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变废为宝 > 第130章 真相

第130章 真相

        大殿一层,工作人员将中央休息区处的所有设施挪了开来,腾出了一个不小的空间,恰巧能容纳一张符合规格的舞台,和一些奏唱的乐器。

        夜色缓缓降临,彩色的灯光闪起,汇聚于此的居民们在舞台四周挤挤攮攮的,就连二楼三楼处,也有不少人探出头来,观赏这名仰慕已久的“战地巨星”首场公开演出。

        但情况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小溪还是和以前一样,笑容甜美,声音清宁,只是歌曲没听到两首,就有人走上台来,先是将小溪的在前线的英勇事迹复述了一遍,然后宣布转到了现场互动环节。

        紧接着,在某个不知名的男人提问下,小溪说出的话,犹如重磅炸弹一般,将在场的人们炸得头晕眼花、一塌糊涂。

        他说岚大人的伴侣,那个叫程晓的,蓄意杀人?

        还说那名人类很有可能患有间接性精神病!

        所以前几天的那三名成年异族,是身受委屈,背上了黑锅,明明是对方防卫过当,事先出手伤人,却被程晓的关系网给镇压了,哭冤无门……

        不管怎么说,今天的门票算是值回来了,部分抱着旁观心态的人这样暗想道,但绝大部分,还是关心事情的真相问题。

        少年说完这番话后,便先退到后台,暂时休息几分钟,留下一知半解的群众,在私底下哄闹开来,这件爆料来头可不小,再加上关系到公众生活的人身安全和法律公平,以及未来领导者的枕边风问题,各种议论的声音不绝于耳。

        原来那个人类就是岚大人的伴侣,研究出些东西来的程晓,可若真如小溪所言,着人品,也不怎么样嘛。

        这时候,程晓之前在小城堡里面的一些行迹,又一传十、十传百,被人拿出来说道,卫兵长在一旁也没辙,他还能下令杜绝言论自由这个条例么,再说了,人就是议论一下,军部也管不着啊。

        只是中央区域这边,人们也都不会听信太多的谣言,眼见为实,他们又不笨,被人当成刀子还傻乐,凡是总要讲究个证据。

        也有不少人觉得,既然小溪这样说,那程晓肯定是个不好的,别的不管,让这样善良美好的小溪哭泣,这人就是有问题!

        “小溪,喝杯水,刚才渴极了吧。”一名男子站着后台,脸色忧虑地围着少年团团转,一会担心少年累坏了,忙着搬来舒适的暖椅,一又见少年额头还有湿汗,立马找来一条干净洁白的毛巾给递过去。

        只见眼前的少年眉眼弯弯,唇红齿白,面容间带着些许困倦,却依旧强打起精神,朝自己微微点头,露出了一个浅浅暖暖的笑容,上面还带着两俏皮的小酒窝。

        “谢谢,我不累,你们才是辛苦了呢。”说罢,将毛巾接过,却没有往自己身上抹去,而是抬起手,轻柔的在这名男子的额间处蹭了蹭,在擦拭汗水的时候不禁意的皱了皱娇小的眉头,而后又笑意盈盈的看了过来。

        他顿时觉得有些醉了……这是一多么美好的少年啊,真该放在怀里好好呵护,不让他受到任何伤害。

        一旁处理现场事物的林严见状,不禁摇了摇头,随手拿起另外一块毛巾,大步走过来,将少年的小脑袋裹住。

        都已经汗湿了的发梢,正略显服帖的顺在脖颈处,都这样劳累了,若是还感了风寒,那可怎么办,男人的眉心紧皱。

        感受到手下的小脑袋也不挣扎,而是顺从的蹭了蹭自己的手心,如同猫儿一般温和,随后露出一张清秀甜美的小脸,笑眯眯的说道,“林哥,我真没事,休息一会就好。”

        男人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只是目光变得更加柔和了。

        懂事的少年,当真惹人怜爱。

        “林严,群众们的情绪已经很激动了,你说,我们是不是现在就……”另外一名男子步伐匆匆的跑过来,神色有些不稳。

        虽然他们手中握有充足的证据,但是听闻那名叫程晓的人类,身边势力很是强大,若是对方被逼得狗急跳墙,暗中下黑手,危及到小溪的安全怎么办?!

        “小溪还没休息够呢,再等等吧。”原先那名男子擦了擦嘴角的可疑液体,又给少年倒了一杯温水,看这小脸白的,肯定是刚才在舞台上,位置较高,给冻坏了!

        他笑着摸了摸少年的脑袋,“小溪,再喝点,暖暖身子。”

        “嗯。”少年道谢后,接过水杯,粉唇抵着杯子边缘,小口小口的抿着,喝了几口,方才轻轻放下手中的杯子,抬起头来,微微吸了口气,语气平静的说道,“谢谢大家的关心,你们也别为我着急了,请都放心吧,小溪肯定会全力以赴。”

        “呵呵,小溪,我们自然是信你的。”一名男子接过少年手中的杯子和毛巾,放到旁边,并将另外一套簇新的衣物拿了过来。

        雪白的袍子看上去柔软舒适,少年伸开双手,乖巧的穿上,抬起头,一脸纯然的看向男子,剪裁合适的衣物,将那纤细的身肢裹在其中,显得少年越发的清秀精致。

        “是啊,别的不说,小溪,证据确凿,今晚才是揭露真相的时候,放心,我们会一直站在你这边!”

        “嗯,若不是为了给那三人平冤昭雪,你也会继续隐藏下去……唉,小溪,你真是太善良了。”

        “不,你们请别这样说。”少年眉眼柔和,略微低下头来,犹如夏日的荷花般,清爽迷人,“我并没有对此多想。”

        “你们别瞎起哄,不管怎样,都不能大意。”男人提醒道,他总觉得军部的人不会硬吃下这个亏,现在只是来个餐前菜罢了,接下来的,才是重头戏啊。

        怜爱的看了眼走到幕帘前,身姿挺立的纯真少年,男人眉眼锋利,借着这个契机,小溪之前所受到的委屈,他们今日就一并拿回来吧。

        少年再次踏上舞台,原本喧闹的大殿,顿时一片寂静,人们都抬头仰望那名站着聚光灯下,似乎浑身散发出闪耀星光的少年。

        一首《勇敢路途》唱毕,少年上前几步,在台前站定,微微躬身。

        “各位,今晚,十分感谢,你们的到来。”他就这样站在那里,清甜的笑容舒缓了许多人的心绪,声音如同黄莺般悦耳,又如清泉般流入心扉,“因为不善言辞,给你们带来了烦恼,小溪深感抱歉,我在这里宣布,今晚的公演,到此结束,各位,路上小心,请散去吧。”

        场下一时轰然,这、这就算了?!

        许多人都做好了少年会长篇大论的准备,也做好了要认真思考,合理推断的打算,没想到竟是这样的结果。

        人们自然不肯就此散去,他们现在已经不是为了听几首歌的事了!

        程晓的后台在哪里,那三名成年异族怎么处置合适,小溪是否知道什么□□,还是出于何种原因,不便说出口来,这才是他们此时此刻,最为关心的事情。

        台上的少年转过身,似乎打算不顾众人的挽留,而准备自行离去,那弱小而笔直的身影,却是显得有几分落寞。

        卫兵长却是舒了口气,还好,这个少年就此收手,但……难道之前他真的冤枉对方了,这歌手可能只是被利用罢了,年轻单纯的小人类,是比较容易受骗。

        这样说来,那之前提问的那名男子,才是幕后黑手?摸着下巴,抬眼瞅见舞台的灯光开始依次熄灭,虽然这样想是不太厚道,但看着真舒心,总算是要结束了,一会收拾收拾现场,说不定还来得及撸个报告。

        结果异族放松的笑意还没浮上眉眼,就卡在了半路,不上不下,几名下属纠结的看着长官扭曲的面容,默默的移开了眼,真惨,被群众给忽悠了。

        这不,还没完。

        “小溪,是不是他们胁迫你,让你改口?”此时,人群中传出了一个声音,音量不大,却是让周围的部分人都听清了内容。

        少年没有理会,似乎什么都没有听见一般,继续径直往后台走去。

        那个声音停了几秒,又继续说道,“是用……那个理由么,如果你现在不站出来,说出真相,我恐怕,你以后不会再有机会了!”

        理由?什么理由……

        以后没有机会又是何意,小溪要去哪里,还是……小溪不能再随意说话了。

        人们听得有些疑惑,难道战地巨星,现在最为红火的少年,人前只是强颜欢笑,人后还有着什么不得已的苦衷?

        八卦之火几乎燃烧了整个大殿,除去好奇心作祟外,人们于最为真实的目的,是对于那些公开、公平的审查制度,以及合理的法律条款,想要得知其是否能在中心区域顺利通行,还是会被某些势力趁机把控起来罢了,制造出所谓的□□和奴役。

        小溪的步伐似乎缓了缓,却依旧没有想要改变方向。

        那声音继续平稳而冷厉的说道,“你不在乎自己,也要在乎别人的感受,不会有人喜欢被蒙在鼓里,就这样把生命、希望,乃至未来,交给那种无所作为的人!”

        “你这样做,对得起我们这些一直支持你的人,对得起你曾经拼命做出的成就,对得起你当初许下的想成为无私贡献者的誓言么?”

        “英雄不问出处,贡献却是要问来源,你这样忍气吞声,只会助长他人气焰,小溪,即便你自己大度、忍让、不在乎,可其他和你一样善良的人,也在默默承受着压迫啊!”

        现场比之前安静了几分,众人意识到这男人是在爆料,纷纷竖起耳朵,认真的记下每一句话,可一个字一个字的,他们都认得,加了起来,就似乎变得有些深奥了。

        这意思是,小溪在前线拼出的功劳,被谁抢了?

        也不对……名声大噪的战地巨星也就小溪一个,其他的,可都上不了台面,有的甚至连战场都没有去过,净会瞎掰。

        少年却是顿住了脚步,微微回头,原本清澈水灵眼眸中,竟是透着淡淡的红意。

        “天啊,小溪在哭!”

        “谁欺负你了,果然是上面施压么?!”

        “简直不能忍,那谁,多说点,小溪这是怎么了!”

        “看来真的黑幕重重,我猜个不好听的,小溪这次要是脱不开身,许会被关押……”

        “他们有这个种?那群就会缩在这里管我们的家伙,怎么敢和战地英雄动手!”

        “小溪,你别怕,有我们在,不会让那些企图只手遮天的家伙,动你一根汗毛。”

        之前说话的那名男子掩着面,不知何时,悄然从群期间人群中退下,他一直低着头,费劲的挤开众人,从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中走出,拐了几个弯后,确定现场的卫兵因为要制止暴动的人群,而无力监视,便一溜烟的趁机回到后台来。

        一进幕后工作室的门,便笑眯眯的生出大拇指,朝另外几人示意,此次行动,圆满成功,接下来,就看小溪的了。

        林严唇角紧闭,面容严肃,一眼不眨的看向台前,心爱的少年,就站在那里,孤军奋战着,而他们,现在只能默默的在小溪的身后,给予全身心的支持。

        “大人还没到?!”卫兵长已经快忙疯了,他狠狠的瞪了一眼抬上的少年,这么不识抬举,聪明点的,直接散场就算了,还搞出什么苦衷?

        说得好像他们真的在背地里对这个什么巨星,做了威胁迫害似的,他谁啊,值得向来以公正严明著称的第四军团放心上!

        “报告,说是已经在路上了,但是现在场面不受控制,刚才发话的那名男子没找见。”一名士兵满身大汗的挤过来汇报道,和领导说话时,眼睛还不时扫向其他地方,监测异常情况。

        没办法,对长官不敬,死不了,但是现在若出了纰漏,他估计要脱层皮。

        “算了,先看看他怎么说。”卫兵长也没空收拾兵崽子,他寻思着,不然就顺便武力镇压算了,仔细些,不闹出人命,应该是不会有什么大碍。

        这时,舞台灯光突然熄灭,公演现场一片黑暗,在众人的嘈杂声中,一缕白色的灯光洒落在舞台中心,定格在了那名亭亭玉立的少年身上。

        程晓步入大殿时,恰好赶上了一片漆黑,虽然夜视能力还行,但乌漆墨黑的,他习惯性的放轻了脚步。

        齐钧觉得身旁的人类,顿时失去了踪影,他连忙侧过头,确定程晓的存在,心里却不禁暗想,好强的隐蔽能力,这要放在战场,刺杀大将那是妥妥的。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  -2  扔了一个手榴弹~

        谢谢  蜕。  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  囡囡公主  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  延青  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  蜕。  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  mathlenovo  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  冥夜  扔了一个手榴弹~

        谢谢  少年爱恋  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  别亦难  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  BBH  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  風离霪  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  273806  扔了一个地雷

        么么亲们~愚蠢滴作者表示,节日快乐~【捂脸】

  http://www.biqugex.com/book_53895/1817645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