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时空修补匠 > 第一三十三章 咒术师

第一三十三章 咒术师

        三国学院比赛年年都在举办,但是大陆比武大会可是三年才举办一届的,跟世界杯的性质何其相似,所以每隔三年,陀螺城都会迎来一场规模空前的盛大场面。

        今天是学院比赛以及大陆第一比武大会正式开赛,预选赛的第一天,预计全程比赛时间为一个月整,第一周是初赛,就和赛前洛卡里德预期的一样,会采用随机搭配的配对淘汰模式进行,初步从数万的参赛选手之中决出百强,在初赛阶段,学院比赛和大陆比赛除了场地和对手不同之外,其余规则几乎完全一样。

        然后就是预选赛,大陆比武大会会从百强之中决出32个顶级高手,而三学院的比赛由于参赛人数的关系则会直接决出16个参赛高手,进行最后的全权争霸战。

        这种安排下,学院杯的比赛基本会在大陆比武大会进入16强的最终淘汰赛之前结束,可以让观众把重头戏放在三年一届的大陆比武大赛之上,毕竟一群孩子再怎么厉害也没有一群老牌高手交手来的刺激吧!

        此时在初选进阶休息室中,老叶坐在等待座上东看看西瞅瞅,毕竟这里的建筑风格的确赏心悦目,金碧辉煌,而云慈则坐在老叶身边,跟着小兔玩着一种使用绳线的小游戏打发时间。

        至于此次前来的其他所有人,此时均已经分成了两批进场,萨洛带着夏莽,卡森,洛卡里德等人去了大陆比武的初赛区,而泰泽则带着全班去了学院比武的初赛区,其余的家眷诸如娜亚,赛丽等都去送行了。

        “算算时间,现在第一波的随机传送因该已经开始了吧?”云慈自言自语的说着。

        获胜者会直接传送到老叶所在的休息室中,进行第二场的准备,这里原本外人是不让进的。只不过萨洛很牛逼轰轰的泡上了陀螺城城主的女儿,这不,特例当天就下来了,允许叶文成和云慈前来此处参观。只是不得携带一些违禁物品,比如药剂之类,这是底线。

        “成哥,你不担心吗?虽然比赛中有安全的保命措施,但是依旧有可能发生人命事故的吧?”

        “担心,怎么不担心,可是我们再担心又有什么用,雏鸟羽翼早晚有丰满的一天,现在就瞎操心,将来上战场了咋办?”老叶无奈的叹了口气回答道。

        担任教官一职在老叶的人生中绝对不是第一次了。有很多次老叶甚至亲眼看着自己所培养出来的学生在战场上牺牲,有些的死状甚是惨烈。哪一次自己不是心痛欲绝,哪一次自己不是黯然伤神许久,可即便如此,有些事该发生的。还就必然要让他发生,这是每个人的命中注定,不是外人能更改的了的。

        “你猜,三国学院比赛,谁会最先决胜来到这里?”

        知道自己似乎是勾起了叶文成心中那份不好的回忆,善解人意的云慈立刻转移了话题。

        “因该是泰泽吧,这小子当初竟然能从红莲安排的训练中活下来。已经让我感到不可思议了。要应付这样的比赛,只不过是手到擒来的,我听说他还报名参加了大陆比武大会,主要打算去那边打个好名次,至于参加学院这边因该是奥斯将军的要求吧。”

        老叶话音刚落,就看见眼前不远处一道传送阵法闪烁。泰泽气定神闲的出现了,果然,就如预料一般,第一个出现了。

        “呦,才两分钟就结束了。比我预想的还要快上三分钟嘛!感觉咋样?”看见泰泽一脸微笑的走来,老叶出声问道。

        “哈,我运气不错,第一场就打了个什么王子,好像叫什么迪迪却克里?还是个召唤师。就是你说的,被红鬼教训过的那人。”泰泽首战轻松告捷,心情显然不错,于是饶有性质的跟自己的教官聊起天来。

        。。。

        15分钟前。

        众学员在随行人员的安排下来到了一个巨大的空间之中,大约等了10分钟之后,众人就先后化为了一道白光被传离了场地,两两结对来到了一个单独的小空间之内,这个空间中只有一个类似篮球场大小的擂台,四周围就是无尽的深渊,掉出台下或者被打趴下又或者死亡均算失败。

        泰泽也是一样,跟着一个细皮嫩肉的王子来到了这样的空间之中。

        或者是因为初次见面,又是初次参加这类的比赛,还因为双方都对自己的实力有着绝对的信心,于是两人都没有着急着对打,开始大致的聊了几句。

        从对话中泰泽得到了一个信息,这个迪迪皇子就是曾经听教官说起过被红鬼一刀下去吓破胆后来跑路的家伙。

        既然对方的大致身份清楚了,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泰泽的动作在迪迪的眼里快的匪夷所思,甚至连斗气都没用。自己召唤阵的光环刚刚亮起,召唤兽还没出现,泰泽的拳头就已经打穿了他所穿的轻甲,不轻不重的正好导致迪迪皇子休克。

        就这么的,泰泽轻松斩获第一滴血,就这过程,简直还不如吃饭来的麻烦。

        泰泽把经历大致讲解一遍后,休息室里就陆续的出现了几个尖端的学霸,其中多数还是三年二班的自己人,而奥格兰的战斗法师也在之后陆续出现不少,显然都是晋级了。当然也有不少人挂彩,更有重伤在身的,对于这类人,医护人员就会介入,为了保证这些人的人身安全,暂时中止其随后的比试,入院观察去了。

        大约一小时后,第一场战斗结束,其中除了在战斗中战败的,其中战平的和获胜的均获得晋级,一个小时之后进入第二场。

        就这么的,一整天时间,除了中午吃饭,全体参赛学员在一天之中打了三场,一直到下午时分,当最后一场结束的时候,所有参加比赛的人尤其是法师,各个面色苍白,显然是魔力消耗过大了。值得欣慰的是三年二班此次参加战斗所有学员全部晋级。可以参加第二天的比赛了。

        晚饭时分,皇家魔武学院此次参赛的十个班级联合举办了一场出师告捷的庆功宴,此次参加比赛的总学员人数大约有850人,在第一天仅仅只淘汰了150人。这成绩对于其他的两所学院来说,算是最低的淘汰率了。

        然后,众学员之间纷纷交流了此次战斗时的一些作战体会和对手的战斗手段,比如战斗法师的战斗手段,召唤兽的天赋战甲,法师的元素之躯等等。

        在宴会的角落上,老叶和萨洛,莽巴哈特等人面色凝重的听着四班的班长克豪斯讲述着他遇到的一个对手。

        克豪斯是四班的王牌,虽然四班也有人被淘汰,但是照常理来说绝对不会是克豪斯才对。可是如今才第一天的比赛过后,克豪斯就被华丽的淘汰了,并且还中了一种极为特殊的邪术。

        根据克豪斯的描述,对手一身黑衣,面色苍白。在脸上和身上画满了奇怪的黑色纹身,这人的年纪绝对不大,实力也极为普通,因该是一个召唤师,因为他召唤了一只玉貂鼠作为攻击战兽。可是这人的战斗手段着实古怪至极。

        起先交手,此人执剑与克豪斯相斗落尽下风,直到克豪斯被那只玉貂鼠攻击受到一点皮肉的轻伤之后。他发现,每当自己有一剑削到敌人的时候,自己会在敌人受伤的相同部位上也受伤同样的伤势。

        也就是这样,打着打着,那人受到的伤害越来越重,同样的克豪斯也是重伤累累。最后在玉貂鼠和召唤师本人的配合下克豪斯拖着伤痕累累的身躯无奈败北。

        照理说这样因该就结束了,可是回到场外的克豪斯发现自己被玉貂鼠咬伤的部位开始发黑,体内的斗气运行受到了严重的阻碍。起先是以为中毒,直到去过医院,经过牧师的检查后发现这不是毒。而是一种已经失传的高阶诅咒【黄昏】。

        中了【黄昏】的人,如果不及时清除,种咒之人会在7天之内修为尽废,四肢经脉腐朽,从而变成一个废人,生不如死。

        幸亏萨洛所修的纯阳真火正好完美的克制了这种阴毒的诅咒,在萨洛的阳火真元运转一周之后,克豪斯才安然无恙的出现在此处跟众人讲述。

        “好狠毒的家伙,对手都已经认输了,为什么还要执意杀死对手!”本狄斯一脸的愤愤不平。

        “你的意思是被那只玉貂鼠咬伤之后才出现这样的症状的?开始前没有?”洛卡里德好奇的询问道。

        “是的。”

        “怎么?你知道?”老叶发现洛卡里德似乎是回忆起了什么,于是立刻问道。

        “啊,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我曾经在离开奥格兰来到陀螺城时,在半途我看见过一种跟这样子类似的情况,当时也是一个身着黑色斗篷的人,召唤兽是一只普通的风隼,那人在于一只火狼群的小头目战斗,我记得那只火狼最后似乎就是在对那个男子进行一次致命攻击之后莫名其妙就死了,而那个男子重伤,只是生命无恙。现在想来那狼因该是自己给自己咬死了?

        后来当地的居民告诉我说这是咒术师,属于法师和召唤师以及战士三者职业的混合残废职业。他们只能召唤一些小型的召唤兽,释放一些低级的法术,因为他们的体质也偏弱,所以无法很好的修习斗气,后来其中一部分人因为埋怨这个世界的不公平,开始厌恶世界,信仰邪神,从而得到了诅咒的力量,就变的有些人不人鬼不鬼的一个职业了。”

        “这么凶残?”

        ---------------

        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

  http://www.biqugex.com/book_54089/182021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