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香溢天下 > 第65章

第65章

        李晓香的眼皮动了动,呢喃一声感觉到身边有人。

        再一回头,对上楚溪那一刻差点没惊叫出声。

        她没穿衣服!

        啊不对!她只穿了个肚兜啊!

        这家伙来干什么!他不知道进女人的房间要敲门不说还得看人家让不让他进来吧!

        李晓香侧过身去扯被子,楚溪的手却按住了她的肩头。

        “你一动,我可什么都看光了。”

        李晓香背脊一紧,僵住了。

        她的胸是不怎么大,可是那肚兜却松垮的很,只要一侧身,上身就全走光了!

        “你……你出去!”李晓香要疯了。

        这里是古代好不好!被看个背和看个胸是一样的好不好!

        趁着没人发现,赶紧让这变态出去!

        就知道这家伙没安好心!

        李晓香快哭出来了。她的背啊!

        “我给你上好药了。”

        楚溪淡淡地说,伸长了胳膊将药瓶放回床头,然后一双手就撑在李晓香的枕边,他倾□来靠近她。李晓香是想回头却不能回头,恨到牙痒痒。

        “楚公子,谢谢你给我上药了!你该出去了!”

        楚溪几乎要压在她的身上了,尽管他很小心翼翼留有余地,但是属于楚溪的清爽气息入侵李晓香的空间,令她万分紧张起来。

        “你亲我一下吧,我就出去。”

        李晓香傻了。她傻不是因为这句话够无耻,而是因为说这句话的语调,平静而理所当然。

        “做梦呢你!”

        “那我就在这儿继续坐着,等你娘过来看你。”

        李晓香快哭了,这家伙实在太过分了。

        要是被王氏看到还得了?现在想想,姜果然还是老的辣!王氏一早就看穿了楚溪的狼子野心,只是自己天真了!

        “你到底是要闹哪样啊?”李晓香动又不得动,不要给她机会,她一定把他踹进粪坑里。

        吃粪吧!楚大公子!

        “你就要及笄了吧?”

        “是啊!不用来道喜啦!”

        “我想娶你。”

        “什么——”

        这一次,李晓香真的震撼了!

        他上个月才说喜欢她,今天就说等她及笄了要娶她?

        不带这样折腾人的好不好?

        “等你及笄了,我娶你吧。”

        楚溪的声音轻轻的,完全没有调笑和戏谑的意思。

        不知道为什么,李晓香就是不回头,也能想象到这家伙脸上的表情。

        李晓香睁大了眼睛,傻在那里。

        这个剧本不对!

        “但其实,及笄之后你也想过几年舒心日子,对吧?”

        “所以,请楚公子不要胡言乱语。”

        “我没胡言乱语。其实很多女孩子都是在及笄之前就被许了人家的。我也可以派人备上聘礼,招摇过市,从都城到清水乡的百姓们就都知道我楚溪曾经向你下过聘。很快,消息不仅仅是都城,就是整个大夏都知道了。到时候你李晓香就真的嫁不出去了。”

        李晓香心里一阵紧张,还是那句话,她李晓香死猪不怕开水烫,可是李明义和王氏可不一样。以后被村子里的人指指点点,再加上李明义又是读书人,说不定还会影响到李宿宸!

        “楚溪!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无耻啊!你娶我做什么?要我做人家家的小老婆,我宁愿一板砖拍死自己!”

        “娶小老婆那叫纳妾。我说的是娶妻。”

        楚溪还是那波澜不惊的调调。

        若楚溪只是一般的富户人家,比如金三顺那样的,李晓香还会觉得心有感动。

        但是楚家,怎么可能?

        “楚溪,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蠢,很好骗?”

        “如果我只是要娶你做我的小妾,根本不需要骗你。”楚溪的唇靠着李晓香的耳朵太近了,以至于他的每一句话都带着吐息撩拨着她,“如果说门当户对,除非皇亲贵胄,又几人能配得上楚家。楚家虽说算是皇商,也与不少朝中大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为了平衡势力,当今圣上是不愿意看见我楚溪娶任何一个大臣甚至于皇亲的女儿。若是我娶了你,皇上大概又会赐我们楚家一块金字牌匾了吧?比如,天作之合?”

        “少来!”李晓香冷哼一声,“就算是那样,进你楚家大门的也是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

        “大家闺秀?”楚溪的笑声里略带几分讽刺,“你也可以成为大家闺秀。”

        “我?”楚溪的脑子到底怎么了?

        “所谓大家闺秀,别人说你是,你就是。等到溢香小筑名满都城,你就算不是闺秀,李家也会像恒香斋的洛家一样,成为都城中的名门。”

        李晓香呆了。

        她甚至怀疑,楚溪一直帮她,要她白手起家,就是为了将溢香小筑打造成恒香斋,若是有一天她李晓香真能和恒香斋叫阵了,是不是也进入富商行列了?

        “……你真觉得溢香小筑能比得上恒香斋?”

        “当然能。恒香斋虽然是百年老号,但同样的东西,从一百年前到现在都没什么长进,落败只是迟早的事情。”

        “……等到那时候,你就要我嫁给你?”李晓香握紧了拳头。

        “对啊。”

        楚溪知道,现在将自己一直盘算的想法说出来,只会让李晓香防备着,甚至躲远。

        但是这一世与上辈子大不相同。

        上一世,世界太大,一个人的心也可以很大。一个大学到另一个大学,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没有人知道眼界的尽头在哪里。

        而这辈子,他打定主意让她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让她成长为她想要成为的女人,这是他爱她的方式。

        但是有一点,他绝不会允许她跨越的底线。

        他不会容忍她不该有的动心,也不会容忍她的人生有除他之外的可能性。

        他可以搞定金三顺,但是当面对柳熙之的时候,他却有种无能为力之感。柳熙之是一个光明磊落的好人,若论门当户对,他与李晓香反而更般配。若李明义夫妇哪天真有了这样的想法,难道要他楚溪整垮了十方药坊吗?

        只会让李晓香更加视他为蛇蝎。

        “对你个头!你要是真敢跑来提亲,我就上尼姑院出家!”

        “你要是不想今天就去尼姑院出家,那就亲我一下咯。”楚溪扯起唇角。

        李晓香满脸冷汗。

        “我见过不要脸的!但没见过像你这样不要脸的!”

        “做人,要是太要脸面了,那就注定要失败了。”

        楚溪的唇停在李晓香的脸颊边,“我不介意就保持这个姿势到你娘来接你。”

        李晓香知道这家伙不止脸皮厚,而且说到做到。

        早死早超生!

        李晓香想着在楚溪的唇角碰一下就离开,却没想到楚溪的手掌按住李晓香的后脑,用力扣住,令她动弹不得。

        这也许是李晓香凑上去的吻,但楚溪却让它完全变了质。

        无法摆脱的纠缠,形成漩涡。

        楚溪变换着角度,两人的唇愈发紧密,甚至暧昧到令她惶恐。

        她不再顾忌自己会不会走光,猛地将楚溪推开。

        谁知道这王八蛋不要脸到极致了,竟然一把扣住李晓香的肩膀,亲得更加嚣张。

        李晓香气到汗毛都要炸起来,正要狠狠咬下去,没想到楚溪却向后一撤,拽住了李晓香的肚兜。

        李晓香惊得扣住了楚溪的手,谁知道这混账竟然笑得一脸得意。

        “放手!”

        “你叫我放手我就放手?”楚溪拽得更用力,李晓香不得不凑上前去,恶狠狠瞪着对方。

        “下一次,你再想咬我,我就真把它拽下来。”

        楚溪放了手,李晓香赶紧将被子掀起来把自己严严实实裹住。楚溪的手指在她的额头上一弹,转身离去了。

        李晓香真恨暴雨梨花针为什么只出现在武侠小说里!

        她下次就是被蜜蜂蛰死,也不会再跟着楚溪了!

        傍晚,王氏来将李晓香接回了清水乡,还包括楚溪送给他们的一大车荷荷芭豆。

        但是荷荷巴豆也挽救不了楚溪在李晓香心目中被贴上的“变态”标签!

        她才十三岁啊!十三岁好不好?虽然这壳子里装着的脑子已经成年了,但是……

        是谁说在大夏女儿家十四岁就能出嫁的?这也太残忍了吧?

        半月之后,乡试的阅卷结束即将放榜。

        苏仲暄皱着眉头来到父亲的书房。

        “爹,孩儿有事要与爹说。”

        苏大人放下手中的卷宗,皱起了眉头。对这个儿子的脾性,他是十分了解的。不是大事,他不会入父亲的书房。

        “何事?”

        “爹可曾看了此番乡试入围的名单?”

        “看了。等到名单奏请皇上示阅之后就会公告天下。”

        “爹,孩儿此番巡监,发现各地不少考官有收受贿赂之举,虽已一一奏报圣上,但就算要严处也为之过晚,也会有损朝廷的威信。只是……此番孩儿见了名单之后,心中实在压抑,不得不说。孩儿觉得,不仅仅是监考有问题,只怕阅卷也有问题。皇上本以为只要能让考生公平地完成乡试,可完成了乡试倘若阅卷官也心有偏颇,真正的人才也是到不了御前的。”

        苏大人眯起眼睛,叹了口气道:“乡试本就不如会试、殿试严谨。皇上命你为乡试的巡监,圣意显而易见,那就是要从最根本的地方抓起。朝中各党派为了确保他们的人在会试殿试中也能保住位置,干脆就在乡试将那些有才学会威胁到他们的考生剔除出去了。”

        “名单已经到皇上那里三天了,却仍旧没有批示……只怕皇上也在等着有谁能够……”

        “仲暄,这事必须要有凭据,而且作为凭据的试卷必得出类拔萃,否则皇上无法以此事向朝中各党派发难。而且,此事也不得我苏家来做。大理寺掌管的毕竟是刑律,若是将手伸到别人那里,非但成不了事,还会落人话柄。若有凭据,也得送到米丞相那里,由米丞相上报皇上。而且落榜的考生成千上万,你要找到一份能让人不得不说好的试卷,谈何容易?”

        “父亲,孩儿心中已经有了人选。我们只需请米丞相,调出此人的试卷呈送皇上面前,即可。”

        “你确定?你可曾亲眼见过此人的试卷?”

        “儿子见过他的策论,虽然只是一小段。文思捷敏,字字珠玑。论的是商贾之道。以他的能力,孩儿怎么都想不透如何连乡试都没过。”

        “将此人名字写下,还有他在哪个考院参加的乡试,送去了哪个阅卷官那里,让米相亲自调他的卷子!”

        翌日早朝,文武百官齐聚,本以为今日皇上将示下公布乡试入围名单,却未想到,皇上却命人在殿上大声朗诵了一片策论。

        这篇策论没有任何华丽的辞藻,却文笔流畅。阐述的道理清晰明了却又深刻无比,引用前朝重农轻商引起的弊端,延伸至当朝。

        若是用李晓香的话说呢,就是商业发展好了,能够促进农业发展,能让农民富裕起来,还能创造就业岗位,互通各个州郡有无,充裕国库。最重要就是国家要出台适宜的政策来引导,既保证其发展,又能限制其利益驱使性的弊端。读书人总认为商者,乃唯利是图投机取巧之辈。但事实上,商亦有商道,若当真是唯利是图之辈是不可能成为巨富商贾甚至名满天下的。当今的楚氏银楼与有船王之称的陆家就是最好的例子。

        皇上问满朝文武道:“觉得此篇策论如何啊?”

        这篇策论的文笔老道犀利,有条不紊,且言辞之间胸怀大志,众朝臣以为是皇上想要发展商道,于是命某个文豪拟出了这篇策文,于是各个都称好。

        没想到皇上却勃然大怒,“好?满朝文武都觉得好的文章,竟然在区区乡试落了榜!朕倒想要知道,阅卷官的眼睛是瞎了吗?还是胡乱阅卷!将珍珠瑰宝弃之于沟渠!难怪朕觉得怎么近几届殿试的策论除了文笔华丽之外,所说的不是空话就是狗屁不通!”

        大臣们傻了,那样的论调和见识,竟然只是一篇乡试考生的策论?

        闹了半天,这就是皇上设下的陷阱啊,等着他们往里面钻呢!

        果真,皇上下令将所有乡试考卷重新阅卷,下令大理寺、刑部、都察院监督,重新甄选阅卷官。

        末了,皇上还补充了一句,“别以为到了殿试的贡生朕就得用他们!这一次由朕来主持殿试,亲自阅卷!若是没有一个出类拔萃的,朕就让他们统统回家!”

        大臣们傻了,这样一来,就是想要安插自己一派的子弟也不是件容易事了。

        当乡试放榜延期的消息传来时,李晓香正在倒腾她的荷荷巴树,而王氏与江婶将那一大车子荷荷芭豆榨油。只有榨出油来,保存期限才得长久。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到访,完全出乎李晓香的预料。

        不是别人,正是李晓香的表姨和表姨父赵云兰与泰安。

        “哟!姐姐,许久未见了啊!正在忙着呢!”

        王氏不得不放下手中的伙计来招呼他们夫妇。

        但是李晓香却没有半点想要上前招呼的意思。她记得,泰安是个商人,而且还是都城里的商人。

        她们开溢香小筑之初,也曾邀请过泰安前来铺子里看一看,泰安却回信说自己太忙不得空闲。

        其实李晓香也懂得一些人情世故了,泰安忙或是不忙,赵云兰这个闲在家里的女人怎么可能没时间来看一看。就是怕李晓香问他们借钱。

        但是创业之初就是得砸银子下去,一开始,李晓香哪里想得到溢香小筑会有今日的成功,且不说因为他们的东西物美价廉,不少都城中的百姓想要还未必能买到,而更加贵重的又有飞宣阁作为消费主力,就在前几日林氏也带来了自己的嫁妆,作为份子钱,打算用她在都城中的别院开一家古代美容院。

        前几日,李宿宸将账目整理了一下,李晓香赫然惊觉自己已经成为小富婆了!

        溢香小筑的前景,那是傻子都能看出来的。这时候赵云兰与泰安前来拜访,李晓香不认为是走亲戚这么简单。

        果然,赵云兰坐下没多久,就聊起溢香小筑的凝脂香露是多么好用,她的姐妹们从前是买明月斋的东西如今都只用你们溢香小筑的东西之类之类。

        王氏微微一笑,等着赵云兰进入正题。

        “我说啊,为了将溢香小筑的生意做大,我们夫妻商量了许久,决定了一起来帮你们的忙!你看,表姐夫要教书,宿宸的乡试还没放榜,若是中了,就得准备会试了。整个溢香小筑就表姐你们几个女人忙活,这怎么忙得过来啊!我们夫妻今天来看看,才发觉就连做凝脂都是你们亲自动手,这还不得累死人去?”

        “还好,每天有事情忙,时间过得挺快。”王氏笑了笑,却不答复他们要求“帮忙”的好意。

        李晓香窝着身子在窗子下听着,心想:我的娘啊,你可千万要顶住了啊。引狼入室的事情干一次就好。就那个楚溪,跟牛皮糖似得甩都甩不掉……赵云兰和泰安之类的……还是算了吧!

        “唉,我也知道姐姐的难处。瞧姐姐你,都憔悴了不少。我也知道,这做凝脂香露啊,还真不能让外人知道配方,不然流传了出去,香粉街上就卖同样的东西了,哪里还会上溢香小筑买啊!我是你的表妹,我们是一家人,我来帮你忙,我是不可能将配方给说出去的!再加上泰安,泰安门路多,认识都城外面的商贩也多。到时候将凝脂香露的卖给这些商贩,溢香小筑的名头就传到都城外边儿去了!”

        哦,搞半天,赵云兰想要入加工厂,而泰安想要做经销商?

        但李晓香有一点想不明白,赵云兰到底从哪里看出她娘很“憔悴”了?

        明明这些日子赚得盆满钵满,做梦都是在数钱,更别提用上了她李晓香特质的人参燕窝凝脂,王氏看起来一下子年轻了五六岁。

        这要是外人见着了,绝对以为赵云兰是姐姐,而王氏才是妹妹。

        “哪敢劳烦云兰和泰安啊!我们这儿人手刚好够用了,新制的凝脂和香露存不过三日便卖完了,根本没有多余的能卖到都城外面去。”

        “哎哟,瞧姐姐这话说的。多了我这个人手,不就能制作更多的凝脂香露了?泰安不就能将它们卖到都城外边儿去?你要相信我和泰安,我们什么没见过?我们说这样能行,就一定能行!”

        李晓香差点没笑翻了。

        你赵云兰能有多大的生产力啊,一看就是个养尊处优的主儿。就是再请十个帮工来,做出来的东西卖给都城里的人都未必够。

        只是她李晓香要的就是这种供不应求的范儿。物以稀为贵,要是每个人有钱就能买到,还会有那么多人趋之若鹜吗?

        而且真正赚钱的大头还是在飞宣阁以及林氏那样有身份的女人那里。

        王氏又说了几句推脱的话,但赵云兰却黏得很。

        “我说姐姐啊,你这真不是在生我的气吗?连帮忙的机会都不给?你听说我,溢香小筑刚开张的时候,我与泰安真的是很忙!”

        于是,赵云兰又将自己与泰安当时是如何忙到焦头烂额,焦头烂额之余又是如何担心溢香小筑的经营,如何逢人就说溢香小筑的好,简直就是广告公关第一人。如今他们忙完了自己的事情,打算来帮他们忙了。若是拒绝这番好意,他们就要吃不下睡不香了。

        果真厚脸皮没上线啊!

        李晓香都要跪下来痛哭流涕地说,表姨,你真是大好人啊!你怎么可以这么好呢?

        扯了扯唇角,李晓香心想,若不让赵云兰吃到些甜头,只怕她是不会走了。

        李晓香知道,若是她没有猜错,赵云兰不是来帮忙,而是来做“商业间谍”的。

        只是,间谍真那么好当吗?

        世人就是知道如何用蒸馏法提取花草中的精华,也未必能做出凝脂和香露。

        这里面的门路可多着了。

        好吧,亲爱的表姨,看来这间谍不让你当,你是不会善罢甘休了。

        那我就“一五一十”地教你好了。

        李晓香入了房门,堆起大大的笑脸,“表姨!表姨父!上阵还要父子兵!你们愿意来帮我们,真是太好啦!”

        作者有话要说:这个,最近留言和点击都下去了,难道大家不喜欢胖瓜写二皮脸吃豆腐的楚溪么?

        桑心了哦,打滚求安慰啦。

  http://www.biqugex.com/book_54098/1820357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