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香溢天下 > 第51章

第51章

        她忽然觉得这家伙是真的很帅气。不仅仅是那张好皮囊。楚家富甲一方,在这样的家庭中长大,楚溪却没有纨绔子弟的恶习,甚至于十分懂得尊重别人。

        “李姑娘,你这样看着楚某做什么?”

        李晓香摇了摇头不说话。她要是告诉对方,自己终于觉得他们是朋友了的话,楚溪脸上的笑容大概会马上就没有了吧。

        “谢谢你!”

        落下这句话,李晓香快步跟上自己的父兄,离开了楚氏银楼。

        虽然不算是解决了这桩事,但李明义心中的负担顿然减轻了。一想到自己所信非人还连累了全家,楚溪会给他另立契书,表面上虽然是照着银楼的规矩办事,实际上还是看在晓香的份上给他们通融,而自己却打了女儿一耳光,李明义心里越来越不是滋味。

        此时,李晓香和李宿宸走在李明义身前。李晓香时不时摸一摸自己的脸,看得李明义越发心疼了起来。

        “宿宸,时辰也不早了,我们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吧。”

        于是父子三人找到了一家小粥铺,李明义要了三碗粥,又叫了一些小菜,其中还有一份是卤猪舌头。这倒是出乎李晓香预料之外。她本以为以李明义的性子,顶多叫份拍黄瓜外加花生米了。

        粥上来了,李明义用勺子搅了会儿,还吹了片刻,直到觉得不那么烫了,这才推到李晓香的面前。

        “你伤在嘴里,喝粥的时候慢点,别再烫着自己了。”

        李晓香愣了愣,她知道这就是李明义这个父亲向自己表示道歉的方式了。

        “谢谢爹。”李晓香低着头,喝着粥。

        当卤猪舌上来的时候,李明义也是第一筷子夹给了李晓香。

        这让李晓香的鼻子真的有点发酸了。不管前面十二年如何,至少以后,李明义都是她的爹。也许在他永远不会向期许一个儿子一样来对她,但至少他对她的父爱是真心实意的。

        “爹也吃。”

        “我不吃,你和宿宸多吃一点。”

        “爹不吃,我也不吃。”李晓香也夹了猪舌给李明义。

        一盘卤猪舌不便宜,却只有薄薄的几片。李明义还是第一次给女儿买这么贵的吃的。

        “乖丫头,爹吃了。你们也赶紧吃吧。”

        李宿宸见这父女两重归于好,呼出一口气来。

        “爹,楚公子说的,给钟大人的小公子做老师的事情,您是怎么想的?”

        “……那不过是楚公子的客套话罢了。你爹无名无望的,怎么可能去教前状元爷的儿子呢?”

        “我看楚溪这个人不是那种说客套话的人。他说了,只怕多半也会做到,倘若他真的将你引荐去了钟大人那里,爹如何打算?”

        “这……倘若楚公子真的引荐了,钟大人也看得起为父,为父自然全心尽力。家中已经没有什么积蓄了,晓香又要开香脂铺子,如果为父还只能挣着那么些钱,岂不是要拖累你们?教一群学生是教,教一个学生也是教。”

        “爹,你方才说什么了?你让我开香脂铺子了?”李晓香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李明义低着头,耳根子却有些红。

        “那日你说的对。是爹想法有偏颇。天下之大,各行各业,只要凭自己的劳动挣钱,本就无贵贱之分。只要你有诚信,为父相信你商亦有道。你兄长也说过,你是我李明义的女儿。从小到大,我虽不曾教你太多古来圣贤之道,但礼义廉耻向来不少。爹应当相信你不是投机取巧之辈。而且你素来不喜女红,修习医道也太晚,若是制香是你中意的,又能令你日后衣食无忧,为父实在没有阻挠你的道理。”

        “爹!你终于想通了?”

        “爹只怕这一百两的重担,拖累了你与宿宸。爹读了一辈子书,虽无百川之量却也至少学富五车,可至今也不过个秀才,没让你们过上一天宽裕的日子,是爹无能。”

        “爹你说什么呢。就拿开香脂铺子的事儿来说。如果晓香不是爹的女儿,没有爹在一旁看着晓香,晓香也许早就掉进钱眼里,成了唯利是图的市井商贩了!爹,你虽然没有高官厚禄,但你教导哥哥与我明辨是非,保持初心。也许我这辈子都无法发家致富光耀李家门楣,但我相信因为有爹在,我永远不会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李明义抬起眼来看着自己的女儿。

        她真的长大了。

        有自己的想法,也有属于她的担当。

        李宿宸笑了,“爹,你看,你把晓香教的多好。能说会道的,句句在理。”

        李明义笑了起来,有些羞赧,还有些宽慰。

        李晓香忽然觉得这样的爹十分可爱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来到了他们的桌前。

        “李姑娘,可找到你了。”

        李晓香一抬头,就看见了逢顺。他摸了摸额头上的汗水,呵呵笑着。

        “你……好似是楚公子身边的随从,名唤……逢顺?”

        逢顺赶紧点了点头,从腰间掏出一只小瓷瓶来。

        “姑娘走得真快。我家公子说姑娘伤着脸了,只怕这几日疼得吃不下东西。这瓶药膏,姑娘只需涂抹在口内的伤处,数日就会痊愈了。”

        李明义赶紧起身道谢,“楚公子真是有心了。”

        逢顺呵呵笑了笑。出门前,楚溪早就嘱咐他该如何说话,决不能让李明义觉得自己过分殷勤。

        “李先生,这没什么。我家公子一向看重朋友。李姑娘也是我家公子的朋友,朋友受了伤,不闻不问,那就太不应该了。不叨扰李先生用饭了,逢顺现行回去了。”

        逢顺走了之后,李明义果然一顿感慨,说楚溪这样的豪门子弟,不但结交他们这样的平民百姓,还如此细致入微的关心,并非流于表面的虚伪,而是发自内心的真诚之类。

        李晓香觉得楚溪这叫雪中送炭。打开瓷瓶沾了点药膏当即就抹上,口中一股冰凉的味道蔓延开来,疼痛减轻不少。

        而李宿宸则若有深意地看着李晓香。

        回去的路上,李宿宸撞了撞李晓香,沉声道:“晓香,他日若你发现,楚溪真对你有意,你当如何是好?”

        李晓香微微一愣,心想兄长大人,你担心得太早了吧?你妹子现在要前面没前面,要后面没后面,楚溪看上你妹子啥了?

        “我拒绝便是了。以楚公子的身份,难道还会强娶了我不成?若他真那么做了,我便闹得他楚府不得安宁!”

        李宿宸低笑了一声,无奈地摇了摇头。

        父子三人商量了,决定去飞宣阁等王氏出来,再一起回家。

        而此时的楚溪,正一边喝着茶一边看着眼前的客人。

        金三顺堆满了笑脸,一副十分感激的模样朝楚溪深深鞠了一躬。

        “楚公子啊!那五百石米,王掌事已经帮在下打点妥当了!绝对再没有任何问题!这一次若不是楚公子从中斡旋,金某全家上下只怕都要有牢狱之灾啊!”

        楚溪皱起眉头,身体前倾,“金老板,你说什么?什么王掌事?”

        “……就是,就是你派来同在下商量换米的王掌事啊!”

        “楚某何时遣了姓王的掌事前去你处?楚某想了想,最近上等米的米价涨得厉害。担心金掌柜你舍不得银两,买来的米够不上贡米的质地,于是从自己的月银中拨出一部分钱银,唤了我的贴身侍从从熟悉的米商那里买了五百石米,又花了一千两银子买通了米仓的掌事以及他下面的人,将米给你换了进去。你说的那什么王掌事,是何人?”

        金三顺膝盖一软,差点没坐在地上。

        “楚……楚公子你说什么?你没有派任何人前来?我……我花了八百两银子买了五百石米,又给了那位王掌事三千两银子将米换入米仓……”

        “什么!”楚溪猛地站起身来,一脸严肃道,“真有此事?金老板,你怕是被人蒙了吧!此事,楚某思前想后,觉得交予银楼中的掌事处理实在不妥,于是只字片语未对外人道。何来我楚氏银楼的掌事前去你处?逢顺!去将都城中楚氏银楼所有姓王的掌事请来,让金老板一一辨认!”

        不到一个时辰,五、六名姓王的掌事来到了金三顺的面前。

        饶是金三顺将眼珠子都看掉落下来,也没有找到昨日前来与自己商谈的那位王掌事。

        “这……这……我是真叫人骗了三千两银子外加五百石的上等贡米啊!”

        金三顺的心碎得拼都拼不回来了。

        “金老板,此事你可曾对其他人提起过?”

        “我……我只对我金记米铺的掌柜还有我那两房妾氏提起过……其他人……”

        楚溪按住自己的眼睛,叹声道:“金老板,这生意场上的事情,如何能带入后院呢!你那两房妾氏争强好斗人竟皆知……当她们知道你生意落败,怎知道会做出怎样的事情来呢?又如何肯定她们不会将此事泄露出去呢!”

        金三顺猛地惊起,奔回家中。

        楚溪的唇上勾起一抹笑,朝那些王姓的掌事推了推手他们尽皆退下。

        这时,从屏风后走出来一位年轻公子,拍着胸膛道:“三哥……我当你是正人君子,没想到你一肚子坏水。这位金老板真是被你坑惨了!”

        “四弟此言差矣。这位金老板闯下如此弥天大祸,若不是为兄自掏腰包替他买了贡米换进去,他早就惹了官非,说不定连命都丢了。为兄唯一骗了他的也不过是以我与你的交情,换个米而已,举手之劳,哪里需要什么花费。”

        “那他口中的那位王掌柜呢?我才不信此事与三哥你无关!”陆毓来到楚溪身旁坐下,为自己倒了杯茶。方才他在屏风后面躲太久了,又一直要忍住不笑,实在辛苦。这会子总算能喘出口气了。

        “至于那件事……只能怪金老板没有识人的眼光,纳妾不贤。不但家宅不宁,还将自己多年在商场上的辛苦经营也搭进去了。”

        陆毓好奇地看着楚溪,楚溪却一副“佛曰,不可说”的表情。

        此时的金三顺冲回家中,这才发现他的两位妾氏早就没了踪影。

        打探之下才知道,昨日两位妾氏在香粉街买胭脂水粉的时候,听得一个小贩谈起一桩石城的案子。那就是石城油铺的老板被人骗走了一千两银子。

        两个妾氏好奇,小贩就将行骗的过程一五一十告诉了她们。

        她们听了之后,起了歹心。两人合伙买通了一个乞丐,将其打点妥当之后冒充楚氏银楼的掌事,向金三顺行骗。

        骗到了三千两银子之后,她们就借口外出喝茶,溜之大吉了。就连金三顺高价买来的上等贡米,也被贱卖换了三百两银子。

        金三顺整个人都摊在了地上。

        三千两银子啊!

        他卖了两家分号只为了解燃眉之急啊!却被这两个婆娘骗了去!

        金三顺恨不能将自己的脑袋都撞开花。

        就在他失魂落魄之时,楚溪来了。但他已无力起身,心力交瘁了。

        楚溪问他,他便照实说了。

        虽然金三顺已经成了一滩烂泥,但是他总号的掌柜还是个有眼力劲儿的,将椅子送到楚溪的身后,又是端茶又是送水,十分殷勤。

        楚溪叹了口气道:“金掌柜,此事必得报官啊!虽然家丑不可外扬,但三千两银子着实不是小数目啊!”

        “报官又如何啊……连她们去了何处都无从得知……”

        “金掌柜,三千两银子,你觉得她们能背在身上吗?”

        “自然是去银楼兑了银票待在身上。”

        “那就是了。哪家银楼的银票是没有票号的?我等只需打听清楚,你两个小妾到底是去了哪家银楼换了银票,票号多少。再将这些票号通报附近六郡的银楼。若是这银票被兑现,便找个由头将她们留下,再报知衙门去拉人便是。”

        金三顺再度看到了希望,转过身来又跪在了楚溪面前。

        楚溪生怕他又扑倒在自己的腿上,赶紧站起身来。

        “金老板,在下可受不起这样的大礼!你赶紧起来!报官才是正事!”

        金三顺又是千恩万谢,带着掌柜冲出门去。

        楚溪入了自己的马车,只见陆毓捂着肚子在马车里笑得肚皮都要裂开了。

        “三个,你这招真是损!金三顺的三千两追回来是没问题的!整个大夏,分号最多的银楼便是楚氏银楼。金三顺的两个小妾若要到都城外的其他郡县兑换银子,自然是楚氏银楼的最为便利。只要她们带着银票进了楚氏银楼任何一家分号,只怕都没那么容易出来了。但是这一报官,金三顺的事儿就闹到都城里人尽皆知!非成了都城里最大的笑柄不可!可是……三哥,他到底抢了你什么心头最爱,你要搞臭他的名声?”

        “我心爱的女子,你将来的嫂子。”楚溪淡定地开口。

        陆毓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什……什么?三哥……你真有心上人了?是谁?是谁?”

        楚溪推开陆毓的脑袋,用力地在他的脑门上弹了一下。

        “为兄对你说的,你可不能再对其他人说道。现在时候还未成熟,若是被我府中人知晓,只怕我和她就成不了了。”

        陆毓收起好奇的表情,点了点头,“看来这姑娘与三哥的门第悬殊,否则三哥不会这般介意被府中知道。”

        “是啊。但终有一日,我会将她明媒正娶做我的楚夫人。”

        “那我呢?我呢?”

        “你?”楚溪露出一抹坏笑,“你再好好等等吧,佳音还没及笄呢!”

        当李晓香他们来到飞宣阁门前,打听王氏与江婶是否还在阁内,一位女子来到他们面前,扬起下巴,目光中有几分不屑的高傲。

        “小环姑娘来了!”守门的小厮指着李晓香的鼻子道,“就是他们来找江婶的!”

        眼前的女子,穿着一身水色罗裙,颜色鲜亮。一身打扮倒不似飞宣阁中的歌姬、舞姬,倒是有几分像大户人家的婢女。

        “哦,你们就是来找江婶和王氏的?”名唤小环的女子微微抬了抬眼帘。

        李晓香回头看了看自己的父兄。

        李明义上前一步道:“王氏乃在下内子。不知这位姑娘有何指教?”

        “哦,制这些个凝脂、香露,帮着这里面的狐媚子勾引男人的是谁呢?”

        小环此言一出,李明义顿了顿。

        李晓香心中一阵冷笑。这不是遇上同行,就是遇上善妒的了。

        “制取凝脂、香露的是我。”

        若不是现在没见着王氏与江婶,李晓香早就骂回去了。你才帮着狐媚子勾引男人呢。有本事一辈子别涂脂抹粉,一旦涂上了就是狐媚子!

        小环略感惊讶。毕竟李晓香年纪实在不大。

        “你?”

        “正是我。”李晓香转头望向守门的小厮,“这位小哥,我母亲王氏与江婶可还在阁内?”

        还不等小厮答话,小环高声道:“你母亲和江婶,被我家小姐请去了!你就跟我走一趟吧!”

        “什么?”李晓香皱起了眉头,李明义瞬间担心了起来。

        一个“请”字说的好听。看这丫头的架势,只怕王氏与江婶去的也是不情不愿。

        “你那做的什么表情?多少制香的就是想见我家主子一面,都没那个机会。”

        你家小姐莫不是皇后娘娘?

        “你就跟着我走一趟吧。我家小姐不见男客。”小环冷冷瞥了一眼李家父子。

        李晓香还没缓过神来,小环身后两个年长的嬷嬷走了出来,一左一右架住李晓香。

        她最厌烦旁人逼她,可偏偏王氏与江婶也在她的手上,就是龙潭虎穴李晓香也得去一趟。

        况且这个小环竟然还带了嬷嬷,家中只怕非富即贵,不是什么人贩子。若是李晓香没有料错,当是她家中有什么男人流连于飞宣阁,于是将过错归咎于她这个“帮着狐媚子”的制香人了。

        真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等等,这说法似乎也不对。

        算了算了,眼下最重要的并不是这个。

        李晓香一把拽过李宿宸,“等等,我走之前要与我哥哥说几句话!”

        小环不耐烦地扬了扬手,冷冷道:“我家小姐又不会吃了你!怎的就似交待身后事一般!别浪费时间让我家主子好等!”

        李晓香将李宿宸拽到自己身前,还未开口,李宿宸就已经明了她要说什么了。

        “你放心,我会去找楚溪。”

        李晓香松了一口气,有个聪明的哥哥总是好事!

        李晓香被强行拽入了一辆马车,车帘子落了下来。两个嬷嬷一左一右守着她,整一对儿哼哈二将。

        小环就坐在她的对面,脸色冰冷,似对她恨意浓浓。

        李明义追在马车后跑了还没两步,就被李宿宸拽了回来。

        “爹——爹你别追了!”

        “宿宸!你怎么回事!那个小环姑娘来者不善,你怎么能就这样让你妹妹跟她们走了!”

        “爹,你看看那个小环的打扮,她还带着嬷嬷!再看看那马车,是一般富户人家用的起的吗?若是我没猜错,她们必然是权贵人家的女眷。此事就是报了官,官府也未必管得了!”

        “那么……我们该如何是好?你娘还有你妹妹都被她们抓去了!就是去了哪里也不知道!”

        “爹,你先别着急。那个小环铁定不是要娘亲和妹妹的性命。妹妹制作的凝脂、香露大多都卖入了飞宣阁。这里是达官显贵出入之地,阁中歌姬舞姬又是才艺双全。只怕是哪家的女眷看不顺眼,又动不得飞宣阁中的艺伎。走,我们赶紧回楚氏银楼!”

        “去楚氏银楼做什么?”李明义完全闹不明白这其中的弯弯绕。

        李宿宸叹口气道:“楚家比一般衙门官府的管用!”

        说完,李宿宸拽上李明义,赶回楚氏银楼。

        一踏入银楼大门,廖掌事就看见了他们,笑脸迎了上来。

        “哟,二位回来了?可是契书有何问题,需要修改?”

        “廖掌事,契书没有问题。只是在下有私事要求见楚公子,却又不好寻至府上。还请廖掌事帮忙通报一声!”

        廖掌事早就看出来楚溪对李家不一般。不说二话,将他父子两引入小间,便去寻了楚溪前来。

        作者有话要说:胖瓜:楚公子累不?

        楚溪:什么累不累的?

        胖瓜:在未来岳父这里博好感,还不累呢?

        楚溪:岳父就是泰山啊!再累也得扛起啦!

  http://www.biqugex.com/book_54098/182035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