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香溢天下 > 第27章

第27章

        正在坐诊的柳大夫看着满头是血的楚溪被柳曦之扶进来,立时就站起了身,“曦之,这是怎么回事?”

        不待柳曦之开口,楚溪解释道:“在下见一毛贼偷了这位小姑娘的钱袋,便追了上去,不慎被毛贼砸伤。”

        柳曦之并不十分清楚楚溪伤势的由来,但既然楚溪都帮着李晓香遮掩了,柳熙之也以为楚溪真是被贼人砸伤的,只留下李晓香在一旁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快快扶入内堂,让老夫看看!路嫂,劳烦你烧些热水来与这位公子清洗伤口!曦之,你去取些金创药与止血粉来!”

        路婶与柳曦之都去忙活了,只有李晓香傻兮兮地站在原处。

        “晓香,你过来。”

        李晓香抖了抖,生怕师父发现了什么。但柳大夫只是将楚溪的伤情讲解与她听。

        “伤处长约半寸,未深及骨。”柳大夫握住楚溪的手腕为其诊脉,又问道,“公子看事物可有重影?”

        “未见重影。”

        “可有晕眩呕吐之感?”

        柳大夫这个问题让李晓香紧张了起来,若楚溪回答是,那就意味着他被李晓香砸出了脑震荡!那可就是大麻烦了,天知道脑袋里会不会有什么血块,弄个不好整出个颅内出血,回去之后一命呜呼……

        “稍有晕眩,但未有呕吐之感。”楚溪十分有礼地回答,用余光瞥了李晓香一眼,见这丫头神色紧张,心中快意起来。其实他不只没有呕吐感,连晕也不晕,好得很!也就是血流着看起来吓人罢了。

        柳大夫细细为他把了脉,说了些未见气血拥堵之征兆之类之类李晓香听不懂的话,但最后一句话李晓香是听明白了的,“老夫且为公子处理了伤口,敷上些药,公子这几日多多休息,少吃荤腥油腻,沐浴时小心头上的伤口,月内必然伤愈。”

        “谢柳大夫。”

        这时候,路婶端着热水和帕子来了,拧干了为楚溪擦拭脸上的血迹以及头上的伤口。

        “晓香,你且替这位公子擦擦脸,我来替他清一清头上的血渍。”路婶开口了。

        李晓香赶紧去了帕子,湿了之后拧干,来到楚溪面前,擦上他的脸颊。

        那一刻,楚溪的肩膀耸了起来,微微一颤,李晓香赶紧道:“对不住!对不住!是不是碰着你的伤口了?”

        “非也,只是忽然被热气氲湿,有些不适罢了。”

        楚溪缓缓闭上了眼睛,睫毛垂落,自有一番优雅底蕴。

        李晓香小心翼翼地为他擦拭,血迹结了痂,没有那么容易擦净,她又将帕子在水盆中洗净,包着手指,一点一点擦过对方的眉骨。

        这家伙的眉毛长得不错,不浓不淡的,眉尾暗含锐气。

        李晓香站着微微低着头,气息轻轻拂过楚溪的眉眼,他缓缓仰起头来,李晓香这才注意到他的鼻梁也十分俊挺。忽然起了好奇心,想弄明白这家伙到底长了个什么模样。李晓香又换了水,沿着对方的脸颊,缓缓将他脸上的血渍浸湿,抹开,李晓香第一次明白面如洁玉是什么意思。

        当楚溪的眼睛缓缓睁开,李晓香顿觉对方的眼帘间仿佛开启另一个更为深邃广阔的天地,她下意识屏住了呼吸,向后退了半步。

        我了个神啊!这要是放现代,顶着这么一张脸,绝对红遍大江南北经久不衰的男神啊!

        此时,路婶也为楚溪清理好了头顶的伤口,当她看清楚楚溪的长相时,不由得感叹出声,“谁家的公子如此俊俏啊!还好没伤着脸,不然就可惜了!”

        李晓香也暗自庆幸了起来。

        楚溪淡然一笑。

        柳大夫去了针线来,对楚溪道:“伤口有些深,需得缝上两针,否则恐难愈合。只是现下未备有麻醉散……”

        “柳大夫请,楚某忍得住。”

        柳大夫点了点头,便拨开楚尘的头发,替他上线。

        李晓香在一旁看着,柳大夫的动作极为流利,三针不过眨了眨眼睛的功夫就缝好了,楚溪的手一直扣着椅子的扶手,眉头微微蹙起,未曾闷哼一声。结了线,柳大夫给楚溪上了药,蒙了纱,绕着脑袋转了一圈,固定在脑后。

        “楚公子,老夫开些药你带回去,内服外敷会写清楚。公子回去好生歇息,方才老夫嘱咐的公子需牢记。”

        “楚某谢过柳大夫。”

        楚溪起了身,逢顺赶紧上前扶着,他的目光瞥向李晓香的方向,这丫头正抿着唇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模样。

        “楚某唐突,不知姑娘闺名?”

        楚溪走得越是近,李晓香越是能将对方眼角眉梢看得清楚。人都说什么妲己之类妩媚无双是狐狸精变来迷惑纣王的,李晓香这会儿却猜想这家伙不会也是狐狸精变的吧?不然那双眼睛怎么这般勾人?

        “我……我叫李晓香……”

        “原来是李姑娘,失敬失敬。”楚溪行了个礼道,“在下楚溪。”

        李晓香点了点头,不知所措道:“楚公子有礼了。”

        “能为姑娘找回钱袋,也是与姑娘的缘分。在下愿与姑娘做个朋友,姑娘可乐意?”

        李晓香点了点头,随即又想摇头。这个楚溪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她李晓香要长相没长相要气质没气质要家世没家世,整一个三无产品,这楚溪莫名其妙和自己做什么朋友?脑袋被板砖拍坏了?

        “啊……哦……”李晓香在心中烧香,这楚溪千万别是个大麻烦!

        “今日时候不早了,楚某需得告辞了,在此谢过柳大夫了。”

        “无妨,公子路见不平能相助老夫的徒弟,是老夫谢公子了。”

        楚溪复又行礼,说下次再来拜望柳大夫,便召来逢顺,扶着他离去。

        柳大夫朝柳曦之点了点头,柳曦之便出门相送。

        到了门口,楚溪停下脚步问柳曦之,“柳兄的师妹倒是有趣,不知今年年方几何了?”

        柳曦之本就没什么心眼,别人问,也就照实答了,“听说明日就十三岁了。”

        待到楚溪离去,李晓香与柳曦之回到了药铺,柳曦之继续称量着草药,而李晓香却发起呆来。

        她怎么想怎么觉得自己似是在哪里见过这个楚溪,可如果真的见过,凭楚溪的长相自己是不可能记不起来。可就是看他的神态,以及唇上勾起笑的模样,越发觉得眼熟。

        还好,有人来抓药了,柳曦之将药性药理讲了一遍,李晓香听着听着也就将心中的疑惑当做胡思乱想扔到九霄云外去了。

        楚溪被逢顺扶着,刚走完这条街,一辆马车在他们面前停下,苏流玥撩起车帘伸出脑袋惊讶道:“三弟?真的是你?你怎么弄成这副模样了!”

        楚溪摇了摇头道:“一言难尽。”

        “上车,为兄送你回府。你这样子回去,可得惊着楚夫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老老实实说来!”

        楚溪与逢顺上了车,与苏流玥对面而坐。

        别看苏流玥平日里一副懒散模样,但自己的结拜兄弟被砸破了头,他的神色严肃了起来。

        “意外而已。”

        “意外?该不会是你替那小姑娘追钱袋出的意外吧?贤弟,你又不识得那小丫头,平日里路上被乞丐拦下也不见你掏出一枚铜钱,今日这是怎么了?着了魔障不成?”苏流玥的目光扫向楚溪身旁逢顺。

        逢顺也不答话,低下头来。

        苏流玥叹了一口气,“你不说,见了楚夫人,为兄如何与她解释?”

        “也没什么,追那毛贼追得狠了,他忽的回身朝小弟扔了块砖石,这就被砸伤了头顶。”

        “唉,好端端地,就是要追毛贼也是遣了逢顺去追,你忽然起什么兴?”

        “也许是那丫头喊得那声‘你小子有手有脚就知道欺负辛苦人’让我有感而发了吧。”

        “你这‘有感而发’的代价可真是大!”苏流玥别了他一眼,心中明白这事儿肯定不是楚溪的有感而发这么简单,但他相信楚溪的为人,既然楚溪不方便对他说清道明,那么他就暂且不问,什么时候楚溪想说了,他自会垂首倾听。

        过不如苏流玥所料,楚溪这副样子回到府中,掀起轩然大波。

        先是楚夫人听说儿子受了伤,被众多仆从簇拥着赶来前厅,看着楚溪头顶的纱布上还渗着血渍,差点没按着胸口晕过去。再来便是楚溪的妹妹楚佳音,眼睛红得跟兔子似的。待到楚家老爷,也就是银楼的东家楚厚风回到家中,直接捞起花瓶砸向逢顺。

        “你到底是如何照料公子的——”

        逢顺是有苦也说不出,只能任由花瓶砸在肩膀上。

        “爹……爹你别急,此事无关逢顺,是孩儿心思不够缜密,被贼人钻了空挡。”

        “贼人?什么贼人?在这都城之中,谁不知道我们楚家?就是王侯贵戚也不敢砸你的脑袋!”

        楚溪将自己对苏流玥的说辞再说了一遍,楚厚风一想到自己的儿子是被碎石街的人给伤了,顿然气到牙痒。

        “碎石街是越来越猖狂了!京中捕快收了他们的好处就任由他们为非作歹!白日朗朗,天子脚下,他们竟如此猖狂!是可忍孰不可忍!”

        作者有话要说:喷血更新九千字……为了日更拼了!妹子们要留言啊!让胖瓜知道乃们还在!

  http://www.biqugex.com/book_54098/1820353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