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爱在回忆尽头 > 第四十二章 你终于回来了

第四十二章 你终于回来了

        “你终于回来了,你知道吗,你骗得我好苦。”卓敬风温柔夹杂痛苦的眼神好像在求救,接着,目光变得异常冷冽,猛地坐起,双手抓住她的肩膀,“为什么!”他身体前倾,重量压在肖琳身上,像一头雄狮怒吼一声,压抑已久的伤痛随着吼叫绽开,溢出痛苦和悲伤的鲜血。眼泪混合汗水,从眼眶不断涌出。

        肖琳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他,失魂落魄,痛苦不堪,被惊吓过后,不禁流露同情的眼神,正要伸手帮他擦泪,被他起身一把抓住,猛地丢到chuang上。

        刚刚那个虚弱的人不见了,转眼变成一个残暴,凶狠的人。

        肖琳只感觉身上被惯力震得生疼,没等来得及挣扎起身,卓敬风跌跌撞撞,俯身下去,用手撑在chuang上,chuang垫瞬间形成一个凹陷。她就像一只被猎鹰逮住的兔子,被他的双手和身子笼罩在阴影里,动弹不得。

        她试图起身,却浑身酥麻麻的没有力气。想到刚才吃的拉面,心里咯噔一下。再望向眼前的人,他那痛苦夹杂温柔的眼神又回来了,并且比刚刚还要强烈。

        他直直地盯着她,泪从下颚滴到肖琳脖颈上,温温的,凉凉的,一滴,两滴,慢慢流入锁骨和肩头。隔了一会,他眯起眼睛,像在忏悔什么,肖琳以为他恢复了,刚想张口安慰,唇被猛然而下的力量骤然封住,胳膊也被一股强大力量挟持住,任她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

        浓烈的吻,就像他狂暴的心,恣意折磨她的唇。无比火热的温度,从唇齿间,蔓延到面部,脖颈,燃烧身体每一个部位。卓敬风就像一头脱缰的困兽,扯开她的衣领,任她如何反抗,也抵挡不住吃人的力量。

        白皙的脖颈和肩膀裸露,散发馥郁芳香。他闻到香味,动作更大了,衣扣随着力道崩落四散,衣服被扯得看不出形状。

        “不要这样!不要啊!”肖琳流出眼泪,不断喊叫,绝望的声音依然没能阻止对方的侵犯,他的手依旧在她的身上贪婪的roulin。

        脖子被吻得刺痛,身子被对方的臂弯整个包裹住,压得喘不过气。上衣已经被彻底撕掉,纤细柔弱的身形压在身下,不停挣扎扭动。

        “卓敬风!我是肖琳!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呜呜呜呜……”她捂住胸口,啜泣起来,抽噎的声音从身下发出,像从闷葫芦里发出的一样。

        卓敬风正激烈的热吻一下子像冰在空中的水流,冷意顺着冰流,滴进长满伤口的心脏。刺痛。

        他好像听懂了肖琳的话,刚刚激烈的动作瞬间停摆,只剩身子趴伏在她身上,浑身瘫软无力。

        电水壶发出断电的声响,蒸气从壶口袅袅升起,每每翻滚到半空中,消失了,然后又一波气体浮起,周而复始,交替循环……

        卓敬风的头伏在肖琳肩头,一动不动,就像死了一般。

        静默充斥房间每一个角落。只有啜泣声依旧回荡空中,声波从这一头,传到那一头,又从那一头,传到这一头。无休无止。

        不知过了多久,只觉好像已经过了一个世纪,卓敬风缓缓起身,面无表情。虚空的脸上,蔓延无边无际的寒冷。刺骨锥心。

        哭泣声依旧清晰,一声声激荡耳膜。他拉过chuang单,帮肖琳盖住身体。昏沉的大脑使身子往下倾斜。他顺着下拽的力道,靠坐chuang边。颓废的手脚耷拉着,头嗡嗡嗡地共振,心继续狂跳不止。

        一定是那碗面里下了药。他回想起刚刚的一切,手撑住心脏。

        这回,他是真的犯了错。他居然把肖琳看成了julie,还差点强暴了她。究竟何时,这块阴影才能彻底远离他的生活。

        他痛恨现在的自己,不,他一直痛恨着自己,从那晚自家中逃出的那一刻开始,他变得不再完整。逃避的活着,逃避的接受一切,同样逃避的怨恨一切。他从恨julie,变成了恨自己。这股恨意绵绵不断地蔓延,滋生于他生活的每个角落。渐渐长出藤蔓,覆盖身上每一寸细胞。

        何时休止。

        房间终于静谧下来,哭泣声消失了。肖琳渐渐起身,穿好衣服,用外套死死裹住身体,半天立在chuang上一声不吭。

        她该知道他一定有苦痛,她该知道,他的苦痛已经成长到这种地步。

        该说点什么安慰他不是么?他刚刚那绝望痛苦,爱恨交织的眼神,一定是因为julie。

        看向他垂落的背影,她挪过身子,伸手伏在他肩膀。

        “别碰我!”他厉声制止,甩开她的手,异常冷淡。他怕自己还会做出什么让人后悔的事。

        肖琳收回荡在空中的手,舒展善解人意的温柔眉眼,轻轻安慰,“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不怪你,是面的事。”

        卓敬风听到话语,微微抬起头,垂落的眼眸也开启半条缝,神情变得认真。

        “不知者……无罪?这回我说对了么?”她轻快的话语就像镇静剂,使刚刚急促的空气变得柔软安闲。

        “其实,我有个秘密,从来没和别人说过,就算对姨妈,我也没说过,你想知道么?”她歪头假装探视他的侧脸。“你不说话,就是想咯。好吧,那我就说咯。”

        “我,其实,是……外星人——”

        卓敬风没有反应。

        “当然是不可能的,”她轻笑两声,“其实我每天晚上睡觉都会做噩梦,奇怪吧?你肯定要问我,‘真的是每天么?’其实这个不准的,很少时候,比如说喝醉了,或者发高烧了,再或者有人在旁边陪我一起睡了,这种情况,就不会。平时只要一切正常,我就始终会做噩梦。”

        “开始,我很害怕,我以为这样会死。小孩子嘛,喜欢胡思乱想,直到后来,我渐渐长大,发现原来这么多年过去了,一切都还好好的。才知道是以前那个自己太傻了。”

        “人们都是害怕做噩梦的,是不是?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反而已经习惯了,有时甚至离不开它了。好笑吧。你肯定以为我是hism,哈哈,有时我也这样想。”

        “不过,这件事让我明白一个道理:可怕的东西,不是因为它可怕,我们才害怕。而是因为心里怕它,所以才觉得可怕。”

        “正是因为心里不再害怕,所以某一天,我就不再挣扎了,夜晚,也变得可爱多了。”

        “我发现,只要心坚强起来,原来鬼怪都是假的,都是我想象出来的。呃……你是不是觉得我话太多了?”肖琳从思绪间抽离出来,探头看了眼卓敬风,他已经闭起双眼,似乎睡着好一会了。

        “我就知道‘冰山’是不可能融化的。”她撇撇嘴,起身。

        卓敬风露出一丝不留痕迹的笑意,任由肖琳使出吃奶的力气,把自己抬到chuang上。她正准备起身往外走,被他一个翻身,拉到chuang上。

        “喂,你不是又认错人了吧?”肖琳对着他问话,对方没反应。接着要走,又被拦下来。

        无奈她只好躺在chuang上,回头看了眼他,心想反正他已经睡死过去了,应该没什么事。不一会,自己也昏昏睡过去。

        听到她沉沉的呼吸声,卓敬风张开眼睛,狭长的眸子盯着肖琳的侧脸,神情看不透的迷离复杂。

        心不怕,就什么都不怕了吗?可我的心,都不知去哪了啊。

        真是一个单纯的姑娘……

  http://www.biqugex.com/book_54464/182393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