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香溢天下 > 第86章

第86章

        楚溪知道拦不住刑部的人,只能看着他们将楚厚风带走。

        李晓香一阵心惊,来到楚溪的身边,对于眼前的场面她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想要安慰楚溪却不知道说什么。

        楚溪沉默不语,只是用力地扣住李晓香的手指。

        李晓香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楚厚风虽并非朝堂中人,但楚氏银楼对于大夏皇室来说始终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刑部竟然堂而皇之将楚厚风带走,没有皇上的旨意,是决不可能的。

        “你在家里替我照看娘亲,我要去拜望米丞相。”

        “嗯,你放心!”

        楚溪离了楚府,上了马,当他赶往米丞相府的路上,都城中军队正在调拨。

        迎面而来的是韩钊父子。韩钊身着戎装,手握兵刃,与楚溪对面而立。

        “三弟!楚伯父的事情为兄已经听说了!皇上命我韩家军即刻前往北塞抵御恒王叛军!若能活捉恒王,为兄定撬开他的嘴巴叫他说出真话!”

        “谢韩兄!”

        韩钊带领军士与楚溪擦身而过,肃杀之气在空气中蔓延。养兵千日用兵一时,韩钊在都城中蛰伏得够久了,这一次前往北塞,便是利剑出鞘,势不可挡。

        楚溪吸了口气,望着韩钊的军队渐行渐远,这才扬鞭快马来到米丞相府。刚下马,就看见丞相府的总管立于门前似乎恭候多时了。

        “楚公子来了,请进。”

        总管领着楚溪来到米丞相的书房,米丞相为人低调,他的丞相府不大,最为讲究的也不过他书房里的三千六百册藏书罢了。此时的米丞相似乎正在下棋。

        他低头沉思,举起未定。听见楚溪的脚步声,并未抬头,只是手指点了点棋盘道:“都说这天下没有人能算过楚家。对弈,也是计算的一种,你可有兴趣陪老朽也下一盘棋啊?”

        “晚辈学艺不精,只怕丞相大人扫兴。”楚溪的声音平稳,听不出忐忑与不安。

        “谦虚什么?若当真不精,楚家自然就垮在你的身上。棋盘上的胜负,也不过尔尔。”

        楚溪在米丞相的对面坐了下来,低下头时,他才发觉棋盘之上已经完全是一面倒的局势了。

        黑子被米丞相所执的白子围攻,虽有一线生机,但寡不敌众,楚溪知道就算自己的棋艺再精湛,拖得了五十步,拖不了上百步。

        “老朽知道你会算,而且算的很清楚。只是,你还要试一试吗?”

        “丞相大人,许多事情本就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不是因为能不能做到,而是应该要做。”

        米丞相叹了口气,“本以为楚氏银楼为假银票所扰,乃是安王从中作梗,没想到恒王却窜了起来,甚至还一口咬定楚家也参与谋逆。无论是真是假,你父亲都是要入狱待查的。”

        “家父说了,清者自清。”

        米丞相落子,楚溪的白子以至绝路,“孩子,局势总是在变,哪怕最初胜券在握,也没有谁肯定自己能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丞相大人?”

        “回去吧。”

        楚溪本还想说什么,可终究没有说出口来。

        回到府中,整个楚家陷入一片愁云惨淡。楚夫人一口饭菜也吃不下去,请了许多人打听楚厚风的情况。

        恒王的部下在北塞被俘,押解入都城。皇上一直奇怪,北方比起安王的封地西川六郡,物产并不丰富,来往商旅也不发达,水患频发,朝廷每年都要拨派粮食。恒王哪里来的谋反资本。

        皇上亲自审问被俘的叛军,没想到这几个叛军竟然众口一词,说一切都是楚家与恒王里应外合。

        当初楚家请工匠师父前来雕刻雕版之时,就刻意留下了两个一模一样的雕版,并将其中一个赠与恒王。恒王则用这个雕版私自印制银票,从楚氏银楼兑出银两,以此密谋大事。

        楚家明知道银票是假的,却仍旧源源不断地将银子送出去,为的就是资助恒王。

        皇上虽觉得这些叛军所言极为可笑,但满朝文武接请奏圣上严查此事。

        只是楚厚风被刑部带走的消息一旦传出,楚氏银楼假银票之事也是不胫而走,顿时许多百姓商铺都前来楚氏银楼兑换现银,生怕手中的银票有问题。

        都城中的票号被围到水泄不通,甚至出现白银库存不足,不得不休市。

        楚溪坐在总号的账房之中,低下头便是人潮涌动,一些闹事者甚至不顾一切带着百姓们冲入银楼内库。文掌柜不得已,只好将银库打开,让所有人相信银楼中当真一文钱都没有了。

        这时候,李晓香来到了账房,见楚溪的目光飘得很远,她悄声从身后轻轻搂住了他,“孽障,看本姑娘收了你!”

        楚溪笑了笑,却没有出声,而是抬手拢了拢小妻子的鬓发,“你们溢香小筑的银子也存在楚氏银楼,你就不担心?”

        “担心什么?”

        “担心楚氏银楼垮了,你的溢香小筑也会血本无归。”

        “只要我还能制香,就永远不会有血本无归之说。”李晓香轻轻靠在楚溪的耳边,在他的额角亲了一下,“就算有一日楚氏银楼垮了,我也能养活你,养活你全家!你就安安心心做个吃软饭的小白脸吧!”

        “楚氏银楼一垮,欠的就是天下。你如何养得起?”

        “我从没想过要富甲天下,天下养不养得起,与我何干?”李晓香离开楚溪,倚楼而立,垂首望向那些着了魔般的人流,“这些人里面一定有不少是其他银楼唆使而来的。他们以为楚氏银楼倒了,他们的银楼就能扶摇直上,简直笑话。就连楚氏银楼都能垮台,百姓们真的还敢将钱财存在其他银楼之中吗?”

        这就是妥妥的信任危机,在现代一个银行一旦信用破产,那就要拜拜了。

        “楚溪,如今北方已起战事,朝廷的人是不可能去到恒王那里调查假银票的事情。就算将恒王活捉了,他若有心陷害爹,爹还是洗不清啊。”

        “谁说要去北方查?”楚溪的拳头握紧,发出咯咯声响。

        “难道说这件事还是安王?恒王不过是他的马前卒?”李晓香的脑子转了起来。这些尔虞我诈的事情她不喜欢多想,但事到如今却不得不想。

        楚溪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时候不早了,你的肚子应该早就饿了。走吧,回去吃饭。”

        他起身,掸了掸衣袖,仍旧帅气得没边,任由银楼下乱成一团,他却自在地拉起李晓香从银楼后门离开。

        晚饭时,只有楚溪与李晓香。李晓香一边吃着菜,一边用眼睛的余光望向楚溪。

        他的表情淡然,似乎对一切都有了计划。可李晓香却不安了起来。楚厚风还在刑部大牢中关着呢,他这个做儿子的怎么可能不担心?到底米丞相对他说了什么?

        心绪恍然了起来,这是她最不喜欢楚溪的地方,什么都藏着掖着,真以为这些心事都攒下来,也能收利息呢!

        李晓香闷闷地回了房,因为心不在焉,在门槛前绊了一下,失了平衡向前栽倒,摔了个前胸贴地,下巴差点没磕裂了。

        “疼……疼死了……”李晓香的眼泪差点没落下来。

        “少夫人!”

        下人们赶紧围了上去。李晓香晃了晃手,自己颤悠悠转过身来。方才她差点摔倒的时候,这些人不知道在哪里,等自己洋相都出尽了,才走上来,这算什么啊!

        “唉,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呢?”

        楚溪叹了口气,来到李晓香的身边,一手绕过她的后颈,一手托住她的后膝,轻轻松松就将她横抱了起来。

        婢女们莫名羞红了脸,逢顺将她们统统赶出门去。

        李晓香被楚溪放在了桌边,他还不忘在她的鼻子上弹一下,眼睛笑得就像一只狐狸,弯弯的缝隙之间,李晓香只觉得有什么深不可测的东西却怎么抓也抓不住。

        “晓香,你是喜欢我的,对吧?”楚溪托着下巴,侧过脸来望着李晓香。

        他本就五官隽秀,这般半垂下眼帘的姿态最是迷人。

        “废话,好端端说这个做什么!”李晓香知道这家伙的爱好就是秀恩爱,可是现在他有秀恩爱的心情吗?

        “我就想知道,你不是因为不想嫁给安王的儿子,所以才会嫁给我吧?”

        李晓香也学起楚溪的姿势,撑着下巴,与他对视,难得的认真语气回答他:“我嫁给你呢,是因为没有别的男人会在陪着我看皮影戏的时候幻想其实是在与我看电影。没有别的男人说要给我造一个游乐园,还什么人工手动旋转木马?累不累啊你?也没有人像你这么傻气,弄个爆米花差点把楚家的厨房都炸了!”

        “就因为这些?因为我对你好?”楚溪似乎并不奇怪李晓香的回答,仍旧保持着原来的姿势。

        看似慵懒的无所谓,李晓香却觉得他其实很在乎自己给的答案。

        “……因为你比我还了解我自己。因为我喜欢你。”李晓香笑得很灿烂,托着下巴的手腕上还缀着那一串红豆杉。

        楚溪笑了,没有装模作样,没有被计算得恰到好处,他笑,因为她的答案让他开心。

        那一刻,李晓香忽然明白这个家伙真的很喜欢自己。他的喜欢也许远比她对他的要多得多。她的一句话,就能让他如此快乐。

        “臭丫头,这样就够了,我不要太多。”

        “嗯?什么?”

        李晓香盯着楚溪,下意识皱起了眉头。

        她的视线穿过楚溪的肩膀,看见那个香薰炉,炉子下面的蜡烛正在燃烧着,淡雅清甜的香味在空气中弥散。

        她的脑袋逐渐发沉,视线迷离了起来。

        “楚……楚溪……你用了什么香?”

        她摇晃着想要起身,却不自觉向前栽倒,跌进了楚溪的怀里。

        “这不是你调的安息香吗?记得上辈子读书很辛苦,你太紧张了,嚷嚷着最大的梦想就是长睡不醒。以后,你也许会很辛苦,所以现在不妨好好睡一觉。”

        楚溪的声音听起来太远太飘渺,李晓香的心窝一阵纠痛。

        死孽障……你想做什么……

  http://www.biqugex.com/book_54098/182035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