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爱在回忆尽头 > 第三十二章 电话

第三十二章 电话

        kevin买好做饭的材料,提着东西打破厨房的沉默。随后露了一手漂亮的好厨艺。说到他之所以会厨艺,还要托当年julie的福,因为她,他才学会这项技能。

        虽然julie有1/4瑞典血统,她却特别偏爱中餐。那时为了讨她的欢心,他埋头苦干,钻研好一阵,终于学有所成。虽然当时没派上什么用场(因为卓敬风的缘故),多年过去也有所荒废,循着记忆还是能做出几道可口饭菜。

        他本想和肖琳单独来一顿浪漫午餐,谁知刚大功告成,门外就传来悉悉索索一阵嘈杂,陆陆续续回来一批人。最终kevin没能如愿,这顿丰盛的“爱的午餐”成为“分享的午餐”。

        尽管这一天有吃有喝有玩,却如抛入大海的石子,掀不起半点浪花。不知不觉,平平淡淡的一天过去了,他们的情绪始终不够高昂。

        隔天,一切照旧按部就班启动。编导因为肖琳消失的事件,没敢斥责她。他怕万一拖延了工作,不好对客户交差。

        经过紧张拍摄,美丽的海边之行匆匆结束。

        回忆起这段浪漫之旅,肖琳每每只能想起那晚游艇遇险的事。还有自那时起,脑海再也挥之不去的那个身影。

        回到北京也是一个夜晚,那晚平平常常,既没有多漂亮的月亮,也没有多璀璨的繁星。空气却还是那个空气,混沌不堪。

        他们来不及休息一下,第二天就要继续工作。肖琳感觉自己已经完完全全成为工作室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也已经习惯在卓敬风,小成和方哥身边忙来忙去的日子。

        突然感到不舍,如果很快找到想要的东西的话,她就没必要继续呆在这了。她是冲着相机去的,如果有一天任务结束,也是该离开他们的时候。

        再也听不到“冰山”的斥责讥讽,再也不用做奴隶随从,她该高兴才是啊。

        可是……

        白日里的工作室只有外部采光不错,内部需要开灯才能照明。肖琳独坐会议室,头顶罩着白炽灯,两眼无神地喝着咖啡。记得这间会议室还是之前的储物室整理出来的,也是她主动收拾出来的地方。现在四处望望,对自己的劳动成果还是颇感自豪。依稀记得卓敬风当时的表情,似乎有惊喜,更多的,是不屑。

        反正无论自己多努力,他的态度永远云淡风轻。这是她最接受无能的一点。然而现在回过头来,似乎已经习惯他的这种态度。

        难道要发展成被虐狂吗?

        又呷一口咖啡,午休时光似乎也变得越来越短了。

        自从广告拍摄告一段落,工作室冷清不少。虽然kevin和卢希也常常来,却都不是以工作为目的。

        他们通常站在大门外静静等待。kevin是不愿和卓敬风接触,卢希是怕被卓敬风骂。一想到他们每每在屋外冻得发抖,不肯进室内的理由,她就忍不住笑出声来。卓敬风还真是个“霉神”——让人触霉头的神人。

        今晚依旧如此,卢希掐准时间,跑到门口迎接肖琳。卓敬风径自往停车场方向走。

        卓敬风依旧能透过车窗,看见路边两个女孩的身影——一个蹦蹦跳跳,一个文文静静。

        他开车出来,刚上高速,一个电话打过来。

        “小风啊。”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传来。

        “妈?”

        “小风,妈妈想你了。最近在中国过得好不好?什么时候回美国?”语间能明显感到对方的急切和担忧。

        “暂时不会回去。”

        “是不是……还是因为你爸爸?”她小心翼翼。

        卓敬风没回话。

        “你爸爸他是有不对的地方,可毕竟这么多年了,该过去的,就让他过去……你们毕竟是父子,血浓于水,何必做得像仇人的地步,做母亲的,真的很难过……”她说着说着,仿佛自言自语的絮絮叨叨。

        “小风?”

        “小风,你在听吗?”

        “妈,我很好,你照顾好自己,先挂了。”

        “喂?喂——”

        “嘟——嘟——”

        卓敬风对于他父亲的问题,根本没有心思回答。她的母亲,又哪里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愤怒,使车子加快了速度,引擎的呼啸就像卓敬风的心,恨不得将怒气一路抛洒在高速上。

        电话那头,是明晃晃的白天。卓风刚回家,正走进客厅。他一边脱外套一边进门,刚进来,便听见妻子念叨“小风”。

        “他还不肯回来?”男人的声音好似没有拐点的破折号,简单直接,铿锵有力。

        尽管他看起来沧桑,身材却保持得很好。高挺的身形,让人一眼就能联想到他的儿子。

        坐在对面沙发上的女人难掩愁容的点点头。她的皮肤虽然被时间冲刷得松弛不少,从五官眉目上依旧能辩得年轻时的妩媚和姿色。时间在她身上没显露颓唐,却长出雍容和高贵。

        卓风冷笑几声,佣人过来,把他脱下的衣服接过。

        “用不了几天,他就会乖乖回来了,你不用多想。”他有如雕刻般的脸现出强硬纹路。

        女人一惊,“你不要逼他了,不就是因为你……”她把要说的埋怨收回了声,捂起脸啜泣起来。

        她知道他们父子是因为女人而反目成仇,她也知道那个女人是卓敬风的女朋友。她什么都知道,却从未在卓敬风面前提起。

        也许是为了给他的儿子保留最后的自尊。她的丈夫,她已经失去了他太多时间,她不想和她的儿子,最终也演变聚少离多的处境。

        然而现在,他们已经是聚少离多的境地了。

        卓风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就知道哭!”尾音还没落地,便消失在大厅里。

        沈静芝只是不停地呜咽。这些年,为了他,为了他们的儿子,她已经尽量让心态平和。尽管他的丈夫在外面风流快活,她也没有半句怨言。有时,她甚至感到自己已经超脱了,无论他的丈夫怎么荒淫无度,她都不再过问。除了让她牵肠挂肚的卓敬风,也只有他,才能牵动她的情绪,能让她痛痛快快的哭出声来。

        她为她的儿子感到委屈。无论是做礼拜的时候,还安安静静读书的时候。她的隐忍把自己变成一只金丝雀。纵使有再雄厚的家室背景,也改变不了这凄惨境地。

        她终究是个女人。

        终究是卓风,这个风流浪子的妻子。

  http://www.biqugex.com/book_54464/1823933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