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时空修补匠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大孽业,孔雀明王

第一百一十七章 大孽业,孔雀明王

        入夜,除了泰泽和几个为首的领队还在训练以外,其余人基本上都已经进大营休息去了。

        月色不错,虽然不是满月,但是天空万里无云,月光依旧明亮的洒满了整个学院城,在那撩人的月色下,一道婀娜的倩影踩踏着温柔的月色,优雅的走进了三年二班的训练场地。

        “小姨妈?”

        看清来人后,泰泽好生纳闷,都这么晚了,小姨妈来这里做什么?

        “呀!是小泽呢,真是刻苦呢。”温柔的笑声,好似融化世间万物般,回荡在恬静的训练场。

        “额。。。”

        如此理所当然的回答,让泰泽很无语。从小泰泽就对这个外公收养的这个美貌,性格完美无瑕的小姨妈很没辙,基本上云慈的话比自己老娘的话都管用,云慈说东,泰泽从来不敢说西。

        要说这个小姨妈很凶,那泰泽听话到也说的过去,可神奇的是云慈从来没有凶过,遇到任何事都是一脸温柔的微笑,然后用理所当然般的语气下达命令,然后泰泽就理所当然的去完成命令。

        “云老师,教官在自己的营帐。”一直沉默不语的红鬼竟然未卜先知,突然开口道。

        自从从圣山回来之后,红鬼就基本没有睁过眼睛,一直处于一种凝神状态,靠在训练场中的岩石边上。用老叶的话说,红鬼的悟性极高,这就是在练功,至于怪异的练功形式老叶没有多做解释。

        现在红鬼突然发出声音,让同样在训练的金氏兄弟一阵好奇,顿时八卦之魂熊熊燃烧起来,论点嘛,自然是教官和云老师之间的不可告人的秘密啦。但遗憾的是,他们所要询问的人明显对讨论八卦没兴趣,自顾自的又仿佛睡着了一般,不论金氏兄弟怎么询问。就是一言不发。

        “谢谢哦。”云慈微微一笑,然后直径走向了老叶的营帐。

        教官的营帐是一间单独的小屋,位于大营帐的斜对面大约50米处,由于天色已晚。老叶在伺候完小兔睡下后,就拿出了纸笔,开始忙活起来。

        关于魂兵需要找寻一些灵感,暂时是没可能设计了,然后是关于龙皮甲的进一步修改完善,帮助莽巴哈特重铸‘玄锋’,还有就是目前学生手上得到的那一批大号的长刀需要改进。

        就在老叶仔细端详着玄锋的锻造构成时,营帐的门帘被人打开了,一个淡蓝色的身影不打招呼直径走了进来。

        “云老师,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老叶看见来人后。微微一愣,这妮子这么大晚上的跑我房间里来打算干啥?就算互相有意思也不至于现在就来那个啥吧?。。。。

        云慈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然后指了指在一旁呼呼大睡的小兔,似乎是在问。这样讲话会吵醒小兔吗?

        老叶立刻会意,然后摇摇手说道:“这个床的边上自带静音结界。所以只管说话好了。”

        得到答案的云慈松了一口气,然后来到了老叶的边上,看着图纸上正画了一半的一柄刀具模型。

        “这是忙什么呢?”

        “学生们从铁匠公会用4万金币的单价定制了一把武器,结果铁匠公会压根就拿不出满足四万金币的锻造手艺,于是就在锻造的材料上做起了文章,得到的结果就是,狗屁不通。这不。我在做一些修改,改天让学生们拿着图纸和这刀去锻造公会重新铸造一遍。”说着,老叶把那把定制来的长刀递给了云慈。

        云慈没去接,而是直定定的看着老叶,看的老叶心里发毛。

        “云老师,看我干啥?我脸上长花了?”

        许久之后。云慈夺下老叶手中的纸笔,说道:

        “陪我去喝一杯吧。”

        。。。

        和现代化城市类似,帝都的夜市也是极其繁华,什么露天酒吧啦,舞厅啦。青楼,赌场之类应有尽有。

        老叶本不想来,奈何实在是抵制不了云慈的热情,(简单来说就是被拽来的)于是跟着云慈走进了一家档次极高的酒馆。

        梦幻天堂,全帝都数一数二的顶级会所,每到晚间,此间必然客满,灯红酒绿,群魔乱舞。据传闻其背后的幕后老板是亚历山大家族,也就代表着这个会所性质的夜场酒吧是有皇族背景的。

        既然背景如此雄厚,那么内中的消费水准自然是极高的,一瓶普通的啤酒,价格大约是外头的300倍,你没看错,是300倍!

        普通酒馆的啤酒,一群人喝上几大桶都只需要大约100来个金币,(1杯=1金币)可是在这里,仅仅只是一杯,就要300金币。(一桶=25杯),更别提那些红酒,白酒,鸡尾酒以及一些特色酒之类的,简直就是一个专属于贵族富豪的烧钱坑。

        奇怪,云慈不像是如此铺张之人啊,再说了,这地方灯红酒绿,群魔乱舞,可云慈这人看起来完全就是一个好姑娘呀,难道也是装的?

        想到此处,老叶停止了思索,数十年的亡命生涯使得他见过了无数女人,那些外表清纯,实则污秽堕落不堪的女人所见甚多,他在担心,如果云慈也是这样的人,只怕这对自己来说会是一份比较沉重的打击。

        这和一个赏画人欣赏一幅名家名作,一度以为这是艺术的绝颠,可是突然有一天,有人告诉他,他所欣赏的那副画其实是幅赝品一般。

        此时云慈和老叶在一个服务小姐的带领下,走到了一个环境清雅的小包厢,和外面那些浓重的色彩环境不同,包厢内的环境要比外面简约清淡许多。

        两人刚入座,一个身穿贵族长裙的女子一脸微笑的走了进来,叫退了那个服务员后和云慈拉了几句家常,随后对着叶文成微笑的点了点头,然后离去。

        “这是卓美姐,是梦幻天堂的老板,我姐姐,也就是小泽的妈妈最好的闺蜜,这间酒馆就是她开办的。借着我姐姐的面子,我每次来都不用花钱哦。”云慈看着正在对菜单发呆的老叶解释道。

        一听免费,老叶顿时整个人一松,感情是免费的。害的我瞎担心半天,就俺当当教官所赚的那点酬劳,一年的年薪加起来都不够这里的一瓶红酒来的贵。

        “噗嗤。”云慈看着老叶的表现,忍不住笑了起来:“其实,我也没什么钱,父亲虽然是帝国三大公爵之一,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他是个职业军人,所想到的都是怎么打好杖,和那些只知道捞钱的贵族老爷可是完全不一样的呢。从小受他的教养,我这个郡主其实也是个穷鬼呢。”

        “呵呵,看的出来,看的出来。。。”老叶微笑的点头附和道,对于单独和女孩子聊天什么的。老叶这个直肠子一时间真的有点不适应。

        “云老师,你刚才说有重要事情和我说,到底是什么?”无话可说,眼见即将冷场的老叶只得直奔主题。

        这时,服务员托着两杯血红色的鸡尾酒走了进来,摆完酒后对着云慈微微鞠躬,然后抽身离开。显然是刚才的老板娘特意打过招呼了,因此才两句话的时间,自己包厢的酒就被端了上来。

        微微一品这种特质的鸡尾酒,口感略酸,微微带点甜味,说不上好酒。但是做饮料还是不错的。

        “不动明王。”

        云慈没头没脑的叫了一个名字,使得正在品酒的老叶险些一口喷了出来。

        “什。。。什么?”

        “你是明王一系的传承人,对吗?”云慈摇晃着酒杯,血红色的液体在酒杯中回荡着,场中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叶。。。。成哥?我可以这么叫你吗?总叫叶教官显得怪生份的。你叫我小云吧。”云慈微微咪了口酒,抿抿嘴,不等老叶给出回答就继续说道:

        “你一定很好奇我为什么会知道你的这个隐秘吧?”

        老叶往坐骑背上一靠,露出了一个‘请继续’的表情。

        “说不清楚,我给你看个东西吧。”说完,云慈按住了老叶放在桌面上的手,随后两人竟然凭空消失了。

        。。。。。

        那是一个一望无垠的世界,天是绿色的,大地是墨绿色的,仿佛是一张老式的黑白照片,只不过组成照片的颜色是淡绿和深绿。整个世界之中有山,有水,有风,有一个世界上该有的所有东西,唯独没有生命。

        整片世界都在燃烧着熊熊烈焰,绿色的烈焰,山中有,地面有,水面有,就连水下都有,分不清哪些是倒影,哪些是真实。

        突然,一道金芒划破天空,两个人影互相牵着手出现在了这片绿色的世界之中,地面上的绿炎似乎的感应到了什么,纷纷给此二人的落足点让出了一份净土。

        男的身穿白色金边的古典样式的貂绒蟒袍,宽袖束腰,像极了某个王公贵族之后。

        女子身穿一席淡黄金边纱裙,样式同样古朴,上衣处有几尾孔雀翎羽纹样,发髻之上也是珠光宝气隐隐绕耳,一只孔雀翎簪横于发髻之上。

        值得一提的是,一只墨羽金尾孔雀不知从何处飞出,在此女子出现的一刹那一只鸣叫着盘旋在女子的头顶。

        “成哥,现在你明白了吗?”云慈牵着叶文成的手,凤目轻泛,用那恒古不变的温柔语调寻问道。

        “真没想到。”老叶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打量着这个世界,打量着眼前那一袭孔雀绫罗纱裙的绝美女子。

        “渊海孽火,罪业孔雀,那么你就是这一切的执掌者:大孽业,孔雀明王”

        --------------

        猪脚的能力之谜即将展开了。。。。。

        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

  http://www.biqugex.com/book_54089/182021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