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变废为宝 > 第123章 杀父

第123章 杀父

        程晓刚沾上床,上身还没躺平,异族的大手就从衣服底下伸了进来,略显粗糙的指尖滑过细腻的肌肤,神经末梢传来的摩擦感让程晓不禁打了个颤。

        岚先是在依旧平坦的小腹上微微按压,观察着人类的表情,见并无异状后,似乎轻轻叹了口气,低下头,亲上了程晓因为讶异而微微张开的双唇。

        如同要将伴侣融入骨血般,大力的反复吸允,待激烈得让身体下方的人不自觉的扶上自己的肩膀,用了些推开的力度后,方才放了开来,让人类好喘息一会。

        人类第一反应是看向窗外,大白天,开窗不关门,伤风败俗啊!

        岚见伴侣有些心不在焉,便咬着耳朵低声解释了几句,原来在发现威尔人的踪迹后,凛和弃便被送到了大殿中,和其他还未有实战经验的幼崽们呆在一起,进行统一训练。

        用齐钧的话来说,即便是异族无惧死亡,为战而生,也不能一味的去送死,临阵磨枪,不磨谁知道能不能光,何必急在一时半会,成年异族也不至于还挤不出这一些时间,来让幼崽们增加存活的机率。

        程晓眯着眼,打算找个其他理由给挣扎开来,却抬眼看见了异族那一抹担忧的神色,不免又心软了下来。

        是因为担心自己的身体么……

        但是所谓的注入液体可以增强身体细胞活性这种说法,常人一时之间,还是听难以接受。

        即便是过了这么久,程晓还是觉得吸收那些液体什么的,有些不太适应。

        岚见人类柔和下来的眉眼,抚摸了下对方清俊的脸颊,却是顿了顿,起身将门窗关好,并仔细拉上帘子。

        因为这些住所在构建时,已经考虑到了通风的因素,所以透气性相当好,相对院子外边昼夜温差变化差距极大的天气而言,也算是冬暖夏凉,舒适度较为适宜居住。

        虽然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但程晓还是暗地里扯了扯嘴角,老是被压,多少总有些不适应。

        他试图讨价还价一番,“……有无想问的?”

        他那样直接上前,一刀拿下那名黑袍人,异族就不好奇,就不惊讶,就不觉得世界瞬间不科学了,至少总得问下自己是如何发现黑袍人那时状态的改变才是。

        异族微微颔首,“无妨,待会。”

        什么意思?程晓还未反应过来,便被异族翻了个身,温柔的抚弄了一会,便从后面进入,借助润滑的效果一下子入到了最深处。

        “唔!”人类咬着牙,却是忍不住闷哼出声。

        岚安抚的亲着对方的后颈,一路往下,在平滑细腻的肌肤上,留下点点痕迹。

        床上运动的这种体能的损耗,对于异族而言,似乎不值得一提。

        “……够了。”程晓喘息着,低声说道。

        都快上百次了,做死也不是这么个死法。

        闻言,岚小心的换了个姿势,将人类抱在怀中,堵上了那双微微张开,偶尔露出些许声音的淡色薄唇。

        “呜……”人类浑身微微颤动,似乎是快要到了巅峰。

        异族停下了动作,凝眸看向自家的伴侣。

        程晓难耐的扭动了下精悍的窄腰,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那种能量是什么?”岚声音低沉悦耳,在程晓听来,却是坏透了。

        之前隐忍着一直不发问,原来是等在这里!

        愤恨的瞪了异族一眼,虽然自己不是在上面的那个,但是这种七上八下的感觉,可不怎么舒服。

        “嗯?”岚又抬了抬身体。

        电流刺激般的触感瞬间穿透全身,程晓觉得腰都快酥软了。

        “……是异能。”终于说出了口,人类此时却不觉得,会像什么心口的大石落地,顿时轻松了许多,现在根本就是火上添油。

        “和你的一样。”语气肯定,毫无怀疑,岚的双眸如同星空般深邃,径直的看向了程晓的心底。

        “不知道,预计一样,可能是当年我父亲的杰作。”程晓也不矫情,玩什么说一半,吞一半,这个时候,时间比较重要,他便将之前的猜想,以及一些关于异能形成的推断,简单的说了出来。

        “对身体有无影响?”异族声音冷冽,却是蕴含着丝丝的担忧。

        没想到岚在知晓异能的大致情况后,第一个问题,会是这个,程晓不禁勾了勾唇角,淡淡的笑道,“身体强化、空间移动、泥土改造……它的力量恐怕超出预估,而副作用,似乎还未发现。”

        时间间隔,也算是副作用的一种,但是这种改造身体的异能,不可能只有获得,而没有付出,他从来都不觉得,天底下有免费的午餐,即便是岚对自己的情感,也并非一触而就。

        是在长久以往的朝夕相处中,日积月累,一点一点的将之前那种恶劣至极的印象给拧过来的。

        “……日后慎用。”异族听见人类语气沉稳,表明目前并无大碍时,似乎暗中略微叹了口气。

        “……嗯,我有分寸。”程晓淡淡的笑了笑,异族倒也没说以后不准用,正合他意,那样未免有些不现实,封存力量而不是掌握它,是最蠢的办法。

        没有永远的锁,这等于只是将危险延后罢了。

        对于异族此刻眼神清明,神色平静,脸上并无一丝阴暗之色,程晓很是满意,毕竟这种逆天的能力,即便是再好得朋友,与公与私,都难免会心生他想。

        往小的,满足个人私欲不说,一个造福大众,缔造人类美好未来的帽子扣下,也难免会接着要求他,按上层定下的规矩办事,每一分每一秒都竭尽全力的工作,好好做贡献。

        “别怕,”岚像是知晓人类在思索什么一般,轻柔的咬了咬对方口感甚好的胸膛,“不会强迫你。”

        一直隐瞒下这件事情,也有不愿意让自己的力量过早公诸于众,吸引心思不轨之人的思量在其中,程晓见异族如此直白的说了出来,不由得心下平静了许多。

        回抱了下自家的伴侣,他觉得可以好好的补偿下,可怜巴巴被瞒在鼓里这么久的男人,之前几次出手后,虽然异族没多问,但眼底的担忧却是没有躲过自己的明察秋毫。

        “还不动?!”话虽如此,但该问的都问完了,做人可是要厚道点,做异族自然也一样。

        岚见程晓似乎热情了些,轻笑了声,继续床上的开拓大业。

        士兵们将黑袍青年拖入了大牢中,按照程先生的吩咐,把这名人类和洺大人关押在一起,锁好牢门,便各自退到外围坚守岗位去了。

        青年躺在地上,似乎死去一般,一动不动,来回巡逻的几名士兵也不去理会,只是径直完成例行的检查后,便离开了牢门附近。

        一直到了深夜,地上的人类这次动了下另外一只,尚还完好的胳膊,撑着身体,从地面上缓慢爬起。

        黑漆漆的牢内只有窗外透进来的一点淡光,但并不影响他看见缩在墙边的那名异族。

        “洺?!”青年眼神一亮,迅速挪到那人身边,还好,自己赌对了,洺果然没死,就说嘛,自己千挑万选的伴侣,怎么可能不是人上人呢,王者在登顶之前,总会受到挫折,小说电视里面,都是这样的发展。

        然后身为同甘共苦、患难与共的自己,自然就是将来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并被那唯一的一人,放在掌心疼爱的,心尖尖上的人儿了。

        怀着美好的憧憬,青年伸出手,温柔的抬起了异族的下巴,想必是太累了,才会睡去,现在若是献上一个亲亲,那简直就是打破魔咒的神圣之唇啊!

        洺的脸在淡的月光中,十分清晰的呈现在了青年的眼里。

        “啊啊啊啊啊!”

        异族被吵醒,费劲的睁开一只眼睛,斜了眼鬼哭狼嚎的人类,新来的?似乎有点眼熟……

        难道是被送进来给自己发泄用得,这群士兵,想得倒是周到。

        洺寻思着,却有些怀疑,别说岚了,即便是飒,也不像是会用这招的人,威尔人的进军,应该给异族军团造成了极大的压力,想必现在都有了不小的伤亡,按此说来,费尽心机的讨好自己,也只是第一步罢了。

        借助自己来和威尔人达成协议,苟活于世,才是异族们最终的目的……洺勾了勾扭曲了的唇角,用脚趾头都能知道,可没这么简单就打动自己,那群异族脑子里进水了么!

        一名人类?哼,起码也得把岚扒光的,捆绑起来送到他面前,跪在地上舔得舒服了才行,然后,应该是准备好所有的道具,让自己爽爽,再商谈其他事宜不迟。

        异族的体格向来很好,想必吃点药,玩上个三天两夜不带停歇的,应该不成问题。

        见这名脸部一片血肉模糊,五官扭曲得恐怖至极的异族,突然间目露邪恶之色,青年不由得后退几步,贴着墙壁,尖叫大喊救命。

        “闭嘴!”

        洺没好气的说道,恶狠狠地瞪了那名人类一眼,打断了自己的思路,刚才可是差一点就舒服了。

        啧啧,光是想想,就觉得兴奋不已,那可是岚啊,异族历史上最为杰出的将领,也是目前最接近王座的人。

        把总军团长压在身下,听着他无助的哭喊……

        青年发现,眼前这名可怕的异族,不知想到了什么,口水都止不住流下来了,心里顿时觉得恶心死了,再稳下心神,仔细观察到对方竟是被拷在了墙上,且锁链看起来相当牢固。

        “呸!你一个死囚,还敢大声喧哗?真不要命了!”他心想着,现在可不能露怯,便鼓起勇气,装作一脸淡然的,上前踢了一脚,嘴里出声骂道。

        洺猝不及防,不禁扭动身子闪避,带动锁链哗哗作响,“卑微的人类,你竟敢对我出手?!”

        这不是送进来伺候自己的么,他们怎么不挑个教育好了的,现在自己这幅模样,哪里还能享受教育的乐趣,那群异族也太考虑不周了。

        “人呢?快来人!”洺气愤的喊道,“你们是怎么办事的,这是求人的态度吗,还不把岚洗干净给我送进来,难道你们准备成为威尔人的口粮?!”

        青年听着听着,不禁嗤笑一声,“一开始还吓得我,原来是个幻想病患者,岚?痴心妄想了吧,那可是我家洺的宠奴,你肯定是排不上号了,洗洗睡吧。”

        说罢,他还特意用眼睛盯了对方的裤裆半响,刚才可是看得一清二楚,这家伙兴奋归兴奋,那话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他也不是个傻的,看看伤势也能推断出些东西来,便忍不住嘲笑道,“再说了,你这都不能人道了吧,哈哈哈,还想什么啊,哈哈哈,笑死我了!”

        “……放屁!”洺气极了,被一名普通人类这样用语言侮辱,如何能忍,“你是谁?!知不知道我是异族将来的总军团长,洺大人,你竟敢口出狂言,告诉你,离死期不远了!”

        “什么?”青年的笑声截然而止,不可置信的上前一步,再仔细观察了下异族的面容,眼睛不完整,鼻子嘴巴都不知道长哪去了,歪歪斜斜的脸颊,看上去和一团烂肉没什么两样,那浑身上下的味道,让人想吐酸水。

        “你是……洺?”

        “废话!”

        “呸!”青年没好气的冷哼道,“我家的洺,可是英姿飒爽,威风凛凛的大将,岂是你一个丑陋异族能媲美的。”

        洺这下也听出了点什么,他眯着眼,看向这名人类,半响,方才面露讶异之色,“是你!”

        两人面面相觑了好一会,方才坐下来,慢慢的交换彼此的情报。

        “你……你怎么也被抓了,那些威尔人呢,他们怎么不来救我们?”洺见青年支支吾吾的也没说出个所以然,心想肯定是他自己不认真使用异能,在关键时刻坏事,惹恼了威尔人,不禁破口大骂,“说,是不是你又招惹他们了,都让你低调点,区区一个人类,还想翻了天不成!”

        原想着这名人类多少还有点用处,那叫什么异能的,分析分析,还是可以作为一个方向的,到时候自己事成后,有一定设备了,便可以把这人放进研究所里,从头到尾研发个透彻,也好让那神奇的异能收为己用。

        青年原本是不好说出威尔人战败的事情,却被骂得一塌糊涂,便梗着脖子,争辩道,“怎么是我的错了,明明是那群异族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威尔人的无敌皮肤被破坏了!”

        “你说什么,这怎么可能……”洺顿了顿,却是没有继续开口,他需要好好想一想,究竟是哪里出了差错。

        见异族安静了下来,不吱声了,青年便愤愤不平的指着他的鼻尖,“还说我,你不撒泡尿,照照这德行,丑死了,别说我不要你,这就是你自己作死!”

        再想想之前见到的那几名异族,无论是那名叫飒的,还是那名叫岚的,无不是人中龙凤的长相,玉树临风不说,声音还很磁性……

        啧啧,早知道洺都废了,那时候不如服个软,好让自己的印象良好些,将来暴露出异能,受到追捧时,也好乘胜追击,多找几个伴侣享受一番。

        “不要我……你凭什么?!”洺被青年这一番话给惊呆了,这人是觉得自己已经可以勾搭岚了么,就凭他这种模样,“你连程晓都不如!”

        真还不如岚身边那名人类长得舒服。

        “程晓?他算什么东西,就连他老爸,还不是死在我手里!”青年见异族居然当着自己的面,称赞另外一名人类,不禁恼恨交加,这算什么,他会不如那个浪荡子?!

        “你杀了他父亲?”洺似乎并不知道这一点,但显然异族对此没有兴趣,“那说明不了什么,你不要找借口。”

        “哼,不怕告诉你,我的异能,就是从程晓他父亲研制出来的药物中,所摄取到的。”青年信誓旦旦的说道,并一副为此骄傲的模样,“若不是我将他暗中带到一个凶兽聚集地,设计让他受了重伤,那男人肯定不会这么容易死,到时候,再弄出其他药丸,岂不是杜绝了异能的唯一性?”

        “东西多了,自然就不值钱了,这点,我还是知道的。”青年撇了撇嘴,一副故作惋惜的模样,“没想到用他儿子的安危,就能这么容易骗到那男人,真是出乎意料之外。”

        “别废话了,你一个人有异能,够个屁用?!”洺突然想到,也许自己也能服用药物,从而获取异能,不禁对青年深恶痛绝,杀了干嘛,把那男人囚禁起来,就以自己的手段,不怕他不好好为自己服务。

        “你还敢怪我?”青年觉得这名异族变了,简直无法沟通,都是他的功劳,这名从对方嘴里出来,就全是自己的错了。

        “唉,当初我捡到的,怎么就不是程晓呢。”洺突然觉得,自己要是能弄到那个人类,也不怕岚不听话,虽然没有异能可以用,但这青年显然没有发挥多大的用处,可有可无,还不如叫程晓的那一个,听说也是个天赋卓绝,贡献杰出的。

        “你……你!”洺想起自己被砍掉的右手,怒从心来,“我走了,别求我!”

        “走?”洺冷笑一声,“走哪去,都是阶下囚,你还能插上翅膀不成。”

        青年对这名已经没有任何利用价值的异族不屑一顾,他扭过头,信步走到了窗边,伸开双手,朝异族用唇语说了句,“再见。”

        人类的身影顿时消失在了洺的视线中。

        异族目瞪口呆的瘫倒在地,瞬移,这人类居然掌握了空间移动……他、他竟敢不带上自己?!

        青年睁开眼,发现四周都是茂密的树林,不禁心下喜,太好了,他喃喃说道,“虽然间隔12小时后便使用异能,会导致两个月的缓冲区,但至少也能活着出来了,再和那名异族呆在一起,恐怕会被套出很多话。”

        想到洺向来的心思细密,青年就觉得自己不能太冒险,毕竟异族的力量非同寻常,若是被制住,身手不行的他,想走都走不了。

        “程晓!”他记住了这个名字,摸出怀中的碧红草药剂,决定走前给那群异族一个深刻的教训,将毒药倒入附近的水源中,多少也能让一大群人中毒身亡。

        异族们忙于救人,自然不可能分出心力来追捕自己,然后,只需要到威尔人的根据地去,等待两个月的周期结束。

        他拿定主意,便小心的朝前走去,一路上东张西望的,只觉得这密林,寂静非常,甚至连虫子的声音都没有。

        “哼,程晓啊程晓,洺居然夸你,真是该死!”他恶狠狠地自言自语,以求增添些胆量。

        “……是么。”一个冷淡的声音突然响起。

        “谁?!”青年瞪大双眼,朝一旁望去。

        程晓从一颗大树下的阴影中走出,神情平淡。

        “是你,你怎么……”

        “怎么知道你在这?”程晓接上话,缓步靠近,“因为我也一样。”

        在同一个地方使用异能,居然还真有一定的相互影响性,程晓从夜□□临开始,便一直站在牢房的外头,监听着两人的对话。

        12小时内强行使用,便会缓冲两个月么,程晓暗自将这点记下,他也尝试过强行使用,却发现自己只需要一周的缓冲区,也就是普通的两倍而已。

        原来每个人的异能情况,还是会有些许不同之处。

        “什么意思,你也一样?”青年狐疑的看向这人,却是突然想起了之前的事情,那枚碧绿色的药丸……是了,他给程晓的,似乎也是一样颜色,难道……

        能在末世活这么久,谁都不会是傻子,青年觉得自己已经猜中七八分了,“哼,你的运气,倒还不错,原来是同路中人。”

        想来对方是不知道他父亲的死因,真够蠢的,不过也好,便于控制。

        说罢,他眼珠子一转,挤出笑容,却是很自然的迎了上去,“呵呵,不打不相识,早说啊,既然如此,我们联手,同为异能使用者,肯定是无敌天下!”

        程晓笑了笑,不做声。

        青年靠得近了些,伸出手,似乎想要搭上对方的肩背,“之前真是对不住了!我道歉,真的。”

        “不必。”程晓淡淡的说道,瞬间出手,将对方手中突然用力刺下的尖刀,给直接转了个方向。

        从青年的太阳穴处横插而入,一击毙命。

        “想着,拥有异能的人,不应该是两名,对么。”他蹲□,对着瞳孔还未扩散的青年说道,“可惜,你速度太慢。”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  别亦难  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  mathlenovo  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  慕城楠  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  -2  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  少年爱恋  扔了一个地雷

        么么亲们~【遁走】

  http://www.biqugex.com/book_53895/181764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