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香溢天下 > 第1章 桂花面脂

第1章 桂花面脂

        李晓香安静地坐在油灯下,看着她的娘亲王氏正仔仔细细地在红色的喜帕上绣着鸳鸯。

        “一转眼的,贞娘就长这么大了。我去给她量身形的时候,瞧她那水灵灵的模样,心里还真有些舍不得了。”

        桌子的另一面,是李晓香正在看书的父亲李明义。

        他微微点了点头,倒没有王氏那么多的不舍与感慨,“女儿家大了终归是要嫁人的。贞娘的母亲过世得早,老孟一个人将她拉扯大着实不易。大家乡里乡亲的,能帮上多少忙就尽量帮,私底下贴补一些也得让贞娘嫁得体面。”

        “是啊,本还担心贞娘早年丧母,怕她爹什么都不懂。孩子年岁熬到了,若是不把她的终身大事放在心上,我们这些外人又不好去说道。这下好了,贞娘要嫁给邻村宋家。我见过宋家的孩子,读书识礼,今年刚考上了秀才。”

        “人家贞娘能嫁个好人家,靠的是一手好绣工。”

        李明义这句话里若有所指,油灯下的李晓香有些坐不住了。

        她撇了撇嘴,起身朝屋外一瘸一拐地跳了出去。

        “晓香,屋外蚊子多!你上哪里去?”

        “屋子里憋闷,上槐树下坐坐!”

        待到李晓香出了门,王氏有些怨怼地望向李明义,“好端端地又提起绣工做什么?她摔伤了腿,这几天别闷着呢……”

        “我这是给她提个醒。纺布、绣花她样样不行。她都快十三了,再过两年就要嫁人了,整日里还跟个野丫头一般。你啊,就是太宠着她了,由着她胡来!不然她怎么能摔伤了腿?”

        王氏叹了口气,不再言语。

        李晓香靠着老槐树坐下,就着天空中零零碎碎的星光,看着自己被绣花针扎红的手指。

        一、二、三、四、五!

        我勒个去,连小手指都没幸免于难!

        她也不知道自个儿怎么会穿来这个地方。没空调、没电扇、没电脑、没微博,女人成天憋在屋子里,敢情除了纺布、绣花就没有什么其他高大上的生活内容了。

        从前的她,虽然经历了十年寒窗却在高考千军万马的厮杀中得胜,被某个重点大学录取。她是父母眼中的骄傲,所有人都相信她会有个明亮的未来。

        她的心中雀跃无比,原因只有两个。

        第一,她终于和暗恋三年某位男神不但同校而且同系,心中歪歪了不少校园情侣的画面,正等着实现。

        第二,她终于可以摆脱从小学到高中整整十年的老冤家,不对,是孽障!至于这家伙的恶行,李晓香当真不想再回忆一遍,而且若不是这孽障,自己也不至于被跌落的吊灯砸中,稀里糊涂就来到这个世界。

        这里生活水平让她适应了许久才勉强忍住一头撞南墙说不定就穿回去的冲动。而真正让她心情跌落谷底的,是她的名字——李晓香。

        神啊,还能更接地气吗?

        她已经脑补了无数次自己年老之后的辛酸生活——围着一口锅熬着辣椒酱。

        村头村尾的喊她“阿香婆”。

        按照她这辈子的亲爹李明义的话说,不想变成阿香婆,就得好好学女红。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女红越是精通,前来提亲说媒的就越多,这样才能选一个好人家。

        简而言之就是:女红好=嫁得好。

        虽然李晓香至今未弄明白其中的逻辑关系。这个命题压根经不起推敲嘛!

        数理化小综合没要了她的命,绣花织布却真的让她神经衰弱了。

        于是前两天,当她左手的最后一根手指也被绣花针扎着骨头的时候,她索性不干了。

        连着绣了七天花,她觉得自己不但看东西重影儿,连腰间椎盘突出都犯了!如此不利于身心健康的活动,她李晓香才不自虐呢!

        于是她跑了出去,带上隔壁老秦家的虎妞到村口抓蛐蛐儿,和村里其他孩子们斗蛐蛐而斗了个底翻天!

        李晓香对此很满意,这才是十二岁孩子该干的事儿不是?

        但李晓香万万没想到,李明义火了!从屋子里抽出藤条就要揍她。

        李晓香傻了,她上辈子父母都是大型化妆品公司的技术高管人员,有知识有文化,从来只说道理不动手。李明义抄着藤条的画面完全在她预想之外。

        他不是个教书先生吗?君子动口不动手啊!

        王氏就要去拦,可惜只拽住了李明义的衣摆。

        李晓香知道若真被藤条抽中了,只怕自己连马桶都坐不下去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本事,三两下就爬上了家门前的老槐树!

        果然狗急了也跳墙呢!呸!呸!呸!什么狗不狗的……这是肾上腺激素分泌的结果!完全符合自然规律!

        李明义举着藤条站在树下气得发抖。

        他生气的理由不外乎他们李家乃是书香门第,教出来的孩子都是有高级趣味的!比如年长李晓香三岁的兄长李宿宸,饱读诗书,是清水乡有名的少年才子。

        可李晓香呢,放着绣花这样有审美的事情不做,跑去和别人撸着袖口、叉着腰、架着脚斗蛐蛐?成何体统!

        其实就是没有体统!

        李晓香扒在树上,李明义越是要打她,她就可这劲儿的越爬越高。

        别以为它是老槐树就枝繁叶茂树干能比脖子粗,它生长的土壤贫瘠,枝叶凋零,特别是连刮了几天的风,这棵槐树尽显苍凉,不愧是“老”槐树。

        所以,它老人家哪里经得起李晓香的折腾!

        王氏吓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女儿再怎么样也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啊!

        李晓香在树上,低着头,看着她爹娘完全不同的两样表情。一个担惊受怕,一个气到脸红脖子粗。

        王氏一身灰布罗衫,袖子与裙摆上有几块补丁,但全身上下一尘不染,很是干净。发髻盘在脑后,只别了一支简单的木簪,额前的碎发被蓝色的头巾包着,仰面时李晓香能看清楚这个女人清雅的五官。

        王氏也算出身书香门第,她的父亲是个秀才,而她父亲的父亲也是个秀才,可惜百无一用是书生,王氏的父亲还有祖父参加了大半辈子的科考,最后的结果仍旧十分惨淡,他们究极一生都没有中举,肩不能抗手不能提,根本没有谋生的生计,却总是以文人自居,少不了几分酸腐味道,王氏从祖父到父辈的寒苦可想而知。

        提起李晓香的爹,她更加感慨。

        王氏经历了父辈、祖辈甚至于祖辈的祖辈前仆后继之后,还是嫁给了一个秀才……

        当然李晓香要在这里声明一下,自己当年高考虽然也是千军万马,但惨烈程度真比不上这里的科举。

        高考你考不上一本还有二本,考不上二本还有三本,考不上三本还有大专……考不上大专那就进社会找份事儿做吧。总而言之,不愁没得升级。

        人生跌宕起伏总有高考之外的大怪、小怪可以打,何必留恋一高考?

        李晓香的爹李明义,也是个秀才。没错,还是个连续考了十年仍旧落榜的秀才!

        唯一值得安慰的就是李晓香的爹没就此闲在家里等着娘子磨豆腐,而是做起了教书先生。这里是都城,达官显贵的子弟数不胜数,但一个都不是李明义的学生。只有寻常百姓希望儿孙识得一些文墨的才会将孩子送到他这里来。李明义不论学生的出身,教得细致入微,若是学生遇到什么难题,他就是熬上几天几夜查阅古往今来的典籍也要解决这难题。

        通过这些日子的相处,李晓香能隐隐猜到李明义的心思,他只希望这群孩子中能飞出个金凤凰,中个举人甚至登堂拜相弥补他这一生的遗憾。

        眼看着李晓香胳膊酸疼就快支撑不住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青衣少年信步来到树下,一双朗目暗含笑意,宛如溪水潺流而过。

        “晓香这闹的是哪一出?竟然上树了。为兄都不知你有这般本事。”

        少年的声音十分动听,令人联想到宫廷器乐,沁人心脾之余总有一股思绪被撩动。

        这便是李晓香的兄长李宿宸,年纪不过十五,但是在晓香看来却是秀色可餐的美男子。

        现在还有些青涩,举手投足间却流露出少有的儒雅气质。

        不消多说,过个三、五年,必然引得都城中的年轻女子们心绪动摇。可惜了,怎就是她李晓香的亲兄长了,完全断了肖想。最重要的是,有如此俊朗的兄长,李晓香每每打盆水给自己照照,只觉得五官平平,让人过目既忘。

        李明义咆哮着将李晓香不学女红却跑出去斗蛐蛐的事儿吼了出来。老实说,李晓香真没觉得这有啥大不了的。

        李宿宸抬起头来,淡淡地说:“爹,斗个蛐蛐也不是什么大事。兴许就是成日憋在屋子里绣花,让她更想出去野了。若是放着她不管了,她指不定觉着无趣,反倒乖乖回来绣花了。”

        李晓香的眼睛亮了起来,这哪里是她哥呀,简直就是她亲爹!

        李宿宸眯起眼睛,他唇角那一点凹陷仿佛坠入湖水中的石子无心撞出的波纹。

        儿子的话永远受用,李明义高举着的藤条终于垂了下来。

        王氏赶紧劝说道:“晓香!快下来!”

        李晓香撇了撇嘴,当她脑子不好使呢?天知道李明义放下藤条是不是做个样子而已。

        她若真现在下来了,还不给她爹抽成麻花?

        但是她抱着的树干已经发出了吱呀声,只怕再撑不了多久了。

        怎么办呀,就这么下去要挨打,再熬下去只怕就要摔得断腿断脚……

        就在这个时候,站立在不远处淡定到让李晓香眼睛疼的李宿宸朝她眨了眨眼睛。

        不愧是她的亲哥啊!

        就在李宿宸走到树下的时候,李晓香松开手哗啦一下跌了下来。

        我的亲哥——你可得接住我呀!

        李晓香松手的瞬间,气到天灵盖儿都要掀起来的李明义举着藤条傻了,倒是王氏喊了出来:“晓香——”

        李晓香不偏不倚,砸进了李宿宸的怀里。就在李晓香吐出一口气时,事实证明这位兄长大人并不可靠。李宿宸胳膊一颤,李晓香就从他怀里掉了下去,硬生生砸在了沙土地上。

        方才吓得七魂丢了六魄的王氏赶紧冲了上去,“晓香!晓香你没事吧!”

        李晓香的脚踝疼得厉害,方才手撑着地面的时候也被砂砾划伤了掌心,现在一副龇牙咧嘴的表情。

        倒是李明义反应了过来,举着藤条冲上来,“我打死你这个不孝女!竟敢拿自己的性命来威胁爹娘!”

        看着老爹脸涨到快裂开的模样,李晓香在心中大叫“不好”!

        “疼死了——救命呀娘!我的脚踝疼死了!”李晓香按着自己的脚踝,眼泪大颗大颗地落下,就连肩膀也跟着发颤。

        王氏心软,不说二话挡在了李晓香的身前,“你要是再打她,就把我打死吧!”

        李明义肩膀紧了紧,藤条在半空中僵了僵,最后还是垂了下来,“慈母多败儿啊!”

        李晓香见他转身行回屋中,一颗悬着的心这才落了下来。

        王氏和李宿宸这才架着李晓香往回走。一边走,李晓香一边愤愤地瞅着李宿宸。

        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他接住李晓香的时候稳稳当当,她能感受到李宿宸的力道,是他故意松了手,李晓香才跌了下去。

        回到屋中,王氏解开李晓香的布袜,这才发觉她的脚踝肿得跟大包似得。王氏取了药酒正打算给李晓香推拿,就见着她大叫了起来。

        “哎哟,我的娘呀——疼死了——”

        李宿宸慢悠悠晃到她们跟前,低下头,“啊,还真肿起来了呢,爹。”

        李晓香恶狠狠瞪向他,什么叫做“还真肿起来了”?难道不是你把我扔地上的吗?

        一直冷着脸阴云密布的李明义哼了哼道:“那也是她自找的。”

        从那一日起,李晓香因为摔伤脚踝得到了免死金牌。她就是成日坐在床上编草蚂蚱,李明义也懒得说她什么了。

        她不想学什么女红,她也不想仰着脖子待字闺中等着哪户人家像是挑选萝卜白菜一样挑剔她的八字,更不想出嫁从夫伺候公婆。

        她想要的很简单,得逍遥时且逍遥,明日忧来明日愁。可惜,这里已经不是她从前生活的世界了。

        但是那天晚上,李明义语重心长说的一段话,却落在了李晓香的心头。

        “晓香,这世上很多东西,不是你不喜欢不乐意就能不去做的。它不是王法,古来圣贤书里没将它当做道理,可世人就认它。你当如何是好?”

        所以她知道,自己必得有一技之长。

        躺在榻上翻来覆去,她还是没想明白自己的出路。

        第二日清晨,李晓香还在榻上翻着肚皮呼呼呢,孟家的贞娘来到了李家,还拎着一篮子的鸡蛋。

        李晓香被她们说话的声音给吵醒了,揉了揉眼睛,随手撸了撸头发,推开门出了屋。

        老实说,李晓香对贞娘很有好感。

        弯弯的柳眉,小巧的鼻头,巴掌大的瓜子脸,不知道多叫人羡慕。再加上说话时轻声细语的调子,任谁见了都会对她心生怜惜。

        “哟,晓香妹妹醒了?是姐姐说话吵着你了罢?”

        李晓香赶紧摇了摇头。

        王氏笑道:“这丫头是舍不得你!成日里睡懒觉,反倒听见你的声音就起来了。等日后你嫁去宋家,她见着你面的机会就少了。你们好好聊聊。我去整一整嫁衣的袖口,一会儿就拿出来给你试试。”

        “谢谢姨娘了!这些鸡蛋是爹嘱咐我给姨娘送来的。姨娘为了替贞娘准备嫁衣劳累了半月有余……”

        “这个你收回去。我不是收了你们家的制衣工钱吗?怎么还能收你的鸡蛋呢?”

        “姨娘,爹都跟我说了。缝制一件嫁衣少说也得五十文的工钱,您才收了二十文钱。贞娘知道您是心疼贞娘,贞娘也心疼姨娘你。所以鸡蛋你还是收下吧。日后贞娘嫁去宋家,就不能照料爹爹了。贞娘在这里请姨娘替我……”

        说着说着,贞娘的眼睛已经红了,再说下去只怕眼泪就要落下来。

        王氏点了点头,将鸡蛋收下。

        两人又闲话家常了几句,王氏便入内继续缝嫁衣。

        李晓香看着贞娘,发觉她脸上似乎没有上一回见到她时水润细腻了,额头上有些泛油,脸颊上似乎也有些小颗粒。

        “贞娘姐姐的气色好似没从前好了。是忧心你爹在你走后无人照料吗?”

        贞娘摸了摸脸颊,笑道:“看晓香你平时大大咧咧,没想到也有细致入微的时候。我是担心我爹,但我也知道清水乡的邻里们会照顾好他。其实我真正担心的反倒是我出嫁那日,脸上……是不是能好些。”

        李晓香左看右看,皱起了眉头道:“姐姐,这几日你是不是用了什么以前没用过的东西?”

        贞娘的肤质属于天生的中性肌肤,毛孔小不说,还十分白净。

        “啊……有是有……”

        “是什么?”

        贞娘取出一只小陶罐,缓缓打开,用十分珍惜的语气道:“这是我表姐那日来看望我时,带给我的桂花面脂。”

        面脂?

        李晓香还是第一次见到古代女子所用的面脂,不觉充满好奇。

        她小心翼翼地将小罐子打开,里边儿快见底的地方是一层乳白色略略泛黄的东西。

        “这就是面脂?”

        李晓香能闻到些许香味,细细琢磨着,好似是桂花香味。只是搁置的时间久了,味道散得不剩多少了。

        “嗯。听表姐说,都城里的姑娘小姐们都会抹一点面脂。抹了之后脸上水润光滑,特别是冬季,不易起皮。”

        李晓香无奈地看了贞娘一眼。

        姐姐,你天生的好肤质抹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做什么?

        我的乖乖啊,这玩意儿怎么看怎么像已经过期了啊!而且明摆着是被人用剩下的。

        李晓香也不想坏心眼地揣测贞娘的表姐该不是故意拿快变质的面脂送给她,要她出嫁的时候难看。对方应当也是好心,只是大家都不是有钱人,见贞娘要出嫁了就将自己用剩的面脂留下。只是没想到这面脂不适合贞娘。

        李晓香按了按额头,指尖沾了一点所谓的“面脂”,放到鼻间闻了闻。

        除了已经褪去的桂花香味之外,还有一点芝麻的味道。李晓香将香脂在手背上划开,有些粘稠,油分居多。

        忍不住回忆起前世所学,她曾经在母亲的书柜里看到过一本关于植物香味提取的书。在古代,没有复杂的蒸馏设备和压榨技术,香料的制作多使用油吸法。如果李晓香没有猜错,这罐桂花面脂的做法应该是使用芝麻油吸取了桂花香味之后,再添加少许其他乳油之后封罐保存。

        李晓香眯起眼睛,还能看见面脂中没有被完全过滤掉的桂花碎末。虽然不懂香脂具体的制作工艺,但虎妞带来的这一罐绝非上品。当然,以他们这种只是温饱略为有余的阶层,女儿家能有罐这样的香脂已十分不易。

        “贞娘姐姐,你可不能再用这罐面脂了。”

        “怎么了?”贞娘担心地问。

        “应当是腐坏了。”

        “面脂也会腐坏?”贞娘露出惊讶的表情。

        李晓香无法向她解释护肤品保质期的问题,只能用最简单的方法来解释。

        “贞娘姐姐,你吃过桂花糖吗?”

        “自然吃过。”贞娘点了点头。

        “桂花糖放久了,可会坏?”

        “当然会。”

        “这罐面脂中也有桂花。就如同桂花糖一般,自然也会腐坏。姐姐如何还能将它搽在脸上?”

        贞娘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样!可是我的脸已经这副模样,如何是好?”

        “姐姐,面脂自然是不能用了。每日需将脸洁净,将青瓜切成薄片敷于面部,过几天应该就能好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54098/182035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