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香溢天下 > 第57章

第57章

        马车在她们面前停下,一只令人过目不忘的手撩起车帘,清朗的声音传了出来。

        “等你们将那些花花草草采来,天都黑了!”

        楚溪下了车,扬了扬下巴。

        李晓香凑过头去,发觉车厢里竟然是一筐一筐的花草。

        “你……你去采来?”

        李晓香的话音刚落,楚溪就低头笑了起来。

        “想什么呢?你做生意之前不想清楚原料从何而来吗?这些都是从花农那里收来的!如果原料你都要亲力亲为,你就是三头六臂也不够用!”

        是啊,花草什么的明明可以从花农那里收购啊!

        “这一车子花草需得多少钱啊?”江婶犹豫了起来。

        她担心这样成本太高,她们根本赚不回来。

        李晓香细细查看,这车子里有甜百里香、广藿香、马郁兰等等。这都是护肤、制香常用的原料,但如果李晓香真的上山里去采,只怕两三天下来,也采不了这么多。

        “满共也就三两银子。”

        “什么……三两这么多?可是若上山里去采……根本无需银两……”

        ”三两就三两!我去取来还给你!亲兄弟也要明算账!”李晓香跑进屋里,从娘亲锁好的木匣子里找了三两碎银子。

        江婶却拽住了她,“晓香,这银子还是别花了,我们上山里采……”

        “江婶,我的好江婶,你好好想想,咱们就算在山里走上三天三夜,能找到这么多的马郁兰吗?还有依兰和石蜡红!咱们就是把山翻过来也找不着啊!而且有这个时间和功夫,都做了不少东西了!我们不再是每日卖个二十瓶凝脂就成的小摊子了!想想我们昨日收下的定金!东西得按时给人家啊!而且三两银子,只是一百二十瓶的凝脂,这还没算给飞宣阁那些正主儿们做的呢!而且像是夏菊、野山银、清心草之类满山都是的,我们还是自己采!”

        况且这些花草不仅仅能用来制作凝脂,还能制香啊!就连柔肤水里边儿也不能缺了广藿香和甜百里香啊!

        现在虽然还谈不上暴利,但利润率已经很高了。虽然没有细细算过,李晓香知道他们承担起来绰绰有余。

        江婶仍旧扣着李晓香的手腕,不愿意她将银子花在这上面。

        “婶子,仅此一次。倘若这三两银子赚不会来,算我的。以后我必然老老实实和江婶上山!”

        “你这孩子……婶子只是觉得不值得!既然你如此坚持,婶子当然陪着你!无论这三两银子赚得回来还是赚不回来,婶子都与你一同承担。”

        李晓香呼出一口气来。江婶是长辈,她若执意不肯,李晓香也只能尊重她的意见。

        她将三两碎银子按进楚溪的掌心,大喇喇道了声:“谢啦!”

        楚溪无奈地摇了摇头,他知道自己必须收下这些碎银子,否则李晓香不会接受他的帮忙。碎银在他的手心里被握紧了,似乎还能感受到李晓香的体温。

        楚溪又道:“你确定用之前的陶器,这些花花草草的你料理的完?”

        李晓香的眼皮子跳了跳,不情愿地回答:“不能。”

        “那就是了。这些花草等新的陶器从孟家窑运来了再料理吧。先做能做的事。”

        “什么?那个东西真的烧制成功了?”李晓香一脸不可思议。

        “是啊,费了不少陶土。整个孟家窑就为了烧那个东西,失败了几百次了。今个儿,我还没起榻呢,孟家窑就派了人来告诉我,他们烧出来了。”

        “太好了!”李晓香抬起手,与楚溪击掌,就差没一把抱住他。

        楚溪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抿着唇淡然地笑着,仿佛在看一个孩子。

        “所以,除了制取花草的精华,李姑娘没有其他事情要做吗?”

        楚溪的声音如同暖玉,上扬时仿佛将李晓香的心也撩起,久久不得回落。

        “那就……先搞定厚叶菜吧!”

        “厚叶菜……是什么?”

        无所不知的楚大公子露出迷惑的表情,李晓香得意地挑了挑眉毛。

        当江婶背着一篓子“厚叶菜”来到楚溪面前时,楚溪傻眼了。

        “什么?这是厚叶菜?”

        “不是厚叶菜,那是什么?”江婶不解地看向楚溪。

        “这明明是……”楚溪发觉李晓香正看着自己,硬生生将到了喉咙的话再度咽了下去。

        “明明是什么?”李晓香凑上来,“楚公子见过厚叶菜?”

        楚溪在心里吐出一口气来。还好自己打住了,不然这时候在傻丫头面前漏了馅儿,她还不炸起来!

        “似是见过……”

        逢顺忍不住开口道:“公子,厚叶菜都是乡野小民没有什么吃的,就从山里拔来去皮之后凉拌或者翻炒。性寒,吃多了还伤脾胃……公子,你怎么可能见过?”

        若是平常,楚溪定然要砸逢顺的脑袋瓜子,要你多嘴!

        今天他却只想好好捏一捏逢顺的脸,多谢你给公子我找了个台阶下啊!

        “这样看来,是认错了。”

        “那楚公子是打算上屋里喝茶呢?还是帮我们摆弄这些厚叶菜呢?”李晓香眯着眼睛笑着,就像一只小猫。

        楚溪只觉得心头上无数的猫爪子在挠啊挠啊挠,只想将她揽入怀中揉进骨头里。

        “你这里能有什么好茶?还是看看你要怎样把这些厚叶菜变成凝脂香露的比较有意思。”

        李晓香只在楚溪面前做了一次,这家伙就记下了。当然,本就不是什么复杂的事情。

        当楚溪撩起袖口,取来小刀,也加入割取厚叶菜瓤的行列时,逢顺赶紧过来要去接楚溪手中的小刀。

        “公子!这些粗活小的来做就行!您在一旁歇息歇息!”

        楚溪好笑地问:“我什么都没做过,歇什么?你若真要干粗活,就去帮着江婶提水、烧水去!”

        逢顺愣住了,他多少年没做过提水烧水这样的活儿了?

        “还愣着干什么,去啊!”楚溪就差没一脚踹在逢顺身上了。

        李晓香一边切着厚叶菜,一边斜着眼睛看着楚溪。她见过楚溪执着茶杯的手指,修长而优雅,仿佛被阵阵茗香缭绕,并非存在于现实,而是不切实际的幻觉。

        而此刻的楚溪,将厚叶菜洗干净了,以布巾擦拭之后,左手按住厚叶菜,右手沿着厚叶菜的边沿切开,挑起整片外皮,将一块一块的叶瓤切了出来。

        他的动作利落、简洁,没有一丝多余,却又像是经过了深思熟虑。

        他切下来的叶瓤,大小差不多,没有任何叶皮留在上面。

        最最重要的是他颔首垂眉时,仿佛有什么要从那双眸子里坠出来。

        就在这时候,李晓香只觉得食指上一疼,“啊呀——”

        看得太入迷,没注意自己的刀下,她把自己给切了。

        泪奔……

        殷红的血液从切口渗出来,李晓香的泪花就噙在眼睛里。

        “我看看!”

        一旁的楚溪放下一切,将李晓香的手握住,不说二话,将她的手指含入口中。

        温暖而柔软的唇瓣触上肌肤的那一刻,李晓香的肩膀耸了起来。

        她睁大了眼睛看着低着头皱着眉的楚溪。

        一切太过清晰,楚溪的舌尖掠过伤口时的触感让呼吸都停止。当他略微用力吮吸时,她全身的血液仿佛奔涌而出,再不受任何控制。

        直到楚溪的唇略微张开,舌尖轻微将她的手指顶离时,李晓香的心脏仍旧被对方勾着。

        “你看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姑娘家的手留下疤痕就不好看了!”

        李晓香晃过神来。

        你也知道我是姑娘家?

        有你这么含着姑娘手指的吗?

        但楚溪一副坦然的模样,自己若是骤然抽回了手指,反倒显得小器了。

        “你家中可有止血粉?”

        “有的!”

        李晓香到王氏经常放药的木盒子里翻了翻,找出了一个黑漆漆的小瓷瓶。拔了瓶盖,她试着将止血粉弹出来,粉末都落在了手背上,手指的伤口却一点儿也没沾上。

        李晓香很郁闷,这个瓶口的设计不科学!

        “我来。”

        楚溪左手取过药瓶,右手扣住李晓香的手腕,将她拽到自己的面前。他向后退了一步,坐在了椅子上,李晓香站在他的面前,脑子里又是一阵嗡嗡鸣响。

        楚溪的手指蜷起来,顶住药瓶,食指在瓶口轻轻点了点,药粉刚刚好就落在了她的手指上。

        “这几日切莫沾水。一会儿就是陶器来了,摆弄那些花花草草的也都交给江婶和逢顺。”

        略带命令式的语调,可却叫人没有半点不舒服。

        “哦……”

        李晓香看着楚溪的眼睛。这是男人的眼睛,没有柔媚的线条,却不由自主地觉着很美。

        仿佛拨开云雾的山水。

        楚溪叹了口气。方才他是真有些吓坏了。看着她流血的手指,第一反应就是赶紧处理了,在这个没有任何抗生素的地方,万一破伤风了可不得了。

        现在他略微放下心来。

        一是因为伤口并不算深,二是李晓香划破自己的小刀并没有锈迹,只沾了芦荟液,而芦荟本就有杀菌抗炎的作用。

        这时候,逢顺的叫喊声传来,“公子!公子——孟家窑的人来了!”

        “我这就出来!”楚溪起身,看着李晓香那副似是做错事的模样,在她的额头上弹了一记。

        李晓香捂着额头退了两步,抬头时只看见楚溪的背影。

        孟家窑将陶器送来了。江婶也放下手中的活儿跑来看。

        “哟,这是个什么东西呢?也能做花露吗?”江婶又是敲又是摸的,眼前的东西与他们蒸花露用的陶器长得实在不一样啊。

        “当然能了!”李晓香十分耐心地向江婶讲解起这个装置与从前用的陶器有什么相似之处。

        这一次的陶器比上次的大了好几倍,一旦安好了,再移动就得费一番力气。楚溪绕着李家看了看,叫那些陶工将陶器搬到了后院,那里正好是一片空地。

        李晓香细细查看了一番陶器的构造,惊讶着古人的烧陶造诣。这么曲了拐弯儿的东西也给做出来了!

        没话说,点赞!

        楚溪取了一张银票付给了陶工。

        李晓香赶过去要去看那张银票是多少钱,没想到楚溪却抬高了手,任凭李晓香又是跳又是挠的,他就是不把手放下来。

        “我就想知道你砸了多少银子下去!”

        李晓香仰着脑袋,心里不舒服楚溪对他藏着掖着。

        楚溪却勾着唇角道:“这是给溢香小筑开张的贺礼。哪有送礼物给朋友,还让朋友知道礼物值多少钱的?”

        李晓香奋力一跳,楚溪也跟着踮起脚尖,李晓香的额头差一点就撞上对方了,楚溪却侧过身子将银票给了陶工,道了声:“去吧!”

        陶工得了银票欢天喜地地走了。

        李晓香正要上前,却被人一把勒住了腰,脑袋也冷不丁撞进对方怀里。

        一抬眼,就看见楚溪的坏笑。

        “别那么较真了,小姑奶奶。赶紧看看你的陶器能不能用吧!”

        李晓香僵直了背脊,奋力要拉开自己与对方的距离。

        任凭她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楚溪的胳膊却纹丝不动。他的气息,他怀抱的力度,都让李晓香的身体莫名地发烫,她知道她的耳朵都红透了。

        “男……男女……”

        “男女什么?”楚溪低下头来,脸上的笑容更大了。

        当他侧过脸来,俊美的鼻骨越来越靠近,就连呼吸时的气息都若有若无地掠过李晓香的脸颊。她惊慌失措起来,瞪大了眼睛,脑袋拼了命的向后仰。

        这家伙要干什么?

        他要干什么!

        眼看着楚溪的唇就要覆上来,李晓香做好准备撞他个头破血流。

        就在她预备用力的那一刻,楚溪忽然松开手,李晓香一个脱力,向后栽倒在地上。

        我勒个去!

        李晓香揉着后腰想骂娘。一抬头就看见楚溪抱着胳膊笑的那叫一畅快自得啊。

        “喂,李姑娘——你该不会以为在下是要轻薄你吧?”楚溪的眼睛里的揶揄太过明显。

        李晓香百分之百确定自己给这家伙耍了。

        你这样有意思吗?有意思吗?

        “楚某喜欢的女子呢,是这样的——”

        楚溪的手掌在空气中画出玲珑有致的曲线。

        “而不是这样的——”

        他又十分欠抽地在空气中划了道直线。

        李晓香坐在地上,也不急着爬起来,而是哼了一声。

        弱智。

        “楚公子,你几岁了?”

        “在下今虚长姑娘三岁,姑娘觉得楚某几岁了?”楚溪还是一脸笑意。

        其实就是脸皮够厚!

        这种人,你就是将狗血泼在他的脸上,他也能不咸不淡地抹一把脸,昂首挺胸继续向前走。

        “晓香!你快来看看——这东西咋整!”

        后院传来江婶的声音,李晓香起了身,“且去看看楚公子砸银子砸出来的东西好使不好使!”

        李晓香去了后院,楚溪不紧不慢的跟上。

        她们不敢一开始就将上好的花材用上,而是先以采集而来的夏菊优先进行蒸煮。

        江婶有些担心地看着李晓香将半篓子的夏菊倒入陶锅中。陶锅下是一个火炉。逢顺与江婶不断往里边儿添柴火。

        小半个时辰过去了,他们听见陶锅里似乎是快要沸了,李晓香又请逢顺提了一桶子冷水来,将螺旋状的陶管置于冷水中。

        江婶好奇地摸了摸陶管,被烫得缩回了手。

        她这才明白,陶锅盖着盖子,水汽没地方去,就从陶锅一侧的陶管里溢出来了。陶管又被浸没在冷水里,这一冷一热的,水汽就划作水了,从陶管的另一端流出,落入另一口加了盖子的陶罐中。

        这么一大口锅,足足蒸了一个时辰,李晓香才叫他们将炉子里的火灭了。李晓香并没有急着将陶锅的盖子启开,而是很有耐心地等着。

        为了让陶锅凉得快一些,逢顺与江婶又去打了冰凉的井水来给它浇上。

        又是小半个时辰去了,李晓香这才将陶罐的盖子打开。江婶与逢顺都凑了上去,就看见陶盖子里还有一个锥形的东西,来不及在陶管中化成水的水汽凝结在收集罐的陶盖里,就会顺着这个锥形的东西滴入陶罐中。就在李晓香端着陶盖时,仍有不少溢着香味的水滴落回陶罐中。

        “天啊,真香!”逢顺闭着眼睛用力地吸了一口气。

        江婶却没有心思闻什么香味,她只想知道罐子里边儿有多少精华。

        “江婶,怎么样?”

        江婶愣住了,“这……从前就是将差不多分量的夏菊蒸上一整日,都得不来这么些精华……真是神奇了!”

        李晓香抿着唇,看向楚溪。这才发觉楚溪一直就坐在她家的屋檐下,淡然地望着自己。

        好似此时此刻的成功,他早就预料到了。

        江婶将夏菊的精华收集好了,又将陶锅陶罐细细清理了一遍,开始着手处理起其他的花材。

        李晓香的手割破了,江婶不让她干活儿,只让她在一旁处理厚叶菜的叶瓤。

        楚溪也在一旁帮着她。他的动作一如既往的简洁利落。

        李晓香只需要告诉他做什么以及怎么做,他就能精确地领会她的意思。这让李晓香觉得很奇妙。

        “为什么做同样的事情,我得对江婶、对我娘说上许多遍,她们才能勉强照着我说的做。可你……我只需要说一遍就好了?”

        甚至于楚溪做的比江婶还有王氏要更加精细。

        “为什么呢……”楚溪仰着脑袋装模作样地想了半天,“这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一点通?”

        李晓香皱了皱眉眉头,鬼才和你心有灵犀呢!

        等等……

        “心有灵犀一点通?这是哪里来的说法?”李晓香狐疑地看向楚溪。

        “去问问你博学的爹爹或是兄长呀!”

        楚溪笑着低下头来,继续手中的活儿,不消片刻,一大罐的芦荟液就与甜杏仁油搅拌均匀了。

        李晓香心想着自己真该雇这家伙来做苦力。

        天渐渐暗沉了下来,江婶已经制好了许多精华,妥妥地收在罐子里,等着夜里与李晓香将它们调配起来。

        楚溪也到了该回去的时辰了。

        在他撩起车帘时,李晓香喊住了他。

        “喂——楚公子!”

        “怎么了?姑娘是想留楚某下来用晚饭?”楚溪笑意盈盈。

        夕阳西下,橙色略带昏暗的光线原本会让人感到寂寥,可偏偏落在楚溪的脸上,却衬托出一种奇特的神秘感来。

        “我们家今晚吃凉拌厚叶菜。楚公子身体金贵,万一吃了之后上吐下泻,我哪里担待得起呀!”

        “那就不知姑娘还有何见教?”楚溪倚着马车,仍旧一副欠抽的模样。

        李晓香眯着眼睛笑笑:“晓香是想求一幅楚公子的墨宝。”

        “墨宝?什么墨宝?”

        “楚公子见过的美女没有一万也有八千。晓香只是想求一幅仕女图。最好是彩色的!姿势嘛……就是坐在铜镜前梳妆打扮那种!”

        这年代没有印刷术,就只能全凭一双手了。

        要叫李明义画一幅仕女图出来,估计他的老脸都熟透了。

        至于李宿宸,他就要乡试了,温书何等重要。就是他能画,李晓香也不想打扰他。

        看看楚大公子,多有闲情逸致啊。跑来他们这样的乡野之地,一待就是一整日。不“麻烦”他还能麻烦谁?

        “楚某的墨宝,可是千金难求的。”楚溪那双桃花眼又开始勾人了。

        作者有话要说:楚溪:我抓住她的手啦!

        胖瓜:你能别这么没形象么……

  http://www.biqugex.com/book_54098/182035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