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爱在回忆尽头 > 第三十一章 沉默

第三十一章 沉默

        “chris,女模发烧,今天休息了。”门外传来工作人员通知。

        “知道了。”

        听到门内回答,屋外哒哒哒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他还是头一次遇见这么不专业的团队,关键是,团队里那个不专业的人——肖琳。

        她也不过一个普通的女人罢了,关于女人,他见得还少吗?怎么可能像方宇同说的那样。之所以救她,不过是在意记忆里的女人,庸人自扰罢了。

        一定是这样。他怎么可能喜欢上她?看错了而已。

        难得今天是休息日,可惜他身子感冒了,全然没了外出的好心情。

        一伙人觉得无聊,商量好出去玩。房子里只剩病号和几个因为病号,无心出走的人。

        肖琳经过一夜悉心照料,已经好转许多,倒是把没照顾过人的卢希给累趴下了。她现在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任门外发出多大噪音,都坚如磐石。看来是真的累坏了。

        一大早kevin便外出买食材去了,他想帮肖琳做几道可口美食。

        现在房子里安静极了,刚刚还无比热闹的客厅,随着人们外出,立刻静寂下来。

        坐在床上,头脑已然清醒的肖琳回想起昨晚的事情,脸微微发烫。那个熟悉又陌生的男人的脸庞,紧张担心的声音,还有他温暖的体温。原来是他。

        她现在不知该用什么心情面对他,却抑制不住想去回谢他,关心他。

        难道她真的喜欢上他了?也许,在上次酒店里,她就已经倾心于他。只是她不知道罢了。

        女人都容易被保护自己的男人打动。尽管那次酒店遇险,是kevin将她救下,然而现在肖琳的脑中,却只有卓敬风的身影。那影子,就像夕阳斜照下的人影,随着时间推移,愈加绵长悠远,甚至朝向海浪的方向,绵延到与天幕相接的尽头——变得高大伟岸。

        她起身,到厨房冲了杯牛奶。本以为卓敬风也出去了,没想到过了一会,他也来到厨房。

        一时间,喉咙像哽住一般,竟说不出话来。一紧张,手也跟着不听使唤,打翻了热水,烫到手背。

        “嘶……”她强忍痛感,尽量压低声响。

        她不敢去看卓敬风的脸,在怕什么,她也不知道。可能是担心自己说错话,或者,以为卓敬风早就把这些事抛诸脑后了。唯独自己谨小慎微,战战兢兢。

        余光忍不住瞟向他,他正背对自己做着什么。不一会,屋内飘散鸡蛋的香味。

        “你怎么样?”冷不丁,身后传来一句问候,好似荷包蛋挥发出的香气,氤氲肖琳的心。

        听他的声音好像也不大舒服。

        “我好多了,”她顿了顿,“你呢?是不是冻坏了,声音怎么哑哑的?”

        “没什么,受点凉而已。”

        他继续手上的动作,沉吟片刻,似乎要解释什么,却无从下口。

        好像有很多话要说,到了关键时刻,口里却发不出一个音符。这种痛苦,类似于有劲使不出,只好强制忍耐下去。

        肖琳有一肚子的疑问,却也只能同对方一般,问不出口。

        平日里,面对时常冷嘲热讽自己的人,遇到现在的状况的确说不出什么话,也不知该如何说。尤其是在被这样的人救了之后,更不知该怎样表达才恰到好处。

        卓敬风端起做好的早餐,坐到沙发上,一个人安安静静吃着。

        昨晚的记忆又深刻起来。

        肖琳双手握住牛奶,也跟着坐在一边。手因紧张不住地挤压水杯,手指在杯体上下窜动。不一会,她鼓起勇气似的抬起头,郑重其事的说了三个字——

        “谢谢你。”

        接着,继续装作喝牛奶,把头埋得低低的。她惊诧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矫情了。

        “昨晚大家都出力了,不止我一个人的功劳。”他言外之意,应该感谢大家才是。

        可是救我的是你啊。肖琳心里感叹。

        “不管怎样,还是要谢谢你。”是你救了我,如果不是你,我现在恐怕都不知道在哪了。不过后面半句她没说出口。

        “你不用多心,帮你,是出于工作室的义务,并不是我个人行为。”他言辞掷地有声,好像在发表什么严正声明。

        肖琳没回话。明白他话里的含义,自然说不出什么话。不禁困惑他的态度。难道拒人于千里之外真的那么快乐吗?他又何必把别人的好意一个劲的往外推。况且,即便他扯上工作室,也未免牵强附会,仍旧掩盖不了有意为之的嫌疑。

        更何况,她又不会缠上他,他怕什么?

        突然脑海闪现julie这个名字,大概,他仍旧忘不了她吧。

        “我明白,作为工作室一员,祝你尽快康复。”她用他对她说话的语气回复了他,突然不再尴尬。

        “谢谢关心。”卓敬风故作姿态。两人之间虽然只一步之隔,却因这对话,生出无边无际的距离。

        一般英雄都该期望得到的虚荣和夸赞,在卓敬风看来,都成了陷阱和毒药。用冰冷做保护外衣,甚至自己都不敢触及内心深处,这该是懦夫的行径。然而,这许多年来,他便是如此度过。不相信世上存在真实,即使存在,也微乎其微,哪里是他该奢求的东西。

        他早已失去那份信心。因而衍生不愉快的对话,和对话之下,并不愉快的心情。

        肖琳只感到自己自作多情,自以为是。却免不了失望,比上次试镜时,还要严重的失望。

        她该有所期望吗?正如窗外迎风飘舞的枝叶,也像他们那样,拥抱捉摸不定的狂风么?

        她和他之间,终究少了点什么。就像她最初接近他的理由,全然不是为他而来。她必然不会像随时随地拥抱风沙的树木般——无论面对温柔的微风,还是狂暴的飓风,来者不拒。

        空气被莫名其妙的制剂凝固了。又出现这该死的沉默。

        她讨厌沉默,它是没有任何益处的,摧残个体的铁钳。钳住的,是人们心底自由自在的感想。封住的,是内心向往随心所欲的勇气。

        懦弱的人,也只能在沉默中,汲取深沉的感悟——自以为了不起的,如金玉良言般的人生感悟。

        视线从窗外抽离,回归到手中的牛奶,喝得仅剩下三分之一。

        楼下大门忽地被大开,窗外气流划过窗棂,把肖琳波浪般的长发微微掀起,一阵香气飘向门口……

  http://www.biqugex.com/book_54464/182393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