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香溢天下 > 第3章 凝脂

第3章 凝脂

        虎妞用力嗅了嗅。虽然不及罐子里的桂花面脂的香气浓郁,但李晓香制作的香脂里自有一股清淡的气味,不动声色将呼出的气息缠绕,令人下意识细细品闻。

        “虽然不是特别香,但闻着挺舒敞的。”虎妞十分认真地评价。

        “用起来应该也比你表姐的香脂舒服。”李晓香将麦秆上的芝麻油蹭在虎妞的手臂上,“你推开试一试。”

        虎妞小心地将它在手背上推匀,然后摸了摸,“哇,晓香!你看我的手背像不像剥了壳儿的鸡蛋?”

        李晓香的口水差点没喷出来,剥了壳儿的鸡蛋是白的,你这丫头天天在外面儿晒太阳,哪里白了?

        不过虎妞的话倒是肯定了李晓香。

        如果得了机会,李晓香倒是很想以蜂胶或者蜂蜡来代替油脂。此时正值晚春,再过一两个月天气就要热起来了,总不能还往脸上糊芝麻油吧。

        李晓香朝窗外看了看日头,这不……就快到正午了,王氏该回来了。李晓香赶紧杵了杵虎妞,“别傻乐了,赶紧把东西都拾掇。我娘要回来了。”

        虎妞从家里又摸来两个小陶罐,一罐给虎妞,一罐留给贞娘。

        李晓香嘱咐她用清水洗净擦干,将她们制好的芦荟油倒入陶罐盖好,把其他没用上的东西都收回了虎妞家,桌子也擦干净了,用过的茶杯也被摆回了原位。虎妞忍不住一直摸自己的手背,感受那里的柔滑,小声问:“晓香,咱们这个就是厚叶菜面脂吗?”

        李晓香再度被自己的口水给呛着了,挣扎了半天,才回答说:“我们这个吧……里面没加什么桂花啊茉莉之类的,所以称不上香脂。”

        “那是什么?”虎妞还在摸自己的手背。

        “就叫凝脂吧。”李晓香随口瞎起了个名儿。

        “好啊!我每天都抹一点儿,这样就不会太快用完了。”虎妞一副很珍惜的表情。

        “不用那么省了,你可着劲儿抹,厚叶菜到山上挖就有了。”

        虽然看似他们做的“凝脂”成功了,但谁知道放多久会坏呢。

        “可要是我爹知道我拿芝麻油来做凝脂,又该揍我了。”

        李晓香看虎妞那委屈的表情不由得好笑。虎妞她爹老秦和她娘成亲了这么些年,只有虎妞这么一个女儿。虽然老秦很想再添子嗣延续香火,但努力了这么些年没啥成效。但老秦与妻子的感情多年来倒没有任何变化,反倒是岁这年月增加,越发疼爱唯一的女儿。李晓香丝毫不担心蹭了点儿芝麻油,虎妞她爹真会揍她,说白了雷声大雨点小,和她爹李明义举着藤条那架势根本没法比。

        过了没多久,李晓香的娘回来了。给两个孩子做了些好吃的,绿豆面儿鱼肉饼,就是将煎好的鱼肉和土豆丝、豆芽菜调好味滴上些麻油,裹在薄薄的绿豆面里,一口咬下去,那叫一香。

        李晓香吃了两个,肚皮就撑不下去了,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虎妞一连吃了三个下去。

        “婶婶,你这饼裹得可真香!”虎妞嘴巴里塞得慢慢的,得了空闲还不忘夸王氏。李晓香她爹是这附近唯一的一个秀才,还颇得周围邻里的尊重,特别是虎妞她爹,总是把李明义当做自己兄长一般,连带着还让虎妞管王氏叫婶婶。不过别看老秦目不识丁,但却是个实在人,既认了李明义做兄长,老秦家对李家的照顾,比亲兄弟还亲。

        “好吃就多吃一些,婶子再给你做一个?”王氏摸了摸虎妞的脑袋问。

        “不用了,婶子。留给晓香吧。”

        算你识相,李晓香满意地看着虎妞。

        “娘,你手艺这么好,不然也去都城的天桥下摆个摊子?那里卖的馄饨还有小吃哪有娘你做的绿豆面鱼饼招人?”李晓香仰着头问。

        王氏好笑地点了点李晓香的额头,“你呀……也不想想你爹能乐意吗?”

        提起她爹,李晓香不由得瘪起嘴来。在她爹的思想深处,农民虽然目不识丁,但好歹是凭借劳动力吃饭的,所以对老秦一家还挺待见。可是商贩之流,却是投机取巧,唯利是图之辈。更不用说女子,出门在外抛头露面,根据李明义的口头禅,那就是——成何体统。

        可都城里天桥下的馄饨摊子老板也是一对小夫妻,人家的小日子过得挺滋润的,哪像他们家,就凭她爹给普通百姓家的孩子授业解惑的那点银两和她娘接的针线活儿,还想攒够给李宿宸科考通路子的钱……估计她李晓香睁着眼睛的时候是看不到了。

        三日之后,贞娘上门来取喜服了。

        她对王氏说了无数声谢谢。喜服上的牡丹花惟妙惟肖,领口腰身都收得极好。

        王氏留了贞娘下来吃午饭,让李晓香陪着她再聊聊天。李晓香知道王氏是想贞娘好好劝她静下心来多学学女红,但她却有另外一番打算。

        李晓香将一只陶罐推到了贞娘面前,笑着打开,“贞娘姐姐,你就要出嫁了。娘亲给你缝制了喜服,可我却没有那么好的手艺,所以做了这罐凝脂赠与姐姐。希望姐姐与你的夫君白头偕老。”

        贞娘有些惊讶,她本以为李晓香只是说着玩玩,没想到真的做了面脂给她。贞娘也是个懂心的人,别人待她的好,她十分珍惜。

        当她看见罐子里的凝脂时,是惊讶的。凝脂的色泽较她先前带来的面脂更加剔透,泛着令人舒心的水光。

        贞娘以手指沾了少许,抹在手背上。那仿佛融化般的质感令她欣喜。凝脂很快就被推开,手背上如同被附上一层薄丝。

        “晓香,这个凝脂真的是要送我?”

        李晓香点了点头。

        “姐姐,这罐凝脂里没有任何贵重的材料,甚至是山里随处可见根本不值钱的厚叶菜。只是晓香觉得,女人家抹在脸上的东西不在乎材料多么贵重,而在于合适不合适。”

        贞娘笑了,她摸了摸李晓香的头顶,“你虽然小小年纪,但看事情倒是通透。婚配也是如此。姐姐只盼这世上有个好男子,能将妹妹的通透捧在手里,好生珍惜。”

        李晓香的心底涌起莫名的惆怅。在这个地方,她的想法注定与其他人格格不入。可真的会有贞娘所说的男子,懂她、包容她、珍惜她吗?

        数日之后,贞娘嫁去了宋家。她成亲那日,王氏亲自给她上的妆,回来之后不断夸赞贞娘的气色如何饱满,脸上简直要掐出水来。

        李晓香听着,心里有种莫名的快乐。

        只是没过了没两天,虎妞的娘江婶就找上李家了。当时李晓香脚踝上的淤肿刚散了,王氏在家里替她纳鞋底儿,江婶敲了敲门,声音还挺客气,“嫂子在家吗?”

        “在呢。”王氏放下手中的东西,狐疑地起身。要知道这时候,江婶应该在田里忙着才是。

        李晓香不由得紧张起来,江婶来了,虎妞却没来,该不会是虎妞抹了她们做的芦荟凝脂之后,出了什么问题吧?李晓香知道少数人会对芦荟过敏,再加上她最后加入的仙人掌液,没有经过现代萃取工艺,该不会出了什么问题?

        “啊,其实没什么。就想问问嫂子,这东西是你们家晓香做的吗?”江婶入了屋子,将一个小陶罐放到了桌上。

        李晓香顿时眼皮子跳了起来。本以为虎妞那傻丫头皮糙肉厚的……难道真的过敏了?是长小疙瘩了,还是痒痒了?还是更严重毁容了?李晓香开始了无边无际地瞎想。

        “这……”王氏还未弄清虎妞她娘过来的用意,所以不敢轻易回答,只是用略微责备的目光瞥过李晓香。

        “唉,我就担心这么好使的东西,是嫂子你买来放家里用的,至少也得几钱吧!偏偏被虎妞顺了回来,还每天晚上搁在被窝里偷偷抹。我觉着不对劲了,就给取了过来。”

        李晓香从江婶的话语中得到了如下信息:第一,“好使”。也就是说虎妞的娘不是来兴师问罪的。第二,“几钱”,也就是说在江婶眼中这用山里“厚叶菜”做出来的东西还挺金贵?

        江婶说起了昨夜的事情。虎妞在褥子里偷偷倒腾什么,江婶联想到前几日发现家中的芝麻油似乎少了些,再加上虎妞一向贪吃,她以为虎妞是躲在褥子里偷吃芝麻油,怒火不打一处来,掀了褥子,才发现虎妞正把什么往脸上抹。

        江婶问虎妞到底在抹什么,虎妞支支吾吾半天才说是“凝脂”。江婶哪里听说过“凝脂”这种东西,以为虎妞是在糊弄自己,于是更加生气。虎妞就一五一十地将制作“凝脂”的过程交代了出来。江婶听得半懂不懂,只知道她用了家里的香油和厚叶菜,弄了半天还是吃的,心里认定了虎妞就是在偷吃。

        虎妞的爹老秦自然是护着女儿的,赶紧上前劝说。

        “我们家老秦说了,这凝脂是李家的晓香做的。你们家见多识广,晓香懂得自然也比我们这些农户要多,做出来的东西当然也比那些什么桂花油茉莉油的好使,叫我也试一试。我就也往脸上抹了抹。昨个日头狠,把我的脸都晒红了,抹了晓香做的这个什么凝脂的,觉着这张脸都水了起来,舒坦着呢。今晨起来又抹了点儿才去了地里,等到日头起来了,才想起晓香做给虎妞的凝脂快用完了。所以就来找嫂子打个商量,要不让晓香再给做点儿?我拿我家老母鸡下的蛋来换?”

        江婶赶紧摇了摇手,“哎哟,她那是小孩子闹家家做的东西,难得妹子你觉得好用,我就让她再给你做。平日里你们对我们家帮衬得够多了,怎么还能要你们的鸡蛋呢。”

        李晓香左看看右看看江婶的脸色,确实比前几天要好一些。芦荟本来就有镇静消炎的作用,更不用说江婶从来没保养过,也就不奇怪她只用了两回李晓香制成的芦荟凝脂就效果明显了。

        “要不……问问晓香,你想要点儿什么?婶子也不好意思让你白给婶子忙活不是?”

        看虎妞就知道老秦和江婶都是实诚人了。

        晓香赶紧摇摇头说:“我什么都不要了!婶子喜欢,我就给婶子做,婶子不嫌弃就成!”

        难得有人欣赏她做出来的东西,李晓香心里得意着呢。

        当天下午,李晓香就忙活了起来。江婶把芝麻油、厚叶菜都给备齐全了,还添了几块干净的纱布。

        王氏一面纳着鞋底,一面看李晓香专心致志地倒腾,唇上不由得抿起一抹笑。

        “娘,你笑什么呀?”

        “我笑你,总算有点女儿家的样子了。”

        当王氏看着李晓香拎着纱布等着芦荟胶滴落时,不由得叹了口气,“你这丫头怎么傻里傻气的呀。”

        “啊?”

        王氏将茶壶推过来,把纱布绑在壶嘴上,这样用不着李晓香亲自拎着,只需用茶杯在下边儿接着。

        李晓香顿时满脸黑线。我勒个去,前几日怎么没想到?肩膀和胳膊白酸疼了!

        “可别对你爹说,他宝贝着这茶壶呢。”王氏抬起眼来,声音平静地问,“你从哪里学来这些的?”

        李晓香肩膀一僵,她怎么忘了这个问题。但李晓香的脑子转得快,这里的人都把芦荟当野菜,但不代表都城里的人没有将芦荟拿来做其他事情。

        “是虎妞说起她的表姐带来的桂花香脂。她表姐说都城里有些人家会用厚叶菜挤出来汁水敷面,脸上要是长了什么小疙瘩小红点之类的都会消退,摸起来就像剥了壳的鸡蛋。既然桂花可以和芝麻油在一起制成香脂,厚叶菜为什么就不行?”李晓香仰着头,一副天真的样子。

        王氏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以为她是歪打正着。

        李晓香站起身,凑到王氏的耳边,用力地嗅了起来,“娘,你头上好香啊?是什么东西?”

        “哦,今天不是替老陈家的女儿缝制嫁衣吗。她女儿出嫁,老陈进了趟都城,替女儿买了点儿丁香花油,抹在头发上,希望出嫁的时候夫君闻着的时候喜欢。她女儿是个可心儿人,谢谢我给她缝制嫁衣,说那些丁香花油她也用不完,就给我抹了一点。”王氏笑着摸了摸头发。

        这些年李晓香的爹虽然并没有苛待过王氏,甚至可以说只要他有一口粥汤喝,定然要把里面的米留给妻子和儿女的,但终归不了解女人的心思。哪个女人不爱打扮,也包括王氏。

        “娘,香脂是不是很贵?”李晓香觉得奇怪,只要到山里采摘一些花草,用些寻常家的芝麻油,使用油吸发,制作一些香脂并非难事。

        “香脂啊,听着容易。油而不腻,香而不溢,也是一门学问。都城里最有名的,就是恒香斋,百年老号了。他们制作的香脂、香饵,还有香粉,没有几两银子都买不上。哪怕就是简单的茉莉花香油,用的也不是寻常人家的芝麻油,头油里边儿连一点茉莉花都见不着,可就是香。这茉莉花啊,闻着久了也会让人腻味,可偏偏他们家的茉莉花油清新淡雅,怎么闻都不会厌。”

        李晓香看着王氏的表情,猜到了她对恒香斋的向往。

        “唉,与你说这些做什么?”王氏笑了笑,又继续低下头去纳鞋底了。

        “那……娘亲,你最喜欢什么花的香味?茉莉花?桂花?还是丁香花?”李晓香撑着脑袋问。

        “我最喜欢的花香,是君影草。”

  http://www.biqugex.com/book_54098/1820351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