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香溢天下 > 第229章

第229章

        老板好笑地摇了摇头,只收下了李晓香十五文,还嘱咐说需将没用完的花苞放在干燥的地方保存,如果喝不完就带回来退。李晓香恭恭敬敬地朝老板点头道谢,拎着两只纸包欢天喜地回了药坊。

        一入药坊,李晓香就呆了。

        柳大夫的面前,坐着一位身着月白衣衫的年轻公子,日光留影,影随风动。

        当那位公子侧过身来朝着李晓香一笑时,李晓香下意识咽下口水。

        “楚……楚公子……”

        楚溪的笑容很好看,就似被细细计算过一般,唇角的凹陷深邃,唇线上扬的角度就似要将他人的目光都挑起一般。

        “李姑娘,在下是来找柳大夫复诊的。”

        “哦……”李晓香点了点头,将自己的两包干花藏到药铺的柜子下面,低下头时也不忘竖着耳朵听柳大夫与楚溪的对话。

        “公子头顶的伤势已经结痂,若感到瘙痒切勿用手抓挠,老夫会给公子再配些药粉外敷,三日之后,老夫为公子拆线。”

        “谢过柳大夫了。”

        楚溪起身,李晓香听得他离去的脚步,这才从药铺下面钻出来,谁知道一抬眼便看见楚溪一只手撑着铺面,似笑非笑看着她。

        “……楚公子不是已经离去了吗?”

        这家伙长了一张该死的俊脸,惹得李晓香下意识多看了两眼,可就是这两眼,让楚溪脸上的笑意更加明显了。

        “楚某未及与姑娘道别,自然要多停留片刻了。”

        李晓香在心中“呵呵”两声,猜不透这个楚溪到底打什么主意。像他这样……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哥,不是应当前呼后拥地去都城中那些有名的医馆看病……不对,应当是将大夫请上门,哪里用得着亲自来这么个破旧又都是贫民百姓出入的小医馆?莫不是要与她计较当日砸破他脑袋的事?

        ……血都没流了,人看起来也龙精虎猛的,李晓香知道这样的富家子弟自己是惹不起的。

        若他真要与她计较,大不了她就跪地求饶道声“大爷,您就将小的当个屁——放了吧”。

        “姑娘用过午饭了?”

        李晓香点了点头,都这时候了,还能没用过午饭?

        “那就可惜了,楚某带了些点心来看望柳大夫,也想着叫李姑娘尝一尝我楚府的手艺。既然姑娘用过午饭了,楚某就将点心送去柳大夫……”

        李晓香太了解她师父了,这点心一旦到了他师父手中,必然是打开盖子请全天下共品,这边抓药的大爷,那边哄孩子的大婶,一人一块,不用十个前来问诊的人,别说一块点心了,就连点心渣都没有了。

        “我还吃得下呢!”

        反正是你想请我吃的,又不是我求着你给我吃的!

        楚溪好笑地看向逢顺,逢顺将食盒拎过来,打开,李晓香踮起脚一看,好家伙,都是绿豆做的,什么花生绿豆酥,菊花绿豆糕,红枣绿豆合子,李晓香的口水都要落进食盒里了。

        楚溪垂着眼,看见的是李晓香低下头时露出的一小截脖颈,洁白又有几分脆弱,好似只需轻轻一扼就碎了。

        逢顺站在旁边,见着自家公子这副模样,百般不解起来。

        要知道这些绿豆做的点心是今辰他家公子特地嘱咐了厨房先做的,一共做了六样,还不带重复的。逢顺本以为是公子自己忽然想吃绿豆点心了,但等厨房将点心送了来,他又叫逢顺将它们都收进食盒里出了门。这会儿逢顺忽然明白些什么,想起上一回在飞宣阁,公子得知李晓香在杂役房里,特地叫了玉心送去一盘点心,回来还将李晓香吃了几块点心都是什么口味的问得一清二楚。这次送来这么多绿豆点心,明面儿上是送给柳大夫的,实际上就是给这丫头的。

        只是他家公子为何对这丫头这么上心呢?

        李晓香取出一块花生绿豆酥。这种点心的做法颇为复杂,先是以面裹了绿豆馅料蒸,蒸至半熟之后又在花生粉中转一转,然后在锅中抹上一层薄油,下锅煎。待到外面的花生粉呈金黄色才起锅。这种点心听起来就那么回事儿,做起来揉面,馅料,煎的火候都十分讲究,也只有大户人家才能做出这么个味道。

        李晓香嗅了嗅,本来饱了的肚皮这会儿忽然又饿了起来,她咬了一口,耳边是松脆的声音,花生颗粒的香味,面皮的松软,再加上内里绿豆馅料,李晓香睁大了眼睛看着楚溪。

        “好吃吧。”

        “好吃!”李晓香两三口就解决了一块花生绿豆酥。接着又将食盒中的点心样样尝了一遍。

        楚溪在一旁只是看着李晓香却并不多说什么,倒是逢顺一直盯着楚溪的脸,心道他家公子什么时候笑得这么好看了?

        李晓香摸了摸肚皮,将食盒的盖子盖上,“吃不下了……”

        “真吃不下了?楚某可就要拿去给柳大夫了。”

        李晓香虽然遗憾,但还是点了点头,“这么好吃的点心,做徒弟的倒先吃了,已经是对师父的不敬。”

        楚溪笑出声来,心道从前也没见你对老师这么尊重,还天天管班主任叫‘秃秃’,有你这么个学生,班主任本来就不怎么浓密的头发更秃了。

        “逢顺,将食盒送去柳大夫那里,我们回府吧。”

        “是,公子。”

        逢顺转身送食盒去了,李晓香吃得太饱这会儿已经开始犯困了。

        “瞧你,半大的丫头了,吃个东西满脸都是。”

        当楚溪的手指触上李晓香的脸颊时,李晓香下意识向后退了退,楚溪的指节刚好掠过她的肌肤,那一阵酥麻的感觉令她的呼吸都憋在了喉间。

        李晓香傻兮兮地看着楚溪,他背着光,看不清他眼睛的轮廓,只知道那双眸子很深很深。

        “公子,柳大夫收下了点心。”

        “甚好,我们回府吧。”

        楚溪转身离去,白衣在李晓香的眼前滑出一个半圆,行入日光之下,晴空朗日,翻身上马时多了一丝洒脱,仿佛方才的深不见底全然是李晓香的错觉。

        逢顺牵着马,忍不住仰头问了声:“那丫头砸伤了公子,公子真不打算计较?”

        楚溪并不急着回府,连马都是慢悠悠地向前挪动,他低下头来,说出的话逢顺全然不解。

        “也许上辈子,是我害得她头破血流,所以这辈子还债?”

        逢顺眨了眨眼睛,“公子与逢顺开玩笑呢!什么前世今生,上辈子的事情,公子如何记得?”

        “约莫就是因为前世对她不够好,所以这一世定要护着她,宠着她,不叫她过一日忧心日子。”

        逢顺张大了嘴巴,足够塞下一个鸡蛋。

        他家公子疯了!就那么个干巴巴的乡下丫头……才刚满了十三,就是做他家公子的小妾都不够分量,他家公子竟然说要护着她宠着她不叫她忧心?老爷夫人若是知道了,还不得晕过去?

        忽的,马背上的楚溪捂着肚子哈哈笑了起来,“逢顺——你果真是只呆瓜!”

        逢顺这才明白,他家公子拿他取乐呢!

        “我就道公子怎的会喜欢那丫头,长得又不是十分标致,琴棋书画铁定也是样样不通,吃起东西来一点也不斯文,公子连飞宣阁的柳姑娘都看不上了,还能看得上她?”

        楚溪笑而不答,晦莫深沉。

        这一日,李晓香回了清水乡,将两大包的干花送去给了江婶。江婶照着李晓香的嘱咐,将夏菊与丁香花苞分开蒸煮。丁香花的香氛属于慢板,李晓香将少许丁香花的精油滴入封存的瓶内,即便丁香、没药、广藿香都可为尾香,但李晓香还是希望这尾香也能分出些层次来。

        李晓香又将夏菊蒸出来的精油分别滴入甜杏仁油与山茶花籽油中。

        江婶好奇地问,“晓香,这两种油有什么区别吗?”

        “甜杏仁油虽然也轻薄,但比起山茶花籽油还是厚重了一些。夏日已至,柳凝烟的脸上想必容易出些油脂,使她脸上的胭脂水粉脱落,还容易长面疮,在贵客面前自是不雅。山茶花籽油不仅能滋润面部,还能抑制皮肤油脂,在香粉前抹上一层,可使妆容更加持久。”

        江婶点了点头,“原是如此!晓香,你去药铺修习还是有用处的!”

        李晓香笑了笑,“至于那位沈姑娘,听说她为了保持身形纤细,平素里不沾荤腥也少油腻,所以我猜想她的肌肤应当不似柳姑娘那般容易起油,所以用甜杏仁油做凝脂的底油应当是足够了的。”

        “针对不同的人,晓香你配置的凝脂也有所不同,还真像个女大夫,对症下药。”

        李晓香又思索了片刻,“江婶,你那里可有生姜?”

        “有,自然是有的……可生姜有什么用?”

        “江婶,以生姜蒸出的精油可有大用处了!生姜能促进创口愈合,还能调理肌肤,我们快快蒸出一些来!”

        江婶呆了,原本后野菜拿来敷脸还能理解,毕竟后野菜胶汁丰富。可生姜……气温辛重,真的能抹到脸上去?

        但江婶选择相信李晓香,取了家中的生姜,洗净,蒸油。

        当一切配制齐全,李晓香在给柳凝烟的凝脂中使用山茶花籽为底油,龙胆胶汁为主料,入以广藿香延长凝脂在夏日中保存的期限,滴入一滴生姜精油,三滴夏菊精油、一滴没药、一滴丁香、一滴薄荷,搅匀之后送到江婶面前。

        “婶子闻一闻。”

        江婶深深吸了一口气道:“这凝脂好香啊!说不出道不明,可就觉得好闻的紧!不知抹在脸上是何感觉。”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加班,不好意思更新晚了。胖瓜还有事没做完,继续加班……

  http://www.biqugex.com/book_54098/182035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