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香溢天下 > 第82章

第82章

        “哼!”楚厚风狠狠瞪了楚溪一眼。

        “敢问楚老爷可是有了想法?”李宿宸问。

        “什么老爷不老爷的?叫一声伯父吧,再过不久就是一家人了。”楚厚风笑了笑,“你们回去之后,且答应安王的亲事。若是老夫没料错,安王必然会在会试之前逼李姑娘与他的儿子完婚,这样才能坐实与李家是姻亲的事实,让米丞相难看。”

        “什么?真要我嫁?”

        这位楚老板不是真的要将她推给安王吧?这样,他就能给楚溪选一个称心如意门当户对的好媳妇了!

        “李姑娘放心。我楚厚风说得出,就做得到。”楚厚风低头笑了起来,目光里皆是狡黠,“流玥贤侄,伯父还要拜托你传个口信给韩将军。这么大的事情,没有韩将军帮忙,可就没那么风光了。”

        “伯父放心,侄儿一定带到。”苏流玥抿起唇来,也是一抹坏笑。

        楚溪在李晓香的鼻子上弹了一下,安慰道:“好了,若是安王确定了婚期,你便好好打扮自己,一定要做这世上最漂亮的新娘子。”

        李晓香瞪着楚溪,她觉得楚老爷、楚溪、苏流玥甚至于李宿宸似乎都明白了要怎么做,可偏偏只有她被蒙在鼓里。这种不在状态的感觉,实在令人不爽!

        “爹,我想对晓香说两句话,可不可以……”

        楚厚风哼了一声,袖口甩过,“都这会儿了,还要儿女情长?”

        话虽如此,楚厚风还是起了身,李宿宸与苏流玥跟在老爷子的身后出了门。

        终于,屋子里只剩下楚溪与李晓香了。

        “你……你要说什么?”李晓香的眼角还留着方才的泪痕。她抬手抹开,心情平静了许多。

        “当然是求婚了。我都没跟你求过婚不是吗?”楚溪一脸认真。

        他的目光很深很远,像是一道延绵不绝的城墙。他们一起成长,在上辈子的李蕴最为头疼和*的岁月里,这个家伙的痕迹无处不在。抹不平,擦不去。

        哪怕这辈子她成为了李晓香,她与他明明就是永不相交的平行线。但是楚溪硬生生又将他们拽在了一起。他就像是逆水的游鱼,要将所有的不可能变作可能。

        “晓香,我和你会在一起,这才是我们的结局。一切都不是老天爷的恩典也不是命中注定,而是因为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会奋力争取。”

        剥落了所有嬉笑打闹的面具,她看见了最真实最坚硬也是最柔软的他。

        “你会嫁给我为妻,我们会相携到老,恩爱白头。”

        这不是问句,这也不是他的承诺,这是他心目中他和她一定能够达到的完美结局。

        楚溪握住李晓香的手,从自己的腕子上,将一串红豆杉手串过到了她的腕子上。

        手腕被束缚的感觉并没有令李晓香挣扎,相反那一刻犹如尘埃落定一般沉静,她睁大了眼睛看着腕子上一颗一颗红色的木珠。

        “……那天……那天将我带回十方药坊的那个戴着面具的人……竟然是你?”

        “是啊,我不是戴着面具碰了碰你的额头吗?在大夏,这不就是女儿节求亲的习俗吗?你看你,多紧张我送给你的手串?哪怕只剩下一颗,却还要戴在身上?”

        “我怎么……我怎么觉得自己一来到这个世界,你就在我的身边?”

        “因为上一世,我们错过了彼此。这辈子,无论你在哪里,只要有一线希望,我都会找到你。所以,你一定要相信我!你一定会做我楚溪的夫人!”

        万千潮涌在胸口挤压着,就要翻腾而出。

        是的,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是命中注定。

        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这个男人的锲而不舍。

        “我相信你!”

        那一刻,李晓香什么也不怕了,她靠在他的怀里,这是属于她唯一的归宿。

        李晓香与李宿宸回到了家中,当李晓香告诉李明义说自己愿意嫁给安王的次子时,李家一阵天翻地覆。

        “你这丫头到底是不是疯了——你以为那安王是什么好东西?万一将来圣上不再顾念手足之情……你……”李明义一个恼怒,冲入房中找藤条。

        “爹,你别再找了。藤条早就被烧掉了。”

        李明义并没有转身,而是背着李晓香,握紧了拳头。王氏担心得要命,来到李明义的身边守着,若是他当真回身打李晓香,她也能拦着。

        “你告诉爹,你是不是舍不得溢香小筑?舍不得名誉虚荣?”

        “不是。”李晓香淡定地开口,“爹,这次女儿要出嫁了。而且女儿相信,在那一边等着我的,一定是我的如意郎君。”

        李明义漠然回头,吸了口气道:“好……你既然要嫁,爹也拦不住你。从小到大,你所做的决定,没有一样是遵照父母的意思,这一次,也就随了你吧!”

        “谢谢爹。”

        李明义将自己关进了房里,在李晓香出嫁之前都不想见到她。

        官媒风四娘再度登门,询问王氏,这桩婚事到底考虑的怎么样了,安王可是连大喜的吉日都算好了,就连安王的小儿子都从西川赶到了都城。

        言下之意,对这桩婚事势在必得。

        王氏望了望身边的李宿宸,李宿宸点了点头,王氏只得同意。

        不到一个时辰,安王与李家定亲的消息传遍了整个都城,甚至连半月之后行婚礼的消息都被所有人知道了。

        一时之间,无数达官显贵向李家送上贺礼,而李家却大门紧闭,任你身份如何高贵,都不开门相见。

        所有人都在传,李宿宸此次定然又是会元了。

        安王派人来为李晓香量身定制凤冠霞帔,就连什么头饰、胭脂水粉都送来一大摞。可从头到尾,安王都未曾亲自临门拜访,可见并没有真的将这门亲事放在心上。

        传完了安王与李家的亲事,最大的八卦就是楚氏银楼的长子嫡孙楚溪竟然一病不起了!一开始说是撞伤了脑袋,又说是因为邪气缠身导致昏厥不起!楚家虽然不是官宦之下,但是楚氏的祖先可是大夏的开国功臣,皇上都亲自派了御医前来给楚溪瞧病。

        可惜了,还是治不醒啊!

        于是楚家请了无数大师、相士前来折腾……啊……不,应该说是前来做法。弄了半天,大师与相士们得出的结论只有一条,那就是成亲冲喜!

        谁被选去冲喜了呢?就是都城里卖干货起家的王老板的第十四房小妾的女儿。说起这位王小姐,长得是妩媚标致,被都城里的坊间百姓们称赞为人间“极品”。

        怎么个极品法呢?听说她十四岁那年,就曾经与戏班班主私奔。后来被班主破了身抛弃之后,回了家。本来这么丢人的事情,王老板是不会让她进家门的。只是这第十四房小妾特别会哄人,哄得王老板晕头转向,不仅仅让这王小姐回了家,还让她跟着王老板打点起家里的生意来。这一打点不要紧啊,就打点到王老板客人的榻上去了。

        但凡像样的人家,都不会娶这样的女子过门。可偏偏王小姐中了头彩了,她的八字与楚公子的八字相配呢!

        按道理,一般人家都不愿意送自己的女儿去给别人冲喜。这万一冲了也没用,可是要守寡的。

        但是王小姐可非一般,楚家的聘礼一来,王老板还没点头,王小姐就一拍桌子,嫁了!

        可不是吗,只要把握机会,趁着楚溪还没咽气,赶紧的怀上楚家的骨肉。以后就是楚溪归西了,楚家这么大的家业还能没有她的一份?

        就是守寡也风光啊!

        半个月的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终于到了李晓香出嫁的日子。

        安王特地派了一位总管带着数十名婢女来到李家,替李晓香梳妆打扮。可没想到李晓香却将所有人都关在了门外。

        李晓香对总管说,她只需要她的娘亲替她梳妆打扮,其他人一概不需要。

        总管大人虽然看得出来安王对这亲事并不是那么看重,对方又不是什么达官显贵,而安王膝下的儿子也有十几个,今天这个成亲的也是最不受宠的。但怎么着也不能失了面子,可新娘子不让帮忙梳妆,这可如何是好啊。

        总管端出了安王来压李晓香,不阴不阳地劝说道:“在下也知道,哪个姑娘出嫁之前都是有些脾气的,也不喜欢生人在自己面前晃悠。可是李姑娘,你嫁的可不是别人,而是安王的儿子。就算李家不是豪门权贵,那也得体面。这体面不是给你们李家的,而是给王爷的。姑娘,你懂不?”

        李晓香哼了一声,扯起了唇角,手掌在总管的胸口上拍了拍道:“你没听都城里的人怎么说我李晓香的?乡下丫头,大字不认,礼数不识!你们安王要脸面,我们李家可无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总管大人,你若是再招惹本姑娘,本姑娘就不嫁了!”

        姑奶奶本来就不想嫁,你摆的什么谱啊!顶你的肺!

        被顶了肺的总管大人半句话坑不出来,愣了半天,指着李晓香道:“你……你可知道安王……”

        “我知道嘛!安王殿下那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就这么个了不起的人物还愣给他的儿子找了个乡下丫头做媳妇,你说他是不是想不开啊!”

        “你……你这丫头,如此粗鲁!我看你入了安王府还能不能这般嚣张!”

        李晓香上前半步,按下总管大人的手指头,呵呵笑了笑道:“那也得我入了安王府才算数啊!你要是穷讲究,惹得姑奶奶我不高兴了,姑奶奶不嫁了!每天给你唱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传到都城里的大街小巷!安王强抢民女做儿媳妇,多有意思啊!”

        总管大人这会儿真有了吐血的冲动,一口气憋在胸膛里出不来。

        李晓香好心替他捶了捶道:“我说,再磨蹭下去,吉时就过了,那可就不吉利了。总管大人,您还是好好歇着,喝口茶,消停消停吧!”

        看总管张着嘴半天说不出句话来,李晓香心想就不折磨这位老人家了,入了闺房。

        王氏跟着进去,将门关上。

        “晓香啊,你这么跟那个总管说话,也不怕他回去向安王告状!到时候你哪里来的好日子过?”

        李晓香在梳妆台前坐下,对着铜镜缓缓梳起自己的头发来,“娘亲你放心,从今往后,女儿的日子过得好或者不好,都不关他安王的事儿。”

        这时候,有人在屋外敲了敲门,是小环的声音:“李姑娘,我家小姐来给你送东西来了。你且开开门吧!”

        李晓香抿唇一笑,将门打开,果然见到了林氏。

        林氏带着几个贴身丫鬟,将几只箱子抬入房中。王氏不解道:“这些……都是什么啊?”

        林氏莞尔一笑,“当然是晓香妹妹的嫁衣了!”

        “可是……可是安王不是送来了吗?”

        “安王的东西,我一样不会戴!也一样不会穿!我要穿着楚溪的东西,堂堂正正走出这间屋子!”

        李晓香的脸上是坚毅而决绝的表情,她的目光冰冷,而冰冷到极致就是接近疯狂的热烈。那种不可动摇的笃定,比决定不卖掉溢香小筑时还要坚定。

        王氏忽然明白了什么,手指颤抖了起来,“你们……你们都计划好了?不会出岔子,对不对?”

        林氏拍了拍王氏的手掌道:“伯母你别担心,这件事情不仅仅是楚家,还有我们苏家、韩将军、陆家、甚至于米丞相都出手了。现在差的,只是一位风风光光的楚家少夫人!”

        “好!这样就好!这样就好!”

        王氏一直隐忍多时的眼泪掉落下来,她执起梳子,来到李晓香的身后,“娘给你梳头。我们要梳一个漂漂亮亮的头,好好地打扮起来。要让你未来的夫君知道,你有多漂亮!”

        李晓香的嗓子如同被什么哽到一般,眼泪掉落下来。

        上辈子,她没有机会出嫁。这辈子,她的婚事也是一波三折。

        但是她知道,只要她面朝大海,心境斐然,就一定会春暖花开。

        林氏与小环为她上了妆,小环笑道:“李姑娘不知道呢,恒香斋的洛老板听说姑娘出嫁,特地送来了他们铺子里最好的胭脂水粉。洛老板说了,溢香小筑制作的凝脂香露就算举世无双,也制不出恒香斋的粉英,质地细腻,轻薄如雾。”

        “那就替晓香好好谢谢洛老板!”

        林氏亲自替李晓香描眉,小环为她调了胭脂,她们并没有为她浓妆艳抹,李晓香却仿佛在铜镜里见到另一个人。

        “楚公子的眼光果然好。妹妹如同璞玉,稍作修饰便如同清风盈月,光彩照人。”

        “那也要谢谢姐姐与小环化腐朽为神奇啊!”

        林氏替李晓香梳好了头,吸了一口气,向后退了两步,眼中的不舍让李晓香又要落泪了。

        “娘,女儿就要出嫁了!在这里给你磕头了!谢您的生养之恩!”

        李晓香真心诚意地跪□来,王氏哪里舍得:“起来!起来你这傻丫头!别把好不容易梳好的发髻弄乱了!”

        “娘,您就让女儿给您磕头吧!过了今日,女儿就不能时常陪在您的身边了!”

        王氏点了点头,含泪看着李晓香为她磕了三个头。在她起身之后,王氏亲自将红头盖替她盖上。

        虎妞与小环一左一右,扶着李晓香出了门。

        总管见李晓香看起来样样妥当,也就放了心。

        李晓香被官媒风四娘背着上了花轿,落下轿帘时,风四娘还不忘撩起李晓香的盖头,验明新娘子的正身。

        一路上吹吹打打,李晓香的心却被扣在了嗓子眼。

        她相信楚溪,只是这场戏要如何才能圆满收官呢?

        都城的百姓们都伸长了脖子,看着安王的迎亲队行过街市。

        街上的大妈大婶们终于又再度找到议论的话题了。

        “你说安王的迎亲队怎么人这么少啊?还以为至少几百人的队伍呢?这算下来也就几十人而已……”

        “唉,你也不看看李家是什么身份!安王可是皇亲!”

        “不是不是!我听说的是李家姑娘嫁的并不是安王的世子,只是一个不得宠的儿子而已!如今天子脚下,排场若是太大铁定惹人非议!”

        “而且排场又不是实在的东西!我听说当日安王下聘的时候,聘礼连李家的院子都装不下!”

        安王迎亲的队伍终于来到了寿仙阁下,楼栏之上,苏流玥的唇角扯起一抹轻笑。

        就在这个时候,与安王相对的方向,一个几百人的迎亲队迎面而来。乐曲声轻快热烈,不似安王的迎亲队的乐曲参差不齐。

        花瓣满天飞,迎亲队伍一边向前走,面前的人一边将红绸铺下。

        所有人都啧啧称奇。

        这可是盛兴布行一等一的红珊绣缎啊!到底是哪家竟然一边迎亲一边铺绣缎?

        “是楚家!是楚家的迎亲队啊!”

        “这是要将绣缎从新娘家门前铺到楚家门前!”

        “那得耗费多少绣缎啊!楚家不愧富可敌国啊!”

        安王的总管看见对面的气势,不由得愣住了。他一把拽过身旁都城府尹,“大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安王不是知会过大人您,今日安王府迎亲,所到之处闲人避让吗?怎么会有迎亲队伍过来!”

        “这……这下官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待下官前去问问!”

        府尹命属下上前,拦住了迎亲队伍。

        “你们是谁家的迎亲队!不知道这是安王府迎亲队的必经之路吗?还不快速速避让?”

        就在这时候,一位骑在马上护送花轿的年轻人来到了府尹面前,却丝毫没有下马的意思。

        “本将军还当是谁呢?原来是刘大人!怎么了,这条路本将军还走不得了?”

        府尹定睛一看,这不是韩钊韩将军吗,负责都城守备,刚被皇上提拔为羽林军都统,正三品的武将,而且还是皇上的近臣。

        “韩……韩将军啊……这……这应当是楚家的迎亲队吧?”

        “正是。”韩钊神情倨傲,低下眼来看着府尹,骤然间杀气沸腾,“还不让路!”

        “这……这……下官知道韩将军与楚家交好,所以为楚家送亲是自然的……只是这条路碰巧也是安王迎亲队的必经之路,你们这撞上了……”

        “撞上又如何?让他们退出去,另择他路即可!”

        “这……韩大人,那可是安王……”府尹一直使着眼色,希望韩钊能够给安王几分面子。

        “本将军怎么没听说安王府娶亲啊!也是了,安王位高权重,哪里看得起我们韩家。如若本将军接到了安王的喜帖,说不定还能提早规划规划迎亲的线路。事到如今,楚家的红缎都铺了这么长了,府尹大人的意思是要楚家替安王做嫁衣吗?”

        “是又如何!”在一旁的安王府总管早就受不得这口气了,“就是要楚家将这铺了红缎的路让与安王府,那也是安王给的面子!”

        “荒谬!”一声冰冷的声音传来。

        府尹再一抬头,看见另一个男子骑马而来,正是大理寺少丞苏仲暄。

        “苏大人,没想到您也亲自来替楚家送亲呢!”

        “那是自然。楚氏银楼汇通天下,财力雄厚。这些年无论是天灾还是边疆战况紧急,楚家都没有少出力。今日楚家迎亲,仲暄怎么可能不来相送?倒是府尹大人,你这番让路的论调实在荒谬。我大夏律例清清楚楚,王侯躬亲,至少要世子娶亲才能命百姓规避让道。仲暄敢问府尹大人,安王是为世子迎亲吗?若当真世子迎亲,可曾奏报皇上?”

        作者有话要说:其实楚家的计策简单而直接,大部分妹子应该已经猜到了。只不过,安王殿下有苦说不出啊~

  http://www.biqugex.com/book_54098/182035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