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爱在回忆尽头 > 第二十四章 广告拍摄(二)

第二十四章 广告拍摄(二)

        赶赴澳洲拍摄的日期在下周一,卢希作为“家属”,肯定要做好“跟班的跟班”,当然出行的费用全由她个人承担。

        为了给卓敬风完美的印象,她拉着肖琳挑了无数套衣服。柜子里的挑不够,还要专程去商场扫荡一圈。所有穿戴无不考究奢侈,倒是称她的背景。肖琳只看着那些天价商品,望洋兴叹,也真正见识到有钱人挥霍的场面,让她这种市井小民大开眼界,对之前坐车被坑的三百八十块彻底释然了。

        购置了一批夏装,清一色的裙装,十几个袋子车里装不下,只好放到后备箱里。肖琳陪她回到家已经累得四肢酸痛,卢希却精神依旧,居然还有精力试个没完。

        周末就在血拼中度过了,当晚两人住在卢希家,第二天一大早一起赶到机场。

        卢希虽然和他们一起走,却不是统一行程的同伴,卓敬风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打扰他的工作,不误入“禁区”,他一概不予理会。

        由于没有航班直达目的地,一行人先乘机到悉尼,后转机到布里斯班,折腾完都已近夜半时分了。

        考虑到舟车劳顿,摄制组决定先在市内休息一晚,明日再前往ast。

        卢希为了配合卓敬风的行程,本来也想在相同的酒店落脚,可惜他们都是集体预定的房间,等到临时开房,已经没有位置了。

        百般求情想和肖琳一起住,被严词拒绝,她只好可怜巴巴的跑到临近的酒店,这才勉强没耽误随同的脚步。

        当晚每个人都折腾得很累,大部分人睡得深沉。尽管如此,还是有个别怪人失眠了。比如,肖琳就是其中一位。

        她从窗外眺望这座陌生城市,繁华是繁华,却消不掉沁心的寂寞。

        这里让她想起奥兰多来了,虽然那不是座滨海城市,却离海岸不算远,气候也常年温暖,适宜居住。她又想起姨妈来了,离开她这些日子,开始的时候,没有多大感受,最近这几天,越发涌出一股思念。

        原本中国是她父母的家乡,回到故土,应该有家的感觉。可多年来,她早已习惯异国生活,即便在堆满相同人种的地方活动,也改变不了出生起,就飘荡在空中的心——无法尘埃落定。

        大概是没有一个“根”让她去寻。

        就连残存的影像,都不曾拥有。

        我这是怎么了?这几天多愁善感起来,难道要旧病复发吗?

        肖琳伸手扶上窗沿,玻璃中的映像像一朵正欲凋零的玫瑰——白玫瑰——片片花瓣自周身抖落,覆满一地苍凉。

        却没有眼泪。

        没有哭泣的理由。

        如今再度飘荡在空中,心中徒留“想家”的冲动。说那里是家,她的家也只有姨妈一个人而已吧……

        如何能摆脱这顾影自怜的矫揉造作呢?

        她显现一抹苦笑,在玻璃窗上呵气,右手画上一个明媚阳光的笑脸。

        看也不看,转身开门消失在门外。

        走一走,停一停,把多余的心思丢给喧嚷的闹市多好。

        即使,午夜时分,屋外的吵闹不够他去转移注意力。

        “我们的大摄影师怎么不睡觉,玩起忧郁来了?”声音玩世不恭,定然是kevin的。

        肖琳感到声音是从前方拐角发出的,本来想下楼的心情被打断了。

        卓敬风正站在离拐角有一段距离的房门对面,点了一支烟,倚靠墙壁,没有理他。

        “呵,不说话就能逃避现实,就能让你快活了?”kevin伸手抢下夹在指尖的香烟,开窗往外面一丢,动作一气呵成。

        卓敬风毫无反应,依旧旁若无人似的,继续从兜里掏出烟盒。正准备抽出一根,被kevin整个盒子夺走,用力捏变形后,丢到窗外。

        即使这样,也没激起对方一丝不痛快。

        他干脆什么也不做,双手插兜缓缓闭起双眼,好像思考中的行者。

        “你不说话就能掩盖曾经的罪过了吗?我以为你心里多少会有愧疚,至少能对我解释什么?没想到这么多年,你却一点没变!还是叫人失望!失望透顶!”kevin的声音就像审判席上,声讨罪犯的辩词,义正辞严,不容侵犯。

        静寂片刻,两人都没发声。卓敬风抬首,微张双目沉吟道,“你想听什么?”声音冷峻阴沉。

        kevin原本面对窗外的脸朝向他,怜悯轻视的眼神填满恨意,“哈哈!你在问我吗?我的‘好哥哥’!你觉得你没什么好说的吗?没有对我说的话,至少对julie,你这个好情人不该说点什么吗!哪怕是句忏悔!”

        哥哥?肖琳被这个词击中大脑,之前工作室初遇的种种如山呼海啸席卷大脑。

        原来他们竟然是兄弟?怪不得时常觉得他们有相似之处,身高,身材,还有下巴的轮廓……只是卓敬风同kevin相比,多出东方男人独有的神韵,气质也更加内敛沉稳。

        “该说的,十年前我已经说过。”卓敬风波澜不惊,“如果你来这,只想问我这个,抱歉,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kevin先是一惊,随后哈哈大笑,不知道的人肯定以为他在开怀大笑。

        过了半晌,他笑够了,抬起头,露出鹰一般的双眼,“我不会失望了,这回轮到你要尝尽什么是‘失望的滋味’了!”

        他欲回头离去,转身挪动脚步,猝然侧头,“是我太笨,永远也没有你半点冷酷无情!还总是奢望你能给我一个答案!”话音刚落,他动作停顿,蠕动嘴唇似乎还要说什么,随即咬牙攥紧拳头,最终松懈下来,头也没回的一去不返。

        身后只剩卓敬风冷冷的侧影,他好像在想着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想。

        他的身影就像矗立悬崖的嶙峋山石,永恒无止,岿然不动。

        kevin的试探和心软没能换来想要的结果,当然换不来什么。

        肖琳听出他们之间隐隐的宿怨。

        那是有关一个叫julie的女孩吗?

        终究是情殇令人大变,卓敬风冷酷无情的背后,或许有着不为人知的隐忧。

        “没有对我说的话,至少对julie,你这个好情人不该说点什么吗!”——这句话就像一根刺,钻进他的心脏,刺痛从胸口弥散开来,一点点,一点点,那道伤疤又裂开了缺口,鲜血从缝隙渗出。

        肖琳隔着一个拐弯,看不到卓敬风的脸,只能透过身旁的窗子,窥见对面窗口浮现出一团黑影。她怕被发现,条件反射后退几步,那影子,就像深海里乌贼喷出的墨汁,防御敌人,却蒙蔽自我……

  http://www.biqugex.com/book_54464/182393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