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变废为宝 > 第166章 试试

第166章 试试

        菲斯拉尔在很久以前,就知道了自己和雌体的区别,当自己还小,当双亲还在,当威尔人内部还没有这么混乱。

        因为面容姣好,身材修长,很容易就被威尔人混入雌体一列,小的时候即便是出门,也会把自己尽量包得严严实实的。

        不是害怕被骚扰,只是纯粹的为了避免麻烦。

        威尔人崇尚力量,民族好战,就连娶亲,都是一路血雨腥风、披荆斩棘,强取豪夺更是不在话下,因此雌体即便数量稀少,但并未被奉为上宾般保护起来,充其量,也就是那些强大的威尔人,可以拿出来向旁人炫耀的战利品罢了。

        从小被当作种族领袖来培养,在同竞争者们不断的杀戮当中成长起来,菲斯拉尔的确没想到,自己会有一天,被亲生的大哥背叛……从而沦为异族叛军的囚徒和玩物。

        “菲斯拉尔,别怪我。”菲斯莱德站着自己的面前,不顾身后那一群邪笑着的勾结者,喃喃自语着。

        男人眼睛都没抬,对于叛变之人,并无二话。

        “还是这么骄傲……”他听见菲斯莱德继续说道,“你太强了,菲斯拉尔,强得脱离了我们的掌控,很可惜,真的,我为你惋惜。”

        男人对此不置可否,弱智的宣言,只是一种可笑的借口,不过是谋逆罢了,哪来这么多的废话,既然敢做,又何必狡辩。

        菲斯莱德说着说着,觉得有些无趣,这个弟弟什么都好,就是太冷情,而且总是神情淡漠,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听说人在剧痛的时候,多少会微微动容。

        菲斯莱德拿起旁边的烙铁,烤得通红的材质光是靠近,都能感受到那炙热的温度,他走到男人面前,蹲□来,对准那白腻光滑的部位,毫不留情的将烙铁按在了对方的大腿根部。

        某种鲜肉烤熟烧焦的味道传到鼻尖,菲斯莱德耸动肩膀,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多么甜香的空气,手腕用力下压,让这些气味来得更加浓烈一些。

        男人皱着眉,一声不吭。

        菲斯莱德有些不悦的看向自己身后的那名异族叛徒,“你都玩了有一段时间,他的骨头,怎么还是那么硬?”

        “呵呵,菲斯莱德大人,酒是越醇越香,好东西,自然要多花时间,等到足够火候了,那才是最上乘的美味,这点可是心急不得。”

        “……随你,反正我以后不会再亲自来了,记得我们之间的盟约。”

        “请您放心,百忙之中抽空过来,已经足以表明贵族的诚意,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被称为异族叛徒的人鞠了个躬,脸上却是不卑不亢,嘴角挂着一丝极淡的笑意,却是让菲斯莱德觉得冰冷透骨。

        真是一个可怕的家伙,不知道异族中还能否有人抵得住这样的叛徒,他心里冷笑,应该是没有了,这样自己到底可以稍微放下心来,专心一统威尔族大权。

        用脚尖踢了踢男人刚才被深度烫伤的部位,并用铁靴的尖端带刺的凸起,残忍的勾着那块皮肉,直接用力撕了下来。

        男人咬着牙闷哼一声,却是面无表情。

        这声音就已经足够让自己愉悦了,菲斯莱德愉快的笑了笑,抬起脚,继续肆意碾压那块血肉模糊的部位,可惜,现在不是时候,不然,他还真想尝尝,脚下这人的味道。

        带着血肉碎末的鞋尖,顺着对方的胸膛,慢慢往上,扯开已经被抽打得破碎了的衣物,蹂过那嫣红的凸起,碾压过脆弱的脖颈,随即上挑起那尖尖的下巴。

        如同星光般璀璨的双眸,很能引起自己心底的暴虐之欲,菲斯莱德伸出舌尖,舔了舔嘴角,长得这样像雌体,说不定身体也是差不多的,真该在送来前,就好好检验一番为妙,这也是认真负责的一种表现嘛。

        “阁下,其实现在时间还早,您若是想要舒爽一次,还是足以的。”那名异族叛徒见状,却是在说完话后,利落的将帘子拉起,退到了一旁。

        因为是在牢狱之中,他也不好先独自出去,这个帘子,就是下面的孝敬了。

        菲斯莱德点点头,隔着帘子称赞道,“你不错。”

        再看向被束缚住四肢,身体被拉伸至极致,任人为所欲为的男人,身上斑驳的血痕却是显得更加妖媚,血腥的诱惑不断的骚动着空气中的甜香,菲斯莱德觉得下面突然血气上涌,以前就没觉得这弟弟如此诱人。

        真该早点就找机会享用才好。

        男人淡淡的看了过来,无法反抗的姿势,眼底却是没有一丝波动,菲斯莱德沉着脸,小心谨慎的观察了下禁锢住男人四肢的锁拷,确保十分牢固,且非常可靠后,露出了一个满意的微笑,“肥水不流外人田,弟弟,想必你也是可以理解哥哥我,这番发自肺腑的疼爱。”

        猴急的脱下上衣,菲斯莱德用那极具侵略性的目光扫视着男人全部露在空气中的身体,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手已经抚摸到了大腿根部,那被灼伤的部位。

        指甲狠狠的插入其中,感受手下那具瑰丽身体的微微颤抖,某种病态的快感油然而起,菲斯莱德闭上双眼,任凭自己陶醉其中,另外一只手,已经开始伸到对方的双腿之间。

        男人的嘴角划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右手突然不顾镣铐的束缚,一拳将菲斯莱德轰到了对面的墙上,中间的帘子也被菲斯莱德飞出的身体给掀了起来,帘子落地后,旁边那名异族叛徒脸上惊异的神情一目了然。

        镣铐在那一瞬间被拉开后,又重新弹回,男人的右手被狠狠的撞击在石墙上,顿时血肉模糊,手腕的肌理甚至已经碎裂开来,露出森森白骨。

        那名异族收回脸上的讶异,先是站着眯着眼看了看眼神冷冽的男人,略带兴趣的挑了挑眉梢,有点意思,似乎,和岚的性格,有几分相似了,露出满意的神情,这才大步走过去确认自己盟友的死活。

        他也并非要和这位名为菲斯莱德的威尔人合作不可,但显然不可一世,又智商有限的家伙,比较容易控制,听说对方的背后还有其他什么势力,似乎还涉及到某种科研机构,但无所谓,只要……能让自己稍微,满足点臆想,也就足够了。

        一想到能将一直压在自己顶上的男人,狠狠的掀翻在地,随意的放在怀中随意玩弄,肆意□□,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这才是此次旅途的终点。

        他看向那名爆发之后,又恢复沉默不语的男人,至于这个,不过是旅途中的小小调剂罢了,了胜于无,让自己在劳累之余,舒服下也是好的。

        “菲斯莱德大人,您……没事吧?”异族叛徒弓下腰,居高临下的看向这名威尔人。

        鼻头已经被直接打烂,满满一嘴巴的牙齿几乎全部脱落,面部的凹陷处,让两个眼眶都有迸裂的迹象,菲斯莱德呜呜咽咽的发不出声音,眼巴巴的看着天花板,嘴角还留着哈喇,刚才的撞击,可能是伤害到了头部。

        没有上前将菲斯莱德扶起,异族叛徒甩甩手,叫来人,让他们把这位傻乎乎的威尔人代表给送回去,说明原因,并表明己方坚定的立场,希望那边再派一个合适的人选过来。

        至于伤害到菲斯莱德的男人,他会好好的惩罚一番,不会让那边难做的。

        交待完后,异族回过身,从怀里掏出一管针剂,这是准备已久的货物了,原本是想让菲斯莱德一会可以一同欣赏那诱人的美景,没有什么会比逼得这样傲骨铮铮的男人癫狂求饶,更为激动人心的事情了。

        可惜,那个白痴没有这个艳福了,利索的将针筒插入男人的手臂,将里面的液体缓缓推入,随后将针尖拔出,丢弃到一边,命人搬来一张椅子,他就这样在男人的面前坐着,一边喝着热茶,一边等待深夜的来临。

        菲斯拉尔不知道那种液体是什么,但是能感受到四肢百骸中莫名升起的兴奋感,羞耻的部位开始慢慢苏醒,身体似乎是在渴望着什么,犹如被无数钢蚁细密啃咬的肌肤,即便是触摸到空气,都会丝丝颤抖,更别说此时靠着冰冷不平的石墙,胸前还被这名异族叛徒用上了各种工具。

        夹完第十个夹子,异族叛徒上下大量了一番自己的杰作,眯着眼,思索了一会,将其中几个夹子换了下位置,并在男人胸膛的凸起处,换上了最大的两个夹子,这才微微笑了笑,站起身来,抽出一根细小的皮鞭,上面的倒刺并不明显,但十分坚韧。

        一鞭子抽掉一个大夹子,男人的身体止不住剧烈颤抖了一瞬,待对方忍耐下来后,他才继续一个接一个的,有条不紊的鞭下其余的夹子,至于那些插入肉里,或是穿过肌肤的钢针,则一根都没有抽掉。

        那是用来装饰用的,可以放着维持个把月,他没有去碰男人的身后,等到对方愿意告饶,主动掀起屁股后,才是圆满之时,他有耐心,也有时间,慢慢等待。

        毕竟是用来作为岚的代替品,若是直接就上了,那外面好看的威尔人,甚至是雌体,都比比皆是,他需要的,是那种完全打碎对方自尊,让男人从头到脚成为自己奴隶的愉快之感。

        这药剂,总不会让自己失望的。

        折磨了一晚上,异族叛徒才心满意足的扭着腰离开,走前,不忘回头说了句,“宝贝,记住了,我叫洺,你将来唯一的主人。”

        菲斯拉尔看了他一眼,神情冷漠,最后那名异族叛徒似乎有些不悦的离去了,想必明日会更加的变本加厉。

        他动了动四肢,手指骨尽碎,恢复恐怕需要一定时间,牢房内只有一个小小的窗子,上面的光线很昏暗,但多少也能透透气。

        漫长的夜晚,离天明,还很远。

        “你醒了。”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不像异族那样磁性,也不同雌体那般娇嫩。

        菲斯拉尔睁开眼,手上的束缚已经被换成了较为柔软,并有些松散的布条,也许是不确定自己的身份问题,所以眼前的这名异族雌体,神情略带谨慎。

        对方将水倒在手中的白布上,弄湿后,再仔细擦拭着他的身体,力道适中,水还是温热的。

        他看向这名雌体,对方恰好抬起眼,那清澈的双眸中并无丝毫杂念,薄唇微动,“我叫齐均,是异族第四军团总军团长。”

        对方看着自己胸前的各种伤痕,眼底却是划过几分疼惜。

        “忍着点。”齐均屏住呼吸,用手稳当而又快速的将刺穿男人身体各处的钢针给利落拔出。

        带出的黑血发出腥臭的气味,那是伤口腐烂许久的症状,雌体暗骂了一声混蛋,面上却是极力保持着柔和的神情,现在战俘需要安静和舒适的环境,并且不能受到刺激才好。

        一名雌体,却是军团长么,男人神色不变,对方的身材笔直,肌肉匀称,确实能看出接受过良好的训练。

        接着齐均便告诉这名威尔人,他们将洺绳之于法,并想通过和男人的合作,来阻止此次两族战争的爆发。

        菲斯拉尔并未马上给出答复,事实上,他什么都没有说,沉默不语的看着雌体说完那番话后,也不着急,而是继续给他包扎伤口,接好碎骨。

        男人没想到,就连晚上,药毒爆发的时候,雌体都呆在自己身边……还动手动脚的。

        齐均深吸了口气,将手握住那昂大的某处,上下抚动,末了,道,“有点烫手。”

        菲斯拉尔觉得这名雌体,小时候肯定是被当成异族养大的。

        后来做得顺手了,齐均也不拘束于只摸摸大腿之间,非常延伸性的考虑到了胸膛的两抹艳色,以及腰侧、锁骨、耳垂等敏感部位,上摸摸,下摸摸,还有指尖捏了捏,以便更好的刺激,加速药毒的挥发。

        菲斯拉尔觉得自己以前还能一直忍着,可最近似乎难度更上了一层。

        这名雌体,是从什么地方考虑,才会觉得他一个雌体对自己这样上下其手,会比让自己一个人清心寡欲的独处,更好一些的。

        直到齐均一脸同情的看向自己,并声称会好好照顾他,一段时间后,甚至还说出会帮忙给他找一名好异族时,菲斯拉尔才不得不承认,对方在多日的接触后,依旧把自己当成一名……雌体。

        还是受苦受难,惨遭虐待的那种。

        事实上,除了被用药,以及用了刑法,男人并不觉得自己有何其他损失,若那名叫洺的异族,真想对自己做点实质性的什么,估计已经成了一具尸体,哪怕那样做,自己也会半死不活。

        喝完粉菇煮的汤后,齐均觉得自己好像有点不对劲,只是现在时间已经很晚了,便没有多想,只是走回办公桌,准备坐下来歇一歇,一会再到男人的办公室去,把那些文件给要回来,总不能让对方一个人加班加点的做完所有的活。

        虽然都是雌体,可对方长年累月的受到那样残忍的虐待,身体底子肯定是不行,现在更是需要好好的休养一段时间才好,可忙乱的事物让他们根本就停不下来。

        所以能让菲斯拉尔多休息一会,就是一会吧,顶多自己多做一些,也好分点心神,没事就自责,也不是军团长该做的事情。

        还未坐下,齐均就觉得有些头晕目眩,稳住之后,却又清醒了许多,只是为何小腹往下,突然一阵热流淌过一般,四肢百骸顿时有些松软。

        怎么回事,雌体眯着眼,思索着自己的身体状况,却没想到有何不妥,过了一会,似乎力气又恢复了些许,或者是自己这些日子劳累过度,产生了疲劳感。

        齐均抬起手,揉了揉自己的眉间,倒了一杯清水喝下后,原地走了几下,觉得没问题了,这才朝男人的办公室走去。

        他决定先把文件拿回来,没什么事情,就可以继续审批了。

        菲斯拉尔打开门,让外面的雌体走入,文件自然是不会交出,只是为何雌体的脸上,显得十分红润。

        齐均刚步入房内,关上门,走过来靠了近些的男人身上,散发出的气息萦绕全身,雌体瞬间又脚软了下去。

        菲斯拉尔下意识的伸出手,接过雌体的身体,对方顺势就倒入了自己的怀中,还十分无力的挣扎了几下,如同小猫挠爪子般的力度,挠得男人心里,莫名有些发痒。

        顾不上多想,菲斯拉尔将人扶到自己的床上,皱着眉,检查了下对方的呼吸和脉搏,并未有什么突发病症的迹象,他转身准备去找明医师过来看看,雌体许是劳累过度,身体不堪重负了。

        齐均只觉得鼻子嗅到的气息十分吸引人,男人的气息就像上好的美酒般,不饮自醉,浑身懒洋洋的,发不出力气来,只是那好闻的气息,却是离得自己越来越远,禁不住的就伸出手,拉住了气息的来源。

        菲斯拉尔无语的看着自己被死死抓住的右手,稍稍用了下力,发现竟是拔不出来,他也不好真的用劲,怕伤到了现在身体还有些不太舒服的雌体。

        不够,还希望更靠近有些,齐均这样想着,手下用力,把那个香甜的气息来源给含在了嘴中。

        男人一时不防被雌体瞬间压在了床上,还未反应过来,淡粉色的嘴唇就被狠狠的啃了好几下,然后是脖子,到胸膛,齐均叼住一边的嫩肉,正用牙齿细细摩擦着。

        “呜……”男人闷哼出声,伸出手把雌体轻轻拉开,可没过过久,就又会被扑到,那双手还伸到了自己的腿根去。

        几次之后,齐均清醒了一些,却是不禁睁大双眼,男人雪白的身体上痕迹斑驳,齿印都还未消,对方正似笑非笑的看向自己,神色不明。

        “抱歉,我……”雌体脸上浮现出愧疚的神情,他是憋得太久了么,居然真的对这个雌体出了手。

        “……无碍。”男人的声音低沉而悦耳,他拉过还在自责的雌体,轻轻的搂着对方略显纤细的腰肢,亲了亲雌体的双唇。

        然后在对方睁大得可爱的双眸中,脱下了对方的衣物,至于自己的,早就被齐均给撕破了。

        “我……不,你……”齐均先马上回味一下刚才那个亲亲,接下来却是不明所以的看向男人,这个意思是很明显了,没想到对方也……可雌体和雌体,怎么能够在一起?!

        他一直都打算自己忍着,然后帮对方找个好异族来照顾的……虽然自己也是可以照顾人,齐均眯着眼想了想,好像若菲斯拉尔不介意,他也是一个很好的人选。

        “怎么。”菲斯拉尔见雌体的脸色飞快忽变,不禁略带疑惑的问道,当然手上的功夫一点没拉,悄然的把对方的衣物全部褪下。

        “呃……我会做饭、扫地、洗碗、洗衣、打架、种地、外出赚钱……”齐均沉着冷静的举例说明道。

        “?”男人沉默不语。

        “……还会暖床。”齐均觉得自己现在肯定是羞红了脸,这就是所谓的告白了吧,他居然在和一名雌体告白,这真是……

        用各位异族的话来说,太浪费了,虽然他自己不这么觉得。

        男人怔了一瞬,似乎发出一声微不可查的轻笑,反转姿势,将雌体压在床上,对方的发丝散了开来,“会暖床?”

        齐均点点头。

        “……试试。”男人如是说道。

        “试……怎么试?”雌体眨眨眼,却发现男人的手已经开始在自己的身体上游走了,等等,为何要摸那里……还这么舒服。

        刚才缓解了不少的感觉,顿时又爆发了起来,越来越烈,男人的手抚摸过的部位,反而无比的舒服,齐均觉得自己像是一条放在架子上炭烧的碧鱼,而菲斯拉尔就像一碗冰水,他恨不得整个人都埋到对方身体里去。

        或者对方埋进来……

        齐均被剥光了。

        齐均被扑到了。

        齐均被……

        第二天。

        谁和老子说他是雌体的,是谁?!

        PS:粉菇,对人类或是雌体的身体很有好处,可以用于某种床上运动,有增加动力趣味效,这点在雌体的身上,表现得更为明显。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  梁妄  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  梁妄  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  zhoubaobei  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  别亦难  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  八月桂花香  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  那个怪怪つ坏坏的女人  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  我喜欢看书  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  那个怪怪つ坏坏的女人  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  那个怪怪つ坏坏的女人  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  叶词  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  笨笨的蜗牛W  扔了一个地雷

        么么亲们~【被埋住脸】

  http://www.biqugex.com/book_53895/181764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