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香溢天下 > 第61章

第61章

        “什么?你早就看出来了?你早就看出来为什么不告诉我?”李晓香一手撑在窗沿上,另一手拎起李宿宸的袖口,“你还是我亲大哥吗?”

        李宿宸将李晓香的手拍了下去,不以为意道:“我没提醒过你?是你自个儿没当回事儿吧?再说了,就算你知道楚溪对你心怀不轨又能如何?你能躲到哪里去?藏到哪里去?既然如此,我何必说的太明白,反而让你徒增烦恼呢?正所谓既来之,则安之。最坏的结果也就是你与楚溪露水姻缘一场,分道扬镳鸟兽散了。”

        听着她大哥说书般的语调,李晓香怎的越听越不靠谱了。

        “你知道我和楚溪不会有好结果,你还把我往他那里塞?”

        李宿宸将李晓香的脑袋按回屋子里,“事在人为,你怎么就那么确定你和他没有好结果呢?你到底在乎的是结果,还是心意呢?”

        李晓香低下头,她以为自己可以马上回答李宿宸,说自己压根就不喜欢楚溪,哪里来的心意。

        可是话到嘴边,心里涌起一阵酸涩,胸口闷闷的连呼吸都给憋住了。

        “若是你有意,为何不顺其自然呢?车到山前必有路……”

        “有路必有丰田车……”

        那广告实在太深入人心,一个小心,李晓香就念了出来。

        “什么?”李宿宸眯着眼睛看着她。

        李晓香赶紧摇了摇手道:“没什么!大哥你说,你继续往下说。”

        李宿宸叹了口气,“他若有意,你便珍惜。他若无心,你便收心。最坏的情况从来不是你与他无法修成正果,而是你情难自禁,覆水难收。”

        “……我怎么听着心里哇凉哇凉的?意思是我要是对他动了心,我就惨了?”

        李宿宸叹了口气,“错,是你要是对他一点都不动心,他就惨了!”

        “哈?”

        “睡觉吧你!烦恼的应该是楚溪,你就适合没心没肺!”

        李宿宸说的没错,李晓香翻了两个身,果然又睡了过去。

        翌日,溢香小筑的生意仍旧不错,而今日也来了一位特别的客人。

        那就是林氏。

        当她从马车上下来时,在门口迎接的清涟可惊呆了。她见过飞宣阁的女人,也见过陆家有些位份的丫鬟嬷嬷,但这还是第一次看见林氏这样一看就是出身大家的夫人。

        小环将林氏扶下了马车,林氏朝清涟颔首一笑道:“请问晓香在吗?”

        清涟看着林氏的衣着,优雅却并不华丽,端庄却不失柔美,她赶紧入了铺子里,将李晓香拽到了林氏面前。

        “……夫人?”李晓香也没想到林氏会亲自光顾自己的小铺子,人都傻了。

        林氏微微一笑,不等李晓香前来招待,自己在藤椅前坐下。王氏见了,嗔怪地看了李晓香一眼,赶紧为林氏倒茶。

        “李夫人莫要客气,此次疏喻前来,只是想与晓香姑娘聊聊罢了。”

        李晓香不知为何,总觉得林氏唇上的笑容若有深意,这里人来人往,自然不是适合聊天的地方。李晓香将林氏请入了内堂。

        所谓内堂,也不过是将铺子隔出来的一个小间,权当仓库以及休息的地方。王氏还有清涟等人,若是在铺子里忙得累了,就会来到内堂里喝喝茶,小憩片刻。

        小环就站在内堂与铺子之间的门帘处,而李晓香与林氏则对面而坐。

        “我此次前来,是专程道谢的。”林氏虽然坐着,目光却在环顾四周的货架,“这些……都是香露吗?”

        “非也。这里还有凝脂、柔肤水、洗发液与护发膏。哦——还有我新制的漱口水。”

        林氏露出了好奇的表情,“这些都是什么?我怎的都没有听说过?”

        “这个解释起来有些麻烦。不如夫人都一样一样地试一试?”

        李晓香让清涟取了一些试用的罐子,与林氏试来。

        “本以为你制取的香露已经够特别了,没想到还有这许多新奇之物。真是叫人大开眼界。”林氏颔首一笑,又闻了闻李晓香铺子里的香露。

        她是个有慧心的女人,闭上眼睛,细细品闻,虽然她并不像闻香师那样能辨别出香味的来源,但却能闻出香氛的层次。

        “这香味虽然轻灵,却不免飘忽,少了我那瓶香露的沉敛与尾韵。”

        “这些香露都是给寻常百姓家的姑娘用的,不过二、三十文钱而已。一些真正有意思的香料,却没有添进去呢。”

        李晓香用的是“有意思”,而非“贵重”。

        “比如呢?”林氏来了兴致。

        “比如说檀香。夫人所用的花露里以檀香为尾香,延长了香料留存的时间,又增添了韵味。再比如,龙艾。我们中原没有这样的草药,需得请求前往西方的商旅带回来。”

        “龙艾?这草药长成什么模样?”

        “如同行书狂草一般。它与广藿香以及甜百里香一样,加入香料之中能延长保存的时间,还能减缓咳嗽与女子月事时的经痛。”

        林氏仰着头,对李晓香所说的一切十分之感兴趣。

        不知不觉,两人竟然聊了大半个早晨。直到小环入来,提醒林氏到了午饭的时辰了。

        林氏意犹未尽地叹了一声。

        “枉我自诩读了这么多的书,见识却不如年纪轻轻的晓香姑娘。姑娘所制的东西,实在精妙,真想让那些经常与我聊天饮茶的姐妹们也用一用。”

        李晓香乐了,她等的就是这句话呢。像是飞宣阁上门定制的经营模式,以及溢香小筑所走的平民路线,这些都不适合林氏这样的女人。

        她们有出身有身份,不可能像是飞宣阁中的女子一般站在公众的视线之中。可偏偏,她们的群体又有着独特的审美。

        要高调,却又要内敛。所有对美的追求并不在于华丽,而在于彰显她们的身份,不能太过外放,却又不失颜色。

        “其实这些凝脂、洗发液、护发膏之类的,都是花花草草制成的。晓香想过,如果是对……夫人这样身份的人,应当有专门的享受。”

        “享受?”林氏笑了,毕竟李晓香十四岁的丫头说出“享受”这两个字,总让人觉得有些不衬。

        “好比夫人,”李晓香仔细观察起林氏的脸,“夫人的肌肤白皙,脸颊略有血丝,说明夫人的皮肤容易受周遭事物变化而影响,而且肌肤偏薄,需要细心呵护,所用的面脂质地必得柔和。若是脸上觉着紧绷缺少水润之感,改善调理时需得循序渐进,若太过急进,只怕会使得脆弱的肌肤雪上加霜。”

        林氏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那若是晓香姑娘,要如何与我调理?”

        “自然是要特制一些面膜了。还要为夫人舒筋通络,以精油活跃全身穴道,放松心情,达到以心养颜的效果。”

        “何时能开始?”林氏已经十分有兴致了。

        “这……只是暂时没有合适的地方。这些调理之法做下来,夫人需得沐浴,褪去衣衫由晓香替夫人疏通经络,所以需得避免男子在场。除此之外,晓香还需要提前与夫人制好面膜与疏通经络所用的精油。夫人还需让晓香十方药坊的师兄诊脉,晓香医道浅薄,需要师兄望闻问切一番才知道古人那些经络需得开穴。”

        这就是美容院里的一整套流程呀!虽然美容院里还有更多其他产品,什么眼部护理、拔罐减肥之类,李晓香想从最有代表性的做起。

        只是不知道能不能勾起林氏的兴趣。要知道经络按摩,可是李晓香在十方药坊里与柳熙之研究了数个月,甚至还得到柳大夫点拨的一套养生之法。配合上精油以及其他药草,李晓香很想知道对于林氏到底有没有效果。以及现代美容院里的模式,能不能被林氏,甚至于与她同等阶层的女人所接受?

        “我在都城中有一处雅致的小院,平日里会约了一些出阁前的姐妹们聊一聊书画。若是李姑娘觉得合适,就在那里为我调理一番,如何?”

        这正合李晓香的意思!

        “那么,这经络调理,需得多少银两?”

        李晓香赶紧摇头,“夫人,实不相瞒,晓香也不知道这套调理之道能否见效,所以晓香不打算收夫人银两,只求夫人愿意让晓香试一试。”

        如果成功了,林氏将成为她的活招牌。

        如果不成功,自己没有收她的银两,自然也不会失去信誉。而且在最开始就向她坦诚一切,如果林氏不愿意做“小白鼠”,李晓香自然也不强求。

        “你这丫头说话倒是实在。好吧,今日我就去见见你的师兄,让他与我断一断脉。”

        李晓香带着林氏去了十方药坊。

        许久未见柳熙之,他又拔高了不少,整个人也比之前清瘦了些许。腰带宽松地系着,袖口宽大,脸上是淡泊的神采,整个人轻飘飘的仿佛随时会乘风而去一般。

        他如今不再抓药,而是出师了。

        那些头疼脑热之类的简单病症,都交给他看了。反倒是柳大夫,喝喝茶,研究研究经脉走穴,整个人悠闲了不少。

        李晓香陪着林氏来到十方药坊。一开始,小环还担心这样一个小药房,只能给平常老百姓看看头疼脑热的小毛病,还真能像都城里其他有名的医馆那样把个脉就能对看出个所以然来?

        林氏却有着好性子。她与其他百姓一道坐在长条板凳上候诊,不骄不躁,时不时与李晓香聊上两句。直到林氏来到了柳熙之的面前。

        柳熙之一抬眼,看见李晓香,一向平稳的眸子里涌现一丝惊讶以及欣喜,随后又十分淡然地将一块锦帕盖在林氏的手腕上。

        小环百无聊赖地看着柳熙之,这么年轻的大夫,能看出什么来?最重要的是,她家小姐什么毛病都没有。

        “夫人是否夜里得花上半个多时辰才得入眠?睡眠亦浅?”

        因为林氏每夜都会下意识等待苏流玥归来。哪怕知道他不会入她的房门,只是听得他回了府,她方安心入眠。

        “正是。”林氏点了点头。

        “天凉之时,夫人的手足冰凉,气血不畅。”

        林氏还是点头。

        “时常身心倦怠,情绪冷淡,对任何事物都没有兴致。”

        “正是。”

        嫁入苏府,林氏觉得自己的生活与想象中大为不同。苏流玥成日不在家中,她期待的琴瑟和鸣从未发生。无论看书也好,赏花也好,下棋也好,都是她一个人。比未出阁之前还要寂寞,所有的事情不过消磨时光而已。有什么能让她真正起兴致呢?

        “若是气血不畅,尚可调理。但心中郁结,只得夫人自行解开。”

        李晓香摸了摸鼻子,柳熙之说了这么多,大意就是林氏的身子总体还是可以的,就是情绪不大好,可能有点小抑郁。

        柳熙之只是开了些温和调理的方子交予林氏,也说这药抓或是不抓全凭林氏自己的意思,他不强求。

        随后,他又在方子上写了一些穴道,告知林氏闲来无事可以按摩这些穴道,不仅舒经活络,也能调解心情。

        李晓香乐了,她与柳熙之就是有默契啊,不用张嘴明说,这家伙也知道自己是来做什么的。

        李晓香向柳大夫问了好,告别了柳熙之,与林氏离开了药坊。

        “那位柳大夫年纪看着虽轻,但医术应当是不错的。”

        “那是自然。”提起这点李晓香是有些小小的得意的,“柳熙之从生下来就是在草药堆里长大的。”

        林氏的马车将李晓香送到了溢香小筑门前,两人约定了下一次再见面的时间。

        根据柳熙之写的方子,李晓香已经在心里想好了要为林氏配制怎样的精油来进行量身定制的芳香疗法。

        林氏既然有失眠与情绪低落的问题,自然要从这些方面入手。

        基底自然还是甜杏仁油为最佳。上回的檀香精油还有少许剩余,可以滴一滴在甜杏仁油中,当然缬草与紫苏也是良配。

        至于林氏的脸部保养,她的脸部皮肤薄,有些细小的血丝,需要改善微血管扩张的问题。若是在现代,她的首选将会是小麦胚芽油。可是……这里是古代呀!小麦胚芽油的制取要求在小麦胚胎到出芽一周内,用高科技低温方法提取,1000公斤小麦能提出15公斤胚芽,而100公斤小麦胚芽中仅仅能提炼出4--6%的小麦胚芽油……这是李晓香在有生之年都无法在大夏攻克的难关啊……

        退而求其次,那就是荷荷巴油……可是她到哪里去找荷荷巴豆啊!

        好吧,荷荷巴油先放一边……再后退一步,李晓香能想到的就是核桃油了!

        呼出一口气,李晓香想到自己可能要去油铺好好精选核桃油了。必须是质地最轻盈,最细腻的核桃油才能往林氏的脸上用啊!

        选定了核桃油,李晓香思索着,自己该加入一些广藿香或者末药,用于消炎。再来就是夏菊与青果,青果能够调理苍白的肤色,夏菊能够缓解过敏及皮肤燥红。

        订下了配方,李晓香心里舒了口气。这一次,对林氏,她要做到最好。

        就在李晓香为了与林氏的约定而做准备的时候,李宿宸迎来了他人生中第一次乡试。

        这天一早,李宿宸起了床,王氏为他煮了一碗面,面里还放着一只鸡腿。

        李宿宸好笑地看着李晓香道:“面里面藏鸡腿,不是只有你才干的事儿吗?”

        “哥,你这是要去高考啦!”李晓香想想,这话不对,“你是要去乡试了!千军万马挤独木桥,十年寒窗苦读在此一举,做妹妹的当然要支持你。我把我的鸡腿省给你了,你一定要高中啊!”

        李宿宸歪着脑袋问:“高中啊——那你知道乡试的第一名叫什么吗?”

        “状元?”

        “什么状元,还汤圆呢!乡试的第一名叫解元。乡试之后还有会试,会试之后还有殿试。皇上钦点的殿试第一,才是状元。”

        “哦……”

        比高考还复杂……

        李宿宸吃了面,当吃到鸡腿的时候,他故意看了眼李晓香,夹下鸡腿上的一块肉,塞进了李晓香的嘴里。

        “唔——”

        “吃吧。每日又要看着铺子,又要制作凝脂香露,你不比我轻松。”

        “哥,要不今天我不去铺子里了,去考场陪着你?”李晓香从腰间取出一张银票,“哥,这个给你带去吧。”

        李宿宸低头一看,竟然是一张三十两的银票。

        “看不出就这么一个月不到的时间,你赚了这么多?”

        “这是我和娘的,剩下的钱要给江婶还有清涟。买花材、陶罐需要银两,还得盘算着帮爹还银楼的钱。所以只剩下这些了……”

        李宿宸在李晓香的脑袋上敲了一下,“傻瓜。你是女儿家,再过没多久都要及笄了,还不多给自己存点嫁妆。我是你的兄长,用自己妹妹的辛苦钱,是要为兄这辈子都抬不起头来吗?”

        李晓香摇了摇头,十分坚定地说:“乡试是人生大事,我们全家省吃俭用这些年,我连长个子的时候都没吃着肉,都是为了今天!反正你好好收着!”

        她还记得自己上辈子高考,父母亲作为外企高管,竟然都请了假在考场外等着她。她几年下来的复习资料补习班,也花费了家里不少钱。

        “好了好了,为兄收着成了吧?为兄会脱颖而出,就此平步青云,这样你嫁给了楚溪也有靠山,不怕他欺负你!”

        楚溪的亲吻猛地撞入李晓香的脑海里,全身血液仿佛要撑破身体奔涌而出。

        李晓香的心脏被揪住一般。

        “……好好的,提起他做什么!”

        李晓香扭过头去,李宿宸却用筷子戳了戳她的而过,“哟,红了呀。”

        “好了,别逗晓香了。快将衣裳换上,若是迟了,就不好了!”

        王氏取了一件新制的外衫,给李宿宸穿上,细细替他拍平了肩膀,整理好了前襟。李晓香看着他哥,再次惋惜起来。

        这可是天皇巨星的好材料啊!再普通的衣服穿身上都能穿出顶级服装秀的效果!

        而李明义也将一张银票折入了李素宸的衣襟里。

        “宿宸,这些你也拿上。爹已经有数十载没有再入过考场了,多备一些总是好的。”

        “孩儿谢过爹爹。爹爹放心,孩儿会见机行事的。”

        “对于你,爹从来都不担心。你的学识没有问题,只是我们李家……唉……”李明义没有再说下去了。

        李明义与王氏送李宿宸取乡试的考场,而李晓香则跟着江婶去都城。

        李宿宸来到考场外,向李明义与王氏告了别,入了贡院,取了考号,验明了身份。

        这时候,李宿宸能看到一些衣着讲究的富家子弟正在向考官塞银票。

        塞银票的目的很简单。所有人都是在独立的考屋也就是“号舍”中答卷,若是有人夹带舞弊,除了巡考的考官,是没有人能看到的。

        再来,对于他们认为潜在的有可能中举的对手,也可以借考官之手予以打压。一场考试很有可能考上几天,考生是无法离开号屋的。若是需要什么,比如食物以及清水,都是由考官分发的。如果某个考生没得到应得的水和食物,就可以想象是不是有人买通了考官要对付自己了。而考生用来答卷的纸张也是有限的。

        作者有话要说:123言情经常不显示更新,就是清理了缓存也没有用。希望及时看到更新的妹子们最好收藏本文,从收藏夹里能看到更新提醒。么么哒~

  http://www.biqugex.com/book_54098/182035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