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变废为宝 > 第186章 生产

第186章 生产

        受不住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冷冽,青年后退一步,朝两人点点头,笑着抬起手和几名学生挥了挥,说了声自己还有课,便先行离去了。

        “你们是一起?”程晓看向似乎还有几个问题没问完,正朝岚这边走来的学生们,开口淡淡的问道。

        “您指的是精导师么,是他告诉我们岚学长在这里,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过来请教一番。”一名长相清秀的少年应道,顺带悄然打量了眼这位传闻中的人类,第一眼看上去并没有什么惊艳之感,也不会让人觉得潇洒自如,或是淡然超尘,但是眉宇间流露出的那种淡然温润的气质,却是会很让人觉得有些舒服。

        程晓面无表情的点点头,果断把岚交了出去,“你们继续。”

        学生们有些不好意思,看样子是他们打搅了小两口的学园回忆之旅,但是岚学长随便说的几句话,就能直击要害,令人敬佩。

        男人微微看了人类一眼,点点头,继续同这几名少年交谈下去,却是和程晓保持了较近的距离,不再站在远处,之后也没有其他人走过来和人类搭讪了。

        精离开测试大厅后,信步朝前走去,在应该直行到教室的途中,拐了一个弯,来到了旁边的教导处。他夹着手中的资料,面容严肃认真的低头查看,并时不时用手翻阅,像是在查找着什么。

        就这样站在原地半响后,精见左右的确无人靠近,便谨慎的一闪身,进入走廊末尾的最后一间房中,伸手轻轻一推,门并没有上锁,他也没有敲门,而是低着头,迅速推门而入。

        一进门,就见到了那个正站在窗前,背对着自己的高大身影,精不禁神色一凛,连忙反手关上身后的房门,利落的上了暗锁,侧耳倾听门外的动静,确定毫无异常后,方才快步上前,深深的低着头,毕恭毕敬的喊道,“碧大人,您来了。”

        “进展如何。”对方没有回头,只是冷冷的问道,目光一直盯着窗户,精知道那是在看着测试大楼的方向,岚和他的伴侣,现在就在那里面,正陪着两名幼崽做潜力测试。

        “……不太顺利。”话音刚落,青年就觉得房间中的空气变得一片冰冷,自己额角上的汗液依旧源源不绝的向下流淌,咬咬牙,稳定住自己一开口就会略显颤抖的声音,精斟酌了一会,上前一步,缓缓开口,“大人,那名人类的警惕性很高,且行为方式不符合常理,毒液……并未碰到他的身上。”

        话音刚落,青年觉得一种隔空的气爆声突然在耳畔轰鸣,脸颊火辣辣的麻木着,眼前顿时一片空白,片刻之后,又满是晕眩的星星,男人一巴掌扇了过来,暴喝道,“废物!”

        精被打得晕头转向,勉强扶着墙壁站稳身体,抬起右手捂着脸,右侧的脸部肌肉甚至已经浮肿了起来,他掩盖住眼底的恐惧,咬着下唇,让自己战战兢兢地的走回原地,一脸的小心翼翼,“大人,岚也在旁边,我实在是没有办法……”

        “大庭广众之下,他们不会想到有人敢公然动手,那种毒液的渗透起效也需要一定时间,你只要直接把卡片盖到那名人类的脸上去,他还能躲开?!”碧又是飞起一脚,说白了,这人不过是畏惧于在场的岚,生怕自己小命不保,而不敢随意动手罢了。

        “大、大人!”精被踹得肚子一阵翻滚,差点将早上吃下的食物给吐出来,因为扭曲而显得有些狰狞的脸,此时一片青白交加,“请您放心,只要他们还在学校内,那名人类,决计逃不掉!”

        看着属下忙不迭是的在表决心,而且观其表情,想必也是知道事情不成的后怕了,碧这才恢复先前冷淡无波的面容,微微点了点头,“我不会愚蠢到在测试那天动手,璟提出的这所学校,甚合我意,那名人类中毒后,你通知岚一声,他和他的幼崽,知道要如何做,才能得到解药。”

        精俯首称是,慢慢的退出房间,低眉顺眼的重新掩上了门后,面色淡然的沿着走廊离开了教导处,拐到一个无人之地,立马靠着旁边的墙壁大口喘气,他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背后,那里的衣服早已被冷汗淋湿。

        一阵轻风拂过,青年不禁打了个寒颤,缩着肩膀,他边走边暗想着,不管璟建议哪所学校,恐怕都有碧大人的棋子在里面……

        对那名人类的处置也不过是一个借口罢了,只要消除掉岚的威胁,耀族的统领之位,碧大人想来是十拿九稳。

        现任君主看起来也算英明,只是少了那么些魄力,碧大人军功显赫,更为民心所向,哪里是能甘居人下,默默无闻一生的。

        凛的测试结果出来,非常不错,基础课程全优,程晓心里很高兴,说明自家的小孩还是没有长歪的,弃的成绩也是全优,没想到原先那个看起来瘦瘦小小的少年,现在也已经长大变强了。

        测试中心一下子出了两个全优的成绩,围着岚的那几名少年都被大屏幕上的红色字幕给吸引了视线。因为是第一次使用那些仪器,所以凛和弃也没有注意到设定成绩保密……很显然,这是默认公开的,为了能够对其他学员造成激励和振奋。

        为了避嫌,也不想引来太多的关注,岚将幼崽们带到了一旁的休息室内,并将贵宾测试房设置成了小黑屋的模式,凛和弃今日自然是并不打算只测试一次就够了。

        他们还能挑战更高级别的其他测试,程晓见岚正面容冷峻的和幼崽们讲解一些高级测试的技巧,他勾了勾唇角,淡淡笑了笑,端了杯水就出去了。

        这里的体能饮料是可以源源不断供应的,但是想喝点大众饮品,就要去到外面大厅了,房内的水源都是经由特殊供应。

        “要小心。”岚有些不放心的拉过程晓的手,确认人类身上携带的微型仪器有无开启防护功能。

        “只是出去看看。”程晓道,他转身微微弯腰,伸手摸了摸小孩的脑袋,叮嘱着,“先休息一会,不要太勉强。”

        虽然说测试过程并不轻松,但若是太过于强烈导致肌体损伤就不好了。

        凛乖巧的点点头,在人类的脸上轻轻的亲了一下。

        程晓发现自从小孩来到自己身边后,似乎对这种亲密的小动作很是执着,起床要亲亲,睡前要亲亲,只要有机会,凛就会主动亲近自己。

        这让一直觉得幼崽害羞而不容易靠近的程晓,觉得有些讶异。

        弃好像也想过来,被凛扫了一眼,便顿住了脚步,只是朝程晓笑了笑,“程晓叔叔,我们知道分寸,很快就能完成。”

        赞许的看了少年一眼,人类点点头,转身走出了房门,并随手把门带上。

        结实的大门隔绝了岚和幼崽的视线,程晓暗自叹了口气,看向自己的端着水杯的右手,玻璃杯中的水在合上门的那一瞬间,水面已经开始冒出了些许气泡,几秒后,翻滚着的沸水几乎要从杯口蔓延出来。

        将这杯几秒内就变得滚烫的开水放到一旁的桌子上,程晓找了个公共的座位,特意靠着角落,避开较多的人群,坐下来对着自己的双手沉思。

        还真是节能环保的天然热水器。

        异能失控么……

        之前在地球上那次突破极限,勉强运转身体里面的异能,已经是埋下了隐患,他最近也有感觉到某种需要排放出去的能量开始缓慢凝结,如果强行抑制住,肯定物极必反,对身体造成损伤。

        难道要找一个无人之处,帮忙搬一座山试试……程晓眯着眼,微微弯曲指节,修长白皙的双手甚至能触碰到空中气流的动向。

        这种后遗症是由于上一次异能使用过度而造成的,理论上可以一次性解决,或许在自己确定方案之后,应该和岚说一声。

        什么事情都瞒着伴侣,并不是好习惯,除非自己有绝对的把握可以顺利解决且不留后患,不然说什么不想对方担忧,自己有个性能做到,那在程晓看来,都是都是扯蛋。

        等后果不尽如人意了再唧唧歪歪的悔不当初,有个屁用,他向来都是一名从实际出发的佣兵。

        在耀星,耀族的地盘上,自以为是和作死没什么两样。

        甩了甩手,觉得手里的能量波动稍微收敛了少许,程晓起身准备回房了,刚迈出一步,眼角的余光就发现一名陌生人直接撞了过来。

        他没有立即躲开,而是举手扶住对方,顺带微微拉开一定的隔位,保持安全且能够及时动手防御的距离,抬头看了那人一眼。

        “抱歉。”一个清冷低沉的声音传来,听起来却似乎有些虚弱。

        这是一名面色苍白的青年,身上的制服和之前那名叫精的一模一样,许又是位导师,程晓暗想,待对方站稳后,不动声色的松开了手。

        青年看了看眼前的男人,不是自己认识的,从未见过,而且似乎并非耀星人,心下微微松了口气,没被追上,自己是成功跑出来了么……

        发现对方身上的衣服被自己的手弄上了污迹,外来人员并不富裕,有时候全身就只有一套耀星的衣服,他带着歉意正想开口,肚子却是突然一阵绞痛,青年下意识的猛然弯下腰,身体因为前倾过度,又朝眼前的人砸了下去。

        程晓皱了皱眉,伸手顶住了对方要倒过来的身子,并顺势将其整个带到了旁边的座位上。

        “对、对不起。”那人的额头流下大滴冷汗,渐无血色的双唇一开一合,声音微不可闻。

        但语气依旧很认真且有诚意。

        程晓见对方躺在软软的沙发上,稍稍侧着身体,双手紧紧的捂着肚子,弓着背部,和腹部被捅了几刀的反应差不多,他心想,眼尖的发现青年抬起的手腕处,袖子被往后拉扯,露出了有些明显得捆绑痕迹,上面还带着暗沉的血丝。

        人类不动声色的将目光下移,这位的肚子……好像有点圆。

        程晓想了想,他刚才在进入测试大厅的时候,好像看见了几名类似安倍人员的男子,或许可以前去通知一声。

        可他的步子还没迈开,青年就撕心裂肺的痛呼了一声,脸上此时已经毫无一丝血色。旁边有不少人见状围了过来,除去几位旅客,其他人从服装上看,都是一个学校的,有学生也有导师,很快就有人认出了这名青年。

        “源老师,您怎么在这里,身体不舒服吗?”一名少年挤到前面来,有些惊慌的问道。

        “竟然是源,他怎么了,你赶紧去叫医师!”另外一名导师看样子也是和这名青年认识,他认出对方后,急急忙忙的蹲□去,握住那人的手,并摸了摸青年的额头,声音有些焦虑,“这里温度很高,但是四肢冰冷,可能是突发急病。”

        先前发问的少年闻言连忙跑了出去,此时一名没穿制服的旅客围了过来,看了几眼,有些不太确定,声音低微的说了句,“他……该不会是要生了吧?”

        程晓觉得应该没自己什么事了,便面无表情的准备挤开人群出去,心里默默的为其点了个赞,真不容易,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

        “不、不会吧……”那名导师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青年的肚子,盯了好几眼,这才大惊失色,“真的是怀孕了,源导师,之前可没听你提起过……这、这该不会是……”

        “难产,我以前在医院做过一段时间……”那名旅客面色铁青,“恐怕,是熬不到医师过来了。”

        即便是医师来了,看他这情况,估计也没用。

        耀星人生育力不高,而且由于身体构造的特性,分娩过程很难借助高科技的器械,好在难产的概率微乎其微,除非母体的身子十分不好,且受到严重的损伤,否则顺产是必然的。

        这么严重,程晓看了看那名青年,对方甚至没有乞求别人帮助的意思,只是死死的捂着肚子,眼底一片幽森,看不出神情。

        许是知道自己没救了。

        “这是,赔给你的。”突然,青年颤抖着伸出手,从旁边的兜中掏出了几块晶石,他见这名扶了自己的男人要离去,便将晶石抛到了那人的靴子口空隙中。

        程晓:“……”

        往靴子里面丢石头,会硌到小腿肉的,谢谢。

        他真不介意自己衣摆上的那点血迹,看来对方的指尖也出了血,这显然是人为的,而且从穿着的衣服并不平滑,和身上隐隐传来的腥臭味来看,估计是从什么地方大难不死给跑出来。

        之前做任务的时候,也有兄弟被关押了好几天,后来偷了一个敌军军官的衣服,用计溜了出来,那全身的味儿,他家最最亲的猫都嫌弃。

        “不好意思,源一直是这样的,待人处事很认真,这些晶石你就拿着吧,刚才谢谢你扶了他一下,否则摔倒在地就惨了。”那名导师此时声音有些哽咽,许是平日里和这名青年关系较近,他有些悲哀的看着那人,“你消失了一段时间,怎么一见面就……忍着点,医师很快就到,会没事的。”

        这样的安慰声在人群中纷纷响起,很久没遇见过难产的例子了,众人的眼底满是同情,一些认识不认识的,纷纷拿出了一些自己的随身物品,希望能帮上一点忙。

        有人将大衣盖在青年的身上,保持温度,有人把东西叠成软枕垫在头部,有人用干净的布巾擦拭掉青年额间的汗液,还有人开始回忆自己生产时的呼吸法。

        程晓微微一怔,从靴子中将那几个搁脚的晶石给倒出来,心下叹了口气……看在这些晶石的份上。

        他转身又走回了青年的身旁,蹲□去,用手拍了拍那人的脸,试探了下对方的反应,似乎已经虚弱无力到难以出声了。

        程晓把青年一直努力捂着肚子的手缓缓拉开。

        “等等,你在做什么。”那名导师见状,不禁伸手阻拦,并疑惑的看向这名异星人,有些不安的上下打量了好几眼,看着面色平静,挺温和无害的,但是现在随意挪动源,恐怕会给他造成更大的痛苦。

        “难产的时候,最好不要再轻易动作了,那种剧痛听说能把人活活痛死。”有人低声同自己的伙伴说道,却很快就被捂上了嘴巴。

        “小声点,别让人听着越来越害怕了。”他的同伴指了指面无血色的源,提醒道。

        青年垂着眉眼,朝出声的那人微微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介意,继而沉默不语,眼里的没有彻底绝望的哀痛,却也没有丝毫的亮光。

        “接生。”程晓避开对方的手,淡淡的说道。

        “接……生?”那名导师对这两字并不熟悉,是指助产么,“那个是要专业医师过来才行,您要不,先缓缓……”可能这人也是关心源的身体,但是这种事情可不是能乱来的。

        “来得及?”程晓抬了抬眼皮,问了句。

        那名导师愣了愣,却是顿时沉默了下来……来不及了。

        众人面面相觑,刚才那名少年虽然跑得很快,安保人员想必也已经联系医师了,但是耀星人生产的时间很短,且十分急促,也不知道这位叫源的导师,为何不在早就在医院等待,还出现了难产这种低概率的情况,这已经不是用凶险可以形容的了。

        多数是活不成。

        此时许多人眼中都出现了怜悯,他们也帮不上什么忙,那名青年已经开始出现意识模糊的症状了,如果母体晕死过去,那幼崽根本无法诞生,他们的体质构造,可不支持剖腹产这种手术,只能靠自己努力,才能保全大小。

        “别睡,深呼吸。”程晓声音冷静。

        “不……别碰我……”青年发现这人居然靠近自己,不是已经有晶石补偿了么,最好不要再理会自己,若是被碧的随从知晓,这人可能会被他拖累。

        “我没碰你。”程晓淡淡的说道,没有理会对方的抗拒,那点蚂蚁般的力度,撸撸的力气都没有,他将手捂在对方凸起的肚子上,眯着眼。

        身体里面的异能愉快的奔腾而出。

        “我再和你的幼崽做初步接触。”人类如是说道。

        青年怔住了,他看向这名男人,年纪和自己一般,却是十分冷静沉稳,入同星空般的双眸清澈透亮,清晰的映出了自己濒死的面孔。

        “没用的……”他低声说道,神情淡漠,声音中却似乎带着几分哽咽,“幼崽,已经不动了。”

        被那样狠狠的虐打,早就在几天前,孩子就已经没有了动静,原先心如死灰,放弃反抗的他,此时奋力跑出,也只是为了避免幼崽的尸体沦落到碧的手中,成为其他筹码或是试验品。

        “你都动不了,还指望他么。”程晓淡淡的说道,之前有过利用异能帮助植物开花结果的实验,那样的损耗很大,现在应用在人体上,恐怕会损耗加倍。

        这真是再好不过了,他暗想,面无表情的严肃盯着青年,“幼崽还活着,继续深呼吸。”

        青年平静的看着这名男人,从对方的眼中,他看见了某种执着与坚定,“多谢,无论我下场如何,都与你没有任何关系。”

        眼光投向一旁的那名导师,自己是将死之人,但他害怕碧会用擅自医疗致死这样的借口,来诬陷这名好心的男人,所以不得不事先说明立场,并需要一个证人。

        那名导师含着泪,点点头,“放心吧,我知道他是在帮你。”

        众人也纷纷点头,他们对这名异星人并不抱任何希望,但是现在死马当活马医,给些鼓励也是正常的,希望这位叫源的导师,能够够熬过这一关,最不济,也不至于太过痛苦的死去。

        程晓对此不置可否,但是这人已经痛不欲生了,还为他人着想,人品应该也是较为正直的,他一边用手按在对方的肚子上,驱动异能源源不断的给肚皮里面的幼崽供应能量,一边用另外一只手,点压青年身上的主要穴位,以便于减轻对方的痛苦。

        过了几分钟,那名导师突然眼尖的发现源的肚子似乎动了一下。

        他不可置信的看向旁边那名懂点相关知识的旅客,颤抖着声音确定道,“刚才……是活了?”

        那名旅客咽了口口水,同导师回望,声音也不太镇定,“……是活了。”

        刚才明明看得一清二楚,那肚子绝对是动了一下。

        “快看,他好像没有那样痛苦了。”有人干净将水递来,还准备了一些营养液,这是为了以防万一,给青年补充体力,其他人也纷纷未成一圈,既保证没有太大的冷风吹进,也留下足够的空间来保证空气畅通。

        “难产可是没有救助成功的案例。”有人喃喃自语道,很快又被旁边的同伴给堵了嘴。

        “小点声,就你嘴贱!”同伴呵斥道。

        “我这是在表示赞赏……”那人有些委屈。

        “没听出来,干净给换一条布巾去,没看那人额头上的已经汗湿了么。”

        “……”

        “用点力。”程晓觉得差不多了,出声提醒到。

        青年此时觉得自己的下腹有什么东西在往外坠去,原本虚弱无力的四肢,在男人的触碰和按压下,竟是恢复了些许气力,他咬紧牙关,顾不上撕心裂肺的剧痛,将所有的力气用在了身体的下方。

        大腿被掰到最开,有几人找来一块宽大的布巾将空间稍稍隔开,以免外人全都看着青年的某处,徒生尴尬。

        程晓一边忙着接生,一边想到了自己的昏睡期,原来人类生下幼崽的过程,和耀星人还是不太一样,至少他觉得自己会轻松很多,而不是这么……正常的分娩。

        开口处已经撕裂来开,看着就很疼,他觉得自己的手已经摸到了某个鲜活的小生命……

        十分钟后,幼崽顺利诞生,众人已经惊悚到麻木了,破了难产接生记录,父子平安存活什么的,他们已经对此淡定了。

        包扎伤口,去除血水,换掉布巾等,几名有些经验的开始齐心协力的处理事后的步骤。

        程晓已经被接到一旁去歇息了,他们见这人一直都聚精会神的帮助青年生产,现在定是心力交瘁了,还是坐到沙发上,喝点营养液,吃点东西,缓缓才好。

        “总算熬过去了,请问您是……”那名导师这才想起来,他还不知道异星人的名字。

        “程晓。”人类不骄不躁,神色淡然。

        “程先生,这、这真是太谢谢您了。”那名导师看了看窝在青年怀中的那名新生的幼崽,再看了看脸色正常的源,暗道实在是不可思议,他一面搓着双手,一面朝这名异星人认真道谢。

        “……无事。”程晓喝了一口营养液,淡淡的说道。

        这种颜色的营养液,味道还是一如既往的难以入口,但是难吃和吃不下是两码事,就像疼痛和能忍不可混为一谈那样,他面不改色的咽了下去,听说越是难喝,其营养成分越是高级。

        “不,怎么能这样说,您一定是累坏了,刚才那样尽心尽力的,请放心,别说源,就连我,都要好好报答你。”十分利落的救了自己濒死的朋友,这名导师觉得是遇见深藏不露的高手了。

        “是啊是啊,您别客气,好好歇息吧,刚才可是惊险万分,我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有人在一旁捂着胸口,一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表情,仿佛刚才是他在生产。

        “您这水准,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还好您在,不然这名导师和他的幼崽,恐怕就……”有人依旧惴惴不安。

        “唉,别的不说了,就三字,我服你!”有人伸出了大拇指,笑着靠了上来。

        “医道圣手,非您莫属了!”有人挥手大义断言道。

        “来,程先生,这种营养液可是限量供应的,就连贵宾室都不一定随时有,您喝着,觉得可以日后想要多少我都能给您送上门去。”一名大腹便便的男子笑着递过来一瓶包装精美的营养液。

        可惜多好看,那也是越高级越难喝的玩意儿,程晓暗地里嘴角抽了抽,淡然的推拒了。

        “程先生,你热不,来擦擦汗,肌肉是不是会觉得酸痛,这是最新款的药物,都还没有上市,您先用着,看看合适不?”这是一名身形玉立的雌体,柔和的笑道。

        “……不用,多谢。”,程晓只觉得身上的细胞活跃得可以制药了。

        “程先生,这是我的联系方式,您有什么要求尽管说,刚才我们都被吓得够呛,真实还好有您啊,啧啧。”

        “程先生……”

        ……

        各种代为感谢的,想要交好的声音此起彼伏,大家都使劲的往这名叫程晓的外来人员旁边挤去,恨不得把脸露出来,放大几十倍,好和程晓混个眼熟。

        现在的世界,有钱买不到顺利生产,若是认识这么个人物,那可是相当于抱住了未来自家幼崽的一条命啊。

        起死回生的手段,可不是谁都能练就的。

        程晓一脸淡然的继续喝着营养液,心里畅快无比,多余的异能被用了出去,促进生命力所造成的异能损耗果然十分巨大,此时可谓是神清气爽,精神百倍。

        他面无表情的抬起头,“我先去休息,若有变故,可以到贵宾室去找我,”程晓抬起手,指了下某个方向,一脸严肃。

        “是是,您需要好好休息,我们就不打搅了。”

        “程先生,我送您过去,免得摔着了,这地不太平。”

        “光线不够亮,程先生,我给你照着。”

        “这些东西也带上吧,去了贵宾室也可以喝点,您若不喜欢,用来漱口也成。”

        “程先生……”

        “……”

        程晓默然发现,好像不这么容易走掉了。

        岚越过人群,看见了自家的伴侣,手上还带着几分血迹。

        众人的眼光纷纷汇聚到了这名从后边走来,身材高大、面容冷峻的男人身上。

        “天啊……那、那是岚大人!”

        “真的是岚大人,这名异星人叫程晓……是我想得那位么?”

        “那还有哪位,没想到他居然就是传闻中岚大人的伴侣,私定终身的那位!”

        “岚大人……好眼光啊。”

        “……果然老辣。”

        男人捏起人类的手,轻轻擦拭掉上面的血迹,眼底一片暗沉。

        “……没事。”程晓抬了抬下巴,示意男人看到旁边那位刚生产完的青年,以及他怀中哭完之后正呼呼大睡的幼崽。对方身上还沾着不少的血迹,就是从那里沾染到的。

        岚沉默不语的将那细腻白皙的肌肤用沾水的布擦拭干净后,低头亲了亲人类的手背,伸出手将对方揽入怀中,只是半小时不见,就出了事情。

        程晓非常识趣的没有反抗,男人的气息冷冽而清淡,萦绕在鼻尖,刚才那些腥臭味顿时烟消云散了。

        “谢谢您。”清醒过来的青年看了看岚,将目光转到了人类的身上,诚恳的说道,“我所拥有的任何东西,都可拿出来报答您。”

        说完之后,青年却是暗自露出了苦笑,自己可以说是一无所有了,但是心底还是期望能够给恩人一些有用的报答,这样劳心劳力的帮助自己,绝不是区区几个晶石的就能一笔勾销的。

        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的幼崽,还活着,此时还乖巧的躺在自己的身边,平稳的呼吸着。

        程晓耸了耸肩,“……不用。”

        一举两得,利人利己,何乐而不为。

        只是看对方身上的伤痕,以及难产的原因,恐怕还有许多难言之处。

        “不,我不能……”青年勉强直起身子,话还未说完,却是顿时瞳孔睁大,眼底闪过一丝惶恐。

        程晓顺着对方的目光,回头望去,只见几名熟悉的面孔,正大步走来。

        打前的,就是刚才给自己递名片的那个导师,而走在他身后的,竟然是几天未见的碧。

        他们看见自己和岚后,似乎也是微微一顿,程晓眯着眼,暗想恐怕在这个场合遇见,并不是对方意料之中的事情。

        精没想到源还真敢跑出来,他难道想死得更为凄惨一些么,而且那个人类和岚大人,竟然都在场,想必是围着看热闹,异星人就是好奇心太胜,没见过什么世面,上不得大台。

        碧沉着眉眼,看向岚,微微颔首,算是打了个招呼。

        在场的众人也是认得这位举重若轻的大人物,一时之间,惊呼不断。

        “天啊,是碧大人,我的偶像!”

        “全民英雄碧,那可是在前线战功赫赫的顶梁柱!”

        “碧大人,我一直都很崇拜您……”

        “真是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真人,平日里可是完全不能想象的事情。”

        “您一直以来辛苦了,碧大人!”

        “碧大人,别的不说,我们站在背后都支持你!”

        “……”

        程晓还是第一次现场见到众人对碧的爱戴和敬仰,附件的人们在闻声之后,开始不断涌入测试大厅,广阔的空间甚至开始变得有些拥挤。

        碧抬起手,向下压了压,待众人安静下来后,方才表情严肃的点点头,挥手示意身后的几人将躺在沙发上的青年带走。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  别亦难  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  别亦难  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  超超  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  麻将搭子少一个  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  BBH  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  耽卿dq  扔了一个地雷

        么么亲们~【捂脸】

  http://www.biqugex.com/book_53895/181765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