞠了个躬。

        “……不用。”程晓用手卡住了杜飞的再次弯腰,淡淡的说道。

        “是啊,程晓,这次真的要感谢你!”旁边的人类也围了上来,虽然程晓以前的名声很坏,但是一码归一码,他们也不会去在这个时候翻出旧账。

        “没想到你的学识这么丰富,碧红草的特性都知道!”

        “那个菇汤真有效!”

        “可不是,我腿上以前留下的伤痛,现在居然有了愈合的趋势!”

        “嗯,我家伴侣说他觉得体能似乎还上涨了一些……”

        分着喝完了那一锅大菌树菇汤汁后,不仅是人类惊叹于这种植物的奇效,就连异族们,也都目光灼灼的看了过来,能如此迅速增强体能的药剂,多久没有见过了。

        程晓淡然的笑了笑,这些异族要是死掉了,城堡里的所有生命也就危在旦夕,无论是利人还是利己,自己这样做,也是无可厚非。

        “可惜啊,没想到宁殷他……”有人面带遗憾的提起了这回事。

        “行了,别提他了,进了审讯处,还有什么好说的!”也有人面露愤然,毕竟发现自己崇拜多年的医师竟是一名叛徒,还差点要了自己伴侣的命,这种滋味定然是不好。

        “哼,以前还觉得他多无私,没想到都是抱着目的的……是为了打入我们之中,方便下手吧!”更有人毫不吝啬的用讥讽的语气道出自己的猜想。

        “难道真的是蓄谋已久?!”人们开始窃窃私语,刚才那一切发生得太快,到了现在,大家才开始思索着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

        程晓靠着城堡中心的巨型雕塑,微微眯起眼睛,小憩片刻,也许是因为现在城堡中的异族占据了绝对优势,人们紧绷的心情也开始逐渐放松了下来,气氛并不像之前那样凝重。

        “呵呵,程晓,你家的那位,的确可靠。”已经开始有人类打趣的说道,毕竟宁殷对岚的那一番话,实在是很直白,还好岚没有临阵倒戈。

        “真没想到,宁殷居然是打着岚的主意……看样子小瑞的事情也……”说话的人欲言又止,能在末世活下去的,没有几个是笨蛋,大家的心思都开始流转了起来。

        程晓抽了抽嘴角,不置可否,他并不觉得,现在自己的所作所为,就能简单的抵消掉过去的一切。

        不过众人的言论开始变得缓和,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不过宁殷的医术的确高超,之前救了杜飞那次,还真不简单啊……”许多人类都觉得,外来异族是因为宁殷的医术才想拉拢他,而宁殷之所以投靠过去,显然是为了私人的目的。

        这茬事情大家都没有忘记,那个时候,杜飞已经是奄奄一息了,就连异族的技术都无法救活他,却没想到被宁殷的一枚药丸,就将杜飞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

        “宁殷在被带走前,是不是有提到什么极品药丸?”一个当时靠得近了些的人类不太确定的说道。

        “我也听见了,没记错的话,宁殷似乎是在强调那药丸是他的……”显然听见这话的不止一人。

        “那句话听起来怎么有点异样。”众人都发现了后面宁殷的确是失态了。

        “奇怪,宁殷为何要这样说?”林叶微微皱眉,那种药丸仅有两枚,一枚给了杜飞,另一枚宁殷自己吞服了,并宣称因为条件问题,目前还不能再次做出具备同样药效成品。

        “不知道,但是那种药丸的效用,的确神奇。”杜飞深知自己是被宁殷救了一命,“不知道审判所会如何宣判,听瑟说,外来异族也许会因此提出交涉。”

        “难道他们真的很看重医师……”林叶摸着下巴喃喃说道。

        “也可能会是侵略者的首领对宁殷念念不忘。”听见了林叶的话,有人没好气的说道,毕竟宁殷能生活得这样好,也是城堡给予了他很多资源,如此忘本最是让人厌恶不过了。

        “谁知道呢……”杜飞耸了耸肩,他们现在只能等审判所的消息了,涉及到两个城堡的战争问题,事情的发展总是难免会有突发变化的。

        “放心吧,不管怎么说,他一定会罪有应得的。”见程晓沉默不语,林叶拍了拍他的肩,安慰道。

        “城堡对于叛徒,从来不会手软。”杜飞点点头,一命还一命,宁殷救了他,却又害了他一次,甚至还危及到了其他人的生命,此刻杜飞的立场十分坚定。

        程晓并不太关心宁殷的下场,但是他对宁殷口中说的药丸有些在意,尤其是说这话的时候,对方看向自己的眼神,厌恶、憎恨、讥讽、嘲笑……

        甚至还那样一丝丝的小得意……程晓眯起眼睛,得意?在临时之前还出现这样的神情,太不自然了。

        “那种药丸你们见过吗?”程晓抬起头问道。

        杜飞当时昏迷不醒,肯定是看不见自己吃了什么样的药物。

        “呃……我当时刚好的旁边,就是一种乌黑的药丸,圆圆的,大约有尾指头大小。”林叶比划出了一个轮廓,“没什么味道,至少我在旁边没有闻到药香味。”

        “乌黑无味吗……”程晓微微皱眉,这样的药丸他所知道的不在少数,但是真能即刻生效,几乎让人起死回生的,还真没有几种。

        林叶觉得这样子说,程晓可能还不能弄清楚药丸的模样,于是想了想,便举了个例子:“和以前我在你家中看过的药丸差不多。”

        什么?!程晓的思绪如同被打开了一般,在印象中,父亲将两枚小小的药丸郑重其事的交给幼小自己的那一幕,竟是清晰的浮现了出来。

        但是长大后的自己并不重视这样简陋的药物,父亲不幸去世后,他就和林叶等人来到了城堡……然后那药丸是何时不见的呢……

        程晓想不起来了,不过仅是这样,也不能确定宁殷的药丸就是自己的,再说,现在都已经被吞服掉了,程晓目前也找不到其他的线索。

        “和程晓家的一样?”杜飞敏锐的抓住了这一句话,“程晓,那样的药丸你还有吗?”

        旁边的众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嗅到了气氛的不对劲。

        “似乎已经遗失了。”程晓淡声说道。

        “什么时候不见的?”杜飞睁大眼睛,程晓的药理知识这样丰富,而且听说他也是家学渊博,相比之下,宁殷只是一名医科大学的学生……杜飞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即将破土而出。

        “不记得了。”程晓摇摇头,他的确想不起来具体的过程,因为那时候的他,的确对这药丸一点都不在意。

        杜飞深深的看了看程晓,心中不免有些可惜和遗憾,但是人们也都不经意的记下来这件事情。

        这场战争持续了一天一夜,但天边微微泛着亮光的时候,异族们回来了。

        陷入兴奋的人们情绪较为激动,毕竟自己的伴侣能够安全回来,并取得了战争的胜利,他们今后的生活才会有保证,这简直就是一个生存的竞争。

        许多人类都给予异族们一个拥抱,以慰问对方的一身疲劳和伤痛,银叶草药剂的味道开是弥漫在空气中,人们自发的参与进了帮忙包扎和上药的事情之中。

        带着一身的血腥味,岚将眼前黑发黑眸的人类拥入怀中,略显疲惫的异族需要一些时间休息,但是在之前,总是要给自己的伴侣一点安慰。

        被抱了个满怀的程晓被那一身的血味熏得有些难受,杀戮的气息很能挑动佣兵的心情,看来这场持续时间并不算太久的战争却是异常的激烈,并没有其他人所猜想的那样轻松。

        程晓将自己的脑袋费力的从异族的怀中掏出,连吸了几口新鲜空气,抬起眼,看了看周围,其他有伴侣的人类也都被异族抱在了怀里,无论如何,能活着回来,已是不易了。‘

        天色还早,一些单身的人类和异族已经开始收拾残局了。

        “怎么了?”低醇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异族发现自己的伴侣并没有以往那样的慌乱和害怕,甚至还会把脑袋使劲往外伸……

        他靠着一块岩石坐下,准备稍作休息,并将程晓放到了自己的大腿上。现在还没有时间回到自己的家中去,恢复几分气力后,有很多事情要抓紧时间处理。

        程晓抬起头,发现异族正低着头看向自己,锐利的双眸近距离的看去,竟是十分深邃。

        “你受伤了?”程晓发现相比起其他的异族,岚身上的血腥味尤其的浓烈。

        被撕裂了的外衣上沾满了暗色的血迹,的确有些触目惊心。

        “还好。”岚语气冷淡,却毫无敷衍之意,目光直视着程晓的双眸。

        看来是敌人的血了,程晓见异族面色并不十分苍白,显然是没有受到重伤。

        “凛呢?”程晓略显不自然的移开视线,低声问道。

        “他和其他幼年异族在一起,下午返回城堡。”岚挑起眉梢,不免有几分讶异,危机刚过,人类的情绪大都会较为激动,而程晓却是马上想到了凛……放在以前,想必等到凛回来了,这个人类也未必能记起孩子的安全问题。

        程晓见岚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忧虑的表情,看来异族对于幼崽的保护措施还是很健全的,

        “……现在回去吗?”程晓难耐的动了下自己的臀部,想从异族的身上下来,却发现屁股底下似乎蹭到了某根东西。

        “还有事。”岚意味不明的看了眼蹭着蹭着突然就僵硬住的人类,嘴角勾起了一个细微的弧度,将他放了下来,“宁殷的处置要开始了。”

        说道这件事情,异族不禁微微皱起眉梢,没想到这次的情况竟是有几分棘手。

        在击退外来异族后,城堡里的居民便将注意力放到了宁殷的宣判会上,叛徒的处理都是较为迅速的,一天一夜的讯问,已经足够异族从这个人类嘴里套出全部的信息。

        临近中午之时,宣判会在审判所公开进行。

        因为岚没有回去,凛也不在家中,程晓便和林叶一起来到了审判所中……据说他之前是这里的常客了,有好几次差点就被关押了起来。

        “你们也来了。”杜飞站着门前,朝他们点了点头。

        “这次居然这么快,怎么不等城堡修建完毕再说……”林叶有些疑惑,这种时候,不是应该优先建立起新的防御措施吗。

        “是仓促了点,不过另外一边提出拿物资和我们交换宁殷。”杜飞沉声说道,并悄悄注意了下程晓的反应,毕竟若是真的交换成功,那宁殷就不能直接处死了。

        “他们真的想要宁殷?!”林叶有些不可置信,能影响到城堡判断的物资,肯定数额不少,没想到那些外来异族还真舍得……

        “不知道具体原因,但是看对方的语气,似乎还有什么要和我们谈谈。”杜飞也是从瑟那里得知的内部消息。

        “先进去看看吧。”程晓朝两人说道,迈步走进了这个有些眼熟的审判所中,带着两人径直进入了宣判处……这具身体估计来来回回几次,都认道了。

        岚正在审判正席附近,同其他异族商量着什么,程晓有些疑惑的看了过去,若自己没记错,岚应该只是狩猎队的分队长罢了,按理说,是不够权限去到审判正席上的。

        异族敏感的抬起头,对上了人类的视线。

        岚朝其他的异族低声交代了几句,便朝程晓所在的次席走了过来。

        “怎么回事?”青也凑了上来,挨着林叶坐着,他的工作差不多结束了,剩下的就看宣判结果,“那些外来异族真打算用南边的那一块狩猎区同我们交换宁殷?”

        狩猎区?!林叶倒吸了一口冷气,他从杜飞的眼神中同样看见了极大的惊疑,城堡的狩猎区位于北边,同南边那块土地肥沃、植物繁茂的绿洲差得不是一点半点,但是南边一直都是有主之地,一般情况下,城堡中的异族也不会无故发起战争。

        “用狩猎区来交换,他们以后有什么打算?”杜飞问出了很多人的心声,若城堡中的异族在那片领地上建立起了防御措施,那外来异族可就很难要得回来了。

        “不清楚,岚说应该是有背后势力在支撑。”青看向了自己的伙伴,他以前就觉得岚和他们不太一样,果然,连瑟都没有想到这一点上。

        “还有其他势力?”程晓一直以为异族的城堡就是一个独立的存在,鲜少了解到这片区域目前的势力格局。

        “东边十天路程,有中心城市,他们会插手这次的宣判。”岚淡淡的说道,并将目光放在了正席上,宣判开始了。

        就连异族也要十天时间,那以人类的速度,没有几个月,是无法到达了,程晓眯起眼睛,暗自计算着。

        被拖上来的宁殷显得十分的狼狈,异族似乎不屑于对人类用刑,但仅仅是精神上的拷问,就已经快要摧毁宁殷的内心,至少他嘴边的唾液都还一直在往下流淌。

        只是过了一夜而已,宁殷却觉得仿佛过了一个世纪,终于又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而不是大牢里混杂着肉类腐烂的腥臭味,周遭投过来的视线有鄙夷的、有愤怒的、有厌恶的……唯独没有以往他所享受到的敬佩。

        人类,果然是善变的!宁殷勾起嘴角,睁大红肿的眼睛,恶毒的扫了一眼所有围观的人类和异族,最后将目光死死的投向一个方向……程晓!

        这个让自己背负骂名的人类,区区一颗石子,居然妄想撼动高木,不自量力,宁殷面带讥讽的露出了雪白的牙齿。

        “这眼神真恶心。”林叶皱了皱眉,直觉告诉他,宁殷真的留不得。

        “程晓,若是这次交换成功,你以后可要小心点。”杜飞也从这眼神中看出了深深的杀意,不禁出言提醒道。

        “……谢谢。”程晓淡淡的说道,宁殷的眼神中似乎没有多少恐惧,到现在还能有底气和自己叫板,应该真的是另有所依了。

        若对方真留有后手,那现在应该顾虑的,不是宁殷,而是他身后站着的人,程晓眯起眼睛,神色不变的看向正席。

        宣判官显示罗列出了宁殷的所有罪行,包括下毒、叛变、陷害等等,而宁瑞也被送到了罪席上,宁殷提出要带着孩子一起接受处置。

        “哼,宁瑞也捎上了,这次看来他死不了。”杜飞不悦的说道。

        “可恶!”林叶握紧了拳头,宁殷一直看程晓不顺眼他是知道的,现在对方更是赤果果的盯了过来,毫不掩饰眼底的憎恶和轻蔑。

        程晓淡淡的看了宁殷一眼,对方的眼神,简直是恨不得把自己直接化为飞灰……这得多大的仇。

        宣判结果如同众人所料,宁殷被转交给了外来异族,宁瑞也和他同行,但前提条件是,在他的脸上必须留下叛徒的印章,这是城堡对于背叛者的惩罚之一。

        “就这样算了?”林叶依旧愤愤不平。

        “没办法……”杜飞闭上眼睛,宁殷虽然下毒了,但是并未造成异族死亡,所以上级审判时竟然是从轻量刑,这是什么逻辑!

        宁殷从头到尾都不发一言,而是一直用那种令人生厌的眼神盯着程晓,等宣判结果下来后,那眼底的得意之色更是难以言表,看向程晓的目光如同看着一只蝼蚁,随随便便就能捏死的那种。

        其他围观的人类都看不过眼了,心里如同吃了一只苍蝇那样难受,听说城堡原打算不接受交换,但是上级压了下来,现在城堡中的防御设施又还未恢复……

        就连坐在正席上的异族们也面露愠色,被逼迫做出选择,并非异族所愿。

        程晓微微皱眉,认谁被这样盯着都不好受,他暗地里把手放在脖颈上,轻轻往下一砍,双眸中杀气一闪而过,然后起身离开了审判所。

        被那凛然的杀气直刺眼底的宁殷瞳孔紧缩,身体摇晃了几下,肩膀禁不住抖动起来,刚才那一瞬间,他竟是觉得自己处于临死边缘!怎么回事,程晓他……他究竟是怎么回事?!

        惊疑不定的看着程晓离开的背影,此刻宁殷的表情倒是很让周围的人们解气,虽然不知道他为何突然就面露恐惧之意……

        “母父?”宁瑞摇了摇母父的手,胖乎乎的小孩此刻满脸不忿,为什么他和母父会被驱逐,母父之前明明很是照顾大家,都是从那天开始,从凛那个小贱种受到程晓的宠爱开始……果然是和母父说的一样,他们过河拆桥,嫉妒母父和自己!

        “宁瑞乖,我们的好生活还在后头呢。”宁殷勉强挂着笑容,轻声安慰着自己的孩子,握住宁瑞的手却用力过大,在小孩的手臂上留下了印痕。

        母父……宁瑞抬头看向宁殷,他觉得很疼,却发现对方的眼神让自己害怕得不敢开口,那布满血丝的瞳孔,交织着恐惧和仇恨。

        程晓……我要看看,你会是如何被虐致死!宁殷不断的心理暗示着去想那将来定会一身凄惨的程晓,身体却克制不住的颤抖。

        要冷静,中心城市里还有那位,程晓,你蹦跶不了多久了!这次没能弄死我……你不再会有机会!

        “这件事情还未结束。”岚跟在后面,见程晓面无表情的走了出来,便伸出手臂,将人类拉到身边,沉声说道。

        宁殷的下场并不如众人所愿,但异族们也不会就这样算了,只是需要先弄清中心城的意图。

        这干巴巴的几个字是在安慰自己?程晓觉得有些好笑,不过看着异族一本正经的模样,却是心中一暖。

        虽然岚平日里对自己不冷不热的,但是现在……他们之间的关系似乎是有所好转了一些。

        当然这种好转不必体现在床上,程晓暗自想到。

        奔波了一早上,刚回到家中,程晓就一眼看见了正站在房间中央的少年。

        “母父。”凛叫了一声程晓,声音平静冷然,看向程晓的目光却多了几分不明的意味。

        听说,自己的母父揭穿了宁殷的阴谋,还研制出了碧红草的解药……凛想到刚才小伙伴们看向自己的眼神,虽然他并未流露出与有荣焉的神情,但也不妨碍老师和伙伴们的打趣。

        认真的上下打量了一会凛,发现对方并未受伤后,程晓方才放下心来,这么小的孩子,在异族看来,竟是快要成年了。

        他想了想,开口问道:“饿了吗?”

        凛:“……”他没想过母父回来的第一句话是这个,一时之间有些愣住了。

        “今晚吃菇汤!”以为小孩是饿坏了,程晓不禁伸出手,摸了摸对方发丝柔软的脑袋。

        他想到还剩下不少大菌树菇,心情也愉悦了几分,宁殷的事情暂且放在一边,自己的异能研究要加快提上日程才对。

        危机感总是能激励自己加倍努力,属于自己的力量才是能放到最后来依靠的,程晓一边思索着研究的步骤,一边到厨房开始准备午餐了,异族刚才也顺路领取了城堡中库存的肉干,恰好可以当做主食。

        岚和自己的孩子对视了一眼,再看看很快就开始为了午饭而忙碌的程晓……原先还以为人类会心绪不定,这段时间的饭异族还打算全包了,却没想到……人类的心思,还真不容易猜到

        程晓将水煮开,放入几枚另外找到的调味果实后,再将汤料切好全部倒入,美味的树菇加上红莓,一锅汤汁色香味俱佳,热气扑面。

        想了想,程晓决定再加上几块用草灰烤熟的野根茎,待用木棍将表皮微焦的土豆状食物从冒着火星的白灰中扒拉来后,程晓当场剥开一颗个小的,淡黄色的粉状物质香气扑鼻,和之前硬邦邦的烤肉相比,的确更能勾起人类的食欲。

        岚将肉块烤好,分出一部分,考虑到现在程晓的食肉速度,岚用匕首将那部分肉块切成了薄片,方便人类刚好可以直接入口。

        察觉到这个细微的举动,程晓朝异族笑了笑,他吃了几口肉后,就只顾着喝汤了,树菇肉质肥美,煮出的汤汁香浓,就连凛都不禁喝了两碗。

        长身体的小孩,能吃得多可是好的,程晓暗想,还好那一口锅够大。

        但是很快凛就不再继续进食了,只是沉默着啃着自己的那份烤肉,这让程晓有些不解,他知道小孩还没饱,于是拿起凛面前的碗,再舀了满满一碗树菇,顺便将一块烤好的野根茎递给了对方。

        凛有些疑惑,一般情况下,人类做好的食物,都是归他自己食用的,能让自己喝两碗汤已经是不易了,现在居然还递给自己一个烤好的野根茎……

        异族一般情况下,不吃素食。

        “尝尝。”程晓微微笑道,他知道异族一般只吃肉,但是也没说他们就不吃素了,大菌树菇的效用显著不说,他还收集起不能入药的银叶草根部,烧成灰烬后烤出的野根茎,也带着强身健体的药效。

        在程晓的坚定目光中,凛面无表情的拿起碗,开始吃里面的树菇。

        咽下第一口,凛的手微不可察的顿了一秒,而后继续进食,速度却是加快了不少……这个素食,竟是能补充自己的体能。

        岚看了眼吃得端端正正却速度不慢的凛,一脸冷峻的伸出手,将自己面前从未用过的碗递给了程晓。

        程晓面带疑惑,这是也要一碗?

        异族微微点了点头。

        程晓:“……”他还什么都没有说。

        不过异族吃多些树菇,的确对身体很有好处,程晓直接舀了和凛一样,满得冒尖了的树菇,再附带一块烤好的野根茎。

        这一餐做了很多,程晓也是抱着好不容易才结束战争,自然要吃好一点的打算,可惜他喝了三碗菇汤后,就已经有了饱感,此刻他正在努力消灭掉第二块野根茎。

        见程晓吃得喷香,凛将目光转移到了从未吃过的野根茎上,在他的印象中,这就是人类的食物,口感软绵绵,略带甜味。

        学着人类,用指尖撕掉面上烤焦了的表皮,凛掰开一小块,放入口中,甜粉的滋味对于异族而言没有多大吸引力,但是那一口下去,从腹部升起了的热感,却让小孩面色一怔。

        接连两口的将这块野根茎塞入口中,凛眯起眼睛,感受着身体的奇特变化,果然,这食物和刚才的菇汤一样,有着迅速补充体能的作用。

        程晓在一旁都担心凛会被噎到,看来小孩是喜欢吃的……异族果然是杂食动物,程晓点点头,自己的猜测没错。

        再看看岚……这名异族的吃相真够优雅的。

        程晓发现岚进食速度很快,姿势却和其他异族不太一样,举手投足之间,似乎是受过优良教育一般,难道这种事情,也要靠天赋?

        “因为这次的事情,凛的成年礼会在中央城市举行。”岚见人类看向自己,便开口说道。

        “去中央城市?”程晓倒是有了几分讶异,他在回来的途中和林叶打听了一番,才知道中央城市相当于这片辽阔区域的统管,虽然现在时代不同了,但是能够建立集聚地群的地方,总会要遵守一些通行的条约。

        凛听见了关于自己的信息,也挺直了腰板,看向父亲。

        “是作为补偿?”程晓想了想,中央城市这次执意插手了城堡中的宣判结果,想必接下来会就给城堡一些优惠政策。

        而外来异族能攀上中心城市那边的势力,所付出的代价,应该不会仅仅是划分出南面狩猎区域那样简单了。

        “凛这一批幼年异族,都可去获取等级认定。”岚看了看凛,小孩的眼神瞬间变得认真了起来。

        “以前不能去吗?”程晓不太清楚异族中间的实力划分问题,但是这个等级认定他却是听闻过的。

        “由于路途遥远,名额有限,所以往城堡中每年仅会派出综合排名前三的未成年异族,前去参与成年礼以及战力等级认定。”瑟站着门口笑道,然后用手顺带敲了敲已经打开了的房门,他可不是故意偷听别人谈话的。

        由于天气炎热,战争也才刚结束,所以程晓索性将房门打开,有什么动静也好第一时间发现。

        “全部吗……”程晓摸了摸下巴,这倒是大手笔,毕竟这种认定对于异族而言,是在他们的社会中一个很好的通行证。

        “准备一下,三天后启程。”岚将腰间的匕首再一次递给了人类。

        既然是出远门,自然要给伴侣一个防身的武器,异族思索片刻,加上了一句:“不必再还回来。”

        程晓的手里就这样被塞了一把匕首,还打上了终身不退货的标签,他毫不客气的将匕首收起来,程晓觉得这个武器还是用得很顺手的。

        “你们一家都去啊……”瑟是过来和岚商量行程的,“他们开始讨论具体事项了,我们也过去吧。”

        “嗯。”岚站起身来,披上外衣,便和瑟一同到几天后即将出发的异族们集合处去了。

        “母父,我去参加训练了。”凛动作利落的将所有餐具都清洗干净,在程晓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便拿起另一把相同的匕首,走出了房门,在关上门的那一瞬,凛回过头,眯着眼睛,“我会带野果回来。”

        房门瞬间关上,尾音都还未消退……

        异族的洗碗速度……堪称一绝,程晓无语的暗想,关门速度也是,这小孩是在表现出谢意吗?

        真可爱。

        只是没想到,他自己也要去……程晓想了想,决定下午就试验下自己的异能,恰好异族们都不在。

        程晓从床底把唯一的木柜拖了出来,打算拿出之前弄出来的录音器,好好的研究一番。

        他将木柜打开,却是眉心一皱,录音器不见了?程晓仔仔细细的将木柜翻了个底朝天,依旧没有那个录音器的身影。

        程晓掩盖住眼底的讶异,开始仔细的检查了一遍木柜的开口处,没有任何撬动或者打开的痕迹,就连掉落灰尘的痕迹还分毫不差的健在。

        总不会莫名其妙就消失了,程晓将木柜盖上,塞回床底,就这样靠着床沿,对着拉开窗帘的阳光眯起了眼睛。

        变出录音器的晚上之后,第二天,第三天……而后他在袭击那名外来异族的时候,突然出现了肌肉强化的现象……

        难道这种力量是可以转移的?且有时效性!

        程晓突然睁开眼睛,坐直了身子,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白皙修长……指甲变长、指甲变长、指甲变长……

        看来没用,程晓微微皱眉,不顾刚才自己的白痴默念行为,看来一是有可能冷却时间未到,二是这种异能的触发条件必须要当时自己的心念极强……亦或是二者皆有。

        另一边,宁殷并未被送到外来异族的领地上,而是直接踏上了前往中央城市的道路。

        即便是被异族带着一路飞奔,因为人类的体格较弱,宁殷风尘仆仆二十余天,方才抵达自己从未来过的地域中心,中央城市。

        脚落地后还未站稳,宁殷就眼尖的发现那名熟悉的异族正站在前方,背对着自己,似乎在同谁交谈着。

        他顾不上一旁几乎要晕厥过去的孩子,拖着上吐下泻多天,四肢还发软的身体直直的扑了上去,“风,呜呜,太好了,我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

        宁殷红着眼睛,双唇微抿,用脆弱却倔强的眼神定定的看向异族,浑身散发出一种我见犹怜的意味,不断抖动的肩膀让原本就特意拉开的衣领掉得更下了些,露出了一点白皙的肌肤,倒是显得有些诱人。

        这名叫风的异族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并未躲开人类的拥抱,而是将目光看向在一旁被周围陌生的景象惊吓得瑟瑟发抖的小孩。

        “他就是宁瑞,是我和你的孩子……”宁殷的双眸中溢满了爱意和眷恋,一副情深意重的模样。

        “我的孩子?”异族的语气中带着几分嘲弄。

        “你相信我,小瑞真的是你的孩子,我和之前那名异族只是假婚,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宁殷慌忙解释道,生怕失去这个男人的保护,那他就真的无路可走了。

        说罢还暗地里用眼神暗示宁瑞,之前偷偷教好的东西,这孩子不会忘了吧!

        “爸爸、爸爸,我好想你!”宁瑞收到母父的示意,立马颠颠的跑了过来,用水汪汪的眼神看向风,母父之前告诉自己,讨好了这个异族,以后就可以随意蹂躏凛了,他要让那个小贱种给自己当狗骑!

        “风,你看,小瑞也很想你,他知道自己的身世后,一直都会为你祈祷,若不是程晓那贱人……”宁殷说到后面,并没有咬牙切齿,而是略带呜咽的哭诉着,“我们差点就见不到你了,我好怕……幸好你救了我……”

        抬起头,又是一副楚楚可怜的神情。

        风看着这名对投怀入抱的人类,并未动容,而是维持着一脸冷漠,面无表情的看向另一旁的身影。

        “岚他过得如何?”一个清冷的声音突然在宁殷的背后响起,却让他硬生生的发出了一身冷汗。

        宁殷背脊一颤,悠悠的回过头去,双手却将风的衣袖抓得更紧了,发话的似乎就是刚才在和风谈话的人。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  木木  扔了一颗地雷

        谢谢  篠离梦  扔了一颗地雷

        谢谢  waizhli  扔了一颗地雷

        谢谢  修罗  扔了一颗地雷

        么么亲们,谢谢亲们一直以来滴支持,希望接下来的文能让大家喜欢~么么哒~【捂脸】

        PS:此为三更合并

  http://www.biqugex.com/book_53895/181763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