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香溢天下 > 第80章

第80章

        安王收下了名单,不紧不慢道:“本王怎么听说,都城中新出了一位才子,名望渐盛啊?”

        “王爷所指的,当是李宿宸吧?”

        “这个李宿宸到底是有本事,还是沽名钓誉?”

        “……这个,按道理他寒门学子出身,在朝中又没有什么靠山,此番乡试得中解元,也是因为皇上在朝堂之上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念了他的策论。”

        安王冷笑了一声道:“开玩笑!能让皇上当众念他的策论,他还叫没有靠山?没有靠山,谁将他的策论交给皇上?皇上怕是想用他。一来,朝中不少大臣与本王有所牵连,皇上看在眼里虽然不动声色,但却在寻找机会将他们一一拔起。二来,民间早就指摘朝廷科举名不副实。到头来都是些官宦人家的子弟考取功名,皇上必须要提拔有实力的寒门学子,让天下对朝廷重拾信心。”

        “那……王爷打算怎么办?”

        “既然皇兄要提拔他,我们身为人臣的怎么能忤逆圣上的意思呢。只不过……这世上没有任何人不能被收买。所谓贤者圣人,都已经作古了。”

        “王爷说的是。”

        冬天,就这么熬了过去。李晓香晚上盖着的是楚溪送来的鹅绒被子,身上穿着的是上等的毛皮大衣,再加上每日跟着楚溪吃吃喝喝……肚子上的肥膘……

        唉,算了。这样富态,有福气嘛!

        冬天一过,李晓香就该及笄了。

        女孩子及笄是大事。整个李家比过年还热闹。清水乡里与李家交好的,都赶入都城。王氏与江婶也做了一桌子的好饭菜。李家的宅院里摆起了流水席。

        李晓香对父母行跪拜之礼,王氏亲自替她束发,戴上发簪。

        “今天,你就真的长大了。”王氏摸了摸女儿的脸,眼睛里满是溺爱,溺爱之中又多了几分期许。

        “是啊,可以嫁人了啊!晓香这么能干,都城里不知道多少人家要抢着娶你做媳妇呢!”

        “是啊!是啊!还记得去年,你爹还在村子里对你吹胡子瞪眼的,你娘担心你不懂女红嫁不出去,现在看来,可是我们清水乡飞出去的金凤凰啊!”

        李晓香大囧。她现在仍旧除了制香社呢么都不会。

        大家开始吃饭,左右聊了起来。李明义与李宿宸端着酒杯,感谢乡亲们前来,也谢谢他们多年来的照顾。

        酒过三巡,乡亲们的话也就越说越开了。比如两个女儿均已出嫁的老陈,脸色微红,拍着李明义的肩膀道:“李先生啊,我老陈是个粗人,知道你的女儿本事!可这年头啊,本事的女人不好嫁啊!为什么,男人都怕!男人要的是什么?可不就是一个能照顾自己照顾家的女人……你的女儿……”

        众人愣了愣,不止李家人,就是其他的乡亲们都尴尬起来。

        老沈赶紧起身,将老陈按了下来,“老陈啊!你喝多了吧!多吃点菜,少喝点酒!不然你喝得像烂泥一般,我们可背不动你!”

        其他人跟着呵呵笑了起来,尽管李晓香没觉得有多好笑。

        酒吃得多了,自然是要到一旁通气透风的。

        三姑六婆的见自己的桌子离得李家的桌子远了,便小声八卦了起来。

        “真没想到,这才几个月,李家就能在都城里买得起宅子了!”

        “那是,我听说李家闺女的生意,那都做到石城去了!还有还有!你们知道吗?就连恒香斋也在卖这丫头做的东西了!”

        “哟,这么本事啊!”

        “本事有什么用?愿意娶她的男人,除非看上她的家产,有哪个男人愿意娶她?”

        “唉,是哟!这女人若是嫁了人之后才有本事,那还好说。毕竟娶了都娶了,就算你不待在家里相夫教子,夫妻间的情分在,男人还能忍着你。可若真的一门心思扑在生意上,只怕也是要闹出问题来的!”

        “这要是没嫁人就这么多的身家,本分的男人不敢娶她,心怀不轨的都盯着看呢!这姑娘想要嫁个好人家,只怕是难咯!”

        李晓香本来跟着王氏端着酒杯要来敬酒的,可听着她们议论的内容,就再也没那个心情了。

        今天不是她李晓香的生辰外加及笄的日子吗?

        怎么这么多人担心她嫁不出这个问题?

        她不烦恼,她爹娘不烦恼,她们烦恼个什么?

        其中一位大婶忽然瞥见了站在身后的李家母女,赶紧变了脸色撞了撞身旁的人。大妈们终于意识到自己在人家姑娘及笄的日子讨论人家遥远的终身大事,实在不妥了,住了嘴。只是大家笑得,真叫尴尬。

        “这个……晓香年纪还小,不用那么急着嫁人。慢慢选,慢慢挑,是吧!”

        “是啊!是啊!”

        就算慢慢选慢慢挑,也得有人上门提亲,这才有的选有的挑不是?

        李宿宸笑着端了酒杯过来,拍了拍李晓香的肩膀,再看看那一群三姑六婆,大概也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他压低了声音,小声在李晓香的耳边道:“你看,是你不让楚溪观礼,这会儿乡亲们都真当你没人要呢!”

        李晓香以胳膊肘子将他隔开道:“我才不要他来现世呢!”

        楚溪这家伙,有时候做事特别脱线特别没下限。他要是来观她的及笄之礼,指不定说什么让人喷饭的话。

        可惜事与愿违,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敲门。

        “谁啊——”王氏望了望李晓香,“是你还请了什么贵客吗?”

        李晓香摇了摇头道:“生意场上的人,我都没请,只说了是家宴。石老板还有洛老板都只是送了贺礼来。至于疏喻姐姐还有韩将军他们,我是约好了改日一起吃饭的。”

        王氏和李宿宸去开了门,没想到门外的竟然是官媒风四娘。

        这个女人,四十多岁,一身打扮完全超出了李晓香的预料。

        在李晓香的印象里,媒婆都是穿得大红大绿,脸上浓妆艳抹,巧舌如簧,如果再有典型性一点,大概是脸上多半会配上一颗大痣。

        可是官媒风四娘却衣着素雅,脸上也是淡妆轻抹,也没把自己的发髻弄成圣诞树。若不是她取出官媒的文书,李晓香还以为她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夫人呢。

        一听见是风四娘来了,整个宴席上的人都站起来了。官媒登门,自然是来说亲的。可官媒从来不替一般平民百姓说亲,只有官宦人家娶妻,才需得请用官媒。

        “到底是哪个大人?”

        “果然到了都城见着大世面了就是不一样!连来说亲的都是官媒!”

        王氏与李明义都迎了上去,对眼前的突发状况完全摸不着头脑。

        这大门一开,无数绫罗绸缎被送入院中,各种首饰珍宝成箱地堆了进来。乡亲们都看傻眼了,他们活了这么久,何曾见过这样的金山银山?

        李晓香按住自己的脑袋,她肉疼。

        这么张扬,除了楚溪那家伙还能有谁!他们俩不是处得好好的吗?除了他楚溪,她也没想过要嫁给别人啊!这么大张旗鼓的,整个都城都知道了,这家伙就是打这么个主意吧?要都城里的人都知道,他已经定下她了,别人都不能打她的主意。

        这只大尾巴狼,还真把她当成他的肉骨头了!

        “风四娘,你……这是替谁来说媒了?”李明义看着满院子的重礼,开始觉得头晕了。

        风四娘欠了欠身子,笑道:“李先生有礼了。安王仰慕李家贤名,李先生教书育人不以门第量度,李公子才华横溢为名请命,李小姐更是心有灵慧,不止让溢香小筑名满都城还不忘做善事。

        安王的次子今年十六岁了,与李姑娘年龄相当。安王欣赏李姑娘,愿意与李家结成秦晋之好!”

        乡亲们都傻住了,老陈拎着的酒杯掉了,三姑六婆的嘴巴能塞下鸡蛋。

        李晓香这个乡下丫头,要嫁给安王的次子了?

        谁不知道安王是当今圣上的亲弟弟!封地还是西川六郡!

        但是李晓香却茫然地看向一旁的李宿宸:“哥……风四娘是替谁来说媒的?”

        “安王次子。”李宿宸的眉头也皱得很紧。

        风四娘与李明义还有王氏到底说了什么,李晓香已经听不明白了,她的耳朵里一阵发蒙。

        这到底怎么回事?楚溪呢?派官媒来说亲还送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摆阔,不是楚溪这个土豪干的事儿吗?

        所有乡亲们都簇拥到了李明义夫妻面前,不断地说着恭喜之类,但是李明义夫妻已经明显没有被人恭喜的心情了。

        好不容易送走了乡亲们,李家呆坐在院中,看着一堆的箱子,半晌回不过神来。

        良久,李明义才说了句话:“我……我还一直当楚公子与晓香情投意合呢……”

        李晓香抬起眼睛来,心慌无比。她可以在家里无法无天,在楚溪面前无法无天,但是这个世界终究不是围着她转的。她再蠢也知道安王得罪不起。

        楚溪你个笨瓜!我叫你别来观及笄之礼,没说不让你来提亲啊!

        你若是赶风四娘之前提了亲,爹娘就有机会回绝这门亲事了啊!

        “现在该怎么办?那个安王到底打的什么主意?我们家晓香连见都没见过他,他这番来都城也不过几日,怎么会想到给晓香下聘礼呢?”

        王氏不傻,不像普通的乡亲们觉得这是一门天大的亲事,多少姑娘想要飞上枝头都没这个机会,李晓香得来全不费工夫。

        可在都城里待得久了,生意场上也见识过那么多了,王氏有至少五成把握,安王是不安好心。

        江婶是知道李晓香最近与楚溪同进同出,两人摆明是互有好感的,如今安王这么横插一道,是要棒打鸳鸯啊!

        “是因为会试。”李宿宸握紧了拳头,“这次只怕是我害了晓香。”

        “怎么说?”李明义望向儿子。

        “这些日子以来,我们李家在都城中名声大涨,应当是有人在背后推动,目的是为了让儿子能够入朝为官。”

        “什么意思?”李明义不解,“我们李家毫无背景……可是因为皇上曾经在朝堂上念过你乡试策论的原因?”

        李宿宸点了点头,“只怕要孩儿出仕,与朝堂之上的博弈有关。我李家有了家声,哪怕我李宿宸在会试落了榜,朝廷之上的显贵仍旧有办法让儿子入朝为官。这位一直帮着儿子的人,只怕与安王不对路。安王知道就是将儿子刷下会试也没有用,就改变策略,以联姻的方式将我们李家与他连在一起。这样,儿子就是从会试之中脱颖而出,众人也会怀疑儿子是凭着与安王的姻亲关系上位。他只是借这场亲事来打击政敌罢了!”

        李明义倒抽一口气,背上都是冷汗。朝堂之上波云诡谲,他万万没有想到李宿宸这回科考竟然会对李晓香的终身大事造成这么大的影响。

        “照宿宸这么说来,这个安王心机太深。晓香若真的嫁做他的儿媳,他也不会对晓香好的!不行!不行!我要将这些聘礼全部退回去!”

        “退回去?怎么退!那是安王!抹了安王的面子……谁知道他会做什么!”王氏就快哭出来了。

        李宿宸蓦地起身,一把拽起李晓香的手腕,“我们走!”

        李晓香现在还没回过神来。她就是做梦也没梦到过这样的事情啊!她的剧本应该是楚溪带着聘礼来娶她啊!

        李宿宸这么一拽她,她差点没坐到地上。

        “宿宸,你要带着晓香去哪儿啊!”王氏赶紧将李晓香扶起来。

        “去找楚溪!”

        “找楚溪有什么用?楚家也不是皇亲国戚,说白了就算没有安王,楚家能不能接受晓香都是问题!你现在去……除了让楚公子为难,只怕还会自取其辱啊!”

        “到底楚溪是觉得为难还是觉得非晓香不可,只有去了才知道。晓香,难道你不想问清楚溪到底怎么打算吗?是以后桥归桥路归路,你嫁去西川,他在都城继续做他的公子哥,还是你们狠一把,堵死安王!”李宿宸第一次如此严厉地看着李晓香,顿时一股力量从她的脚底板涌上来,贯通五脏六腑直入大脑。

        李宿宸说得没有错,单凭她自己的力量是绝对不可能回绝这门亲事的。

        “再大不了,这个会试我李宿宸不参加了!溢香小筑也不开了!反正钱也赚够了不是吗!我们一家离开都城,远离这个是非之地。我就不信安王还能穷追不舍!”

        “没错没错!做官也没意思。朝廷成了争权夺利的地方,宿宸你就算考上了只怕才华也难以得到施展,反而要在夹缝中生存……确实不如退了这门婚事,我们举家远走他乡!楚公子对我们家有恩,对晓香有情,就算我们要走,也该对他有所交代!”

        李晓香万万没有想到一直希望李宿宸能有所建树光宗耀祖的李明义竟然真的能放下?

        她混乱的思绪逐渐清晰了起来。

        “爹,此事先不要急着做决定。我们确实应当问一问楚公子。倘若他因为安王的权势回避了我们,我们再按照爹你说的去做。楚氏银楼毕竟是皇商,在朝中也有人脉,我们不如听听看,万一楚溪有解决之道呢?”

        李晓香其实对楚溪的解决之道不抱任何希望。她只是想要看见他,想要听听他怎么说。

        她第一次觉得自己变成了言情故事中的女主角,她没想过要与他上演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戏码!她不要他得罪安王。

        她只是想要问他,事到如今,你还敢不敢娶我。

        你若敢娶,我便是刀山火海也要与你为妻。

        此时的楚溪正躺在自己的屋子里呢。

        楚府上下一片沉寂,就连下人说话都是小心翼翼。原因无他,楚厚风的独子,楚氏银楼唯一的继承人楚溪病重不起。

        好友苏流玥清早就前来探望了,楚夫人一直守护在儿子身边,方才支撑不住,被丫鬟扶回了房中。如今房中只剩下苏流玥与逢顺。

        苏流玥咳嗽了一声,对逢顺道:“本公子口渴了,你且去替本公子续些茶水来。”

        “哦……是。”

        逢顺离开了屋子,苏流玥拍了拍楚溪的脸,一脸不屑道:“喂,别装了!醒醒吧!我怕你躺着不动得坐褥疮!”

        楚溪这才睁开眼睛,揉了揉胳膊。

        “那还得多谢二哥你提醒我府中人记得为我翻身了。不过这两日睡得还真不错啊。”

        苏流玥轻哼了一声,“你倒睡得舒爽,楚伯父与楚伯母差点没被你吓死!你这家伙实在太没有分寸了!这么幼稚的戏码,你想瞒得过谁啊!装一天两天还好,若是你爹娘不信我与陆毓的安排,你打算在榻上躺上一世吗?”

        楚溪笑了笑,叹了口气,“越是简单幼稚的戏码,才越让人相信不是?今日是她及笄的日子,我却没办法前去。我心里有多郁闷,二哥你可知道?”

        “也是,女儿家及笄一辈子就一次。不过你为了能娶她,也是将楚府上下闹了个天翻地覆啊!”

        不为其他,楚溪知道李晓香一及笄,就会有人上门提亲。而他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是十方药坊的柳熙之,没办法,青梅竹马门当户对嘛!在这方面他楚溪还真不占优势。

        他知道李明义与王氏担心什么,他必须要给李晓香少夫人的名分。

        就在三日前,当他请求父母给李家下聘的时候,楚夫人果然怒了。什么门不当户不对,什么乡野丫头难登大雅之堂,什么毫无学识涵养绝不会让她入楚家大门之类,如同连珠炮弹,楚夫人的态度不可动摇。

        楚厚风也颇为看重门第,对这门婚事自然也是不赞成的。只是他没想到自己的儿子曾经回绝了两家上等的婚配,今日竟然会对一个乡下丫头情有独钟。无论溢香小筑再如何地有名,始终不及楚氏银楼啊!若真要娶商贾之家,至少也该是陆家或者石家这样的门第。

        楚溪早就料到了这一切,他先是跪在爹娘面前,用力地磕头,脑门都磕青了,这苦肉计演的绝不含糊。

        一向宠溺他的楚夫人丝毫不为所动,还说楚溪若真要娶这个丫头就离开楚家大门,永世不要回来。

        没想到楚溪真的给楚夫人行了个大礼,说了声“孩儿不孝”,起身离去了。

        楚夫人完全没想到儿子竟然如此执着,气得手发抖,正要命家丁将儿子拦下来,没想到楚溪“咚——”地一声倒在地上,晕厥过去久久不曾醒来。

        楚厚风与楚夫人吓呆了,赶紧将请了都城中的胡大夫前来问诊。

        胡大夫又是施针又是配药,折腾了三天,楚溪还是没醒过来。

        楚夫人不断怪罪自己,若不是她狠心,楚溪磕头磕得那般用力说不定磕伤了脑子。

        直到苏流玥与陆毓登门看望。这二人唱起了双簧,说楚溪倒地不醒只怕是中了邪。楚厚风本不信鬼神之说,楚夫人为了救儿子却觉得什么都该试一试,于是请来了大仙。

        大仙掐指一算,说楚溪五行中少木缺火,水太盛冲入灵虚,寿命大减,今年正是他的命坎,若是跨不过去只怕要英年早逝。

        楚溪出生时,曾经有位大师为楚溪批过命,并且将批言缝在了一个锦囊里,曾经嘱咐若楚溪大难再将这锦囊打开。如今楚溪昏厥不醒,楚厚风觉得是时候打开锦囊一阅了。

        作者有话要说:有木有人和我一样觉得《战长沙》里边儿顾清明真的很傲娇很让人想要欺负嘞……木有想到霍建华演起军人来还蛮有味道的。呵呵~

  http://www.biqugex.com/book_54098/182035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