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香溢天下 > 第9章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第9章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楚某只是好奇,一个小姑娘竟然能制出这样的花露,到底是巧合还是她当真通透。”

        “好了好了,别再聊这君影草花露了。我等来这里是为了欣赏柳姑娘的‘雪润千峰’,这都过了大半刻了,柳姑娘应当歇息够了,不如再与我等舞上一曲?”

        “谢苏公子抬爱,小女子却而不恭。”

        柳凝烟起身,拿出了她的看家本事,日光倾斜在她的飞舞的裙纱之上,犹如雪落千峰,化水而润万物。

        只可惜,楚溪虽然目光落在柳凝烟的身上,心思却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日暮西山,楚溪与苏流玥相携离开,阿良相送。

        来到飞宣阁外,苏流玥叹了一口气对楚溪道:“三弟,你明知道柳姑娘对你有意,对她喜爱的香脂也一清二楚,何必直言自己不喜欢月桂香?”

        楚溪抬起眼,目光中有几分责备,“二哥既知我对柳姑娘无意,却偏偏要唤我前来?难不成是想学媒子牵线搭桥促成良缘?”

        “去去去!什么媒子!什么牵线搭桥!君子成人之美,为兄怜惜美人,只是想你给她个机会罢了。”

        楚溪不再言语,迈步向前却又被苏流玥扣住了肩膀。

        “三弟,你心中是不是已有心仪的女子?不然怎的三番四次悔婚?如果真有,哪怕她是天上的仙女,我与大哥都会帮你。”

        楚溪哑然失笑,“此事不劳大哥、二哥费心,愚弟这一生应该都不会再见到她了。”

        苏流玥顿了顿,心想楚溪的心上人十之□□已经去了,再说下去就更伤人心,只得安慰道:“好吧,往后无论你中意哪家女子,哪怕是入宫待选的秀女,我与你大哥还有那不成器的老四,定然会帮你抱得美人归!”

        楚溪点了点头,看着苏流玥入了马车,乘着月色而去。

        掌事牵着楚溪的白马而来,楚溪低头小声与他说了些什么,掌事便将阿良叫了出来。

        阿良已经十分忐忑,自从楚公子与苏公子走后,柳凝烟面色不喜,只怕要责罚于她,这时候楚溪又将她唤出来,阿良顿觉一阵晕眩,只怕柳凝烟误会更深。

        “楚公子,不知何事唤阿良?”

        楚溪从腰间摸出一个小袋子,按入阿良的掌心,阿良向后退了退,不敢收下,“楚公子……这……”

        “楚某有一事请姑娘帮忙。这些就是给姑娘的酬劳,姑娘不用推却。”

        “阿良只是一个小小的婢女,不知有何事能帮到楚公子?”

        “他日,若那农妇再带了东西与你,你统统都买下交予我。另外,望你从旁打听,制花露的姑娘年芳多少,家住何处。”

        阿良呆了,难道真被苏流玥说中,楚公子爱慕上那还未见过面的乡野丫头了?

        楚溪看着阿良的表情,不由得叹一口气。

        “我家一远方亲戚想要在都城开个香料铺子。但恒香斋的已经为众人所知,他的铺子想要在都城立足,必得做出一些与恒香斋不同的东西。楚某觉得你手中的花露倒是一个可行的法子。”

        阿良呼出一口气,顿觉自己以为楚溪喜欢上一个没见过面的制香丫头实在可笑之至。

        “还有,楚某交托给你的事情,不能与任何人提起,否则这制香的小丫头被恒香斋请去……”

        “阿良明白。”

        “就是对柳姑娘也莫要提起。慕柳姑娘声名前来赏舞之人不少,如果她不小心说出去……”

        “楚公子放心,阿良不会对第二个人提起。”

        “这样甚好。”楚溪从腰间又掏出一块玲珑剔透的玉佩,雕琢的花饰正是清梅傲雪,“你将这玉佩交还给柳小姐吧。”

        阿良愣住了,不知接还是不接。这玉佩是前些时日楚溪与苏流玥来赏舞时,柳凝烟故意留在他身上的,没想到他竟然交回,直截了当回绝了柳凝烟对他的情意……

        “楚公子就不能当做没有看到吗?”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楚溪低下身来,将玉佩放在地上,“阿良,你可以当做是我不小心将它遗落于此,也可以装作没有看见。”

        说完,楚尘翻身上马,就此离去。

        阿良叹了一口气,将玉佩拾起,回到柳凝烟的闺阁。

        骑坐在马背上的楚溪面无表情向前行去,他忽然笑了起起来。

        来往的百姓抬头望着他的笑容,自嘲与无奈糅合在一起,有些落寞,更多的是惆怅。

        此时的柳凝烟端坐桌前,把玩着方才楚溪用过的茶杯,脸上毫无表情,听见阿良行入的脚步声也未曾抬起头来。

        “小姐。”阿良来到柳凝烟面前,停了脚步,低着头。

        “阿良,飞宣阁中有如此多的茶水婢女,我柳凝烟独独选中你做我的贴身丫鬟,你可知道这是为什么?”

        “小姐说过,觉着阿良本分可靠。”

        “可你今日之举,可算得上本分可靠?你明知道我对楚公子的心意,却还用什么君影草花露来勾引他——你让我柳凝烟情何以堪?”

        “姑娘误会了!今日江婶前来送菜,卖给了我一瓶她邻里家姑娘制成的花露,我只是在身上试了一点!我从未肖想过楚公子。楚公子身份何等贵重,与我云泥之别!”

        阿良当场跪在了柳凝烟的面前,举手发誓。

        “那么方才楚公子唤你出去,所为何事?”

        阿良低着头,将手中的玉佩放在了桌上,“楚公子说……姑娘落在他身上的玉佩忘记归还了,特地唤了阿良出去取来……”

        柳凝烟顿了顿,随即眼眶红了起来,抓起那块玉佩就要扔出去。

        阿良见状,起身抓住了柳凝烟的手,劝慰道:“小姐你切莫冲动——这玉佩可是柳夫人留下的遗物,可不能就这么摔碎了!”

        “你说!我柳凝烟有什么不好?我只是想陪伴在他身边,并不是肖想他的万贯家财!他为何就不肯好好体会我的心意!”

        “小姐!楚公子见过的倾城美女多不胜数,她们或有姿色,或出身富贵,或诗词歌赋样样皆通,楚公子可曾多看她们一眼?若要得到他的垂青,自然要随了他的喜好入了他的眼。从前他只是欣赏小姐的舞姿,小姐要将这欣赏转为爱慕,必得花一番心思!岂能拿柳夫人的遗物出气?”

        柳凝烟身子一顿,缓缓放下手来,呆坐在桌前。阿良不再说话,沉默地守在她的身边。

        “楚公子不喜月桂与丁香……还有那关于蝴蝶的隐喻,意思自然是他喜欢你身上用的花露多过香油……阿良,下一次江婶再来送菜,我要见她!”

        “小姐放心……另外……”阿良将江婶带来的杏仁油取了出来,“小姐要不要试一试?阿良就是用了江婶送来的凝脂,才被楚公子夸赞了。”

        柳凝烟看着罐中的浅黄色凝液,“这只是杏仁油而已……”

        “小姐试一试便知不同。”

        柳凝烟沾了少许,抹在手腕上,轻轻打着转而,渐渐地一股柔和的清凉感隐现,手指再按了按那片肌肤,仿佛能按出水来。

        “咦……当真有所不同。这样的杏仁油,难道恒香斋没有吗?”柳凝烟抬起罐子置于鼻间,闻了闻那气味,虽不似恒香斋所出杏仁香脂那般花香气味明显,却有一股恬淡清凉的香味。

        “我去恒香斋看了好几次了,用杏仁油做的香脂倒是有不少,论花香都比江婶带来的上品,可就是没有江婶的好使。”

        “好,以后江婶再带来什么东西,你便全要了来,千万别让她再卖给旁人。”

        “阿良明白!”

        第二日清晨,江婶没有跟着老秦去田地,而是来到了李家。

        “妹子这么早便来了,该不是晓香做的那些个瓶瓶罐罐没卖出去吧?妹子不用特地还回来,你留着使就好。”

        江婶明显憋着事儿,但一时半会儿的不知道该如何说,只是将十三个铜钱放在了桌上。

        “妹子,这是怎么了?”

        “……嫂子,晓香做的东西,我都卖给了飞宣阁的阿良姑娘。卖来的钱得还给晓香。”

        王氏愣了愣,“卖了十三文?”

        “是呀……嫂子,我来找你其实就是想和你商量件事儿……但我怕你知道了会不高兴。”

        “什么事?你先说来听听。”

        “那个……晓香呢?”

        “她不知道又在灶台上煮什么东西了,再这么下去,家里的柴火都快给她烧光了。”王氏嘴巴上这么说,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丝毫怪罪的意思。

        “我……是想和晓香一块儿,卖香脂。晓香做,我带到城里去卖!晓香烧的柴火,我去砍。晓香要什么花儿啊草的啊,我去山里帮她摘!总之,晓香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卖来的钱,晓香分我多少,我便领多少。嫂子看这样行不行……”江婶一脸期待地望着王氏。

        王氏停下了手中的针线活,沉默了。

        江婶骤然想到,李明义是读书人,王氏也是读书人家出生的,他们只怕瞧不起这种做买卖的,江婶在心里开始打鼓,自己太过唐突。

        “那个……我就这么一想,嫂子别当真……晓香还小,应当多花点儿时间跟着你多学学女红,将来……”

  http://www.biqugex.com/book_54098/182035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