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变废为宝 > 第200章 暗杀

第200章 暗杀

        “碧大人,这就算了?那名人类实在是太嚣张了!”一名侍从站在碧的身后,大人从回来开始就一言不发的看着窗户外边,他刚才扫了一眼,是岚大人和那个人类伴侣离开的背影,两人靠在一起,距离很近,看上去十分密切。

        想必大人是看不惯这样作态的,只是往其他地方想想,岚大人有了弱点,未尝不是件好事,就如同君大人一样,除去那些政治因素不说,导火索也就是为了一个璟,还不是被碧大人玩捏在手中,根本不足为惧。

        碧抿着唇,面无表情的看了看这名侍从,记不住名字,应该是顶替精的位置上来的,这样的人有很多,他没有心腹,也就是用着顺手便是。

        关上窗户以免风吹进,他转身坐回了书桌旁,现在外面的风言风语不少,最近几乎足不出户,也制止不了人们的窃窃私语,碧抬起手,揉了揉眉心,也该是制造另外一个话题,来转移公众的注意力了。

        侍从见碧面露疲倦之色,毕恭毕敬的走上前来,轻手轻脚的倒了一杯热茶递上去。

        “想除掉程晓?”男人喝了口水,觉得双唇微润,突然开口问道。

        本以为刚才自己自作聪明,不会得到大人回复,甚至会引起大人厌恶的侍从闻言不禁愣了几秒,方才神采飞扬的点点头,“大人,您尽管交给我,定不会让您失望。”

        他可不像精那样的蠢货,没事总想爬上大人的船,什么样的地位,就该有什么样的资格,越级去想那些根本无法做到的事情,和自找死路没什么两样。

        “不必。”碧冷漠的摆摆手,见这名侍从还算顺眼,开口提醒道,“杀他会弄脏手,留给外来人做,我们也能少些事情。”

        自己的名誉受损严重,挽救起来很麻烦,还是站在一旁看乐子便是,男人冷冷的勾起唇角,将手中整理好的一份资料扔给侍从。

        手忙脚乱的借助力道不小的文件夹,侍从后退几步,躬下腰,等待指示。

        “找个机构,明日发布。”碧敲了敲桌面,声音沉稳,瞳孔中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杀机,霸占主屏这么久的红字头条,也该换了。

        在与目前敌对外族的和谈日临近之时,凛在耀族中参与了潜能测试,碧告病未来,所有事宜交由三名德高望重,且实权在握的长辈亲自主持,君在旁协助,毕竟是有较为亲近的血缘关系,所以君不能直接参与评定过程。

        最终成绩:优异。

        这里没有其他的什么超级优、无敌优等加分结果,优良中差四个等级,足以让众人知道目前实力的差距,至于更深层次的力量和潜能,若是能测得出来,那事实上也就不怎么厉害了,所以这样的测试,也仅仅是作为一般情况下的参考之用。

        至少证明了,即便是混入了人类的血统,幼崽的基因依旧优异,之前所说的什么门不当户不对之类的话题,统统可以驳回。

        有些长辈甚至开始考虑是否推行和外族联姻的举措,墨守成规是不行的,也该想想能否引入新鲜血液了,但这个还需要多试几次,目前也只是验证了一名人类的案例罢了。

        凛略显疲惫的走出了测试厅,今天他拼尽了全力,身体负担并不轻,揉了揉自己有些苍白的脸颊,他转过拐角处,果不其然看见了正站在那里等待的人类。

        程晓一见到自家的幼崽,便有些心疼的伸出手拉到身前,这种测试肯定是不会毫发无损的,凛又不是幽灵,磕磕碰碰在所难免,但并没有伤筋动骨,痊愈也就是一晚上的事。

        还好脸上有些血气,人类暗想,低头亲了亲,近距离观看时,却发现了一个十分微浅的指印。

        少年微微勾起唇角,叫了声母父,便面色沉稳的看着自己,程晓眯了眯眼,这是用手捏过,好让脸颊看起来不那么苍白么。

        心中感慨凛的懂事,他心中暗暗叹气,又轻柔的亲了亲少年的额头,摸着对方的脑袋,“你让我骄傲,凛。”

        一个在用尽全力之后,还会考虑到不使旁人担心的孩子,强大而温柔,让程晓心中一软。

        岚朝幼崽微微颔首,眉宇间坚毅而肯定,凛对上父亲的眼神,沉默的给出了自己的回复,“日后会继续提升。”

        继续努力这样的字眼,并不适合耀族,拼尽全力可不是等着听天命就行了。

        “碧没来,实在是想不通他在做什么,最近听说鲜少出现在公众视线中了,那些传言越演越烈,也没有出面阻止的意思。”君缓步走了过来,身后的璟正一副若有所思的面容。

        程晓站起身来,看了看璟,“有事?”他觉得对方是有什么想问的,不然为何欲言又止的模样。

        璟摇摇头,“和谈将近,碧大人的举动又不同寻常,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程晓:“……”他其实鲜少说自己有不祥预感这样的话语,如果没有后文,那这是提醒大家注意等死?

        “璟的直觉向来很准。”君夸了一句,等着岚接话,可惜男人只是神色不变的看了他一眼,不置可否。

        不过璟依旧满脸的担忧,程晓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祥的预感我从到这个星球开始,就没有消失过,现在分析下可能出现的情况如何?”

        璟挠了挠脑袋,思索片刻,开口说道,“我担心碧会在和谈日上做文章。”

        “……他唯一的机会。”程晓点点头,等完结了外敌的事情,大家也就腾得出手来安置内里了,虽然说这个顺序一般是倒过来,但是形势不由人,他们也是□□乏术。

        “源还在你们那,身体可好?”君突然问道,见众人疑惑的看过来,便严肃着脸缓缓开口道,“据我说知,最新的情报,源的伴侣,可不是什么高级将领,似乎就是这次战役的主要负责人,之前也只是有任务在身,才隐藏了身份,没想到刚好就遇见了源,还有了爱的结晶。”

        说爱的肉球也未尝不可,程晓暗想,源这几天身体状况良好,现在正陪着幼崽同冽在一起玩耍。

        “并无大碍,那边知道此事?”岚沉声道。

        君点点头,“我告诉他们了,也算是情报交换,现在那面的主将对源和幼崽的见面,很是迫切,这对于我们而言,十分有利。”

        岚微微皱眉,却没有说什么。

        还未开始和谈就暴露底牌,是比较少见的事情,即便是十拿九稳,也不会轻易的透露出去,更何况,他们也只是听了源的话语,并未能做更多的考察。

        程晓觉得君会被碧压制,也是正常的事情,不过听说岚的这名大哥,做事还是十分认真和可靠,不然耀族现在也不会把大部分权力交给他,许是由于关系到碧,所以有些着急了,但从某种方面而言,也是有利处的。

        “你说了?!”璟一脸诧异,显然他也是不知道的。

        君莫名其妙的看了看他,“交换情报,否则我也不知道源的伴侣,地位并不低。”

        “但这样在谈判中,我们就不好套话了。”璟摸着下巴,一步一步来,是比较容易让对方落入陷阱的,谋取最大的利益,才是谈判的目的,若是给别人送人送钱,那还谈什么,签个名就行了。

        君撇撇嘴,他其实没打算说出来,但是那时候出现的男人,让人有种值得信任的感觉,推波助澜下也好,以防碧暗中使诈,从中作梗,外生事端。

        “既然已说,和谈日可提前。”岚淡淡的说道。

        璟也赞同,时间就是金钱,他实在是很想把碧赶紧除掉,放着很窝心啊,还好岚回来了,否则只有君,恐怕要实现这个愿望很难。

        回到家中,程晓捡着些相关的情报,和源说了,包括和谈双方的身份,以及他伴侣地位的事情,他笑眯眯的看着这名年轻的导师,对方手中还抱着一名软糯的幼崽,“恭喜,听说是个有担当的。”

        “别,你这么说,我都不好意思,还是岚大人更让我崇敬。”源笑了笑,亲亲拍了拍怀中正要入睡的幼崽,没想到那个见几面就把自己吃掉的男人,地位并不低……难怪手段这么高。

        连恭喜那句话都是查讯息学到的程晓,表示不知道要怎么接下去了,事实上,他对夸奖几句,“娇妻啊,真贤惠……”这类的话,比较擅长。

        可夸到自家男人……

        男人……

        主要这也是个男的。

        程晓挑了挑眉梢,“和谈日提前了,你也好好准备,很可能当场就和他们一起走了。”

        夜长梦多,源留在这里,更容易受到其他势力的干扰,当然想要过去,也是青年导师深思熟虑后的选择。

        “嗯,程晓,这段时间,多亏了你。”源由衷的感谢道,“如果不是运气好,遇见了你,我连孩子,都保不住……”

        程晓耸了耸肩,摆摆手,人的运气有时候,也是至关重要的一点,所以这还是在于源自己。

        抱着在床上熟睡的冽,程晓同源告别了,转身走出对方的房间,幼稚们也是玩得比较晚,所以冽忍不住就在这里闭上眼睛了。

        坏手的捏了捏白嫩嫩的小脸蛋,程晓狠狠的亲了口,这才抱着小包子往回走,今晚还是和孩子们一起睡吧,至于岚……男人,有时候该冷静冷静,各种部位上的。

        冽把小脑袋靠在母父的肩膀上,鼻尖可以清晰的嗅到人类身体的气息,一种类似夜风拂过的清新,不枉他装死了这么久,保持一个姿势以表睡熟,腿都麻了。

        和谈日前一天。

        万众瞩目的发布会上,一则消息传了出来。

        原来岚大人原本就和源认识,在外流荡的时候引来了敌军的仇恨,再让年轻导师用计生下敌军将领的幼崽后,最后以此要挟,名利双收,把自己的快乐,筑建在耀星人民的痛苦之上!

        用心之狠毒,谋略之深远,手段之毒辣,简直令人发齿。

        程晓在微型仪器上,看见了这条最新发布的新闻,他大概掠了一遍主要报道后,将屏幕关掉,因为军事和谈不会公开举行,毕竟内容也是需要有保密措施,所以众人自然不能从明日的和谈中得知真相,若是真认定了岚叛国通敌,那勾结敌军将领发表一番虚假的言论,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碧站在中央机构处,看着那飘红的字幕,唇角上扬,露出几分志得意满的笑意,岚可以辩驳,但是源现在就在他的住所,简直就是百口莫辩。

        至于其他的证据,只要动点手脚,以现在军委检查办的影响力,想必是很有说服资本的,之外就是要注意一下那名人类的动向,从资料上来看,他的鬼点子很多,异能所产生的功效,也是难以预测。

        璟几乎是冲进了程晓和岚的房中,顾不上源也在场,忙不迭的将最新的情况说了一遍,“碧那边主推军委检查办,你知道,以前很多内部军工都被归到了这个部门的头上,在民众心中很是值得信任,他们所发布的证据,很有可信度。”

        但之前的内部军工也是岚拼下的,碧拿了甜头,顺便刷了下说服力度,现在倒是好,直接就用在了点子上。

        耀星上的民众对于这个部门的好感度很高,毕竟破获了许多内部分裂势力的阴谋,而且事实证明,几乎没有冤枉到什么人。

        可惜军委检查办已经很久没有启用了,虽然风平浪静、星球太平也是好事,但只有璟和君知道,这是因为碧之前不敢用,生怕做不到岚那样火眼金睛的洞察力度,白白浪费了之前攒下的名声和底气。

        “事情很麻烦,和谈日明日举办,恐怕会有事端。”君迈步走入,皱着眉,满脸的阴沉,碧总是不按常理出牌,但没想到,军委检查办的执行权,竟是掌握得这样牢靠。

        程晓眯着眼,好像事情变得有些麻烦,他理了理思路,淡声道,“军委的证据,很有说服力?”

        璟知道人类对耀星的事务不了解,便捡重要的地方说了一遍,大体就是上面说一,下面连二都想不到的类型,积威很甚。

        君见岚依旧面容冷峻,锋利的眉眼如能划破苍空般,反正他是看不出什么其他的表情,只得和璟一起愁眉苦脸的苦思冥想,好歹也要想出个对策来。

        源也揪着一把心,碧不是那种一掰就倒下的小人物,对于他而已,仿若庞然大物一般,哪怕是岚大人迎头撞上,也要付出代价。

        泫然欲泣了卧槽,程晓抽了抽唇角,虽然男子汉流泪有时很动人,但一边喂着奶一边抹眼睛……有点……

        人类扭过头,看了看自家伴侣,不动如冰块,还是自己家的比较顺眼些。

        “无碍。”男人最终冷冷的吐出了两字,便转身处理军务去了,堆积如山的文件,必须要在明日前弄完。

        璟和君不禁面面相觑,岚这也太淡定了,碧倒打一耙,怎么可倒茶一杯的感觉类似。

        程晓微微笑了笑,“该吃饭了。”

        说罢做饭去了,家庭煮男在面对爱人和幼崽时,瞬间提升为一个高尚的职业。

        一边洗着白莹莹的大米,人类顺手摸了摸鼻尖被溅到的水滴,既然有了军委这样好用的导向器,那还需要玩什么阴谋。

        黄昏,在军委检查办。

        “大人,舆论已经开始倒向我们这边,那些证据都做过了手脚,没有首尾,很难找到破绽。”一名侍从躬着腰,一脸献媚。

        碧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侍从顿时发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扇了好几下嘴巴子,这才肿着嘴毕恭毕敬的说道,“大人,我说错了,这些都是事实,被证实无误后,才公开了的,我们自然是十分尽职尽责。”

        碧这才满意的点点头,挥手示意对方下去,他要好好的准备下明天和谈日上的演讲稿。

        勾结外敌?死罪!

        到时候出其不意,把源抓过来,想必那个男人也是不敢公然动手,他借势除掉一个岚,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这次不会像上次一样了,碧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这里做了好几次整形手术,才勉强恢复了原样,该死的,没想到那个男人的身手会这样强悍,可惜,以一敌百可以,要是敌千,敌万,敌百万呢……

        匹夫之勇永远上不了大雅之台,也合该是天妒英才啊,他笑容满面,就连自己,也都嫉妒着那个男人的实力,若是有机会活抓,想必是不舍得就这样杀掉的。

        虐玩一番,那样的诱惑,无人能挡。

        至于那名叫程晓的人类,真要好好注意下他的异能,目前自己并未遗留下丝毫可以被用来做文章的东西,只要仔细一些,强大的异能也拿他无可奈何。

        翻开洋洋洒洒几十页的发言稿,碧开始逐词逐句的享受。

        程晓和岚吃过饭,便带着两名幼崽出去遛弯了。

        “程晓,你们这是……”源还以为进食之后会是再开几次会,他都做好今晚通宵的准备了,必然是合不上眼的,心里不安啊。

        “哦,遛小孩,一起么。”程晓举了举手中的幼崽,冽扭动着把小身子埋进了母父的怀中。

        “……不、不了。”源忍住嘴角的抽动,笑了笑,人类很乐观,或许自己也该学学。

        现在即便焦虑,也于事无补,若还想不出对策,只好走一步,算一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程晓也不勉强,告别后,便带着幼崽出门了,凛很乖巧的跟在身后,最近他都没有离开母父的身边,现在局势不明了,人类的*在某些方面也是很脆弱的。

        明日和谈,碧肯定是不发言的好,程晓心里暗想着,或许今晚是个可以动手的机会。

        自己懂的东西不多,但是在他看来,璟和君的担心有其道理,只是目前较为快捷的方法,除掉言论的根源,就不会有多少后续问题了。

        至于理由,军委处的一些铁证,恰好能证实碧之前的所作所为,只是看这个证据掌握在谁的手中,如何被描述公开罢了。

        推波助澜的结局,未必就是对自己有利的,人类回忆了下上辈子为别人做嫁衣的例子,不多,但总有那么几个让人印象深刻,吃亏吃到难忘的。

        当然所有一切,都是立足于能够将碧置于死地的前提之上,否则多思无益。

        暗杀总是用在希望省点事情的时候,希望自己的身手还没有老化,采取远程的方式,安全性高,但是不保证,可拖家带口的,送死也不能太干脆,具体细节在散步的时候,须好好想想。

        凛见母父似乎有些心不在焉的,便将注意力放在了周边的环境上,警惕任何危险的动向。

        虽然这里还是军区,但不是说就绝对的安全,即便是坐在家里不动,也可能被快递一个炸药包,所以程晓才出来走走,外边好歹视野开阔些。

        日落后,他便带着两名小孩回到家中,一进门,便看见浴室有水声。

        岚么,程晓看了看门口的靴子和床边的外衣,缓步靠近浴室旁,空气中的气息让他不禁微微眯眼,没有敲门,直接一脚踹开。

        男人没有穿衣服,光着身体站在水流处,身上的伤痕清晰可见,血水沿着修长结实的躯体,留到脚下,他微微侧头,挑了挑眉梢,眼底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讶异。

        程晓也不关浴室的门,反正外边的房门上了锁,伴侣的这幅模样别人也看不见。

        他眯着眼,语气十分冷静,“碧死了么。”

        岚微微勾了勾唇角,伸出手,将面无表情实则怒气冲冲的人类揽入怀中。

        以为一个熊抱就能解决事情么,做梦,程晓暗暗想着,这种不告而别私自打怪的方式,必须彻底断绝,否则那天岚在外头吃了亏,他这还被蒙在鼓中。

        男人见人类沉默不语,便低下头,又仔细的亲了亲。

        “没有下次。”终于,怀中的伴侣闷闷的说了一句。

        岚微微颔首,眼眸中划过温柔,悄悄把几乎痛到丧失感觉的右腿往后移了移。

        碧的濒死反抗并不弱,他不想让人类感到忧虑。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  别亦难  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  八月桂花香  扔了一个地雷

        么么亲们~

  http://www.biqugex.com/book_53895/181765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