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变废为宝 > 第147章 同城

第147章 同城

        大殿的某处,光线几乎透不进来,干燥的地表没有一点水迹,干枯了的暗色血块,显得十分突兀。墙壁上还挂着许多奇形怪状的刑具,看样子都不是第一次被使用了,颜色可深得很,油光呈亮的。

        这样阴森森的环境让人心情压郁不少。

        “真该死,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一名正在牢狱外看守的士兵抱怨道,他看见兄弟过来交班了。

        “别唠叨了,换我来,那些人类还在干活,你去监工吧。”另一名身型胖一些的侵略者冷哼了一句,接过对方手中的登记本,坐到了旁边一张椅子上。

        “那些小市民,也不会逃跑的。”士兵耸了耸肩,无谓的嘀咕了一句,“他们看着也不坏。”

        “……在他们看来,坏的,是我们才对。”接班的士兵掏出腰间的水壶,喝了口水,盖回去后,淡淡的说道。

        “谁说不是呢。”先前那么士兵喃喃自语,“其实,大人究竟是想找什么,这样的处事风格,会不会有些……”

        话还未说完,他的嘴巴就被捂住了,对方恶狠狠地提醒道,“不要命了,大部分人都这样想是没错,但你说出来,岂不是找死么?!”

        “唔……唔……”士兵指了指自己的嘴,费力的点点头,队友才将他松开来。

        小心的环顾四周,确定没有暗线后,方才舒了口气,又瞪了眼这个蠢蛋蛋。

        想死也别拉老子下水啊!

        “咳咳,行了,我先走,你自己小心,里面的可是重刑犯。”士兵朝队友笑了笑,他知道对方是为自己好,现在许多人都觉得青云大人的做法和之前所提倡的化敌为友,重筑家园,有些相背而为,但敢私下议论的,似乎现在连尸体都找不到了。

        队伍中的气氛很是沉重,似乎有什么东西潜伏在暗中,让他们觉得心下惶然。

        “知道。”队友懒懒的应了句,见蠢蛋蛋听进去了自己的话,语气也缓和了下来,“那些人类该休息了,看准点时间。”

        士兵眨了眨眼,突然凑上前来,神神鬼鬼的问了句,“你说……里面究竟是个啥?”

        他们不被允许进入,而且下了军令,违背者,杀无赦!

        天知道里边关押的是什么东西,听说是这次过来的异族谈判团,前去迎接那些家伙的人,现在可一个都见不着,青云大人也不在主位,想必是在忙着其他的事情……

        队友一巴掌扇他头上,心里想想,不说出来能死么!

        “不知道。”一字一顿,咬牙切齿。

        “哼,我就是随口一问。”揉了揉自己的脑袋瓜子,士兵撇了撇嘴,“青云大人不出现,菲斯拉尔大人又一直下落不明……这日子唉……”

        迎接他的是一脚,“滚吧!”

        队友见蠢蛋蛋一溜烟的走开了,方才抽了抽眼角,坐回椅子上,望天,眼底划过浓重的担忧,菲斯拉尔大人……

        “醒了么。”一个低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齐钧恢复意识后,缓缓睁开眼,男人清俊的面容就在自己的面前……不断放大。

        说话需要靠得这样近么,雌体心想,不太自然的微微将头后仰,环顾四周,阴暗的牢笼里除了人类,就是异族,外加这名威尔人的贵族,此外空无一物。

        连饭盆都没有。

        他第一时间迅速数着人头,大家都在,除了……岚大人。

        雌体紧张的直起身子,打算开口,却发现自己的喉咙一片干涸,一出声就火辣辣的生疼。

        男人低头喂了他一口水。

        齐钧差点被呛了一下,瞪着眼睛看向对方。

        男人耸了耸肩,“最后一口水了。”

        他摇了摇空掉的小瓶子,将瓶口向下示意着,这个容器的大小,显然就是两口水的量。

        “我没想到你会醒来,又太渴了,就……”男人似乎有些不太好意思的解释道。

        “……没关系。”其实他也没那么渴,不用从男人嘴里抢水喝的,齐钧顿时哭笑不得,但想想对方这样关心自己,不免有些感动,“谢谢。”

        男人勾了勾唇角,知道雌体心下焦虑的原因,“他们还没醒,至于你的岚大人,他被带走了。”

        菲斯拉尔是第一个清醒过来的,发现自己的处境后,便下意识的寻找那名雌体,生怕对方被抓了去,要知道雌体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是很珍稀的存在。但显然那些人对异族的兴趣比较大。

        他不知是否该松口气,但是看见齐钧呼吸平稳,并无大碍后,眼神不禁柔和了几分。

        闻言齐钧哪里还坐得住,他连忙起身,酸麻的腿部只要适应时候便能忍受下来,只是因为那些气体的副作用还在,浑身无力,双眸略带迷蒙,难以凝聚心力,他望向男人的方向,对方的身体素质似乎很是不错,至少眼神清明。

        被一只雌体眼神朦胧的盯着,修长的脖颈下面,衣饰还有些不整,肩头露了小半个,看上去就像一块圆润的玉石般,手感温滑。

        齐钧腿脚一软,身体前倾了几分,一只大手扶上了肩头。

        男人沉下眼底的暗光,淡淡出声,“毒气还未排出,心急不得。”

        “多谢,可岚大人他……”齐钧步伐不稳,败在对方的诡计下,是他大意了,没有保护好岚和程晓,雌体不禁对自己深深的自责着。

        “先休息,我试试。”男人简洁的说罢,便将雌体扶到一旁的囚牢边缘,靠着坚固的栅栏坐下,自己走到牢门前,这种黑色金属的硬度,早已用脚试验过几次,光踹是肯定踹不开的。

        齐钧看男人皱着眉,似乎在默默思索的模样,不禁觉得对方此时似乎强势了不少,是从之前的打击中恢复过来了么,这名雌体的性格,果然很是不错,他喜欢。

        菲斯拉尔一回头,便见到齐钧正一眼不眨的瞧着自己,那眼神,“……有事?”

        “没,觉得你很好。”齐钧直白的开口夸奖道,毫不掩饰自己的喜欢和赞赏,“我喜欢。”

        男人:“……”一名雌体对他说这句话,要如何正确理解呢。

        见青云已经被击垮,想了想,没有乘胜追击,中年男人弹了弹自己身上被弄脏的部位,皱着眉,很不愉悦的放弃了已经被弄得脏兮兮的衣角,敏锐的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已经收手的程晓身上,他一眼不眨的盯着程晓,手中却是迅速的掏出另外一只针剂,毫不迟疑的刺向自己的大腿根部,淡蓝色的液体被缓缓推入身体里面,轻轻的舒了口气,面色舒坦了不少。

        几秒后,放下捂着左眼的手,原先源源不绝的鲜血竟是不再流出,他轻轻的将额头的发丝拨落一些,使其恰好遮住狰狞的眼伤,扭头对着一旁碎裂大半的墙镜,严谨的整理了下自己的容装。

        药效倒是显著,程晓眯着眼,对方脸上甚至连痛处的表情都已经消失不见,即时生效的药物,并不常见。

        更何况是还带着精神麻痹的止痛效果。

        “大意了。”中年男子活动了下脖颈,吐出口中的血沫,眯着眼低声说道,他正对着程晓走去,手里再次拿起原先的针管,“吸收了防护罩,你也该到达身体极限了,安心上路吧。”

        这话可不是空口无凭,大量的能量进出,本来就十分考验承受者的身体素质和精神层次,像程晓这样年轻的家伙,没多少经验,靠着些小运气,从人人厌弃的废物一举翻身,被土著们捧到了云巅,也不知道对方知不知道捧杀二字何解,不过显然想要再次掉落泥潭,也没有机会了。

        死在高峰,算是便宜了这个臭小子了。

        有些可惜他的脑袋了,异能的使用方式多种多样,即便是自己,也无法全部掌握,这种具备成长性的力量,显然需要更多的实战经验。

        能将程晓的力量化为己用,也是可以省去这些摸索的时间……他点了点下巴,暗想,也许,自己之后还应该再找一个异能的试验品,也免得自己以身涉险,那样并不稳妥,还会影响到做科研的时间。

        “……呸,有什么……冲我来!”青云从废墟中探出一个脑袋,有气无力,却又十分执着的吼道。

        声音比蚊子大上那么一点。

        他瞪着双目,无可奈何的看着对方走向程晓,用尽全力,也只是拿下了中年男子的一只眼睛而已,太失策了,没想到,对方的反应如此敏捷,且显然那个眼伤,此时已经被修复得,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了。

        深深的挫败感贯穿全身,青云挣扎着,企图再次站起来,挡在人类的面前,可惜只是摇摆了两下,便无法制止的再次陷入昏迷之中。

        程晓微微一怔,没想到这么临时队友,会如此维护,他摆摆手,一脸无谓,“既然他是我的父亲,也不必假手他人。”

        可惜青云已经完全昏死过去了,也好,有些东西,他可以亲口确认一下,程晓心下叹气,凝聚心神,认真了起来。

        中年男人冷哼一声,“父亲?你认得,有些晚了。”

        拉起袖子,以免一会被血或是其他污秽溅到,手指合拢,稍稍用力,举起手里的尖细针管,他微微颔首,自己动作的每一个角度都堪称完美,注射也是一种力与美的体现。

        “不,我是单指这具身体。”程晓眯着眼,淡淡的说道,似乎意有所指。

        他随手扯下自己上身变得破烂不堪的衣服,剩下的几缕就任由其挂在腰间,露出了紧实精悍的胸膛,线条流畅而富有力度,将双手自然的垂放在身侧,右手握拳,似乎还在努力吸收余下的一些能量。

        “……不知所云。”中年男人的脸色毫无波动,似乎在看着一名疯子一般,只是在看见对方的身体后,脸上不禁有了一丝嫉恨的神情,却是被掩盖得很好,眼底划过恰到好处的讥讽和怜悯,“我创造了你,赋予于你强大的异能,现在,也该是物归原主的时候了。”

        话音刚落,中年男人的身影如同光速一般瞬间消失在原地,待再次进入程晓的视线范围中时,一手已经握住了青年的右手。

        这是刚才才吸收完大量能量的通道,十分适合再次输入,也能经由那些能量的吸收速度,来保证通道畅通无阻。

        一股强烈的男性气息从身后喷洒出来,程晓皱了皱眉,简直令人作呕。

        “几天没刷牙了,难道牙齿需要保养,不是常识么。”从刚才的小细节可以看得出,这名“父亲”似乎很注重仪表,青年面无表情的说着看似毫不相关的话语,右手就这样软绵绵的被中年男人抓着,也没有打算反抗的迹象。

        有诈么,中年男人的嘴角微微勾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嘲弄,太过于自大的设置陷阱,很容易自食恶果。

        现在自己已经靠得近了,这只嫩鸡还能算计到什么呢,他心里想着,手中的行动却是依旧稳妥,观察着程晓身体上哪怕极其微小的变化,抬手谨慎的将针管缓缓靠近手下的肌肤。

        口中不经意的随口接了句,“论保养牙齿,无需你来指导,失败品。”

        最后三个字着重说。

        “……满嘴喷粪。”程晓眼皮都不抬。

        被这样直白粗口的话给刺得愣了一瞬,中年男人沉着脸,他不在意这些食材的想法,但如此恶劣的行径,还是第一次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不能为此动气,因为不值得,小人物有小人物猖狂的方式,一只狗咬了你,你难道要咬回去?

        但是,此时的心情很不开心。

        不过情绪是不能和行动放在一起考虑的,他对程晓的话不发一言,将针尖对准血管,直刺而下。

        泛着寒光的针尖接触到了程晓肌肤的那一瞬间,便停住了前进的轨迹。

        中年男人一直云淡风轻的面容,此时有了破裂的迹象。

        他的手……使不上力。

        怎么可能?!

        努力了几下,别说继续扎了,就连针管都无法握紧,顺着手指头,就这样掉在了满是尘土的地上,半透明的针筒,映照着自己可笑的影子。

        不可置信的看向青年,对方眼神淡然,他僵硬着脖子,缓缓低头,看向自己的腰部,程晓的一只手,不知何时,放到了自己的侧腰处,那是刚才第一次接触,受伤的部位。

        “你……做了什么?”中年男人的声音由始至终,都很平静,此时,却是有了一丝不稳,浑身的力气就像是一下子被掏空了似的,就连站立,都觉得有些勉强。

        这种无力感,多久没有出现过了。

        “物归原主罢了。”程晓笑了笑,顺手一推,墙上又多了个嵌入式的挂饰。

        这力度比起刚才青云所受的,只强不弱。

        张大嘴吐了几口血,当从碎裂的墙壁上缓缓滑落后,中年男人方才颤抖着肩膀,后知后觉的惊讶出声,“……是黑矿?!”

        没错,这种感觉,瞬间无力的被吸收感,只有黑矿能达到这样的功效,在成千上万次计算当中,他不止千百遍的模拟了这种实验方式。只是自己手中的黑矿,还被放在细管中,在器械上等待着被放入那名异族的身体里面,而另外一部分,应该还在程晓身上才对。

        青年在对方的目光下,打开自己随身携带的小兜,轻巧的翻了个身,袋口往下,几枚灰黑的小石头从里面掉落到了地上,打了个滚,圆乎乎的趟在那里。

        中年男人不禁瞳孔骤缩,那是……普通的石头!

        怎么可能,如果程晓没有随身携带那些黑矿……难道会在青云身上。

        不对,他一直在监视着这两名食材的一举一动,哪怕是掉了一根发丝,自己都能比对方先一步知道。

        那些黑矿,定是不在青云的身上。

        究竟在哪里!

        他绞尽脑汁,几乎癫狂的盯着程晓,企图从这个青年身上看出个洞来。

        程晓抬起手,指了指中年男人的腰部,“碎成粉末,覆盖在了刀尖上。”

        言简意赅的说了句,青年便闭口不语,确定青云并无性命之忧后,便径直走向自家异族。

        虽然这种双腿打开的姿势非常美好,不过只要半夜在自家床上,展现给自己看就行了,他心想着,略带心疼的看着岚被折磨得遍布伤痕的身体,即便是恢复能力如此强大的异族,也无法立即复原的伤势,这些伤口显然不浅。

        “信口胡言,我怎么没有发现?!”他的监视是全方位,无死角的。

        “……抱歉,我没通知你。”程晓语气淡然。

        身为佣兵,躲不过监视,难道大摇大摆的走在路上和敌人说,不爽么,来咬我啊!

        纯属找死。

        “第一次接触,便被你算计了么。”中年男人从地上站起,第一反应时收拾收拾自己的衣着,将衣服下摆拉直,艰难的举起手,顺了下头发,便四肢无力的靠在墙上,淡淡的笑道,“不愧是我的孩子,做的不错。”

        “……过奖。”程晓扯了扯那些锁链,和之前束缚住青云的不同,这些奇特的物件,似乎更为坚韧不少,一时半会,也难以弄断。

        当然有钥匙是最快的了,他抬头看向中年男人的方向。

        “然后又用刚才所吸收的能量,激化那些黑矿发起作用,否则不会瞬间就掏空了我的身体。”中年男人虚弱的继续说道,脸上却没有丝毫的害怕和恐惧,仿佛是在一次父子训练后,同自己的孩子交流心得一般。

        语气中还带着丝丝赞赏,“可惜,我一直将心思放在你的正面袭击上,却是没料到……呵呵,这次算我输了。”

        程晓对此不置可否,他眼尖的发现某钥匙在刚才的袭击中,掉到了地上,显然中年男人是没打算将这种小玩意藏着掖着,犹如你要杀一只鸡,还需要把自家大门的钥匙给好好得锁在保险柜么。

        谁能想到一只待杀被宰的鸡,还会具备打开大门的资格呢。

        不用搜身,真好,对着一个老男人摸上摸下的,实在有些恶心,程晓捡起地上那串得来全不费工夫的黑色钥匙,毫不犹豫的塞进了锁孔,很轻易的就将锁链从异族的身上去除了下来。

        这种锁链装置,可不是什么一根发丝就能撬开的,有时候,老东西进化后,反而会很复杂。

        他小心翼翼的绕过伤口,迅速的把那些该死的锁链给丢得远远的,将手放在异族的胸口处,感受到那稳定的心跳声,这才微微松了口气,不对,应该确定下脖子……于是手从胸膛处的红色小凸滑过,摸到了那洁白光滑的颈部。

        “别怪我,三番两次的试验你,也是身不由己啊。”中年男人叹了口气,“程晓,若你还记得我是你的父亲,就听我一言吧。”

        他神情肃穆,喘着气,背着手,目光似乎有些迷茫,又带着坚定,犹如突然之间,下定决心一般……

        是要告诉我百日筑基的秘方么,程晓眼角抽了抽,再贴上个胡子,这人就能可以得到成仙了。

        “请听我一言。”这句话,自己似乎听了不止一次,难道是失传已久的口头禅么,青年撇了撇嘴,暗想,所以,还是别让对方继续废话了,成王败寇,过于强大的力量比拼,往往就是一瞬间。

        那种打得山无棱、天地合的战斗,比较适用于可以收取门票的战场。

        “别装了,程晓的父亲,一口假牙。”他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不记得这名……所谓的“父亲”了。

        老爸已死,有事烧纸,这个披着人皮的混蛋,还想棍个儿子?

        呸!

        佣兵本质显露无疑,被占便宜可不是什么良好的习惯。

        中年男人这次是真的十分明显愣住了,他眨了眨眼,花费好老大的功夫,才理解这句话的意思,自己嘴里的,都是假牙?!

        这具身体虽步入中年,却还是身强体壮的时候,怎么可能!

        对方无法置信的眼神,让程晓一阵无语,老爸牙齿不好,他也没办法,假牙怎么了,能将假牙做成连附身的家伙都发现不出来,那也是种本事!

        “你从哪来?昙城么。”程晓声音放轻,带着一种奇特的迷惑感似的,随口问了句,这是前世的一个大城市了。

        “不,我是南城的。”中年男人下意识的回答了一句,话刚出口,他就已经目瞪口呆,犹如石化般立在了原地。

        “是么。”程晓扭过头来,笑了笑,“正巧,我也是。”

        作者有话要说:么么亲们~今日开始双更,此为存稿,地雷明日写上~【捂脸】

  http://www.biqugex.com/book_53895/181764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