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爱在回忆尽头 > 第七十章 事故(一)

第七十章 事故(一)

        肖琳感到一个力量包围住自己,伴随震荡和碎裂声,一切陷入黑暗中。

        过了好一阵,围观群众越来越多,警车鸣笛的声音从马路后面传来。警察下车围好警戒线,驱散人群,这才将叨扰之音打散。

        他们检查事故现场,分别查看了黑色suv和与它相撞的大型货车。很明显这是一场追尾事故,由于货车载重大,加上后面的车临事故前突然刹车,才让货车司机幸免于难。

        尽管货车只损伤了尾部,追尾车辆里的人却双双受伤,昏迷不醒。警察试图敲击变形的车沿唤醒失去意识的两个人,可惜没得到回应。

        不久,救护车姗姗来迟,通过几个警力人员的协助,这才把卓敬风和肖琳救出车外。

        两人被紧急抬上担架,送进救护车里。警方通过车内搜索的资料联系了他们的家人,很快卓风就得知了消息,肖琳的姨妈陈绮玲也在越洋电话那头吓得从沙发上弹起来。

        经过马不停蹄地奔赴目的地,询问医生后得知卓敬风脑部受到重创,左臂和肋骨骨折,身体各部位也不同程度出现软组织挫伤。而肖琳则是中度脑震荡加脑组织损伤,至于二人什么时间出院,具体情况还要仔细观察后才能下结论。

        听到消息的沈静芝靠在卓风肩上大哭起来,陈绮玲也紧张心悸,差点引发高血压昏倒。

        他们无声无息地住进医院,周围认识的人起初都以为是故意躲避联系,随着天日增多,才发觉不对劲,最后通过报纸新闻等媒介得知原来是发生了车祸。

        雅琦和kevin也通过寻找,发现出了事故。卢希则通过新闻媒体等相关渠道得知这一消息。他们怀着悲伤、嫉妒、内疚、震惊等不同的心情,于数日后赶到医院。

        雅琦初赶到医院,便在vip病房内遇见沈静芝。沈静芝用警惕怀疑的目光打量突然出现在门口的美女。

        “你是谁?怎么突然闯进来。”她可不想陌生人打扰她儿子的清净。

        “伯母好,我是chris的朋友雅琦,是特地来看望他的。”她礼貌地鞠躬,依旧从容自若地应对,顺便把拿在手里的花束和果篮放在床头和窗台上。

        外面天气正晴好,阳光透过玻璃打在物品上,水果透出一层水样薄膜,显得鲜嫩可口。

        “她的朋友?我怎么没听说过?”沈静芝表面是个温和大度的人,不过这种大气只针对家人,对待外人,不会放一点水。

        雅琦惯性地别过漂亮的头发,好像这样才能增加内心无穷无尽的自信。

        “可能是chris觉得我不值一提,比不过和他一起出车祸的女孩。”

        这么漂亮优雅又自信的女人居然流露出不自信的表情,这让沈静芝有些捉摸不透了,不过摸不透是摸不透,提出“和他一起出车祸的女孩”这几个字的时候,她面色就变了。

        要不是因为和那个女人在一起,她的儿子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可她听说她的受伤程度还不及卓敬风的三分之一,这可气坏了她。人在没有发泄目标的前提下会迁怒引发情绪的相关事物,这一点在上了年纪和不明就里的女人之间表现得尤为突出。可能是更年期作用的结果,沈静芝恨透了当时和卓敬风在一起的肖琳,这份恨意殃及到对她人品甚至道德的歪曲和批判。

        人习惯在心里做比较,现在无论哪个姑娘,只要看起来舒服一些,沈静芝都会觉得她要比肖琳好得多,自然是欢迎的。

        “怎么会呢,你这么漂亮,我觉得比起那个女孩好多了。”

        “谢谢伯母。”

        “快别站着了,来这边坐会,我一个人在这也够寂寞的。”沈静芝招手叫她过来。

        雅琦坐在她身边的椅子上。

        沈静芝仔细端详她,越看眉眼之间越显现满意之态。

        “我的儿子要是有你这样的女孩做女朋友,可能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说到这,她悲从中来,浮肿的眼睛渗出泪来。

        大概觉得雅琦看上去“端庄可人”,她才会生出这种猜测。

        “放心吧,伯母,我会一直陪着他,照顾他。不离不弃。”

        沈静芝多日的寂寞孤独因为她这句话温暖不少,伸出双手握住她的手,半天没说不出一句话。

        无语凝噎的状态持续了一会,经过雅琦的安抚,逐渐好转。

        “谢谢你能这样说,我很欣慰。”

        雅琦还以微微一笑。

        这时,门被推开,卓风从门外进来,正好碰见两人眉开眼笑的样子。视线从沈静芝转到雅琦身上,仔仔细细上下打量一遍她。

        “这位是?”

        “她是小风的朋友,特地来看他的。”没等雅琦自己解释,沈静芝已经脱口而出这番话。

        卓风把头上的帽子摘下来放在桌边,恰巧看到她带来的花束和果篮,“这些是你拿的?”

        雅琦应答后点点头。

        “很用心。”居高临下时间长了,这种评论式语调已经驻在扎生活里的每一处。

        “你怎么今天有空来?公司的事处理完了?”一旁的沈静芝对他的忽然出现费解。

        “哦,之前大会开完,基本规划已经解决,最近有些有空闲。”他看了一眼躺在chuang上昏迷不醒的卓敬风,绕过chuang铺走到后面的沙发前坐下,接着问道,“医生给过消息了?”

        沈静芝摇摇头,“还没有,他们说小风伤势严重,要身体状况稍微好转才能启程。”

        这一刻,卓风才觉得生命比起亿万金钱,要贵重奢侈得多。金钱可以买得起他想要的任何物品,却换不来儿子稍微挪动一下的权利。对于拜金主义者,生命的威胁会成为他们人生最好的课程。

        听到这种对话,雅琦生出不祥的预感。尽管内心不愿承认,她多少从对话里听出端倪,这端倪是有关卓敬风转移的事情。碍于礼节,她不能冒然询问,看来只能等这几天抓住机会,再进一步探听消息了。

        她觉得现在这个机会正是虏获卓敬风父母的最佳时机,然而毕竟初来乍到,不能在此多做停留,必须给他们夫妻二人爱护儿子的空间。

        “我也该走了,伯父伯母照看chris,也要注意休息才好。”她起身颔首做礼。

        “嗯,谢谢你。”卓风点头。

        “有空要是想来看望小风,随时都可以来。”沈静芝给她敞开大门。

        雅琦微笑着答应下来,转身离开病房。

  http://www.biqugex.com/book_54464/1823937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