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变废为宝 > 第43章 指责

第43章 指责

        中心城市的大门戒备森严,程晓观察了下城墙的构造和站在上方的守卫们,这种无比坚固的材质是自己在城堡中未见过的,而那些身穿军服的异族体格强壮、面容刚毅,仅是从巡视的站位和不经意的举动中便能看出,这些异族显然是经过了十分严格的训练。

        这座城市的军事力量,从细节上就可见一斑。

        进城还要登记个人信息,京是队伍的负责人,便带着众人在城门按照秩序办理相关手续。也许是由于这几天有许多外部人员都正赶过来参加成年礼,所以程晓发现他们在进了城后,还得在城门口站上一会,等待中心城市的接待人员做好安排,进行暂住地分配。

        城堡队伍中几名有经验的人类寻了个阴凉地,或坐或蹲,神情完全放松了下来,进了城,他们总算是安全了。

        而第一次来到中心城市的人类,都不禁睁大了双眼,被眼前的繁华所吸引着,面露惊异之色。

        “天啊,这、这是古文明遗迹吗,到现在竟是还有保留下来的!”有人对着一栋建筑物赞不绝口。

        “他们身上穿的那些,材质都是和防护服一样的吧!”有人无比羡慕的打量着来往居民的衣饰。

        “别说这些了,你们看,那药店摆出了的全都是药丸啊!”有人甚至跑到一家药店门口张望着,他在城堡中的工作是一名医师。

        “大家小心,先不要走散。”安云叫住了打算踏进店铺的男子,“等到了暂住地放下行李后,我们再出来走走吧。”

        刚进城的人类很容易就闹出什么幺蛾子,这也是安云一直顾虑的。旁边一些路过的城市居民却已经见怪不怪了,纷纷目不斜视的从队伍旁边经过,脸上大多带着倨傲之色。

        一群没见过市面乡巴佬!

        程晓抱着胳膊,站在岚的身边,眼睛却仔细看着道路两旁的店铺类别,不愧是中心城市,各种货物玲琅满目,可谓是应有尽有,程晓甚至能远远的瞅见几块十分巨大的招牌,看着应该是城市中的标志性建筑物了。

        “安云哥,你们来了!”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听起来年龄却是不大,虽说叫了声哥,语气听起来,却似乎是没有什么尊敬之意。

        “宋时,是你……嗯,好久不见。”安云淡淡的点了点头,态度却不是很热切。

        “呵呵,也没多久,你这样说太见外了。”年轻的男子捂着嘴笑道,上下扫了眼装着孤寒的安云,唇角微勾,露出一个不屑的笑容,眼神却往京的方向看去。

        “有什么事吗?”安云微微侧身,挡住了对方的视线,并顺带岔开话题,“我听其他人说,你现在过得不错。”

        不甘的收回目光,见安云提到这个,宋时眼底划过一丝微不可查的嫉恨,面上却是十分得意的笑道,“托你的福,韦大人对我很好。”

        “那真是恭喜你了。”安云笑着说道,这个男人,在京和自己结为伴侣后,却还追着京不放,一直到某次他有事到中心城市来,不知怎么,就被一名城市中的大人看上了,从此就留在了中心城市。

        不过对方既然已经不会再来骚扰他们,那能得到这样好的生活,安云也觉得这是一件好事。

        而且宋时的朋友也从对方的口中得知,日子过得的确不错,说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也不为过。

        这件事情当时被城堡中的居民津津乐道了很久,毕竟这在一些人类看来,可是一步登天的好事,那位大人名为韦,是负责城防护卫队的官员之一,宋时从此以后,就可以衣食不愁的好好享受了。

        “安云哥,别这样说,什么时候需要我救济,你尽管开口,我不会饿着你的。”宋时见安云过得的确寒酸,不由得语气轻慢了不少。

        安云皱了皱眉,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当然,你饿着不要紧,我是担心……”宋时又扭头看了看京的背影,那名异族正在同中心城市的接待负责人确认事宜,“算了,你不要拖累京就好。”

        安云咬了咬牙看了他一眼,却没有说什么,毕竟这是城门口,吵起来对城堡的队伍也不好。

        “这人说话真难听。”有些人看不惯宋时的嘴脸,但又不好大声说出来,毕竟对方现在可是中心城市的居民了,伴侣还是高官,若是一个不高兴,在他们小孩的成年礼上懂点手脚怎么办。

        也有人不屑的接话到,“以前穷得吃不上饭的时候,还不是安云看他年纪小,就好心把他带回家,省吃俭用的熬过了那个冬天,没想到,他竟是打上了京的注意。”

        “是啊,要是京愿意和他在一起就算了,可是人家都明确表态了,他还缠着不放……是不是男人啊!”众人窃窃私语的说道,见安云被这样说,他们的看向宋时的目光也不太友善了。

        知恩不报就算了,恩将仇报可不是什么道德的事情。

        宋时也不好说得太过火,引来众怒就不好了,便住了嘴,开始随意的打量着这次过来的城堡居民,基本上他也都能认得出来。

        程晓觉得这个男的有些面熟,应该是以前见过,但是这说话的姿态……实在是不敢恭维,程晓淡淡的移开了眼,京已经朝这边走了过来,他们应该可以去暂住地了。

        “你是……程晓?!”宋时惊叫出声,他可没想到程晓会在这里,这家伙怎么可能会跟着出来呢?难道那些传言都是真的!

        被盯着喊的程晓淡淡的回过头来,看了对方一样,微微点了点头,默不作声。

        “怎么,那个碧红草的解药真是你做出来的,听说你还杀了一名异族?”宋时摆出一脸质疑的神情,“说大话不怕闪了舌头,乱报战功可是要受重罚的,你可要想好了再回答。”

        程晓:“……”他觉得自己没什么好说的。

        “宋时,你别闹了,那些事情的确是程晓做的,我们都可以作证。”安云叹了口气,不知道宋时怎么搞的,居然来挑程晓的刺,这种由城堡联名上报的战功,哪里是做得了假的。

        周围的人类自然配合的点了点头,程晓的功劳的确是实打实的,虽然他们心下不免有些羡慕,但更多的还是感激,自己没本事研制出解药,也怪不得别人。

        “我又没说他撒谎,就是问问而已……”见风向不在自己这边,宋时很识趣的耸了耸肩,“传言有时候是会夸大的,我这也是为了以防万一被小人蒙骗罢了。”

        这小人也不知道指的是谁,但是宋时说的话,大家一时也没什么理由反驳。

        周围几支过来登记的队伍正呆在一起,听见这边的话,也都开始七嘴八舌的讨论了起来。

        “看见没,就是那个人类,研究出了碧红草的解药,还杀了异族和凶兽!”显然,这些人的资料比宋时的齐全一些,连岚他们在路上遇见骨兽的事情,也都知晓了几分。

        毕竟都是同一路的,多多少少,都能碰见一两次,人类总是喜欢互相交换一些有用的情报,知己知彼……不,应该是促进共同发展也好。

        “看起来也不是很强悍,没想到……听说那可是骨兽啊!”

        “之前还杀了一名异族,那可是近身战,而且还是他一个人干的!”

        “身手好的人每个城堡也都有几个,但是能研制出碧红草解药,那可是独一份啊,就连中心城市都没能办到!”

        “也是,听说那家伙以前名声不好,不知怎么的,竟是浪子回头了。”

        “哼,这个世道,谁知道呢……”

        末世,本来就是一个意外横出的时代,有的人前半辈子默默无闻,后半辈子一飞冲天,也有的人一时不擦,从云端坠入泥潭,从此一蹶不振。

        一些偶然间经过的城市居民听见这些乡巴佬们的闲谈,也不禁停下了脚步,他们捕捉到了碧红草、凶兽、守城等字眼,反正走过路过,闲来无事,八卦,谁不爱。

        “就是那人研制了碧红草的解药?看起来还算过得去……”城市中的居民一边找各种理由停留下来,一边竖起耳朵,收听那些人流露出来的消息。

        “听说还杀过凶兽和异族,身手倒是有些了得。”一名身形高大的人类对程晓如何杀掉骨兽很感兴趣,从那些外来人说话的语气来看,这件事情应该是真的了。

        “有点意思,他也是带着小孩过来参加成年礼的,说不定能碰见。”有的青年带着自家的孩子,朝着那群人指指点点的。

        “说不定还会其他解药的研制,找机会结识一番也好……”这是药铺的老板,正是开在城门口的那一家。

        “啧啧,是不错,不过比上我们城中的那位……”有人见大家都夸着似乎程晓,不禁故意欲言又止……

        “那位?噢,你是说……哈哈哈,那怎么能比!”许多人闻言忍俊不禁。

        “是啊,根本没有可比性,你这是在损大人的名声么?”有人开口调笑道。

        “这个人类以前可不是什么好人,臭名远扬呢,找他们城堡过来的人打听打听就知道了,你还敢拿他和大人比!”也有些知道一些底细的人,愤愤不平的吼道。

        “就是啊,我们大人,那可是……大、大人?!”那人一回头,却是不禁惊叫出声。

        众人纷纷朝道路中间看去,只见城门大开,一对人马在守军恭恭敬敬的迎接下,信步朝前走来。

        “是大人回城了!”站的近了的城市居民,纷纷挤到前方去,像是在观看什么奇景似的。

        程晓他们被人群挤到了一边,还好队伍没有被冲散开来。

        “这是谁啊?”有人不明所以的问道,这阵势可不小,而且刚才听说这名大人也只是外出归来,还不是什么远途。

        “不太清楚……”安云也答不上来,不过应该是中心城市中备受尊敬的高层才对。

        “哼,那是沐大人,你们可没资格知道大人的全名,只管膜拜就好了。”一旁的宋时不屑的看了人们一眼,果然是没见识的,连沐大人的名声都不知道。

        “他是城市拍卖行和最大药草行的主人。”京见安云低下头,便开口说道。

        “京!”宋时没好气的咬了咬唇,他还想看安云吃瘪的模样,没想到京还这样细心,却一直没和自己打招呼。

        “看样子……他是人类?”因为对方全身包裹在华丽的黑色长袍中,还带着兜帽,安云根本看不见这位沐大人的面容,只是从身形上可以判断出一些。

        京点点头,看向沐大人的眼里,竟是带着几分敬畏,“他是一名了不起的人类。”

        安云有些惊讶,京很少会这样直白的夸奖一个人,还是这样高的评价,看来这位大人的确很厉害。

        京见有几名异族和人类好奇的挤了上去看热闹,都快要被人群淹没了,便先扭头看了看安云和宋时,两人看起来面色如常,并未有什么冲突,他思索着自己离开两分钟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便走过去将那几名伙伴喊了回来,马上就要动身去暂住地了。

        “安云啊,现在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了吧。”见京离开一小会,宋时又开始找机会刺激安云,“告诉你,听说沐大人还是最为神秘的暗阁主人,根本就不是你们这些人能够比肩的!”

        安云不想搭理他,便低头不语。

        “人啊,就要有自知之明……”宋时打算再接再厉,最好能让安云心神不宁,身体再虚弱几分。

        “你可以?”站在一旁的程晓突然开口淡声问道。

        “你……我……”他也不敢在这里放大话说自己能站在沐大人身边,那可不是开玩笑的,万一被沐大人的那些死忠们知道了,搞不好能把自己给玩死了。

        宋时一时之间搭不上话,噎了一下,喘了几口气好不容易恢复过来,却发现京已经回来了,便不得不闭上了嘴,他可还要维持自己良好的形象,韦大人这次就是要让自己过来套套交情,顺便拿到碧红草的药方,这种东西,估计是由领头的京来决定了!

        一想到韦那蛮横的面孔,宋时不禁打了个寒颤,人人都道自己生活富足、衣食无忧,只有自己才知道,那个韦根本就是个极度凶残的家伙!

        宋时愤愤的瞪了眼程晓,发现对方根本毫不在意,不过是个下贱之人,冬天肯定是吃不饱喝不足的,拽什么!他瞅见程晓身旁的岚,又不禁多看了好一会,虽然他喜欢的是京,但是像岚这样高大俊美的异族,的确不常见,竟然被程晓这头猪给啃了!

        “程晓,刚才谢谢了。”安云朝程晓投来感激的眼神,悄声说道,他本来就不怎么善言辞,每次对上宋时,都只有吃瘪的份,这种事情却又不好总和京诉苦,毕竟自己也是一名男人。

        “不必。”程晓淡淡的说道,他只是觉得对方有些咄咄逼人罢了。

        “我们从旁边走吧,现在前面堵着,一时半会过不去。”京朝众人说道,因为那位沐大人的归来,很多城市居民和外来人员都凑上去围观了,恰好堵住了去往暂住地的道路。

        “也行,绕点路,多见识下中心城市的景貌也好。”大家都没有反对意见,虽然浑身疲惫,但是现在已经安全了,多走走没什么大不了的。

        突然前方还堵着的人群瞬间散了开去,空出了一条不算宽的道路。

        几名身穿黑色长袍,且罩着兜帽的人骑在驯服好了的飞马上,缓缓从程晓等人身旁经过。

        众人顿时鸦雀无声,仰着头,看着这几名尊贵的人类,样式雅致的长袍虽然没有黄金宝石的点缀,但光是那泛着淡光的料子就知其非同凡响,更不要说衣袍的胸口合扣处还嵌入一颗拇指般大小的淡蓝色珠子,那竟是能量球!

        真是够奢华的……队伍中的大部分成员不禁面露震撼之色。

        “你就是程晓?”领头的男人突然停下了飞马,清悦的声音缓缓响起,让人不禁陶醉。

        原本只是看了对方一眼,便不经意低下头的程晓闻言不禁挑了挑眉梢,抬起眼,对上了那一双清澈淡然的眼眸,他就是那位沐大人了……

        程晓神色不变的点点头,虽然看不清面容,但是他能确定,自己对此人毫无印象,起码这样的眼神,在记忆里是未曾出现过的。

        男人身后的几名人类倒是有些诧异,第一次面对大人,还能这样沉稳自然,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男人眼底划过一丝锐利,面色温和的说道:“听闻你研制出了碧红草的解药,不仅只身打败了一名异族,甚至还帮忙大家杀了一头骨兽?”

        没有夸大其词,却也道出了程晓的功绩。

        “……只是侥幸。”程晓淡淡的答道。

        “哦,是这样吗?”男人抬起头,看了眼众人,显然是想听听大家的意见。

        周围的队伍成员见这位沐大人对程晓感兴趣,也都不禁纷纷插话。

        “大人,程晓的确很厉害,碧红草的解药根本不在话下!”

        “是啊,要是没有他,我们可就未必能活到今天了。”

        “那头骨兽可不是一般的凶猛啊……”

        “虽然没接触过他,但是在休息地那会,他可还独自杀了一头凶兽呢!”

        “什么,还有休息地的凶兽?”围观的城市居民发现自己漏掉了一个重要消息,休息地还会出现凶兽?这可不得了!难怪会被上级隐瞒下来,他们也收不到什么风声……

        “对啊,都忘了这一回了,那头凶兽体型也不小,说起来当时我们队伍也有成员在那里,幸好有程晓出手啊!”

        “沐大人,程晓他确实是立了挺多功劳,毋庸置疑。”安云最后说了一句,简洁明了,毕竟城堡已经为程晓申请奖励了,那才是实打实的回报。

        男人挥手,停下了众人的议论纷纷,却是收起了笑容,朝程晓冷然说道:“既然有如此身手和能力,为何之前一直藏拙,不回报众人、学以致用,反而导致许多人因身中碧红草之毒而无奈死去!”

        凌厉的质问声让众人不禁都安静了下来,安云也愣住了,刚才大家都说了这么多,沐大人不是打算嘉奖程晓的吗……

        这是……兴师问罪?程晓微微皱了皱眉,自己似乎进城不利啊。

        “更别说,你的战力在之前从未用在城堡防御上,许是你不愿冒险战斗,但至少能教导其他居民学会防身之道,强身健体、以备万一。”男人语气放得轻缓了一些,听起来并不严厉,却带着一种的坚定意味。

        周围的人们也开始思考沐大人的话语。

        “是啊,程晓他以前怎么没这样做?”

        “可他也是最近才变好的……”

        “那些招式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练出了的,但是他在之前也没有用过!”

        “人家不想出手,也没办法吧……不过沐大人说的没错,若是早点……”

        ……

        众人低声交谈着,看向程晓的目光却不再是一味的敬佩,这个时代,有的人的确是想做隐士高人,但是身在城堡中,受到城堡居民的保护,就理应要贡献出自己的力量才对。

        “我的孩子,就是中了碧红草的毒死了,呜呜,就是在去年啊!”已经有人哭出了声,碧红草的毒性一直无解,这几年也因此而死了不少人。

        “程晓,难道你以前就是袖手旁观,明明有能力却躲在别人的背后,这样自私自利,实在是太恶心了!”宋时眼瞅着这个绝佳的机会,立马站了出来,大声指责道。

        既可以打击程晓,又能给沐大人卖个好,何乐而不呢,宋时心里洋洋得意的想着。

        “是啊,太自私了……”很快就有人接口道,显然都是站在男人这一边的。

        “他以前的名声可不就是臭的,现在变好也不知道能持续多久!”

        “就是啊,倒不如趁机叫他把知道的都说出来,省的之后又开始见死不救,真是可恶!”

        “你说他的心是不是石头做的,同一个城堡的居民遇险,都还能忍得住不出手?”

        风向开始朝一边倒去,毕竟沐大人身份显赫,说出的话自然分量不一般。

        “不,你们误会了,程晓不是那样的人!”安云力争辩驳,却人微言轻,队伍中的几人也无奈的看向程晓。

        “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程晓眯起眼睛,淡声问道。

        当事人突然开口,其他的人类和异族自然停下了议论,用一种惊异的眼神看向出声的程晓,纷纷竖起耳朵来,这个人类……竟是敢当面对上沐大人!

        他不是应该立即跪地求饶,承认错误吗……宋时怔住了,程晓的胆子,有这么大?

        男人轻轻的看了程晓一眼,眼底却是完全没有将这个人类的身影放入,看不清形势之人,不足为惧。

        “理应尽己所能,报效城市,以己之力,帮助他人,当前环境恶劣,若独身一个人,难以生存,还望各位要引以为鉴,互助互利才是。”男人环顾四周,淡然说出了这一番话来。

        众人不由得点了点头,的确,虽然现在人性不算什么值钱的东西,却是保证种族存亡的最后底线,太过于自私的人,再怎么有才华,不用出来,也是白搭。

        “嗯,你说的没错。”程晓点点头,表示赞同,面色却没有一丝惊慌。

        “你可知罪?”男人漫不经心的看了眼身处低位的人类,但见程晓不语,心想对方也许是被惊惧了,便淡然说道“念在你有悔改之意,我不做追究,希望你好自为之。”

        “哦,我之前身体不好。”程晓仰起头,一脸严肃,“不能出城。”

        既然身体差到不能外出,那肯定没法去研制碧红草,更不要说什么战斗了,再好的技术,身体素质跟不上,说不定连匕首都拎不起来……

        “啊,对,程晓以前从来没有出过城,在找到碧红草解药之前,他还大病了一场,差点就没了!”安云反应过来,立马出声说道。

        “听说岚还特意为他找了许多草药,这才救了过来,有几次都昏迷了呢!”

        “呃……你这么说,的确,程晓以前病恹恹的,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见过他了。”队伍中的人也发现了,他们刚还动摇了下想法,现在就只剩下愧疚了。

        人家是身体不好,不是不想出力,这不,身体一好,就跟着出城了,谁也说不了什么。

        程晓摸了摸鼻尖,他当时的确是大病不愈挂了吧……

        见城堡中的人都这样说了,更何况他们也没什么需要在这种事情上撒谎,围观的众人自然就解开了心里的这个疙瘩。人嘛,不能太勉强,人家都病的起不来床,难道还逼着对方拿生命去战斗吗?

        那也只能是为凶兽添加粮食罢了!

        很多人都朝程晓投来歉疚的目光,刚才没有相当对方的难处,就无故发出指责,他们也很不好意思。

        宋时更是脸一时红一时白的,刚才他叫嚣得最起劲,没想到一眨眼,自己就成了犯错的了。

        “抱歉,这件事,是我没查清楚前后经过。”男人见程晓三言两语之间,就让事态发展到了这个地步,便看了淡淡的对方一眼,下了马,朝程晓说道。

        男人眼神温和,语气虽淡然,却多了几分诚恳,让众人都不禁感到敬佩,沐大人这样的身份,能马上道歉,态度又这样缓和,实在是……品行绝佳啊!

        “大人,您也不必自责,这是下属收集情报不利,您也是爱惜人才,方才出言提醒。”男人身后的几名人类也纷纷下马,出声说道。

        “大人也是担心木秀于林,程晓,若不是过于在意你,大人也不会花费心思去查看你的资料。”

        “大人的确是心系众人,这才思虑了多一层……”

        人们听这几人一说,也都不禁点了点头,这件事情虽然是差点冤枉了程晓,但是沐大人也是没有事先知道这些缘由,所以才会下了错误的判断。

        而且大人已经道歉了,于情于理,都不好再计较。

        而且程晓以前也只是一个名不经传的小人物,就算是现在有了几分名声,自然还是远远比不上人们心中的偶像,所以城堡队伍想要继续追究此事,是不可能的了,他们也没有那个权利。

        见对方已经放低了姿态,程晓便微微笑道:“不必,大人日后遇事还望调查清楚,以免无故耗费心神。”

        大部分人都并不觉得程晓这样说有什么不对,听起来,他也是担心沐大人在这些小事耗费心神吧,真是个好青年,气度也好,在大人面前也没有畏畏缩缩的上不了台面。

        有几名地位较高的异族和人类倒是投来了赞许的目光,他们心想,敢这样接话,也许程晓的背景也不简单,不过就冲着这份胆识,人倒是可以找机会接触一下,关于各种毒草解药的事情,很多势力都想分一杯羹。

        末世,生存最重要,若是不小心中了无药可解的毒,那岂不是等死?对于战力较高的异族和人类而言,这种挣扎不能的死法,真是太憋屈了……

        但是这句话让打算给男人帮腔的几名人类都卡了一下,暗地里面面相觑,这名人类,胆子真不是一般的大,按理说,现在就应该马上示弱,说几句好话,可是绝对不能接下沐大人的道歉啊!

        他居然这样云淡风轻的接了……

        他真以为自己和沐大人的地位是平等的吗?!

        几名人类开始寻找理由打算发难,想必这也是沐大人的心思。

        男人掩盖住眼底的暗光,面色淡然的看了眼程晓,却是将目光停留到了岚的身上。

        多年不见,这名异族依旧是那样风姿卓绝,俊美非凡,想必战力还是那样强悍……不,应该是到了自己料想不到的境界!

        岚看了眼面前的男人,却突然将自己身旁的人类抱了起来,这一举动让周围的人都不禁停止议论,纷纷看了过来,旁边那名异族,似乎是程晓的伴侣……

        程晓不明所以的看了看异族,却发现对方正低头看向自己,眼眸深邃。

        “放我下来。”程晓说得有些咬牙切齿,大庭广众之下,这名异族想要干嘛?

        “你身体不好。”岚沉声说道,迈开步子便朝暂住地走去,这里人多嘴杂,沐清身后那几名人类显然不打算就此善罢甘休,还是先带着这名人类离开为好。

        作者有话要说:么么亲们~*一直卡着,现在才发上来【愧疚脸】~地雷也看不见鸟,明天写上……【打滚】

        PS:祝大家双节快乐~么么哒~

  http://www.biqugex.com/book_53895/181763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