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变废为宝 > 第191章 秒杀

第191章 秒杀

        “你这样做,并不明智。”碧抬起手,指向岚的方向,食指点了点,面色沉稳的缓缓的叹了口气,眉宇间似乎充满了无奈,“原本我不愿在这里说你的不是,毕竟许久未见,再怎么说,之前你也是我们这一辈的佼佼者,人前人后,我不想下你的面子。”

        “碧大人,您请不要这样说。”精大声说道,他见程晓进去没多久,竟是单独又走出了贵宾室,小心看了看人类的身后,并未见到那两名幼崽和源,皱着眉心下有些不解.

        立马让其他人待在贵宾室的门口守着,自己则跟着程晓走了过来。

        很明显是朝碧大人和岚的方向走去,如果碧大人真打算动手,也说不定是一举两得,一石二鸟。

        精昂着胸膛,声音洪亮,“您是我们的英雄,是大家心中的偶像,也是耀星和平与稳定的坚强保证,更是耀族美好未来的希望!”

        “无论如何,碧大人,我们支持你!”另外一名属下也附和道,他们站在碧的前面,筑起了人墙,并环顾四周,锐利的眼神扫过在场的民众。

        “各位。”精顿了顿,继续开口道,“如果你们同我一样,信奉碧大人的英明带领,就请做出实际行动,也算是给我们,鼓鼓气罢了,岚可是个强敌啊。”

        三言两语,就把岚和程晓,推到了群众的对立面去,连“强敌”二字都冒了出来,这可是明确了立场的意思。

        程晓眯着眼,站在了岚的身旁,在众人中,有几名一直在迎合碧的成年耀星人很快就同那些下属站在一起,加入了人墙中,而其他人有的还在观望,也有部分人被这样的语言和情绪所感染,情不自禁的上前几步,共同筑起将碧包围在其中的坚固堡垒。

        从众心理么,程晓摸了摸下巴,注意到了精唇角的冷笑,双眸微眯,他扫了眼现场的情景和布局,心中有种念头一闪而过,人墙战术,难道是为了让岚在出手的时候有所顾虑么。

        对无辜的平民下手,总是不太合理,这个局面,显然只有站在原地挨打,或是左右躲闪,受制于人。

        碧可谓是众星捧月,高枕无忧了。

        “各位……你们……”碧的声音有些停顿,语气沉重而缓慢,“事实上,并不至于……”

        精笑了笑,碧大人欲言又止的婉拒,正好说明了大人的不忍心,以及接受了这份美好的情谊,其他人肯定也就更加不会想离去了,虽然说岚不足为惧,在外面呆着的人能有什么出息,但是碧大人小心谨慎点也是好的,比较这些亡命之徒,有的是下三滥的阴招,往往一个大意,就会致命。

        之前也是研究过许多类似的案例,许多同岚和程晓作对的人,下场都十分的凄凉,甚至有的死无葬身之地,这样凶残的敌人,即便是品格再低下,也是不能轻视的。

        程晓撇了撇唇角,淡淡的说道,“躲在平民身后的英雄么,幸会。”

        精不禁怒目而视,“碧大人这是受人爱戴,岂能容你胡言乱语!”

        “在战斗中将无辜的平民卷入,这就是被人爱戴的做法么,学到了。”程晓点点头,拿出纸笔记下。

        人墙中有些人脸色不禁开始微微异变。

        精红着眼,刚打算开口驳斥对方,却见那名人类抬起手,伸出手指,压在自己的唇上,微微摇了摇头,示意他先不要说话,继而开口道,“你们围在这里,岚不愿动手,而碧却可以任意出招,虽然你们和我,和岚,都不熟悉,但再怎么说,岚的安全也是中央机构需要注意的问题,我很想知道,什么时候,耀族内部的事情,轮到各位来背黑锅了?”

        直接挑明,往往比沉默装逼有效果,程晓心里点点头,一口气说话,嘴巴有点干。

        很想润润,他看了看四周,发现手边还有一杯未饮过的水,似乎就是自己刚才过来坐下的时候,随手放在一边的。

        匀速挪到沙发旁。

        众人皆是警惕的看着这名人类,刚才语出惊人,难道现在是想来突袭?!

        一时之间,有的人已经开始考虑悄悄离去了,毕竟这名异星人说得对,一边是自己仰慕的碧大人没错,但是另外一边的岚大人,对于耀星而言似乎也很是重要,所谓追星,可不是变身为脑残,中央机构看重的人选,必然有其价值所在,他们自己可以随便玩闹,但是却不愿意干扰到星球秩序的正常。

        更何况那名人类也说了,亲子鉴定没做,即便他们相信碧大人,那也没有非得和对方动手的理由,耀族内部的事情,还是给那些高层好好谈吧,横竖平民就是个围观的。

        “啊!你干嘛抓我!”

        “放手……唔……”

        “我、我不动了……”

        几名侍卫抓紧了那些打算后退离开的民众,把他们挟制在人墙中,一旦有反抗,便立即镇压。

        被压制住的根本发出不任何声音,站得远的看不清情况,站得近的……是看清了事情经过,却也看清了那些侍卫们充满杀气的眼神,嘴巴里硬是不敢发出声音来。

        精暗暗叫苦,虽然这样对碧大人的声誉有损,但是他刚才可是听见了远处传来的轰鸣声,却并不是他们的人,该死的岚,竟然搬来了救兵,人墙不能倒!

        而且他们自己的人,究竟什么时候到,碧大人自然是不能亲自动手的,不然还要他们这些跑腿的来做什么,锤锤腿敲敲背么。

        璟吸了口特质的药瓶,补充体力专用制剂,回头看了看滚滚的硝烟中,那一滩废墟们。

        还好对方的战车也是从僻静的地方绕路而去,刚好碰上了,野地无人偷袭时,哪里还管三七二十一的额,报废了再说。

        “老大,对方也装备了光离子炮。”一名下属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说什么偷袭,压根就是两炮互对,谁动手晚了就变成那堆灰了。

        “现在没有了。”璟翘着腿,斜躺在战车内部的座椅上,勾着唇角,斜了下属一眼,“加快速度,全速前进!”

        “是!”战车配备了从对方残余物上拆下来的喷发器,速度至少上升了30%。

        “好东西啊。”负责驾驶战车的士兵小声赞道,这种贵重物品,装两个就是浪费,不过不是自己的钱,那还是浪费着吧。

        “我说你一个大男人,连当面对质都不敢,确定那些战功是你立下的么。”程晓奉行打蛇打软肋的精髓,一切奠定在军功基础上的碧,最为看重的,自然是这些铁血证明。

        一些围观的人也看出了不对劲,自己的朋友分明是在朝他们做出各种暗示,全是求救的意思,但是他们刚开始跑得太远,连出声都传不过来,而且也不敢靠近一触即发的战斗中心。

        程晓微微皱眉,他觉得这件事情有些麻烦,平民的生命不能不顾,但是碧的手脚也够狠的,事情完了之后再杀了这些人,也就没有谁能见证这样卑鄙的做法了。

        岚却是认真观察着人类的脸色,见对方的眉心微微皱起,不由得走上前去,轻轻将程晓揽到怀中,伸出手,温柔的抚平额头上的小凹坑,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不舒服?”

        程晓眼角僵硬,对方哪个眼神看出了自己不舒服……他这是在担忧好么。

        “那些平民……”程晓眯着眼,瞪着岚,怀疑他在装傻。

        岚看了看一脸认真的人类,微微勾起唇角,划出一个细小的弧度,声音悦耳,“无碍。”

        什么意思,那些平民的生命还是要顾及的吧,虽然关键时刻他自然是保住岚和幼崽的性命为先,但是目前还是可以开动脑筋,想想对策,佣兵也是有职业道德的,宁杀一百不放过一个这种是要加钱的。

        当然也可以选择不接单。

        “他们的安全……”多少考虑一下怎么样,程晓话还未说完,便发现岚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卧槽,这速度,以前是在扮猪吃老虎么!

        程晓皱着眉,深刻的觉得自己就是只老虎,但是希望岚依旧是个猪……虽然貌似也从未猪过的样子。

        精双眸瞪大,看着碧被人挑上了天空,看着他加速度落下,看着他又被挑上了天空,看着他抛物线般朝钟塔喷射而去,看着他挂在了钟摆上,光溜溜的,朝整个校园的人们展示那娇小的某处。

        几名侍从已经顾不得控制住那些想要离开的人类了,他们看了看不知何时站在人墙中央,面容冷峻的男人,再看看挂在高处钟塔上,那个看起来像是碧大人的家伙,对视一眼,纷纷跪下唱征服。

        精僵硬的扭动脖子,环顾四周,几乎所有人都没能从突变中回过神来,那名人类也还是傻傻愣愣的呆在原地,碧大人呢,碧大人不在,是了,无论如何吗,他也是要帮碧大人办事情的!

        精手脚颤抖的想要拿出口袋中的药剂,几次都夹不住那个小小的瓶子,左手按住右手的手臂,再将右手伸入口袋中,终于略微稳定的将药瓶拿了出来,他小心翼翼的拧开盖子,放到鼻尖嗅了嗅,无色无味,一触即成,这一次,绝对不会失误。

        趁着众人不注意,悄然靠近了那名面无表情的人类,对方是吓着了,还是吓傻了,或是已经陷入了精神呆滞之中,是了,碧大人向来威武,展露出来的身体,自然是更加引人注目,精笑着,缓缓朝程晓走了过去,手中握住药瓶,左手拍上了人类的肩膀。

        十分友好的拍了拍。

        一回头,即是死亡,脑海中谨慎的回拨着程晓中毒的那一幕,转败为胜的关键就掌握在自己手中,多么激动人心的一刻啊,解药只有碧大人有,事实上,听说碧大人也是信口胡诌的,这种剧毒,哪能有解药呢,死去不过是时间的问题,只要足够处置掉岚和幼崽,也就算功德圆满了。

        这名人类倒是不算白来这世上一遭,精冷笑着,瞳孔中映照着这名人类回过头来,一脸淡然的模样。

        “别怪我。”他低声说道,一手捏上人类的下巴,正打算弄开嘴巴,抬手就要把药瓶塞进去。

        想必岚是来不及赶过来的,那种快速移动,不可能连续使用。

        程晓眼疾手快的抓住精握着解药的手,往后折去,在对方说“别怪我”三个字时,顺着张开的嘴,将对方抓住药瓶子的几个手指头送入了主人的手中,在精的手腕上用力一握,对方的手指便不由自主的松开。

        药瓶子从嗓门间划入,程晓还顺手把那只想要捏住自己下巴的手,也送到了主人的下颚处,用力往上一抬……于是精左手撑着自己的下巴朝上,方面药瓶子直接划入,右手还停留在嘴里,回味着刚才松开手,那一瞬间的酸爽。

        眼泪止不住的从两眼中流出,鼻涕也开始糊在脸上。

        程晓立马嫌弃的松开手,若无其事的朝自家伴侣走去。

        那几名侍卫决定改变跪拜的方向,这个人类才是真的狠啊!

        程晓看了看神色不动的男人,对方只是稍稍活动了下刚才用力的手腕,见自家伴侣靠近后,便走过去,低头亲了亲人类的额头,“别怕。”

        刚才那一幕请不要忽视好么,程晓觉得,自己手脚已经很快了,难不成在岚眼里,他那是因为情急之下心生慌乱所以超常发挥?!

        那是正常水平好么,谢谢。

        人类抬起头,看了看迎风飘荡的某碧,感慨了几秒,有时候,长得高真不代表长得大,看那娇小的部位,实在是让人心驰神往、无语凝噎。

        也许那个叫小纤的少年,也不是他亲生的,程晓得出了一个可能性占据80%的结论,有些特殊的情况,伴侣想要出轨,还真不能完全怪在别人的身上。

        他摇摇头,回握住男人的手,顺带捏了捏手心,这速度怎么来的,以前比划都是让着自己?晚上回去,床上交待!

        岚略带疑惑的看了看人类,任由对方捏着。

        “岚、程晓,你们没事吧!”远远的,璟站在战车上吼道,赶到对方面前后,先是仔细的打量了几眼两人的情况,见面色还好,便开始环顾四周,“碧呢,在哪里?”

        “老大……上面……”好不容易从战车上滚下来,还没来得及因为开车的太过兴奋颠簸不已而呕吐一下,几名下属已经傻在了当场,他们之中的一位,好心的戳了戳璟的肩膀,指了指那个钟摆的发现。

        “那个赤条条的玩意儿是啥?”璟眯着眼,觉得好像有点眼熟,当对方光着的时候,自然是很容易就发现重点的,他的视线不由自主的下移,鄙夷的说了句,“短小君。”

        咳咳……程晓觉得它说出了许多人的心声,没见到大部分民众都在捂着嘴巴么,虽然有好些不明事宜的还在担心碧的安全,但这和客观评价并不违背。

        顶多是侵到了*权,而且有人参攻击的可能性。

        治安官很快就到了现场,包括部分军队的人,战车出动,中央机构哪能不事先得到消息,只是他们现在也不知自己是赶上了,还是没赶上。

        现场毫发无损,民众完好无缺,除了碧大人的形象有些不太雅观,而且可能受了不轻的内伤外,再加上一名疑似服毒殉情的导师,其他的,就没什么了。

        岚交待了几句,带着程晓和幼崽,以及那名青年和新生儿,上了战车走了。

        留下的负责人只得了一句,“有什么事情,到耀族找我。”面露苦涩的环顾四周,想想还是先把碧大人给弄下来吧,耽搁好一会了,该拍照的都拍好了,该露视频的也差不多了,估计中央机构的大屏幕上的飘红字样,很快就该换掉了。

        他看了看口吐白沫,还在死命往自己喉咙中挖掘的精,一脸同情,这个真是有情有义啊,虽然鼻涕都流到眼睛里面了,有点恶心,不过衣服还在……碧大人应该没有什么特殊爱好吧。

        “都……解决了么。”源还有事有些不可置信,但是当他在战车上,从特意开启的后视窗看见了挂在钟摆上的碧,顿时差点合不拢嘴。

        “那、那是……”

        “是碧。”程晓递给他一块毛巾,对方身上的伤许是不轻,冷汗一直在流,幸好下方的血已经止住,只要不出现大出血的症状,也没有什么体内中毒的痕迹,那这些皮外伤,也就好医治了。

        顾不上擦拭自己的汗液,源双唇微动,开开合合了好一会,方才一脸震惊的接受了碧被秒杀的事实。

        看向岚的眼神更为敬重,看着程晓的眼神也满是感激,“多谢。”

        千言万语,也就这2个字,他不知道自己要如何偿还,但需要他做的,定会全力以赴。

        “岚叔叔很厉害。”弃的眼神中掩盖着莫名的光芒,他想要快快长大变强,有一天,能站在凛的面前,如同岚一样,保护好身边的每一个人,包括自己最为重要的存在。

        “程叔叔也很强。”弃朝人类笑了笑,露出雪白的牙齿。

        程晓好心情的摸了摸少年的脑袋,倍受打击的心变得好了点,瞬间移动他也会,只是面对碧这样的高手,瞬间移动也就划分成了好几个等级,事实上也就是速度的比拼,然后还有力度、敏锐度、反应力等……

        握了握拳头,他觉得自己最近疏于练习了,如果那时候是碧先冲上来怎么办,虽然相信伴侣也是一种战斗方式,但是最差的情况也总要想一想。

        “这名幼崽……”程晓将这些事情先放在心里,一步步来,首先暂时摆脱了碧,但是这名青年的问题,尽快确定为好,几个问题的事情,最好能在去到耀族之前解决,这样进入族内接受治疗和保护,才会让人信服。

        “他不是碧的血脉。”源抬起头,语气肯定,眼底却是划过几分哀伤,“他的父亲……已经去世了。”

        程晓沉默着,伸出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说什么抱歉简直就是废话,问都问出了口,用不着假惺惺的,“好好照顾幼崽……他是耀星人?”

        青年摇了摇头,“不是。”

        “那……”

        “是我们现在前线上对峙的种族。”源语气平静,他已经接受了被作为叛徒关押入狱的准备。

        “哦。”程晓眯着眼,前线的战况……事实上还未开打,可自己怎么嗅到了某种狗血的气息,他可不是专业帮人找伴侣找孩子的,这种需要职业的私家侦探之类,或是交由中央机构处理。

        “抱歉,我……”源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他不愿意欺骗程晓,虽然为了保住自己和孩子的命,将这个秘密掩盖在心里最好,但是不说以防万一被检查出来,若是一个不好,累及他人……既然是被别人救回来的,捡了一条命,就不能这样自私了。

        “没事。”程晓又递给他一杯水,安慰道,“战还没打,未必就是敌人。”

        源心不在焉的看了看幼崽,又看了看这名一直态度平和的人类,眼底毫无波澜,似乎刚才真的只是在和自己谈论今晚住宿问题一般,没有半点的动摇。

        “事实上,他并不是坏人,我之前奉命上前线资源,是他救了我,刚好那时候遭遇险情,两人独处了一段时间,然后旁边又有一些特殊的植物香气,我们就……”源原先还说得很有条不紊,但是到了后面,就渐渐面色绯红起来,他知道自己应该面不改色的平静谈论此事,但是想想就很丢人。

        程晓心里望天,真的是非同一般的狗血,所以说以前的电视剧都是来源于现实么,这么巧合,怎么就不顺带把对方拐回来算了,幼崽总是在意外中怀上,在不知所措中降生,然后在天雷滚滚中认亲。

        “你怎么知道,他去世了?”程晓不得不问这个问题,但对方的死活,对于养孩子而言,很重要好不好。

        “我在前线战报上看见的,说他为了寻找什么东西,又再次步入险境,然后就没有音讯了……直到我被调回来,都没有找到他的下落。”源低着头,他知道,那人肯定是在找自己,他答应过等对方过来援救的,但是友军恰好找到了那个区域,是碧大人亲自带队,容不得他肆意。

        程晓点点头,他现在算是知道为何碧对这名青年,和他怀中的幼崽,这名执着了,恐怕幼崽的父亲,在军中的职位并不低,而这两人,恰好是可以制约对方的利器。

        是死是活,都可以造成有效的打击,以碧的性子,估计觉得死掉的更能动摇对方的心神。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  、Yyへ寳寳  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  别亦难  扔了一个地雷

        么么亲们~今天补上双更~~因为不太稳定总是延迟,不过俺会努力码字滴~~看见评论鸟~谢谢好多亲们滴理解~么么哒~(づ ̄3 ̄)づ╭?~

  http://www.biqugex.com/book_53895/181765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