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变废为宝 > 第133章 幼崽

第133章 幼崽

        今晚之后,中央区域内的人们都有了一个大致的意识:岚大人的伴侣,那名叫程晓的人类,招惹不起。

        寻出大菌树菇的功效不假,发明改造泥土很神奇,找到侵略者的弱点更是出乎意料之外,但是……没人说过,他的战斗力也如此爆表啊!

        有些手里还握着程晓之前“光辉事迹”资料的人,早就悄悄的把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给撕了,流言不愧是流言,都流了这么远,还是言之虚。

        侵略者的雌体尸首,被军部迅速处理掉,许那边也是没想到,如此周全的计划,还是失败,一时之间,倒是没有做出什么反应。

        “放着一批前线军官的性命不要,特意通过种种方式抵达岚大人面前,还派出了如此等级的雌体,估计他们也是没想到,会败得那样利索。”齐均喝着热茶,似乎不经意的对一旁的男人说道。

        三番两次的,派出这些不长眼睛的雌体,侵略者那边是个什么意思,他们有何企图,还非得请岚大人过去一叙,思来想去,他决定过来问问那名战俘,多少给点建议也好。

        正在看资料的男人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不置可否。

        齐均想着,这人被自己的种族放弃和背叛,肯定是不愿过多回忆以前的事情,不免有些愧疚,但有个确切的情报,很重要,他们不能一直处于被动的地位。

        虽然有时候,不屑一顾,往高的,可以说是因为实力超然,根本无需考虑太多,但一味自大自傲,相当于自取灭亡。

        程晓被移置到了岚的军部宿舍,外边的小院子,显然已经不那么安全了,异族想着,若是自己不在,飒或者齐钧,也总好就近照顾,不过目前他还是打算呆在人类的身边,多次遇袭,让异族不得不打起十二分警惕,尽管这次是冲着他来的,但谁能说得准,若自己没及时赶回,或是人类碰上异能发动条件不足的时候,结果会如何。

        这样的事情,他想都不敢想。

        夜里休息时,异族没有和往常一样,一段时间不见,便闹着人类,而是抱着对方,用在程晓眼里,十分带感的薄唇,细细的描绘着他的轮廓,自己陪在人类身旁的时间不多,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又总是出乎意料,岚觉得,自己应该改变策略和方式了。

        首当其冲的,就是除去不得不上战场时,最好不要再让人类离开自己的管理范围之外,否则鞭长莫及,他不可能每次都及时赶到,而这种不受控制的恐惧感,让异族双眸暗沉了下来。

        程晓被熟悉的男人的气息给环绕着,心里很踏实,自己一个人也不会害怕,但是这种有值得依靠的亲密之人在身边,从身至心的放松感,实在是很难得。

        凛和弃那边并没有出事,两名小孩不在现场,也被及时通知了这件事情的处理结果,顺带就护在军部中了,大殿都不必去。

        他也不担心太过于宠溺,不管怎么说,肯定是个安全第一的,有个水泥路不走,非得去走流沙地的,不是傻子就是犯二。

        就算是天才,也不会吃饱了撑着,没事拿命来玩儿,死了有通关礼品么?

        更何况,说是护着,在岚的掌控下,估计军部的生活,会比大殿三层的集训,更为严苛和艰巨。

        那里可不养闲人。

        所以说,异族其实是个严父么……程晓觉得自己应该没有什么慈母的自觉,他歪歪脑袋,蹭着异族的脖颈,咬了咬,然后睡去,留下点痕迹,也算睡过不是。

        第二天凌晨,异族还是和往常一样,早早的起身出门,这是日常定点报道,程晓都已经习惯了,而且他们现在是在军部的宿舍,岚处理军务的地方,就在不远的议事处,他还可以随时过去。

        因为岚临时赶回,前线那边的战事似乎有些吃紧,程晓虽然没有特意去询问那面的事情,但从一些人的口中,多少也知道点事情发展的进度。

        似乎,是侵略者的部队中,出现了很厉害的人物。

        比岚还厉害,程晓摸着下巴,在记忆力,自己身边的这名异族,并未曾露过丝毫胆怯之色,久而久之,他也推断了下自家伴侣的实力,在异族群中,应该是数一数二的了。

        现在却是出现了强敌?!

        还是带把的……至少不是侵略者雌体之流了。

        听说,那名叫小溪的歌手,以及之前突袭自己的青年,都是这位的手笔,还只是随意而为,主要的谋略运用在了前线,和岚斗智斗勇上了。

        程晓顿时觉得有些手痒,或者说是骚动,在某些方面,争强好胜是雄性的天性,当然有无能力,是否实施,就要因人而异了。

        一直呆在后方,对自己是一种保护,对孩子也好,他没忘记,自己目前依旧处于死了就一尸两命的情况中,但血性并不会因为什么身体因素的改变,而出现变化,自己总是对个人的实力,有着一定追求的。

        当然孩子也很重要。

        坐在床边,程晓觉得自己陷入了纠结之中,异族雌体的怀孕期是多久,他怎么觉得,自己的小肚子还是和飞机场似的,顶多捏起来,有些手感松软,异族昨晚还说像棉花……

        屁,明明是肌肉!

        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腹部,他有种即将鼓起的错觉。

        吃完早饭,程晓眯了眯眼睛,头脑有些昏沉,异能使用后遗症?没听说过……至少之前并没有出现过类似情况,顶多就是身体有些乏力罢了,可不会这样难受。

        他想了想,挣扎着穿上外衣,却还是一转身就倒在了床上,睡得死沉。

        醒了再出去吧,这是程晓最后的意识。

        一白天没有见到自家伴侣的异族,微微皱着眉,他原想着,人类得到许可,想必今日会特意过来一趟,自己还准备好洗干净了的香甜的的蜜果,以及一些从较为少见,人类还未尝试过的新鲜水果。

        程晓却是没来。

        岚沉思片刻,放下手中的资料,同属下交待一声,便朝军部宿舍走去。

        难道是昨晚受了伤,而他不知道!

        一进门,就看见人类横七竖八的躺在床上,鞋子也没脱,外衣脱了一半……异族细心得发现了鞋底并未沾上尘土,这是,还未出门?

        他将手放到人类的额头上,并无高热感,脱下靴子,摸了摸手脚的温度,属于正常范畴,也并未嗅到丝毫血腥味……异族略微放下心来,他缓了缓心绪,将注意力停留在了人类的腹部上。

        略微,有些鼓起了。

        眼底滑过一丝不易察觉的亮色,岚轻柔的将人类的外衣脱下,把程晓放到床的正中央睡好,随即拉上了暖暖的薄被。

        沉睡期,异族暗想,见人类睡得安逸,眉眼间并无波动,嘴角不禁轻轻勾起,他转身唤来下属,一一交待了下去。

        很快,齐钧就带着大批人马匆忙赶到,还好,程晓是在今天昏睡过去得,要是在昨天,那可就太容易遭到袭击了,心里一阵后怕,想必岚大人也有此感,既然程晓的气运不错,那自己也绝不能让他在昏睡期,出现半点纰漏。

        结果齐钧没料到,岚大人竟是打算亲自护其左右,默默的为还在前线的飒点了个蜡,不过人类有句话,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虽然辛苦点,但也是上好的表现机会……雌体心想着,还是给飒修书一封,说明形势,有事情搞不定,可以通过信息传递询问岚大人,现在这个关键时期还想拉着大人上前线,是不现实了,末了加上一句,请允悲!

        谁不知道那家伙还等着岚大人回去主持大局,毕竟这次侵略者的首领不然小觑,他们也没有什么途径深入敌后。

        岚大人是可以担此重任,但谁敢让他去?

        其他几位军团长,也不是最佳人选。

        不过目前在岚大人的布局之下,倒是没有遭受到什么猛烈进攻,前几天还听说侵略者中了计,要缓上个把月,才能恢复,大人也才能稍微放心的回了待一段时间,陪在自家伴侣的身边,指不定那个计谋,也是已经暗中算计好时间,设了个陷阱等着对方上钩。

        在程晓呼噜呼噜大睡的时候,整个异族群已经处于沸腾的边缘了,尽管消息被严格管控了起来,但是将来第一领导者会即将有亲生血脉这件事情,还是在一日之间,传遍了整个中心区域。

        没办法,毕竟之前程晓公然出现在众人的视线范围内,不少异族也瞧出了些许端倪,他们可是对人类或者雌体,是否怀有幼崽这件事情,尤为敏感,毕竟怀孕期间是享有一定特权和优待,他们也要谨慎而为之。

        齐钧一边为岚大人和程晓感到高兴,一边又暗自叫苦,不得不加派人手,将军部宿舍层层围住,人类从沉睡期醒来,就该抱娃了。

        不过这次他也有些疑惑,程晓之前生过凛,应该有一定经验,人类在察觉自己昏昏欲睡时,都会连忙用各种方式通知自己伴侣,以免错过保护期,而且也是一个极大的报喜,程晓倒是痛快,一声不吭的,若非岚大人发现,他都觉得有点悬,一旦昏睡过去,怎么能没人在身边看守呢。

        其实程晓个人也很冤枉,他却是没想到,这一睡就睡了个把月,还是没有知觉的,醒来时,身上的骨头都快不是自己的了。

        一动咯吱咯吱,和生锈了似的。

        还有那名异族看像自己的眼神,为何如此激动……

        难道他说了什么感人心脾的梦话?

        比如预谋反压的事情。

        要真是这反应,程晓觉得应该普天同庆!

        齐钧进门时,岚正握着程晓的手,眼神深邃的直直看向人类,而程晓,则是一脸的……傻愣。

        “你醒了,可喜可贺。”雌体大大方方的说道,随手将从厨房捎过来的清粥放到床头的小茶几上,虽然不知人类何时醒来,但是常备一碗热食是必须的,否则清醒后的饥饿感,可不那么好受。

        凉了就自己吃掉,也不浪费,齐钧深感自己这段时间喝了一堆的粥粥水水,这些松软易入口的食物,的确是雌体较为喜爱的,他还想给那名战俘分一点,结果人家只是看了一眼,婉拒了。

        真可怜,以前没吃过,现在也不轻易尝试了,齐钧觉得改明儿做点甜点给对方试试吧,被囚禁了这么久,心里和生理上,肯定是受到了不少的虐待,后遗症是无法避免的,比如不愿意继续面对雌体这个身份……

        心下叹气,脸上却是不显,他笑了笑,对还不知道为毛喜为毛贺的人类说道,“是个大胖小子,就睡在养育室,等情况稳定后,再给你抱来,他很健康。”

        说罢,自己功成身退,有空做甜点去,留下时间给着小两口,没看程晓惊喜得连话都说不出了,就会微微张着口,倒是有些可爱。

        异族似乎眼底带笑,伸出手,摸了摸人类的脑袋,“可有不适?”

        一脸傻样的程晓怔了好几秒,方才回过神来,他……生了。

        见人类没反应,异族想了想,也许自家伴侣是乐坏了,又或许是饿得没有力气,他端起一旁的白瓷碗,舀起一勺子白粥,上面撒了一些淡青色的菜丝,看上去清香可口。

        吹了吹,用唇试了试温度,方缓缓递到人类的嘴边。

        程晓还没有从自己莫名其妙的生了,鼓起来的肚子去哪里了,为毛昏迷时还可以有力气生崽等各种惊天疑问中缓过来,空气中的香气就顺着鼻尖,提醒自己都没力气叫的肚子,就算生了一个,也不要变得太扁。

        人类下意识的张开口,含住勺子,不烫,刚好入口,便顺势将白粥给喝了下去。

        果然是饿了,异族心想,又舀起一勺,吹吹凉,送到伴侣唇边。

        一边喝着暖呼呼的粥,一边回忆起之前的事情,总是要从实际出发,一点一点的剖析,才能找到由头,程晓安慰此时稍显一片混乱的自己。

        首先他是困了,然后似乎下意识的睡了,最后迷迷糊糊的醒了,得出结论,生产顺利……

        简洁明了的事情线。

        毛结论!

        程晓一脸淡然的喝粥,心里暗想,没有生育经验这样事情,要不要如此惊悚的来提醒自己,十月怀胎什么的,原来都是自己瞎操心么。

        抚上自己依旧平坦的腹部,温热的粥水让此时的身体很是舒坦。

        “已经平了。”岚见状,想着人类许是和其他人一样,担心自己的身材有所变化,便出言安慰道,其实胖一点也无妨,他并不介意。

        原来真的曾经凸起过?!

        程晓眯着眼,又喝了口粥。

        凛还在军部的训练场,从月前知道母父陷入昏睡期后,他便有些心神不宁。

        虽然也得知父亲一直陪在人类的身边,但自己的脑海里,总是浮现出那名人类的身影,还是放在眼边看着好,他想着,却是不好过去添乱。

        不说别的,万一有事,以他此时的实力,许是被护住的那个,凛一刀斩下眼前的障碍物,对于异族而已,时间很重要,他们的天赋较高不假,但凡事也没有一蹴而就的。

        “凛,好消息。”弃笑眯眯的跑了过来,他时不时就抽空去探探情况,凛也经常问,他们约好,隔一小时换人问一次,卫兵们都差点给他两加点锻炼量了,精神力这么好,看来是操练得不够!

        少年心有所感,抬起头,眼神清亮。

        “恭喜你,多了个弟弟。”弃挑了挑眉梢,心想着该给日常工作中增添一项,到凛的弟弟旁边刷刷好感度,“程叔叔也没事。”

        凛朝他点点头,这些日子,这名少年却是一直陪着他默默守候,时不时出言安慰几句,这份情,是要承下的。

        两名少年此时也等不及了,收到消息后,便同军部告了假,便朝程晓所在的休息处奔去。

        刚出生的小崽子,还处于需要泡一点营养液的阶段,所以目前还不能探视,等过一晚,破掉那层透明柔软的胎壳,也就好了。

        程晓想去看看,怎么也是自己……生下来的,还没见过呢!

        异族见人类坚持,便点点头,隔着玻璃看看还是可以的,他抱起浑身松软无力的伴侣,带他到了养育室旁,给看了一眼。

        特么真的只有一眼,程晓愤愤的咬着牙,那么远,看不清楚!

        “会着凉。”异族给人类紧了紧外袍,认真的说道,便将程晓又送回了床上,刚醒来的人类,很容易就受到病毒入侵,不得不防。

        无奈只能继续喝猪一样吃饱了睡,睡饱了吃的程晓,心里惦记着自己的宝宝,只是异族一直呆在身边,有点碍眼。

        岚不在,他肯定是要过去瞅个仔细的。

        不多一会儿,士兵将凛和弃领了过来。

        程晓拉过自家的……大儿子,亲了亲,笑眯眯的告诉凛他有了一个小弟弟。

        少年微微颔首,他刚才也到那边瞅了眼,幼崽很健康,现在亲眼见到自家的母父平安无事,眼底的喜色便掩盖不住。

        程晓见凛没有什么出现弟弟有人和我争宠,不喜欢小弟弟,优生优育一个最好……等想法,伸出手揉了揉少年的脑袋,想到将来大崽子和小崽子相亲相爱的画面,程晓觉得自己没有白昏。

        弃也连声道贺,毕竟生育是很艰险的,虽然说人类或者雌体,当时处于昏睡状态,但也是这样,才更是凶险万分,毕竟出了事,本人也都使不上力。

        听说是岚大人夜以继日的贴身照顾,后面甚至不惜耗动体内的某些能量,降低人类醒来之后的不适感。

        否则刚醒来就这样有活力,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多少也要虚弱十来天,还会感到身体十分的不适。

        既然孩子们都来了,齐钧便给他们安排了一旁的住宿,等到明天,也好一起迎接小宝宝的露面。

        程晓一整晚,就还是呆在这张床上,眼巴巴的看着异族和凛交待着,今日要让母父好好休息,不能太过劳累什么的……

        和自家崽子玩耍,也叫劳累?

        屁!

        他精神得很……

        可惜,某人四肢无力,敢怒不敢言,生怕异族一个不爽,就把自己给抱着睡了,之前他费尽心思才拒绝掉异族这个看似诱人,实则苦逼的要求,这天突然变得太热,两大男人的贴在一起,黏糊得不行。

        当然还很有可能不止是抱着……

        岚将小孩送到旁边的休息室后,瞧着凛和弃睡得安稳,方才熄了灯,将门轻轻关上,走回自家伴侣的休息室内。

        刚进门,就见人类朝这边看了过来。

        程晓原本一脸精神的想着明日就能见到新生幼崽,又时不时想想现在不宜行事,说不定岚会愿意和他换换位置……门被推开,人类立马换上一副困倦的面容,该睡了。

        再精神些,异族又该动手动脚,不老实,虽然听齐钧说,刚生完娃的人类或者雌体,会散发出一种特别的期望,就和野兽的发情期差不多,但现在并不适合做那些事情。

        要考虑到自家伴侣还处于体虚的状态,所以大部分异族也都只好忍着,待对方有了精神之后,方才可以恢复正常的夜间生活。

        程晓立马决定,必须不能让异族发现,他已经可以活蹦乱跳了。

        “感觉如何?”岚给剥了一小碗的蜜果,递到人类的面前,不宜吃油腻的食物,白粥和蜜果却是很好的选择。

        更何况,这种水果,也能当成补品,对人类的身体,很有好处。

        程晓就着异族的手,将甜滋滋的果肉吃下,很爽,尤其不用自己剥皮。

        “还不错。”他一脸疲惫的,似乎安慰般说道,“只是有些想睡,估计明天就能好了。”

        不好自己怎么能出门抱宝宝。

        “嗯,今晚我陪你,休息吧。”异族给人类盖好被子,随手拿起一本资料,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看了起来。

        程晓一点都不困,精神得很。

        “前线的事情如何?”他见异族看得认真,便忍不住发问,这是刚刚交过来的情报,岚看得如此迅速,肯定是有关战线上的一些近况。

        “……无碍。”异族的声音温和而带有磁性。

        每次都是这两字,程晓暗自撇了撇嘴,他知道异族从来都不愿让自己操心。

        但被蒙在鼓里很伤身知道么。

        异族又翻了一页,程晓眼尖的瞅见上面几个关键字眼,看着就很闹心,想知道!

        “和我说说吧。”人类靠着枕头坐起,一脸淡然。

        “不困了?”岚挑了挑眉梢,似笑非笑。

        程晓:“……”一时激动,忘了。

        眼皮子立马耷拉了下去。

        “今晚不做,休息吧。”异族似乎轻笑了几声,微微勾起唇角,声音略带低沉的说道。

        小九九被发现的程晓一翻身,睡去了,资料什么的,明天再看不迟,他必须表示,自己是真困,绝对不是怕了。

        第二天一大早,众人起身守候在养育室门前,待可以进去后,脚步都是悄然无声,就怕惊到了里边的小东西。

        这是……新生幼崽?

        程晓可没有凛初生时的印象,就算依稀记得个影子,也是很模糊了,现在倒是第一次见着异族的幼崽刚出生的模样,脱去那层所谓的胎模,整个小身子已经可以自由活动了。

        看了眼被拾起来,放在旁边盘子里的那层半透明的,如同薄纱般,却又很有韧性的黏膜状物体,程晓暗想,异族应该没有什么食用的癖好……

        果然,下一秒,就被端出去扔了,显然也没有什么留念的打算,那玩意儿带血腥味,程晓便将注意力放回了眼前的小东西身上。

        绒绒的脑袋正对着自己,看样子还未睡醒,只是听说已经可以睁眼了,异族的幼崽和人类的有些区别,尤其是幼年时期,成长得非常快速,这也是为了适应环境需求,不然谁稀罕长得这样着急。

        忍不住伸出手,试探着轻轻放在幼崽的毛茸茸上。

        小心翼翼的,程晓生怕自己一用力,就把这水嫩嫩的一小团给戳疼了。

        幼崽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几乎就在程晓伸出手的那一刻,它就抬起了头来,努力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许是混合了程晓的特质多一些,这名幼崽的五官显得特别精致,只是还未展开,看不出具体像谁多一些,再加上浑身粉嫩粉嫩,看得人的心都快被萌化了。

        真可爱!

        幼崽敏捷的仰起小脑袋,嗅了嗅空气中的气息,人类的指尖触感柔软,力度适中,他小小的哼唧了几声,生出短短的小手,扒拉着那只修长的手指,用小脸蹭蹭,小短腿也不时的踢腾着,试图整个都趴到那只手上去。

        新生的幼崽,此时已经比巴掌大一些了,看出了对方的意图,程晓轻轻的笑了笑,毫不费力的将幼崽单手抱起,放入怀中,这也是事先问过齐钧,可以做出这样的举动,他才没有多少顾虑的。

        但也是第一次,所以万分小心,小团子这么软乎乎的,细腻嫩白,他就连手指尖的力度都是斟酌再三,肌肉都僵了,也不敢随意动弹几下。

        倒是幼崽比较亲和一些,确认这是自己母父的气味后,便一个劲地往程晓的胸口钻去,找了个暖和的位置,扭了扭小小的屁屁,半眯着眼,准备蹲窝了。

        幼崽是不喝奶的,只吃特定的奶果汁水,程晓心里闪过齐钧告诉自己的话,便被胸前暖呼呼的小东西给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

        似乎睡眼惺忪的幼崽在注意到人类的视线后,便打起精神,发出低柔轻缓的叫声,直到他用手指轻轻的摸了摸对方白嫩红润的小脸蛋,幼崽方才停止发声,又用毛茸茸的小脑袋蹭了蹭程晓的肌肤。

        可爱到爆!

        程晓又一次感慨,低下头,小心的亲了亲自己的宝宝。

        幼崽这下子似乎很是开心,眼神都明亮了几分,滴溜溜的大眼睛转了转,看到了一旁的岚和凛。

        一名是父亲,另外一名……

        幼崽眯起眼睛。

        哥哥?

        凛看了看正窝在母父怀里不动弹的幼崽,再看看一脸惊喜的母父,仔细回忆着,自己刚出生时,似乎并未如此。

        总觉得错过了什么……少年心下莫名感叹。

        “真活泼。”齐钧赞了一句,一般幼崽都是比较安稳的自己吃吃,自己睡睡,等到可以走动时,就很自觉主动的参与各种锻炼,然后慢慢成长起来。

        像程晓宝宝这样,一睁眼就知道粘着母父的,可不常见。

        毕竟异族的个体还是相对独立的,他们即便是嗅到了母父或是父亲的气息,在得到对方许可前,也不会贸然亲近,许是程晓的气息太过于柔和,所以幼崽才会毫无顾忌的靠了过来,而且粘的死紧。

        看这架势,人类今晚肯定是抱着宝宝一起休息了,雌体心想。

        程晓也是如此打算,既然幼崽都窝在自己怀里睡了,也不好放下……主要是,岚一抱,那小手就扒拉着自己的衣物,一副死不撒手的架势。

        而且还用小短腿蹬他爹。

        想想都很有成就感啊!程晓内心在抱着肚子笑。

        人类询问了下注意事项后,便对岚笑眯眯的说,“既然孩子要跟着我,就一起睡吧,反正现在也不用泡营养液了。”

        异族不禁挑了挑眉梢,看了眼人类怀中的幼崽,没说什么,微微颔首。

        岚对幼崽想在哪里休息,并不介意,但要是跟在人类身边,就没有他睡的地方了。

        不过时间不长,现在喜欢跟着母父,也无妨,可以下地后,便会交到自己手中进行训练。

        “你弟弟,挺喜欢撒娇的。”弃见凛在程晓的示意下,凑上前去,摸了摸自家的弟弟后,便一脸若有所思的,不禁笑道。

        “……嗯。”少年想着,难怪每次自己不知如何应对低下头时,总会被人类抱起亲了又亲,说什么别害羞之类的。

        原来母父是喜欢长得可爱,又能显出可爱的,凛默默记下。

        出生的时候不知道,现在懂得也不晚。

        不过也不能一直就这样抱着,等幼崽熟睡后,程晓便轻手轻脚的将宝宝放到柔软的床上,自己便坐到床旁,片刻不离的对着幼崽看了又看,眉清目秀,精致可人,睡觉还吐泡泡……他自动脑补了岚小时候的模样。

        “怎么?”见人类突然一个劲地傻笑,异族有些不解。

        “你小时候,是什么样子。”程晓抬起眼,微微弯起唇角。

        总觉得岚小时候肯定没有这么软萌,说不定是个面瘫冷眼小包子的模样。

        可惜,么有戳揉捏扁的机会了。

        岚眯起眼,自己小时候的资料,倒是还有留存,但人类这幅模样,越笑越有种小得意,难不成觉得他小时候长得丑?

        看着程晓的模样,小时候想必也是很可爱。

        “没你漂亮。”异族想了想,硬巴巴的挤出了一句,他听闻刚生完幼崽的雌体或者人类,有时候会问一些莫名的问题,比如你爱不爱我,哪天我死了怎么办,为何你不无时无刻在我身边……

        据齐钧所言,通俗来讲,这叫产后郁郁症。

        所以他还是哄着人类开心,虽然自己小时候的模样信息,在流亡前,已经被黑市炒到了天价。

        程晓:“……”神回复。

        上辈子的记忆其实也有些模糊了,但是自己小时候,也就是普通孩子一个,就算被个别邻居随口夸奖个早慧,却绝不会有什么惊艳的感觉。

        更别说天资卓绝,仙童转世这样的评价了。

        他顿时乐不可支,异族这是……在拐着弯儿夸他?

        其实也很直白。

        这可难得了……程晓自认审美还是过得去的,岚的长相,不说什么十里挑一了,就是放到最为严苛的专家面前,恐怕都挑不出多少错处。

        他自己就一点都挑不出来,也许是伴侣效应,反正接触得越多,就哪看哪好,不好都已经看不见了。

        所以每次在床上,程晓都觉得自己不管怎样,总是有种莫名赚了的感觉。

        毕竟是个大美男啊,送上门来,还很勤奋卖力。

        “没见过……”程晓掩盖住心里的欢脱,一脸淡然的说道,这是在要照片了。

        或者是影音讯息之类的,他知道异族这边,科技水平和人类可不在同一个水平线上,三维立体那是肯定的了,不错,要是光着,还能看下小屁屁,顺表嘲笑嘲笑尺寸问题。

        反正自己小时候的照片,那是铁定找不见的了。

        嘲笑没门。

        “……需要时间搜寻。”异族微微皱眉,决定将这件事情扯过,以免打搅到人类的好心情,他俯□,亲了亲略带兴奋的伴侣,“今日无事,早些休息。”

        程晓也没有强求,只是略微遗憾,但是很快就被床上的幼崽给转移了注意力。

        软软的小手不知何时勾住了自己的衣角,水汪汪的大眼睛半眯着,努力睁大,一副想睡又想抱抱的表情。

        被萌得一脸舒坦准备陪睡的人类,朝异族挥了挥手,躺床上没心没肺的和孩子一起进入了梦乡之中。

        岚无奈的笑了笑,也没有离开,只是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看着窗外照进来的夜光下,一大一小熟睡的两人,还有凛在旁边的屋子中休息,他闭上眼,片刻之后,缓缓睁开,锋芒四射,前线战事吃紧,一时半会,都再拖不得了。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  小怪兽压倒凹凸曼  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  旸  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  mathlenovo  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  我喜欢看书  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  勿忘星儿  扔了一个地雷

        么么亲们~避免今晚断网……昨天两更和今天一更放在一起鸟~【严肃脸】

  http://www.biqugex.com/book_53895/181764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